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世界的真相-5: 致命疫苗

突然闪出一匹大黑马,把联想掀了个底朝天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阻挠聂树斌平反的幕后黑手就是他

2016-12-02 边驿卒 不能不知道 不能不知道

 观天下,洞谙世事 

 辨是非,激扬清浊 

  做有思想的公众平台  

不能不知道 ID:bnbzdao

尽管位高权重的“河北王”全力设置障碍,但他没能阻挡正义的脚步,因为时代真的在改变。


聂树斌冤死21年终获清白!


最高人民法院第二巡回法庭认为,原判未达到基本事实清楚、基本证据确凿的定罪要求。对原审被告人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再审案公开宣判,宣告撤销原审判决,改判聂树斌无罪。


聂树斌爸爸和姐姐在得知聂树斌改判无罪后失声痛哭


对于上述判决,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已经苦等太久。从1995年聂树斌被判处死刑,已经过去了21年。


在追寻“真凶“的21年里,聂母张焕枝“到处奔波,到处碰壁”。很多人的命运也因这件疑案变轨——年轻人失去生命,伸冤母亲渐渐老去,曝光此事的警官被调离岗位。


随着聂案真相大白于天下,幕后的层层阻力也浮出水面:早年间有省领导批示快杀;省政法委书记亲自坐镇三天,指挥“真凶”王书金翻供,还在开庭前进行“模拟审判”。而这一切事实都指向了一个人——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张越。据媒体报道张越在政法系统一手遮天。身为河北省政法系统一把手的他甚至被同僚称为“河北王”。


张越


张越掌管河北政法委 聂案没了下文


聂树斌案爆出“一案两凶”后,复查十年一直没有结果。


2005年1月,聂树斌案真正的凶手王书金在河南落网,后主动供述称自己是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真凶。


聂树斌案“一案两凶”首次曝光后,当时的河北省政法委组成工作组,重新调查聂树斌案,承诺争取一个月后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全国媒体报告。


但在2007年底,张越由公安部调任河北后,聂树斌案也就此没了下文。


从2007年底接受张焕枝申诉,一直到2014年12月,七年间,河北高院对聂案的复查,纹丝未动。


聂母张焕枝曾经一个月跑几十次法院,却得不到任何消息。


直到2014年12月最高法指令山东高院对聂案异地再审。此后复查四度延期,2016年6月8日,最高法决定再审聂案。


2014年12月12日,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2015年9月16日,山东省高院对外宣布,聂树斌案因案情复杂,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再次延长聂树斌案复查期限3个月。当时河北省政法系统个别人在配合复查时依然态度强硬,称“这个案子就别想翻”。


王书金


有人劝王书金 “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


2006年4月,聂案真凶王书金一审被判死刑,但他的罪状中不包括“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奸杀案”。他以“检方未起诉石家庄西郊女工强奸杀人案”为由上诉。他曾表示:“我不能让别人背黑锅,是我杀的就是我杀的。”


2013年9月,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王书金非聂树斌案真凶,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


据媒体报道,这样的二审结果与“河北王”张越有关。


二审前,张越曾亲自坐镇邯郸三天,场外“指导”王书金翻供,开庭前,看守所内还曾对王书金进行“模拟审判”,教他以新供词串词。二审期间,河北政法委的一个工作组介入该案核查,劝王书金“别蹚聂树斌案的浑水”。遭到拒绝后,工作组人员竟对王书金进行了刑讯逼供。


王书金也因此吃尽苦头。其中一点便是频繁更换看守所,“犯人最害怕的就是换看守所,换一个看守所,犯人也得揍你。”


他曾告诉律师,2013年二审前夕自己曾遭受河北方面的过刑讯逼供:对方称,只要不说石家庄这案子,老婆孩子都能给办低保。一位知情者称,对方还拿宽木头板子猛打他的脚心,他撑不住,“你叫我说什么我就说什么”。


据聂树斌案的首位报道者马云龙透露,河北公检法虽然一直回避聂案,但并非铁板一块。2013年6月,马云龙从公安系统关注聂案的人处得知,河北省不但不打算给聂案平反,反而将对王书金案进行二审,有河北工作组劝王书金翻供,否认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


“他们要杀王书金。”这将导致聂案平反无望。“这就是我们和张越们,一次面对面的斗争。”


张越下决心把聂树斌最重要的证人王书金杀掉。


马云龙曾在一篇博文中写道:“据来源可靠的内部消息说,王书金将在24日的法庭上按照官方的要求,全面推翻八年来的供述,不再承认他是当年康菊花被害案的凶手。这样一来,八年来被舆论关注的中国当代冤案的代表聂树斌案就失去了翻案的充分理由了。这个即将出现的局面是河北省政法机构精心策划和实施的阴谋的结果。”


最终,王书金没有翻供。


2013年6月25日,在王书金案的二审庭审中,虽然没有翻供,却出现了律师口中的中国刑事审判“奇观”。控方拼命辩称当事人并非真凶,而被告律师极力证明自己的当事人就是真凶。


面对检察机关并未指控的罪行,被告人王书金坚称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是自己所为,并为此上诉。


“王书金罪不可赦。但在聂树斌这件案子上,王书金够爷们儿。”马云龙表,“张越在这件事件打了败仗。”


在聂案平反11年中,这是最危险的一次经历。


2014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聂树斌案进行复查。多年过后王书金胖了,也表达了对聂家人的歉意。



▲枪决聂树斌


层层阻力让人绝望 背后势力非常强大


在聂树斌案复查过程中,据律师李树亭回忆,聂案取证过程“到处奔波,到处碰壁”,其中的层层阻力曾让自己绝望。


最初因没有判决书,聂家的申诉数次被河北高院拒绝——李树亭做工作从死者康某的家人处获得判决书,才得以立案。查阅案卷材料也屡屡碰壁。


2014年底聂案移交给山东高院异地复查后经历四次延期。 2015年4月底的复查听证会上,河北原办案单位代表对聂家提出的质疑做出全面辩解,称“程序上有瑕疵”,不影响聂树斌的犯罪事实。


据媒体报道,那是原河北省政法委书记、“河北王”张越一方“最后的反攻”。


4月30日,央视《焦点访谈》节目聚焦聂案听证会。在马云龙看来,节目倾向性非常明显,“替河北说话”,否认聂树斌被冤判。节目中,中国政法大学的法学教授洪道德表示,聂案关于犯罪工具、犯罪过程和现场发现的情况高度吻合。


这个节目当时给聂家、给律师、给关注聂案的人,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当晚,张焕枝和老伴在家中看了节目。她说:“当时最后说,这个案子,河北做得没有错。当时我特别气愤,我跟老头说,我要告他(洪道德)。我老头说,它(央视)有什么资格做决定啊?应该是山东高院做决定啊!”


张焕枝还担心,“上面的风是不是变了?央视都这么说了,这个案子是不是没希望了?”


马云龙说,“这一切都预示着,聂树斌案的平反是非常困难的。不在于证据的多少。而在于有一种力量一直抵御着这个案子的复查、平反。斗争是很残酷,很激烈的。”


“聂树斌案涉及的政治势力非常强大,而且涉案人员级别之高。这些人长期抵制、压制要为聂树斌平反的呼声,这个斗争一直斗到去年都没有停过。之所以有转折出现是因为有两个看得见的因素,河北省委书记周本顺、河北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这两个人都是聂树斌案无法正常推进的阻力,排除之后聂树斌案也就能正常进行了。”


2016年4月16日,中央纪委宣布河北省政法委书记张越落马。6月上旬,最高法院的法官就把再审决定书送到了聂树斌母亲的手里。


如今,真相大白于天下,聂树斌含冤21年终得昭雪。


尽管位高权重的“河北王”全力设置障碍,但他没能阻挡正义的脚步,因为时代真的在改变。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


点击了解关注支持本公众号↓↓↓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