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看了这8部影片,吓得我把朋友圈都关了

八十年代大尺度漫画,现在没人敢画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月29日 下午 6:4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顶级VC背书,IOST币圈吸血40亿,同一个团队竟然还开着另一个项目?

2018-01-29 区块律动 区块律动BlockBeats 区块律动BlockBeats

币圈的诸位在过去两周一定见识过这幅图:

这个号称史上阵容最强大的 ICO 项目 IOST 众筹开始于 2017 年 12 月。

在这个项目的基石投资者中,除了币圈常见的 DFund、LinkVC、节点资本等区块链基金之外,还有真格基金、经纬中国、险峰长青、高榕资本、红杉资本等传统基金的身影。

区块链 3.0 的概念,更是让散户投资人们相信,这是既比特币、以太坊之后,最值得投资的区块链操作系统,会成为下一个时代各种数字货币的「基础盘」。

然而,在BlockBeats区块律动的背景调查中,却发现 IOST 项目可能是另外一个创业项目的融资马甲。

两家公司的机构投资人和创业团队惊人相似,而 IOST 在发行过程中似有似无的隐藏了这一项目的存在,而且此项目仍在扩张期需要大规模资金注入。

与 IOST 有千丝万缕的项目名叫多拉打印(https://www.duoladayin.com/)。


多拉打印成立于 2017 年 4 月,是一家无人值守打印公司,用去年时髦的话说,就是「共享打印」。目标是高校和商圈,方便用户通过手机直接打印、复印文件和照片,无需寻找文印店。

与诸多共享经济大规模刷屏讨存在感不同,多拉打印的节奏低调的诡异。作为一家风口项目,在诸如 36kr、虎嗅、钛媒体、极客公园等主流科技媒体均未见报道。而在如此低调的情况下,多拉打印已经在 2017 年年末完成了三轮融资,融资履历与 IOST 的机构投资者几乎吻合:

2017 年 2 月 28日,真格数百万人民币天使轮投资。

2017 年 4 月 28日,高榕资本、经纬中国、险峰长青数千万人民币 A 轮投资。

2017 年 7 月 18日,经纬中国数亿元人民币 B 轮投资。

在多拉打印的官网中,我们还看到了红杉资本与上述几家机构放在同一位置,这可能是一轮尚未披露的新投资。

是不是感觉很熟悉?

这刚好等于,IOST 的宣传文案的机构投资列表里去掉那些专投区块链的基金。

在有实体业务的情况下,进军区块链领域其实并不是扣分项。比如迅雷、柯达、人人,区块链的发行实际上是对原有业务的补充。然而问题在于多拉打印和 IOST 之间没有任何联系,从宣传来看甚至有意隐瞒。

在 IOST 的官网团队介绍中,创始人钟家鸣的介绍保留了之前曾有两个项目进入  500-StartUp(多拉打印的介绍也是这样)的经历,但完全没有提及其目前仍然在多拉打印中工作,也没有提及多拉打印的过往经验。

一位同时接触过多拉打印商业计划书和 IOST 白皮书的美元基金投资经理对BlockBeats区块律动说:「半年前,钟家鸣自称是智能硬件专家,半年之后就成为了比特币早期信仰者。」


上半部分来自 IOST 官网,下半来自 PMCAFF 上多拉打印招聘信息

除了创始人以外,两个团队有多个成员高度相似。在 PMCAFF 的网站上,有一篇关于多拉打印团队的招聘介绍《有望赶超共享单车的又一共享经济产物-多拉科技》,其当时提到的多拉团队核心成员与IOST官网提到的团队成员几乎 100% 重合。

来自 Emory 大学的 CEO Jimmy Zhong, 来自 Tufts 大学的 COO Ray Xiao,同样毕业于 Tufts 还在高盛工作过的 CPO Bosch Lee,毕业于普林斯顿的 CTO Terrance Wang。其中,原本在多拉团队排最后的 CTO,在 IOST 项目中已经被提升到了第一的位置,据猜测CTO是唯一一个懂分布式计算的人。

几乎可以确定,IOST 与多拉打印,就是一个团队。

为什么一个好好的拿到了四家传统大 VC 的项目要急于进军与自己原本业务完全不相关的区块链呢?

理由可能是真的缺钱……

多拉打印的多功能立式打印机,根据行业报价在 7000~ 12000 元左右一台,按照公开的媒体报道截至 2017 年 12 月多拉打印机目前已经入住 100 多所大学。而在 12 月底,多拉打印官方宣布的入驻校园数就激增到了 300 所,投放打印机 2 万台,而也正是在这一时期,IOST 项目开始高调出现在币圈。

根据白皮书显示,IOST 总发行量 210 亿,流通占比 40%,按 ICO 当天价格 IOST 的成本大约在 0.1 元人民币左右。IOST 作为「区块链 3.0」并没有实现众望所期的上市暴涨,而是当日跌破发行价,创始团队可能因此当日获利 10 亿人民币。

这个量级几乎是一期人民币基金的总量,虽然在币圈不算少见,但对于一个成立不到一年的创业项目来说确是极为罕见的。

回到多拉打印项目本身,该项目属于类似共享充电宝、共享单车的重资产重线下运营伪共享经济。虽然一台打印机的固定成本并不高,但相比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打印机的客单价更低(0.1/元一次)、回本周期更长、打印机的维护成本也更高。

打开多拉打印的官方微博,每条微博下面都在反应多拉打印故障、涨价等问题:

在微博上搜索多拉打印,也可以找到大量对该项目的投诉和抱怨

而根据拉钩的招聘信息显示,多拉打印的人员规模也在短短的不到一年时间里拓展到了 150 人以上,而目前在招的空缺岗位也高达 110 个,人力成本激增。

隐瞒多拉打印与 IOST 的关系,可能就是不希望让 IOST 散户投资者意识到自己的钱有可能被拿去做另一个创业项目的补贴。

虽然 IOST 有一份英文的、全是技术的白皮书和屏蔽中国 IP 的官网,但 IOST 在中文币圈的火热程度难以形容。其中主要的传播方式以本文开头的那种不谈技术、不谈是什么,只谈背书的宣传有关。在 Telegram 群中,团队也采用了韭菜最喜欢的病毒式空头糖果的方法进行宣传:

一家交易所的创始人也投资了 IOST 项目,面对这份满是技术细节的英文白皮书,他对 BlockBeats 区块律动表示「其实并没有怎么仔细看」、「也不是看的很懂」、「就是随便投一点玩玩」。

而 IOST 在中国币圈的主要传播方式是类似头图里的图文文案——不介绍任何细节和前景,硬生生的将那些极具诱惑力的机构投资人晒给散户。

这家交易所创始人在得知 IOST 团队同时在运营另一个实体创业项目,且两个项目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之后,立刻清仓了手中的 IOST。

在 IOST 的豪华阵容中,可能有同样被「蒙在鼓里」的投资人,并不知道 IOST 和多拉打印。但从 IOST 官方 Medium 上的信息来看,真格基金——徐小平老师——一定知道这两个项目的内在关联。

多拉打印上线不久,就发出了真格基金背书的招聘信息。而之后,徐小平曾多次穿上 IOST 的队服为其站台:

多拉打印项目,还曾作为项目代表出现在红杉 · 真格 AI 双城记的活动现场。

回到 IOST 本身的价值上,IOST 自 1 月 15 日上市交易之后开始了长达一周的割草,随后大盘被强势拉升,目前每天在全球虚拟货币交易所的交易额达到了惊人的 10 亿元。

全球范围内的大小庄家、散户韭菜一起炒作,换手率达到了21.8%,这个数字代表着什么意义呢?一支股票如果换手率超过15%,那么意味着这只股票在短期内经历了巨量交易,其中会有大量投机者套利。

相比于众筹时的 0.066 人民币,目前 IOST 的价格已经达到了 0.5875 人民币,涨了整整9倍!

截止到 2018 年 1 月 27 日下午 1:30 分。IOST 流通总市值相当于一个 50 亿人民币的项目,这远远偏离 IOST 在技术上的创新。而对于多拉打印来说,相当于一次巨额(超过ofo和摩拜)单轮融资。

有其他媒体评价:

IOST 采取双代币模式,IOS token 作为流通代币,拥有支付、燃料、可信度依据等核心功能。Servi 作为非流通代币,为节点提供奖励。Servi 拥有不可交易、自动清零、自动存贮等特性。整体来看,IOST 的双代币模式与部分主流公有链项目有异曲同工之妙,和 NEO 甚至如出一辙。

而 NEO 此前已由于监管原因终止 ICO 并退币。

而目前,所谓的区块链「3.0」、「4.0」等概念,基本都只在节点的可扩张性以及链上吞吐量两个方向做文章。换言之,解决的都是简单的性能问题。

然而如果公有链想要获得大量的实际应用,其实还有许多问题需要解决,比如开发框架的可用性,语言的适用性等。

简单来说,如果现在的普通用用开发环境是足以开发出华丽手机 App 的等级,那么区块链操作系统和开发环境所处的阶段,就是 Dos 时代。技术所限,不可能出现特别有价值的平民级应用,平台本身的天花板也较低。

可以说,IOST 的实际市值甚至远低于该团队的多拉打印。也许,有了 IOST 从区块链市场上圈到的钱,多拉打印有望于在实体项目中闯出一片天。但 IOST 项目没有任何法律承认的从属关系,即便是多拉打印在法币资本市场上市,其价值也不会溢出到 IOST 中。

难怪徐小平要求所有的创业项目创始人都要学习区块链,因为如此一来真格系公司就再也没有公司会破产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