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红楼特大性奴案,我有六个问题要问

上海红楼秘史:性贿赂,圈养性奴,手段残忍,伤天害理

世界的真相-5: 致命疫苗

突然闪出一匹大黑马,把联想掀了个底朝天

恒大躺平,滴滴退市,中概股血崩:我们见证了太多历史事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人民币飙升之后的选择比打爆空头更重要

2017-01-05 不能不知道 不能不知道

观天下,洞谙世事 

辨是非,激扬清浊 

不能不知道 ID:bnbzdao

回顾历史是为了看清当下。对人民币空头进行短期内疾风骤雨式的打击很容易,但依靠短期行为很难彻底扭转弥漫市场已近3年的人民币贬值预期。



1月4日、5日,人民币疯狂上升。离岸人民币兑美元日内最多上涨逾1000点,已强势收复6.79关口,刷新2016年11月以来新高。截至收盘,在岸人民币上涨650点,创近一年最大涨幅。1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创一个月高点。


此时出击,恰逢关键节点。


截止1月5日12点,离岸人民币在香港隔夜交易价创下年度最大涨幅后转跌,但仍徘徊在近一个月高点。


这是2017年的首次货币战争,是对空头的一个下马威,未来人民币走势并不会一帆风顺,相信空头还会卷土重来,这就要进入实体与政策方面的博弈,货币博弈是冲刺赛,实体经济的博弈是马拉松。

——叶檀



人民币飙升之后的选择比打爆空头更重要


文:韩会师  来自:会师话市


面对人民币这两天的大幅飙升,网络舆论非常关注这是不是“看得见的手”在主动打压空头气焰。但笔者认为,无论是站在监管当局的立场,还是站在普通市场参与者的立场,空头是否被“看得见的手”捏爆其实并不重要,我们更应关注人民币这两天的大幅波动是否能对市场心理产生长期的影响。


根据2014年以来的经验判断,如果人民币这一波升值仅仅是在年初,这一新年购汇额度重新打开的特殊时点的短期行为,那么人民币空头就此偃旗息鼓的难度会非常大。为什么?因为人民币这种短期内飙升的情况市场早就见怪不怪了。


人民币在2016年上半年经历了一波震荡升值之后,从5月份开始再次由强转弱,而且6月份就彻底击穿了6.60,随后于7月份首次击穿6.70。2016年1-7月,人民币不但对美元是贬值的,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也从101跌落至95附近。人民币短期反弹后的快速贬值带来了什么呢?是市场贬值预期由“弱”转“强”。


有朋友可能会问,为什么是由“弱”转“强”呢?难道2016年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曾经很“弱”吗?这明显和网络上的传言不一致嘛。


但事实的确如此,2016年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和贬值压力真的曾经大幅下降过,就发生在人民币2月开始升值之后。刚才说了,1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一度飙升到883亿美元,随着人民币的震荡攀升,2月下滑到361亿、3月降到343亿,4月份下降到152亿,5月份下滑到16亿美元。大家看清楚,笔者没有写错,就是16亿美元逆差(参阅下图)。




当然,有朋友可能理所当然地将结售汇逆差的下降归结到对境内购汇的严格监管上。笔者也承认这一点的确作用不小。但大家一定也很清楚另外一件事,就是在2016年,监管当局对个人购汇的管理还是相当宽松的,直到最近才对个人资本项目下的购汇进行严格管理。


那么一个事实就比较清楚了,如果个人投资者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没有出现明显降温,真的如网络传言所说,在2016年每个人都在疯狂购汇,那么无论企业购汇控制得多严格,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也不可能萎缩到16亿美元。因为个人购汇的潜力绝对是个无底洞,根本不需要大家普遍动用5万美元购汇额度,14亿国民之中,只要比较富裕的前5%的人口,每人动用一半的额度就足以在外汇市场掀起14级飓风


当然,绝对有很多人在2016年上半年一直是坚定看空人民币的,也坚定地全部用完了自己的购汇额度,但结售汇数据表明,这些聪明人在人口中比重很低。

 所以,根据结售汇数据,我们只能得出一个结论:面对2016年上半年人民币的阶段性反弹行情,市场情绪得到了很大程度的安抚,特别是个人市场,对人民币的贬值预期出现了明显的降温。


但非常不幸的是,这种好局面随着下半年人民币的再次大幅贬值而迅速灰飞烟灭了。市场情绪明显再次恶化,无论是普通民众还是企业,逐渐认为上半年人民币的反弹只是调控预期的短期策略。而与这种预期相匹配的,一定是结售汇逆差再次扩张。事实也是如此,2016年6月,也就是人民币再次跌穿6.50的月份,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从5月的16亿美元飙升至124亿美元;7月份人民币跌穿6.60,结售汇逆差继续翻番至247亿美元。


回顾历史是为了看清当下。再回到我们当前的行情中来。虽然最近两个交易日人民币升值速度很快,但由于市场对这种情况有了不少的经验,而且最近的案例就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所以无论是监管当局还是普通的吃瓜群众,都不应该把目光仅仅放在这一波升值会暂时打爆多少空头之上,正所谓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指望一次威慑就能扭转市场的心理惯性是很难的


过去的3年,人民币经历过多次阶段性的升值,但每一波升值维持的时间都不长,而且有时间越来越短的趋势,以最近3波比较大的人民币阶段性反弹为例


 2015年8月13日至当年10月底的反弹维持了2个半月,最大反弹幅度819个基点;

 2016年2月15日至4月底的反弹维持了2个半月,最大反弹1275个基点;

 2016年7月19日至8月18日的反弹仅仅维持了1个月,最大反弹幅度829个基点。


经历了如此多的“反弹”,企业和民众可谓“久经考验”。笔者在此前的文章中曾多次强调,外汇市场的投资者和A票市场的投资者很类似,他们是根据市场的历史走势调整自己的市场预期的,如果这一波人民币反弹维持的时间不能超过3个月,反弹的幅度不能超过1300个基点,那么对扭转贬值预期可能很难起到明显作用。


更值得忧虑的是,一旦人民币在短暂反弹后再次恢复快速贬值,就像2016年5月之后的情景,贬值预期可能再次得到刺激。因为投资者会觉得,“历史又重演了”,那么在历史经验指引下他们会如何操作呢?结论不言而喻。


总结一下:


  • 对人民币空头进行短期内疾风骤雨式的打击很容易,但依靠短期行为很难彻底扭转弥漫市场已近3年的人民币贬值预期。

  • 一旦企业和民众个人将当前人民币的快速飙升理解为特殊时期的权宜之计或者纯属意外的市场偶发现象,贬值预期反而容易受到刺激。

  • 对于大国的国际收支安全来说,将目光放在短期内人民币的飙升能打爆多少空头意义有限。

  • 如何保持政策的连贯性,通过人民币的波动给市场清晰传递出人民币双向波动的规则,令市场不再依赖过去的贬值经验猜测未来走势才是真正重要的。



点击了解关注支持本公众号↓↓↓

Read more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