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新一线城市的房价开始失守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蔡小雪:那场对小人物对批判会 ︱ 中法评

2017-05-30 蔡小雪 中国法律评论 中国法律评论



蔡小雪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原审判长



1974年初夏的一天上午,我们正在铁路线上干活,突然接到领工区的电话,下午全体团员到凤阁岭开现场会。此时,已经没有去凤阁岭的客车,只能走着去凤阁岭了。


建河车站距离凤阁岭车站有五公里多,吃完午饭,我们便动身向凤阁岭走去,大约走了1个小时到凤阁岭后,我们正朝领工区会议室走去时,有人喊我们等等。


走近一看,原来是团支部书记魏某某。她因一次事故右脚被火车轧坏,做了截肢。伤好后仍留在宝天沿线小站上的铁路小学任教,被树为宝鸡铁路局优秀共青团员,顺理成章地成为我们的团支部书记。


现在她的右脚是一个假肢,稍微细心一点就能发现她走路有点瘸。


但她此时情绪高涨,走在队伍的最前面,并让我们跟在她后面。大约沿着铁路线走了10分钟,走到一个山沟前,发现有一片约有三分地,地上的玉米长有1.2米多高,玉米下面的豆角已爬上玉米杆上。


我们站在这片玉米地旁后,稍过一会凤阁岭工区的两个青工押着一个干瘦干瘦的小老头,胸前挂着一个写着“国民党三青团分子王文绍”,


在“王文绍”三个字打了一个大大的红叉的大牌子。


魏书记慷慨激昂地说,王文绍是国民党三青团团员,长期对革命不满,一心盼望国民党反攻大陆,复辟资本主义,过上花天酒地的生活。为了实现他的愿望,在铁路沿线的山沟里,开荒种地,就是为复辟资本主义打基础。


今天我们在这里开批判会,就是告诉年轻人,资产阶级人还在心不死,随时随地都想复辟资本主义,我们千万不能忘记阶级斗争,时时刻刻都要绷紧阶级斗争这个弦,要与阶级敌人作坚决的斗争。


紧接着又有几个团支部委员相继发言。


王文绍低着头小声地说:“我那敢复辟资本主义,我家四个孩子粮食不够吃,种点玉米、豆角弥补口粮不足啊。”


这时有人说道:“王文绍,你这个国民党分子就是在抵赖,王文绍不老实就叫他灭亡!”紧接着“打到王文绍!”“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我们一定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此起彼伏地的口号声一浪高过一浪。口号喊完后,几个青年工人拿起铁锹将玉米、豆角一铲而光。


批判会结束后,大家也就散去,只见王文绍一个人蹲在地上,看着被铲去的玉米、豆角,低声地哭啼。当时,他究竟如何想,心痛被铲掉的玉米、豆角,还是孩子们的口粮无着落了......


我一无所知,但我知道他的心一定很苦很苦,他的苦在当时无人诉说,也不能诉说,倘若诉说将会引来更大的灾难。


工区里也有一些老工人也开一点小片荒,种点玉米、豆角、蔬菜等,但没有被批判,可能就因为他是“三青团员”的原因吧。我了解的王文绍是斗大的字不识几个,老实巴交的,干活从不偷奸耍滑,怎么看也不像电影里的了“三青团团员”,他连什么是资本主义都搞不清楚,怎么也不能想象出他要复辟资本主义?!


事后,我到段里,问过一些段领导和老同志,他们告诉我,国民党从宝天线逃跑前,曾将一批工人召集到一起,年龄大的宣布为国民党党员,年龄小的宣布为三青团团员。大约当时有180人左右,他们没有得到国民党的一点好处,王文绍就是其中的一个。


解放后,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所以没有人追究这一问题。清理阶级队伍时,造反派将这事提出,并上纲上线,把他们都列为国民党的残渣余孽,一有运动就批判他们,并拿他们出气。王文绍被批判多了去了,只是你们来得晚,以前的事不知道罢了。


打倒四人帮后,段上被打倒的领导和受冲击的工程技术人员,都平了反,恢复了名誉,重新安排了工作,甚至补发了工资。


但象王文绍这样在“文革”中被整的工人,只是不提旧事,再无其他表示,无人对以前的行为向他道歉。至今批斗的人仍然心安理得,毫无忏悔之意。


今天当我想到这次批判会,就浮现出王文绍挂着大牌子,被人喊叫着“打倒”“妄想复辟”等时的样子。当我想起他蹲在地头低声的哭啼时,会感觉到他的心已被伤透,在不断地滴着血,但他无能为力,只能自己默默地忍受。


现在一些年轻人总认为,“文革”是打倒领导干部和知识分子,防止腐败,目标是正确的,老百姓在“文革”中没有收到冲击。


这只能说,这些年轻人对“文革”了解太少,“文革”中,除了领导干部和知识分子被冲击外,还有很多最底层的百姓无缘无故地被批斗、被侮辱,甚至被打伤打死。


被冲击的领导干部和知识分子在“文革”后,纷纷平了反、恢复了名誉,补发了工资。


但这些小人物在“文革”中人格上受到欺辱、身体上受到摧残,甚至他们的子女也受到无辜的牵连。“文革”后,由于他们社会地位低微,他们的苦难很难向社会披露,更难引起社会的关注,只是再不提起过去的“污点”而已,一切一切也只能由他们自己默默承受。


在一个民主和法治被破坏的社会中,底层的老百姓受到的侵害往往比大人物一点也不少,他们的基本权利最无保障。


勿忘“文革”,牢记“文革”的血泪史,只有肃清“文革”的遗毒,健全社会主义民主与法治,才能避免“文革”的再次重演,才能保障每个公民的合法权益。


法遇良蔡


蔡小雪作品 · 点题阅读

选择做“法官”究竟对还是错
一个姓名引发的立法解释
审判业务专家是怎样练成的
告官见官,即见法治?
诉复议决定维持原行政行为案件之审理
“无念尔祖,聿修厥德” | 关于沈家本及其他
 关于完善跨区域法院的两点建议

最高人民法院行政审判庭成立的过程

打行政官司是个技术活

当审判团队遇见专业精神 · 第二巡回法庭行政审判团队侧记

完善构建诚信政府制度的思考



中国法律评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