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二靖:那些投降的妖女 ︱ 中法评 · 法说金庸

2016-07-10 郭二靖 中国法律评论 中国法律评论
油画《水漫金山》,图片来自网络。

 


青城山下白素贞

最近有一位博士在朋友圈赞《新白娘子传奇》。出于好奇,郭二靖重看了前几集,发现这真是一部神剧。举一个例子,白娘子初识许仙,跟他分开后,在家里把玩他送的雨伞,心神不宁地问小青,他会不会来要呢?小青不怀好意地反问,他如果要,你给不给?白娘子不明白这句话里所藏之凶,天真地回答,他如果要,我一定给啊。旋即恍然大悟和嗔怒,“小青,我在说这把雨伞,你在说什么啊?”“我也在说这把雨伞啊。”

 

这部戏的流行,当然不全靠这种灵光一闪的内涵。白娘子倒追许仙的套路,竟然跟殷素素倒追张翠山一模一样。女方知道男方是谁,男方不知道女方是谁:这跟《威尼斯商人》和《梁山伯与祝英台》相同,调皮的爱情蒙蔽剧再次重演。倒追的地点都在西湖。天公作美,都下雨了。“撩汉”都在钱塘江的船上完成。舵手和小青向许仙播撒过催情剂,谢逊向张翠山注射过壮阳药。白娘子在船上唱歌,殷素素在船上吟诗,后来换了一条船,也唱了歌。殷素素借伞给张翠山,白娘子向许仙借伞。许仙跟白娘子一见钟情,跑去别人家里拿伞,当晚就私订终身,推倒了白娘子,并没有先带她去见自己的师父和姐姐,恳求他们的同意。张翠山和殷素素在公海上私定终身,也没有等到回国请示师父。

 

最重要的是,许仙和张翠山都是书生,而白娘子和殷素素都是妖女。

 

 

那些投降的妖女

郭二靖曾经推断,殷素素这个形象的构思可能跟昆曲《思凡》有关,因为她在海上唱歌时,唱的就是一段《思凡》。现在看来,殷素素的形象还跟《白蛇传》有关。

 

为了本文的阴暗目的,在古典的情形,凡是不经请示就能够推倒的,一律是妖女。白娘子、小青和小倩是如假包换的妖女。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小青不顾主母白娘子的反对,未经请示就自己同意被推倒了,这一情节的创新颇见功力,给郭二靖幼小的和苍老的心灵分别留下了深深的震撼。小倩最初是以推倒为幌子来接近和谋害宁采臣的,到了后来,她单纯想推倒宁采臣,别无他意。

 

还有别的妖女。《思凡》的主角尼姑叛变了嬷嬷,表示要痛痛快快地爱一场,这就是妖女。程蝶衣同样唱过《思凡》,他从内心深处已经认为自己是“女娇娥”,不妨送他一顶“妖女”的帽子。风尘女子杜十娘用多年积攒的工资换来无须审批的无限次推倒,她也是妖女。夜奔的红拂女也是妖女。织女本是仙女,她下凡洗澡,被牛郎拿衣服(naive)之后,也变成了妖女。二郎神的妹妹三娘不经请示王母和哥哥,自己愿意被推倒,也从仙女变成妖女。

 

少女黄蓉也逃不掉,她被江南六怪点名道姓地骂作妖女,何况她的亲爹黄药师被浙江的渔民附会成一个大魔头。骂殷素素是妖女的人就更多了,这一名号仿佛经过全民公决。住在大坟里的小龙女被秦岭一带的乡民称作女鬼,当然是妖女。阿朱跟乔峰谈恋爱时,并不是自由人,但她说过一句话,显示自己已经得到解放。她说,慕容家的老太太把我和阿碧当女儿,以后会风光为我们操办婚事。老太太并没有完全授权阿朱自己选择恋爱的对象,但她擅自扩大解释,认为自己可以自由恋爱,这实在是妖女的行径。

 

除了妖女,还有斯芬克斯一样的半人半妖。自导自演过爱情蒙蔽剧的祝英台、鲍西亚和任盈盈兼具旧女人和新女人的气质,她们既希望请示上级,又希望有男人的盟誓,否则不让推倒,这就是半人半妖。

 

穆念慈很难定性,她的养父如果没有死,杨康未必能够推倒她。

 

未经请示而能够推倒的古典情形只能发生在妖女身上。当然,我们不能反过来说,妖女一定能够被推倒,或者被实际推倒了。要想推倒她们,虽然不需要请示上级,但一般需要男人有盟誓。

 

就像“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修到六环怎么办”是难题,“推倒之后怎么办”也是一个难题。

 

黄蓉和郭靖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有一些淘气的经历。有一回她装成强盗,故意用武力掀开新娘的盖头,让新郎提前看见新娘,也让新娘提前看见新郎。当然,这是一个快乐的故事,因为一对新人赶紧趁机偷瞄对方,内心都表示很满意,好像补上了一次愉快的相亲。

 

黄蓉仅仅通过扯掉一块红布,就宣布了自己的爱情观:你都没有权利看到对方,结什么婚?推什么倒?她的亲爹黄药师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大魔头看到两个年经人陆冠英和程瑶迦郎情妾意,又很了解桃花岛和全真教的过节,知道这一份爱情存在壁垒,并不容易修成正果,于是简单粗暴地用武力逼迫他们马上结婚。从表面上看,大魔头黄药师和妖女黄蓉搞法不同,但他们的本质却是一样的。黄药师让陆冠英买了红烛、黄酒和白鸡,却没有让他扯一块红布给程瑶迦盖上。

 

郭二靖不厚道地引申一下:也许在妖女黄蓉的心中,揭盖头式的结婚方式,其本质就是先请示,再推倒,而这,是无聊的。也许妖女黄蓉理想中的爱情就是红拂女和李靖那样的:他们在破菜园里躲避追杀时,一边冷静观察敌情,一边热情推倒。可惜郭靖不是李靖,明明想推倒,却只是脸红,殊不知黄蓉根本就不反对。

 

郭二靖可不是在污蔑少女黄蓉。她和郭靖躲在暗室,很开心地观赏过不少活色生香的场景。欧阳克强逼新妇程瑶迦脱掉全身衣服,作为偷窥者的黄蓉一边替程着急,一边表示内心很期待往下看这出好戏。

 

黄蓉和郭靖结婚之后,似乎完全投降了。郭靖要把9岁的郭芙许婚给13岁的叫花子杨过,对于如此极品的决定,黄蓉虽然没有赞成,但也没有反对。郭靖热心家国天下,黄蓉就跟着操劳为国为民,人人都爱他们夫妇任侠无私,再也没有人叫她一声妖女。她的亲爹,大魔头黄药师,评价她“出嫁从夫,三从四德,好了不起”,从此跟她决裂。老黄绝对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哲学家,说决裂,就真的决裂了。他搬出桃花岛,在余下的人生晚景中,如非必要,尽量躲着亲闺女,宁愿再收养一个程英,以派遣孤寂,也不愿意凑合。

 

黄药师坚持了大魔头的本色,而黄蓉好像白毛女,傻乎乎地自认为从妖女变成了人类。在她和白毛女看来,似乎姓黄的都不是好东西。结婚对于妖女黄蓉来说,好像白毛女从旧社会来到了新社会,可以让她从鬼变成人。

 

聂小倩是翻版的黄蓉。她爱着宁采臣,赖在他的卧室不肯走,但宁采臣表示要先请示母亲,再行推倒。小倩仿佛读过钱钟书的小说《围城》,耐心等待宁采臣的病妻死掉,自己好替补。这一情形就像苏文纨理想中的赵辛楣,应当耐心等待四喜丸子曹元朗死掉,自己好替补。

 

宁采臣的妻子果然病死了。小倩一如既往地用心伺候宁采臣母女。母亲对小倩说,你是个好孩子,但你是妖怪,能生孩子吗?小倩表示,宁采臣命中注定有三个儿子,您老就放心吧。于是母亲开心地批准了。

 

白娘子也投降了,幻想自己能够从妖女变成人类。从许仙推倒她开始,她就拿钱出来,张罗给他开医院,又使出浑身解数,帮他行医从善,一切都是按照人类的规矩行事。小青保持了妖女的本色,说你这样不值当,人家一有机会就跟大姑娘鬼混,耳根子又软,你这么死心塌地,算怎么回事啊。白娘子不以为意,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小龙女当然也不例外。在经历一次对象认识错误的推倒之后,小龙女直接就逼婚了:“怎么你还叫我姑姑?难道你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妻子?”在小龙女看来,最好我们能够结婚,在大坟里继续隐居,管他烟柳繁华,钟鸣鼎食,一切与我无关。但是,如果你杨过愿意流连尘世,我也可以痛苦地放弃自己的意愿,跟你一起四面闹腾。

 

半人半妖任盈盈是热爱权力的女人,也享受用权力决定许多人的命运,包括强迫交往多年的男女朋友举行结婚仪式,命令妖魔鬼怪加入佛教背景的恒山派,将虾兵蟹将发配荒岛充军。待到亲爹收复失地,二次执政之后,任盈盈有些失落,因为亲爹把东方不败给她的权力都收回去了。任我行去世之后,任盈盈被推举为教主,她应当是开心的。她在三年戴孝期届满,直接做了两件事情,辞职,结婚,乖得跟日本女生一样。

 

结婚为什么一定要跟辞职联系在一起?黄蓉结婚之后也没有马上辞去丐帮帮主的职务,而当她辞职之后,持续操纵了两任帮主鲁有脚和耶律齐。奥秘就在他们的老公。令狐冲喜爱自由自在,郭靖喜爱为别人操心,所以任盈盈辞职,黄蓉留任。辞职或留任,都是投降。

 

 

改造我们的妖女

妖女结婚之后,无一例外地触及灵魂深处,深刻反思自己。殷素素和张翠山在公海上结婚,仪式完毕的第一句话就是:“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投降之彻底,远超黄蓉、聂小倩和白娘子,这令人心碎。

 

郭二靖以前说过,殷素素嫁给张翠山之后,一不能提起娘家人,二不能提起婆家人,嫁给这么个老公,心好累。殷素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是,她与其他妖女没有两样,总是在迎合自己的先生,主动举起白旗投降,二是,她的先生并不因此而满意,还要继续改造她,于是她继续检讨,继续投降。

 

结婚十年之后,张翠山对自己的妻子还不满意。他们一家回国,刚进入中国领海,就遇到二哥俞莲舟和老妖怪李天垣在打架。俞莲舟拆开他们一家三口,让张翠山跟自己回家,让妖女殷素素跟老妖怪李天垣回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要不是殷素素给他使眼色,张翠山屁都不敢放一个。

 

张翠山回家面见张三丰时,不敢提起擅自结婚之事,只顾瞎扯异国风情。张三丰是何等人,虽然从不下山,但全世界的事情他都知道,直接就给点破了。张翠山吓得心胆俱裂,马上说我这个老婆是妖怪,不走正路。老张教育他说,你别这样,妖怪之中也有人类,人类之中也有妖怪。老张能说出这样有水平的话,还是了不起的。

 

后来的事情更滑稽。张翠山很清楚自己的老婆害了三哥俞岱岩,但俞岱岩真的当众揭发之后,张翠山马上就翻脸不认人,说自己不知情,娶错老婆了。

 

殷素素自杀和杜十娘自杀时的心情一样灰暗。杜十娘原本信心满满,自己从此以后不做妖女,专门做人,一定会修炼成人类的。她真的好傻好天真。李甲跟张翠山一样,果断把她出卖了。张翠山的出卖,是出卖夫妻之间的默示协议,赢得名声。李甲的出卖,是出卖杜十娘的身体,赢得黄金。杜十娘大怒,展示百倍于价金的金银珠宝,挨个沉江,要亲自看到李甲后悔的表情。她知道其实这并没有意义,所以还是自杀了。

 

白娘子被镇压雷峰塔,许仙是出了一把力的。许仙和白娘子生出的每一个变故,都与他不顾对方的感受甚至试探对方是人是妖的心理有关。盗仙草一案,源于许仙不断的劝酒。《新白娘子传奇》把这个情节重演得特别好。劝酒这种事不是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但许仙就是做了。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明知是雄黄酒,还可劲地劝,用感情劝,用歌声劝,害得白娘子有苦难言,下不来台,三杯下肚,终于现了原形。

 

水漫金山一案,源于许仙接受法海的挑唆和邀请,自愿跑到金山寺,与妖女隔离。白娘子前来寻夫,法海不许。白娘子救夫心切,于是水漫金山,种下恶果。她后来被镇压雷峰塔,一大罪状是水漫金山造成生灵涂炭。这虽然是法海的诡计和借口,但白娘子确实无法反驳,只好承认自己确实是个妖女,不配和人类生活在一起。

 

许仙跟张翠山一样,对自己的婚姻疑虑重重,并不因为妖女的投降而满意,要不断改造之。宁采臣是和母亲一起,继续改造小倩。

 

前面说,小倩预测宁采臣会有三个儿子。结婚之后,小倩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咦?还有两个呢?不要急,宁采臣大大方方地纳了个妾,随后小倩和妾又各生了一个儿子。二加一,等于三,完美。

 

聂小倩反复接受改造,终于从鬼变成了人,当然完美了。

 


别人家的妖女

有人豪情万丈地说,音乐不分国界,但音乐家是有国籍的。郭二靖认为,女人不分国界,妖女却是有国籍的。前面的妖女都是中国籍。

 

中国妖女和外国妖女的区别,在于得救的方法不同。

 

白娘子的希望,在于自己生的儿子是一个文曲星,总有一天,她的儿子会以状元郎的身份前来焚香祷告,挖干西湖,挖倒宝塔,挽救母亲。

 

聂小倩的希望,在于她比二房多生一个儿子,保住正房的地位。又在于这个儿子成为有名望的人,揭掉她脸上无形的鬼符。此话怎讲?《聊斋志异》里说,聂小倩与宁采臣结婚当晚,亲友纷纷前来观赏新娘,一致赞叹她不像鬼魅,而像神仙。其实这种评论相当于社会给小倩贴上了一道鬼符,既识别她,又镇压她。聂小倩的愿望成真了,儿子最后果然出息了。

 

三娘的希望,在于儿子沉香学得十八般武艺,打败二郎神,力劈华山,将母亲从阴湿的山底挽救出来。

 

殷素素的希望,在于儿子张无忌用武力为自己正名,驳斥少林和尚污蔑自己是妖女的观点,又在于儿子会用武力改造天鹰教,使之变成纯粹的革命力量,洗脱自己的出身之恶。

 

织女有什么不同吗?并没有。牛郎追赶织女时,用扁担挑了两箩筐儿子,在银河守望。如果不是因为看着孩子可怜,也许王母并不会动恻隐之心,准许他们每年相会一次。

 

中国妖女的得救,似乎总是靠儿子。

 

外国妖女主要靠自己,虽然她们可能也会失败。苔丝在新婚之夜主动告诉安矶,自己是妖女。安矶受不了这个,逃跑了。

 

白兰用无比纯净的情怀,主动选择做妖女,不揭发。又选择绣红字(不是绣红旗),不摘牌。

 

在《泰坦尼克》中,凯特·温斯莱特不想当大家闺秀,想当一名妖女,在迪卡普里奥的鼓励和配合下,她成功了。来到婚后的《革命之路》,迪卡普里奥突然就变成了保守党,光剩下温斯莱特一个人叫嚷着要革命,要流血。唯一支持她的人竟然是一个精神病人,那个人的表现,好像《飞越疯人院》里的杰克·尼克尔森。

 

电影《时时刻刻》也修建了妖女们集结和重返伊甸园的革命之路,尽管这条路的尽头,未必是晴空。

 

尼可·基德曼在电影《狗镇》中革命了两次,一次是针对父亲,一次是针对人性,在结尾,她修炼成一代女妖王。

 

梅因在总结家庭法的变迁史时得出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规律。他认为这个规律只适用于改革型社会,而特意点名,排除了中国这种停滞型社会(见法律出版社的新译本)。从中国妖女的投降之路和外国妖女的革命之路来看,梅因是正确的。

 

在结婚之前,中国妖女大多自由自在,自己决定谈恋爱的对象,自己鉴定男人的盟誓是真是假,然后决定是不是愿意被推倒。郭二靖以前说过,小龙女在这方面是个楷模,索要了男人的两层誓言。

 

中国妖女真的有本领自己订立“以盟誓换推倒”的合同以及婚姻合同。如果是大家闺秀,她们连这点自由都是没有的。贾母就严厉批评大家闺秀私会书生,仿佛在批评倾国倾城貌的黛玉和多愁多病身的宝玉。

 

不过,一旦订立了结婚的契约,这些妖女就普遍投降了,纷纷接受家长的领导和改造,这是一个纯粹反向的“从契约到身份”的运动。家长并不因此而善良对待她们,还要继续用雷峰塔镇压之,保持绝对的家长权。她们的出路在于儿子。儿子是什么人?是未来的家长,要继续领导和改造妖女的。所以这条出路实际上是死路。

 

按说我们来到新社会,连白毛女都从鬼变成了人,前述“从契约到身份”的古典反向运动应该不再适用了吧?很遗憾,并没有。

 

按照我们新社会十分流行的一首歌,杜十娘自杀之后,变成了水鬼。她没有愤怒,没有革命,你虽虐我一千遍,我却待你如初恋,一直在担心:老公,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煮碗面?颇有殷离之风。殷离在梦中跟张无忌的鬼魂对话,问的也是这些:

 

        孤灯夜下
  我独自一人坐船舱
  船舱里有我杜十娘
  在等着我的郎
  忽听窗外
  有人叫杜十娘
  手扶着窗杆四处望
  怎不见我的郎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饿得慌
  如果你饿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给你做面汤
  郎君啊
  你是不是冻得慌
  你要是冻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给你做衣裳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闷得慌
  你要是闷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为你解忧伤
  郎君啊
  你是不是想爹娘
  你要是想爹娘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跟你回家乡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困得慌
  你要是困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扶你上竹床
  十娘呀杜十娘
  手捧着百宝箱
  纵身投进滚滚长江
  再也不见我的郎
  啊...


我们难道没有希望吗?不然。中国的妖女虽然主要靠儿子,但也有靠自己的。白娘子投降了,但小青并没有。紫霞仙子像赵敏一样,“我偏要勉强”,最后不是争取到围城上的爱情了吗?


郭二靖 · 法说金庸


《正席与狗肉:令狐冲的交班问题》


《殷素素在海上唱歌时,也被称为妖女。

她的爱情刚刚好,可惜没有大法官》


《柳时镇推倒姜暮烟了吗?金庸知道!》


《半部<九阴真经>击退百度》


《活在硬盘里的黄蓉》


《公民胡一刀》


《起底杨逍 · 一个混入教内的异教徒、野心家、三姓家奴、洋房子先生》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


郭二靖:那些投降的妖女 ︱ 中法评 · 法说金庸

郭二靖:那些投降的妖女 ︱ 中法评 · 法说金庸

2016-07-10 郭二靖 中国法律评论 中国法律评论
油画《水漫金山》,图片来自网络。

 


青城山下白素贞

最近有一位博士在朋友圈赞《新白娘子传奇》。出于好奇,郭二靖重看了前几集,发现这真是一部神剧。举一个例子,白娘子初识许仙,跟他分开后,在家里把玩他送的雨伞,心神不宁地问小青,他会不会来要呢?小青不怀好意地反问,他如果要,你给不给?白娘子不明白这句话里所藏之凶,天真地回答,他如果要,我一定给啊。旋即恍然大悟和嗔怒,“小青,我在说这把雨伞,你在说什么啊?”“我也在说这把雨伞啊。”

 

这部戏的流行,当然不全靠这种灵光一闪的内涵。白娘子倒追许仙的套路,竟然跟殷素素倒追张翠山一模一样。女方知道男方是谁,男方不知道女方是谁:这跟《威尼斯商人》和《梁山伯与祝英台》相同,调皮的爱情蒙蔽剧再次重演。倒追的地点都在西湖。天公作美,都下雨了。“撩汉”都在钱塘江的船上完成。舵手和小青向许仙播撒过催情剂,谢逊向张翠山注射过壮阳药。白娘子在船上唱歌,殷素素在船上吟诗,后来换了一条船,也唱了歌。殷素素借伞给张翠山,白娘子向许仙借伞。许仙跟白娘子一见钟情,跑去别人家里拿伞,当晚就私订终身,推倒了白娘子,并没有先带她去见自己的师父和姐姐,恳求他们的同意。张翠山和殷素素在公海上私定终身,也没有等到回国请示师父。

 

最重要的是,许仙和张翠山都是书生,而白娘子和殷素素都是妖女。

 

 

那些投降的妖女

郭二靖曾经推断,殷素素这个形象的构思可能跟昆曲《思凡》有关,因为她在海上唱歌时,唱的就是一段《思凡》。现在看来,殷素素的形象还跟《白蛇传》有关。

 

为了本文的阴暗目的,在古典的情形,凡是不经请示就能够推倒的,一律是妖女。白娘子、小青和小倩是如假包换的妖女。在《新白娘子传奇》中,小青不顾主母白娘子的反对,未经请示就自己同意被推倒了,这一情节的创新颇见功力,给郭二靖幼小的和苍老的心灵分别留下了深深的震撼。小倩最初是以推倒为幌子来接近和谋害宁采臣的,到了后来,她单纯想推倒宁采臣,别无他意。

 

还有别的妖女。《思凡》的主角尼姑叛变了嬷嬷,表示要痛痛快快地爱一场,这就是妖女。程蝶衣同样唱过《思凡》,他从内心深处已经认为自己是“女娇娥”,不妨送他一顶“妖女”的帽子。风尘女子杜十娘用多年积攒的工资换来无须审批的无限次推倒,她也是妖女。夜奔的红拂女也是妖女。织女本是仙女,她下凡洗澡,被牛郎拿衣服(naive)之后,也变成了妖女。二郎神的妹妹三娘不经请示王母和哥哥,自己愿意被推倒,也从仙女变成妖女。

 

少女黄蓉也逃不掉,她被江南六怪点名道姓地骂作妖女,何况她的亲爹黄药师被浙江的渔民附会成一个大魔头。骂殷素素是妖女的人就更多了,这一名号仿佛经过全民公决。住在大坟里的小龙女被秦岭一带的乡民称作女鬼,当然是妖女。阿朱跟乔峰谈恋爱时,并不是自由人,但她说过一句话,显示自己已经得到解放。她说,慕容家的老太太把我和阿碧当女儿,以后会风光为我们操办婚事。老太太并没有完全授权阿朱自己选择恋爱的对象,但她擅自扩大解释,认为自己可以自由恋爱,这实在是妖女的行径。

 

除了妖女,还有斯芬克斯一样的半人半妖。自导自演过爱情蒙蔽剧的祝英台、鲍西亚和任盈盈兼具旧女人和新女人的气质,她们既希望请示上级,又希望有男人的盟誓,否则不让推倒,这就是半人半妖。

 

穆念慈很难定性,她的养父如果没有死,杨康未必能够推倒她。

 

未经请示而能够推倒的古典情形只能发生在妖女身上。当然,我们不能反过来说,妖女一定能够被推倒,或者被实际推倒了。要想推倒她们,虽然不需要请示上级,但一般需要男人有盟誓。

 

就像“娜拉出走之后怎么办”、“修到六环怎么办”是难题,“推倒之后怎么办”也是一个难题。

 

黄蓉和郭靖刚开始交往的时候,有一些淘气的经历。有一回她装成强盗,故意用武力掀开新娘的盖头,让新郎提前看见新娘,也让新娘提前看见新郎。当然,这是一个快乐的故事,因为一对新人赶紧趁机偷瞄对方,内心都表示很满意,好像补上了一次愉快的相亲。

 

黄蓉仅仅通过扯掉一块红布,就宣布了自己的爱情观:你都没有权利看到对方,结什么婚?推什么倒?她的亲爹黄药师也是这么想的。这个大魔头看到两个年经人陆冠英和程瑶迦郎情妾意,又很了解桃花岛和全真教的过节,知道这一份爱情存在壁垒,并不容易修成正果,于是简单粗暴地用武力逼迫他们马上结婚。从表面上看,大魔头黄药师和妖女黄蓉搞法不同,但他们的本质却是一样的。黄药师让陆冠英买了红烛、黄酒和白鸡,却没有让他扯一块红布给程瑶迦盖上。

 

郭二靖不厚道地引申一下:也许在妖女黄蓉的心中,揭盖头式的结婚方式,其本质就是先请示,再推倒,而这,是无聊的。也许妖女黄蓉理想中的爱情就是红拂女和李靖那样的:他们在破菜园里躲避追杀时,一边冷静观察敌情,一边热情推倒。可惜郭靖不是李靖,明明想推倒,却只是脸红,殊不知黄蓉根本就不反对。

 

郭二靖可不是在污蔑少女黄蓉。她和郭靖躲在暗室,很开心地观赏过不少活色生香的场景。欧阳克强逼新妇程瑶迦脱掉全身衣服,作为偷窥者的黄蓉一边替程着急,一边表示内心很期待往下看这出好戏。

 

黄蓉和郭靖结婚之后,似乎完全投降了。郭靖要把9岁的郭芙许婚给13岁的叫花子杨过,对于如此极品的决定,黄蓉虽然没有赞成,但也没有反对。郭靖热心家国天下,黄蓉就跟着操劳为国为民,人人都爱他们夫妇任侠无私,再也没有人叫她一声妖女。她的亲爹,大魔头黄药师,评价她“出嫁从夫,三从四德,好了不起”,从此跟她决裂。老黄绝对不是一般人,而是一个哲学家,说决裂,就真的决裂了。他搬出桃花岛,在余下的人生晚景中,如非必要,尽量躲着亲闺女,宁愿再收养一个程英,以派遣孤寂,也不愿意凑合。

 

黄药师坚持了大魔头的本色,而黄蓉好像白毛女,傻乎乎地自认为从妖女变成了人类。在她和白毛女看来,似乎姓黄的都不是好东西。结婚对于妖女黄蓉来说,好像白毛女从旧社会来到了新社会,可以让她从鬼变成人。

 

聂小倩是翻版的黄蓉。她爱着宁采臣,赖在他的卧室不肯走,但宁采臣表示要先请示母亲,再行推倒。小倩仿佛读过钱钟书的小说《围城》,耐心等待宁采臣的病妻死掉,自己好替补。这一情形就像苏文纨理想中的赵辛楣,应当耐心等待四喜丸子曹元朗死掉,自己好替补。

 

宁采臣的妻子果然病死了。小倩一如既往地用心伺候宁采臣母女。母亲对小倩说,你是个好孩子,但你是妖怪,能生孩子吗?小倩表示,宁采臣命中注定有三个儿子,您老就放心吧。于是母亲开心地批准了。

 

白娘子也投降了,幻想自己能够从妖女变成人类。从许仙推倒她开始,她就拿钱出来,张罗给他开医院,又使出浑身解数,帮他行医从善,一切都是按照人类的规矩行事。小青保持了妖女的本色,说你这样不值当,人家一有机会就跟大姑娘鬼混,耳根子又软,你这么死心塌地,算怎么回事啊。白娘子不以为意,你说你的,我做我的。

 

小龙女当然也不例外。在经历一次对象认识错误的推倒之后,小龙女直接就逼婚了:“怎么你还叫我姑姑?难道你不愿意让我做你的妻子?”在小龙女看来,最好我们能够结婚,在大坟里继续隐居,管他烟柳繁华,钟鸣鼎食,一切与我无关。但是,如果你杨过愿意流连尘世,我也可以痛苦地放弃自己的意愿,跟你一起四面闹腾。

 

半人半妖任盈盈是热爱权力的女人,也享受用权力决定许多人的命运,包括强迫交往多年的男女朋友举行结婚仪式,命令妖魔鬼怪加入佛教背景的恒山派,将虾兵蟹将发配荒岛充军。待到亲爹收复失地,二次执政之后,任盈盈有些失落,因为亲爹把东方不败给她的权力都收回去了。任我行去世之后,任盈盈被推举为教主,她应当是开心的。她在三年戴孝期届满,直接做了两件事情,辞职,结婚,乖得跟日本女生一样。

 

结婚为什么一定要跟辞职联系在一起?黄蓉结婚之后也没有马上辞去丐帮帮主的职务,而当她辞职之后,持续操纵了两任帮主鲁有脚和耶律齐。奥秘就在他们的老公。令狐冲喜爱自由自在,郭靖喜爱为别人操心,所以任盈盈辞职,黄蓉留任。辞职或留任,都是投降。

 

 

改造我们的妖女

妖女结婚之后,无一例外地触及灵魂深处,深刻反思自己。殷素素和张翠山在公海上结婚,仪式完毕的第一句话就是:“日后若得重回中原,小女子洗心革面,痛改前非,随我夫君行善,决不敢再杀一人。若违此誓,天人共弃。”投降之彻底,远超黄蓉、聂小倩和白娘子,这令人心碎。

 

郭二靖以前说过,殷素素嫁给张翠山之后,一不能提起娘家人,二不能提起婆家人,嫁给这么个老公,心好累。殷素素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是,她与其他妖女没有两样,总是在迎合自己的先生,主动举起白旗投降,二是,她的先生并不因此而满意,还要继续改造她,于是她继续检讨,继续投降。

 

结婚十年之后,张翠山对自己的妻子还不满意。他们一家回国,刚进入中国领海,就遇到二哥俞莲舟和老妖怪李天垣在打架。俞莲舟拆开他们一家三口,让张翠山跟自己回家,让妖女殷素素跟老妖怪李天垣回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要不是殷素素给他使眼色,张翠山屁都不敢放一个。

 

张翠山回家面见张三丰时,不敢提起擅自结婚之事,只顾瞎扯异国风情。张三丰是何等人,虽然从不下山,但全世界的事情他都知道,直接就给点破了。张翠山吓得心胆俱裂,马上说我这个老婆是妖怪,不走正路。老张教育他说,你别这样,妖怪之中也有人类,人类之中也有妖怪。老张能说出这样有水平的话,还是了不起的。

 

后来的事情更滑稽。张翠山很清楚自己的老婆害了三哥俞岱岩,但俞岱岩真的当众揭发之后,张翠山马上就翻脸不认人,说自己不知情,娶错老婆了。

 

殷素素自杀和杜十娘自杀时的心情一样灰暗。杜十娘原本信心满满,自己从此以后不做妖女,专门做人,一定会修炼成人类的。她真的好傻好天真。李甲跟张翠山一样,果断把她出卖了。张翠山的出卖,是出卖夫妻之间的默示协议,赢得名声。李甲的出卖,是出卖杜十娘的身体,赢得黄金。杜十娘大怒,展示百倍于价金的金银珠宝,挨个沉江,要亲自看到李甲后悔的表情。她知道其实这并没有意义,所以还是自杀了。

 

白娘子被镇压雷峰塔,许仙是出了一把力的。许仙和白娘子生出的每一个变故,都与他不顾对方的感受甚至试探对方是人是妖的心理有关。盗仙草一案,源于许仙不断的劝酒。《新白娘子传奇》把这个情节重演得特别好。劝酒这种事不是一个公民应该做的,但许仙就是做了。也不知道他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明知是雄黄酒,还可劲地劝,用感情劝,用歌声劝,害得白娘子有苦难言,下不来台,三杯下肚,终于现了原形。

 

水漫金山一案,源于许仙接受法海的挑唆和邀请,自愿跑到金山寺,与妖女隔离。白娘子前来寻夫,法海不许。白娘子救夫心切,于是水漫金山,种下恶果。她后来被镇压雷峰塔,一大罪状是水漫金山造成生灵涂炭。这虽然是法海的诡计和借口,但白娘子确实无法反驳,只好承认自己确实是个妖女,不配和人类生活在一起。

 

许仙跟张翠山一样,对自己的婚姻疑虑重重,并不因为妖女的投降而满意,要不断改造之。宁采臣是和母亲一起,继续改造小倩。

 

前面说,小倩预测宁采臣会有三个儿子。结婚之后,小倩果然生了一个儿子。咦?还有两个呢?不要急,宁采臣大大方方地纳了个妾,随后小倩和妾又各生了一个儿子。二加一,等于三,完美。

 

聂小倩反复接受改造,终于从鬼变成了人,当然完美了。

 


别人家的妖女

有人豪情万丈地说,音乐不分国界,但音乐家是有国籍的。郭二靖认为,女人不分国界,妖女却是有国籍的。前面的妖女都是中国籍。

 

中国妖女和外国妖女的区别,在于得救的方法不同。

 

白娘子的希望,在于自己生的儿子是一个文曲星,总有一天,她的儿子会以状元郎的身份前来焚香祷告,挖干西湖,挖倒宝塔,挽救母亲。

 

聂小倩的希望,在于她比二房多生一个儿子,保住正房的地位。又在于这个儿子成为有名望的人,揭掉她脸上无形的鬼符。此话怎讲?《聊斋志异》里说,聂小倩与宁采臣结婚当晚,亲友纷纷前来观赏新娘,一致赞叹她不像鬼魅,而像神仙。其实这种评论相当于社会给小倩贴上了一道鬼符,既识别她,又镇压她。聂小倩的愿望成真了,儿子最后果然出息了。

 

三娘的希望,在于儿子沉香学得十八般武艺,打败二郎神,力劈华山,将母亲从阴湿的山底挽救出来。

 

殷素素的希望,在于儿子张无忌用武力为自己正名,驳斥少林和尚污蔑自己是妖女的观点,又在于儿子会用武力改造天鹰教,使之变成纯粹的革命力量,洗脱自己的出身之恶。

 

织女有什么不同吗?并没有。牛郎追赶织女时,用扁担挑了两箩筐儿子,在银河守望。如果不是因为看着孩子可怜,也许王母并不会动恻隐之心,准许他们每年相会一次。

 

中国妖女的得救,似乎总是靠儿子。

 

外国妖女主要靠自己,虽然她们可能也会失败。苔丝在新婚之夜主动告诉安矶,自己是妖女。安矶受不了这个,逃跑了。

 

白兰用无比纯净的情怀,主动选择做妖女,不揭发。又选择绣红字(不是绣红旗),不摘牌。

 

在《泰坦尼克》中,凯特·温斯莱特不想当大家闺秀,想当一名妖女,在迪卡普里奥的鼓励和配合下,她成功了。来到婚后的《革命之路》,迪卡普里奥突然就变成了保守党,光剩下温斯莱特一个人叫嚷着要革命,要流血。唯一支持她的人竟然是一个精神病人,那个人的表现,好像《飞越疯人院》里的杰克·尼克尔森。

 

电影《时时刻刻》也修建了妖女们集结和重返伊甸园的革命之路,尽管这条路的尽头,未必是晴空。

 

尼可·基德曼在电影《狗镇》中革命了两次,一次是针对父亲,一次是针对人性,在结尾,她修炼成一代女妖王。

 

梅因在总结家庭法的变迁史时得出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规律。他认为这个规律只适用于改革型社会,而特意点名,排除了中国这种停滞型社会(见法律出版社的新译本)。从中国妖女的投降之路和外国妖女的革命之路来看,梅因是正确的。

 

在结婚之前,中国妖女大多自由自在,自己决定谈恋爱的对象,自己鉴定男人的盟誓是真是假,然后决定是不是愿意被推倒。郭二靖以前说过,小龙女在这方面是个楷模,索要了男人的两层誓言。

 

中国妖女真的有本领自己订立“以盟誓换推倒”的合同以及婚姻合同。如果是大家闺秀,她们连这点自由都是没有的。贾母就严厉批评大家闺秀私会书生,仿佛在批评倾国倾城貌的黛玉和多愁多病身的宝玉。

 

不过,一旦订立了结婚的契约,这些妖女就普遍投降了,纷纷接受家长的领导和改造,这是一个纯粹反向的“从契约到身份”的运动。家长并不因此而善良对待她们,还要继续用雷峰塔镇压之,保持绝对的家长权。她们的出路在于儿子。儿子是什么人?是未来的家长,要继续领导和改造妖女的。所以这条出路实际上是死路。

 

按说我们来到新社会,连白毛女都从鬼变成了人,前述“从契约到身份”的古典反向运动应该不再适用了吧?很遗憾,并没有。

 

按照我们新社会十分流行的一首歌,杜十娘自杀之后,变成了水鬼。她没有愤怒,没有革命,你虽虐我一千遍,我却待你如初恋,一直在担心:老公,你饿不饿?要不要我给你煮碗面?颇有殷离之风。殷离在梦中跟张无忌的鬼魂对话,问的也是这些:

 

        孤灯夜下
  我独自一人坐船舱
  船舱里有我杜十娘
  在等着我的郎
  忽听窗外
  有人叫杜十娘
  手扶着窗杆四处望
  怎不见我的郎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饿得慌
  如果你饿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给你做面汤
  郎君啊
  你是不是冻得慌
  你要是冻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给你做衣裳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闷得慌
  你要是闷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为你解忧伤
  郎君啊
  你是不是想爹娘
  你要是想爹娘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跟你回家乡
  啊...
  郎君啊
  你是不是困得慌
  你要是困得慌
  对我十娘讲
  十娘我扶你上竹床
  十娘呀杜十娘
  手捧着百宝箱
  纵身投进滚滚长江
  再也不见我的郎
  啊...


我们难道没有希望吗?不然。中国的妖女虽然主要靠儿子,但也有靠自己的。白娘子投降了,但小青并没有。紫霞仙子像赵敏一样,“我偏要勉强”,最后不是争取到围城上的爱情了吗?


郭二靖 · 法说金庸


《正席与狗肉:令狐冲的交班问题》


《殷素素在海上唱歌时,也被称为妖女。

她的爱情刚刚好,可惜没有大法官》


《柳时镇推倒姜暮烟了吗?金庸知道!》


《半部<九阴真经>击退百度》


《活在硬盘里的黄蓉》


《公民胡一刀》


《起底杨逍 · 一个混入教内的异教徒、野心家、三姓家奴、洋房子先生》


快,关注这个公众号,一起涨姿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