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第三十五届学生会执委会主席团候选人:陈宝珊

我是包丽的朋友,真相远比你知道的更可怕

经济到底困难到什么程度?用数据说话

“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刷屏,“医院各科室朋友圈图鉴”引共鸣 | 每日爆文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1月18日 下午 1:19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认识你真好:从没想到我会信主---专访小林弟兄

雨泽 好牧人
认识你真好




雨泽:您好,各位收音机前和电脑前的听众朋友,欢迎您来到由远东广播公司为您播出的福音节目“认识你真好,”我是雨泽。今天节目当中我们请到了一位嘉宾,他叫小林弟兄。小林弟兄好。

小林弟兄:大家好!

雨泽:今天来到节目当中呢,小林弟兄是刚下飞机不久。从祖国的怀抱来到洛杉矶。今天请小林弟兄来节目当中我们也抓住他在比较清醒的时刻跟我们来讲讲他信主的经历。先跟我们来聊聊你是怎么来到神的面前或者说怎么信主的吧。

小林弟兄:我是16年的年底,那时候来美国参加CES,当时的话其实没什么准备。

雨泽:CES是什么?

小林弟兄:CES叫消费者电子展,每年1月份在拉斯维加斯举行。对我那次来就是跟一个好多年前的一个老同事见面。我其实知道老同事之前是一个基督徒,但是之前其实他从来没有跟我传过福音。然后那次很偶然机会他请我们吃饭,当时还有我爱人一起,说那我们吃饭前做个谢饭祷告吧。

雨泽:他说。

小林弟兄:对,然后我对这个仪式也觉得挺特别。

雨泽:你没有反对是吧?或者反感。

小林弟兄:没有。因为我知道他是基督徒。只是说觉得他以前是基督徒,我不是。反正也没有正式的听过福音的概念。然后当时他其实是跟我妻子传福音。他觉得怎么讲,就是讲福音的背景。然后我妻子她是学英国文学,就英语文学方面的背景,在北大。所以她其实对美国英国的历史其实有一些理解。虽然她很容易听得懂,说以前为什么在学校学的东西很多历史都跟基督教有关系的。

雨泽:或者跟《圣经》有关。

小林弟兄:对,跟《圣经》有关。所以她其实比较听得入神,我当时其实没有没什么反应。

雨泽:她有基础。

小林弟兄:对,她有基础。有反应,但是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微妙的变化。就我们当时回到酒店之后,我跟我妻子说,我说,“你知道吗?我开始有想要信基督。”她非常惊讶,因为这里面有个很大的一个背景是因为其实我是一个潮汕人,就是潮汕那一带的人是拜祖宗,拜各种神非常之多的。

雨泽:所以你们叫“拜拜”,拜什么的都有。

小林弟兄:天地到一切的神都拜。一年里面有几十个节日,你想象一下。

雨泽:反正就觉得里面肯定有一个是管事的。

小林弟兄:对,然后包括过年过节,就是很多这种不同的神去拜。甚至我们有超过500年的那种祖祠,那种祠堂。然后我自己也在我们的临时的族谱里面出现的。

雨泽:也就是每一个姓都有他自己的祖堂在里头。

小林弟兄:就我们的村子里面有应该有上万人。大家都不在村里面都出去了,但是我们这些人都在族谱里面有记录的。你想象一下就是说我们在这样的背景下,以前是听不进去福音或者是抵挡的。然后我回忆起来我小时候确实是这样,就是说我们不知道什么是信基督或者信教的。但是就知道说在某些个别村包括在我们的镇里面有一些人是信基督的。但是我们当时的概念是说他们是不拜神的。因为他们去做礼拜,但是没有人了解做礼拜到底是怎么回事,只知道说平时他们不拜神。

雨泽:但也没有人跟你讲过。

小林弟兄:没有谁跟你讲过什么福音。然后我们一般来讲都是从电视电影里面看到一点点。所以其实对福音的况是完全不了解的,并且由于说从小的教育背景里面说,你觉得他跟你是两类人。他们不拜神你拜神,所以觉得从小就有一个抗拒一种状态。

雨泽:不相往来。

小林弟兄:所以后来比如偶尔我发现就长大在社会上有些人说他是基督徒。当时会自动隔绝,你不要跟我讲别的。

雨泽:有这个免疫力了。

小林弟兄:我觉得这很奇怪,这是我之前的状态。然后直到这一次就听到福音了,我有改变,我说我相信基督。我的老婆她非常惊讶。

雨泽:你这完全没有基础的人。

小林弟兄:就是从一个完全不可能信的到一个说想自己去寻找。当然后来我发现了一个根本的原因,是有一个过程。就是大概在两年多前,有一次我回家乡。我们家乡在广东陆丰,然后我跟我父亲吵了一架,那次吵得非常严重。严重到什么程度?就是说我觉得我有一个状态被改变了,以前小时候就在家乡那种背景下有一种叫落叶归根的一种感觉。包括我的以前的祖祖辈辈有的已经出国很多年。但是到60到80岁这个阶段,他们就会回到乡下说希望死在家乡,然后葬在家乡。

雨泽:落叶归根。

小林弟兄:对,落叶归根。这个在我小时候的记忆里面是很根深蒂固的。我觉得我也拔不掉这个点。我觉得我将来老了,60岁之后退休就回老家什么,比如找个海边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的地方。就盖个房子,自己在那安过晚年。大概是这种设想。但是那次跟我父亲吵完架之后,一个非常大的转变,就是说其实是一些鸡毛算笔方小的事情导致的。但是误解的情况非常大之后,就是说我觉得好像我事业上虽然说名声在外,好像在家乡还蛮不错,算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就是因为我从事互联网有20多年,在整个海陆丰地区都是属于比较特别的,所以是有一个算是名声在外一种状态。但是我就觉得其实我也没挣到什么钱,所以觉得好像也挺失败的。所以跟我父亲的分歧就是说,他说你有本事回来家里盖房子,盖过比如说三五层的房子,就是你把钱给我我去帮你盖。因为当时的导火线是说家里的一些比如说天气太热了,我说能不能装空调,比如说热水器不太暖,我说能不能改装一下,就类似于这样的一些小事情上。当时竟然会导致非常大的分歧,我是不能理解我父亲为什么那么暴跳如雷。所以导致就是说我觉得我以后如果混得不好,我再也不回家了,我发现再不回家就改变了我落叶归根的点,拔掉了。

雨泽:其实这也是因为跟父亲吵这个架改变了思想,以前也没有。

小林弟兄:后来,我应该在当时第二天。我母亲告诉我一个就是很奇怪的一个原因,可以说其实是我父亲对死亡的恐惧。为什么?因为其实在乡下那个房子还蛮大的,好多个房间。我说这屋我们住的人我们可以装个空调,那屋有人可以装空调。其他没有可以不装,就稍微改善一下。这种提议完全被否定,并且被基本上是被骂了一顿。我当然是莫名其妙很委屈,我妈告诉我说,“你知道吗?为什么你爸很忌讳这件事情,因为村里面有一些家庭,如果某一家人在某个屋里面装了一个空调,最后里面那个人就死了,去世了。”为什么?通常来讲在乡下没什么能装空调,最多有风扇。一装空调通常都是有些人可能得病了,然后他们就说要稍微改善他的状态就给他装了空调。其实这个人已经患了比较严重的病,可能即便装空调也解决不了他后面死亡的问题!所以有一个不好的。其实就是说谁装了空调就死亡,所以他觉得这是一种很不好的事情,就类似于说你难道是要咒我死吗?或者类似这样的一种很不好的事情。

雨泽:这个误解还真的是够到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方向。

小林弟兄:对,本来我只是说稍微优化一下力所能及的。但是我完全没想到说他不能接受说你这样的优化,因为这样的优化在很多现象里面都会出事。所以他就说你要么你就全新盖个房子,然后所有的房间都装空调,所有的东西你都按你最满意的。

雨泽:你一开始就有没问题,但是你不能中途加这个空调。

小林弟兄:所以就这样的一个问题,后来我发现其实他是对死亡的恐惧,所以造成了说我跟他的分歧的开始。

雨泽:并且加剧了这个误会,其实完全是一个误会。

小林弟兄:那当时的话,其实我觉得我被他伤害了,他也觉得你不孝或者诸如此类的各种各样的问题。后来其实我差不多有两年没有回去。过年我都不愿意回去,就觉得我跟他的这种关系有点破灭。后来其实直到我听到福音直到我真正的看圣经和了解的信仰之后,我发现其实我跟我父亲的关系和我们人类和天父的关系是相似的。就是说我们都有犯了一些错误或者一些误会,一些悖逆的这种情况发生。但是最终其实作为一个父亲,他是爱你的孩子,天父也爱我们。而我也在这个过程中发现我跟我的孩子的关系也在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之前的时候我有第一个孩子是女儿,其实我觉得我当时还不太会当父亲。所以我有时候就可以说自己都像个小孩怎么样去带个小孩。

雨泽:然后还没说明书,没有教材,知道该怎么办。

小林弟兄:对所以其实经常是我跟我女儿都会生气吵架,所以其实我不太像一个爸爸。但是到我第二个孩子的时候,我觉得稍微略懂一点点,但其实在原则上还是不是很正确的。后来有了基督信仰之后,我发现我明白我跟我的女儿跟我的儿子的关系是怎么样建立的更好。然后我在我的孩子的身上看到了说,即便孩子犯了错,我心态可能当时也许是不舒服的,也许可能情绪不好就暴跳如雷。但是其实从内心里面我是爱她的。所以这个时候我就开始归正我的一些问题。就刚才讲到说我跟我孩子的这种关系的一个恢复。就之前其实我是不太懂做好一个父亲,所以我跟他们的关系其实是说不太稳定,这不太稳定是说其实我自己也不成熟。对吧?有时候就自己像个小孩,所以你跟小孩的关系就依然会有碰撞,或者是说小孩的一个不好的表现,你就会情绪激动,可能会失控之类的。这样的结果就导致你跟你孩子的关系其实也不好。后来其实我也很偶然的机会就是得到了一本书叫《高效能人士的七个习惯》。其实这里面这个作者也提到了,就是把上帝放在第一位。我其实通过这本书开始学习到已经这是我在反思自己,自己原来到底是什么样的一个人。那这个事里面有一个理念叫以终为始。他会举例是说,如果你从类似墓志铭一样,就说你在你去世的那一天,有些谁来参加你的葬礼,你当时希望谁来?他们怎么评价你。从这个角度来看,那这个时候你肯定希望你的孩子说我父亲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他对我如何对周边的人如何,并且他对社会做了什么样的贡献等等。这个时候你会发现我在遇到一些问题,孩子的成长的一些问题的时候,我当时的反应拿出原则来参照一下,我就可以归位到一个比较正确的秩序里面去。

雨泽:OK另外就像你讲到说孩子会怎么评价父亲?其实很多的时候在这里面并不是成绩的问题,因此我就想到说也许很多的父母真的很担心孩子的成绩。一看到孩子的成绩没上去,就觉得说好像这个孩子就没有希望,其实应该不是这个样子的。

小林弟兄:对,我觉得其实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只看成绩的话其实我们就变成了模板了,每个人都一百分,差异是什么?其实应该是每个人因人而异,因材施教,就是去挖决这个人的孩子的他的潜质。就一开始我们可以创造一个环境,非常好的条件,让他尽量去表现出他的这种天赋,就说他最喜欢到底是什么?

雨泽:他的特长。

小林弟兄:对,你可以让他多尝试不同的东西,一开始的时候。后来慢慢的你发现他在这方面更擅长,更喜欢。这个时候,你将来说你往走这条路建议他也许他明白更有价值。

雨泽:我觉得有点像我们以前常讲一句话,就是说你只要让她找到他自己的舞台,她就能把这个戏唱好。否则你给她再好的一个角色,如果那不是她的舞台不适合她,可能就不行。

小林弟兄:是像乔布斯说过一句话。因为也有一些人在乔布斯最后一次采访,可能就是说你对年轻人有什么建议?其实他的道理非常简单。我觉得我可能在十几岁甚至20来岁的时候,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当当时我们可能有时候并没有时质把它作为我们的原则来参照。但如果你真的把它做一个人生的一个原则来看的话,你就会明白其实很简单。乔布斯当时提的是说你再选你的事业的方向的时候,其实你要选的是你感兴趣的事情。就是你兴趣爱好的点所在,如果不是,有谁会在遇到挫折的时候为一件不喜欢的事情去努力?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道理。所以其实我比如现在从事计算机行业互联网或者是类似的一些事情,这个行业是我永远不会讨厌的一个事情。所以有挑战,有挫折是很正常的。我遇到问题我会去试图解决,当我解决了我还有成就感。所以这样的事情就得说你一定会遇到困难,但是你会跨越困难。因为你愿意在一个你愿意坚持下去的领域里面去做。但如果说去做一件不愿意事情,因为我其实我自己也经历过。就我父亲是水电工,他曾经把我定位成接他的班,也去做个水电工的这种背景。当时我确实就跟学徒似的,他做水电工我也去帮他忙,真的是属于这种跟前跟后去帮忙,但是我会发现我不喜欢那样的事情。这里面当然有累。半夜比如说爆水管你要去修什么电坏了你要去修开关那又有蚊子有时候又冷有时候又热你搞不清楚什么那种状态。但是那个不是我适应那种状态。后来我就发现我在电脑前这种状态很舒适,它就像白领工作一样。所以我就类似这样的意思,所以我选了这样的路。然后同时我就发现我跟我父亲的关系也是类似的。然后同时就看到说耶稣基督怎么样来修复我们跟天父的关系,这件事完全映射上了这三者的关系。

雨泽:所以那时候当你听到你的朋友跟你讲福音的时候,那天晚上你就说你想信主。回头来看你觉得那一天晚上真正触动你愿意拿到神面前的就是因为两年前的经历,还是也有别的事情发生,让你一下子觉得我想信。

小林弟兄:对,首先是刚才讲的落叶归根的点被打破了,这个是一个很大转变。就是说我从抵挡福音到不抵挡,这个可能是一个很大的状态。然后另外就是说我的事业上其实发展就进入一个比较不太顺畅的一种状态,所以其实我自己也在寻求一些新的方向,可以说是比较迷茫的一种状态。即便是迷茫,好像表面上看还是OK没什么事。我其实先后当时也是来了很多次美国,也跟很多朋友见,也在了解说美国某些发展机会。还有就是说,我发现美国这里的人很特别,有些人很直。或者是有时候我们用傻来代表。

雨泽:一根筋是吧。

小林弟兄:一根筋,对,比如说不管是开车的秩序还是排队的秩序,我们都觉得很有意思。为什么是这样?逐步的了解之后发现国家建国的背景,他的是有一些基督文化的背景在这里,所以我这个时候其实对基督徒就开始有一些好感。对包括五月花号的故事是诸如此类的,发现他这个样子是有原因的。所以到后面老头子给我传福音的时候,本来不是直接跟我传,但是我都间接接受了。就是这样非常奇妙。就是如果说他在更早时候跟我传实际上是无效的,因为我想起了大概在几年前在创业的时候,其实我跟他接触过,他在美国,但是我当时在创业在做儿童教育的APP什么的,当时在找一些投资之类的。他当时在负责一个教会的基金,在做投资的。他就说小林你想不想拿教会的基金,其实他是知道我在做儿童教育。他比如说你可以做儿童圣经的APP之类的,他这样的话其实教会的投资也是可以的,但是其实我当时反应非常直接简单,我说教会他们的钱好拿吗?算了吧。

雨泽:还指望以后落叶归根呢,哈哈。

小林弟兄:所以很神奇,你看几年前我听到我是直接就给他打回去了,完全不会去往下听。

雨泽:虽然那时候没有跟你谈福音,但是其实有点透露点这个意思是吧?然后那时候非常反对的。

小林弟兄:对,所以有些状态改变之后,我就开始接受这种信息。

雨泽:那你什么时候开始真正认识到这位上帝的呢?

小林弟兄:开始觉得想去寻求听到福音,到这个过程中,开始他帮我们去介绍去教会,我们去听。开始觉得这里面这些弟兄姐妹确实是很和善,但是我们觉得还没有完全理解。

雨泽:你说的《圣经》上的东西。

小林弟兄:理解《圣经》,包括我也有一些老同事,很神奇啊。20多年前的做互联网的老同事都信基督了。

雨泽:以前他们信吗?

小林弟兄:他们不是的。

雨泽:还是说以前他们也没跟你讲过。

小林弟兄:后来大概至少也可能十年左右的。所以也就是在20年前他们肯定是不是基督徒。但是就在最近这十年里面,包括我最早的老领导,老同事。包括后来有的老同事都作为,可以说是类似牧师这样,他至少是一个传道人,都可以去讲道什么的。我了解知道他是牧师或者是讲传道人,我就说某个教会怎么样,我该怎么样去接触这个信仰。他说你可以多参加聚会,然后包括有些小组什么的。我当时是说我自己看圣经能不能看明白?你自己看的话可能会有很多疑惑,所以你还是需要有这种信仰生活,多跟他们一些接触。对他也很开放说如果你有什么疑问也可以找我咨询或者沟通之类的。

雨泽:很有意思,你在就像你讲的一开始读经可能也不明白那时候没有放弃吗?是什么样的一个事情一直吸引着你。说,我要玩真的,就要好好去信祂。

小林弟兄:首先是这样,就是说在听讲道的时候通常都是一知半解或者一个片段又一个片段。所以我自己是有一个想法是觉得我至少应该把《圣经》读完。如果没有读完的话,我觉得虽然说听讲道确实在不同阶段不同时间有不同的收获。但是其实各种碎片你是不完整的,其实是没法拼成一个完整的image。这么一个形象是没有的,对吧?我试图包括看《Holy Bible》,就是New Version那个版本包括利未的《微读圣经》但是我在阅读的时候体验觉得还不是特别友好。或者说不是我想达到那个效果。而且我之前我做过儿童教育的APP,对一种模式叫闪卡很熟悉,闪卡是一种快速学习的一种方法。另外我在听讲道的时候发现一个现象,就所有的牧师在讲道时候经常会引用各种经文。所以你会发现PPT打上去就是一条一条的经文,这种模式非常简单。后来我就突然有一个创意结合闪卡加上PPT的模式,就做了一个叫“圣经闪卡”的一个APP。

雨泽:然后那时候你也刚信主。

小林弟兄:我就做这个工具,就是说方便自己读经。然后其实我发现我就是一节就是一屏。所以我很快就把一章就读完了。然后这样的话其实我要读一章一卷书,其实都是比较快的时间就可以把它读完。这种模式,后来可能有一些在阅读体验方面做得很好的专家,或者说在人机交互面,大家认为这种模式叫沉浸式的阅读。就说你进入阅读之后你没有任何其他的打扰,所以你其实很快就读完了。因为我们经常常常包括我自己就拿一本圣经出来的时候,那个字特别小,你看一看就困了,好多人都是看不下去。

雨泽:是。

小林弟兄:包括我自己在内,包括我电子阅读也一样,我觉得还是不够流畅。但是我刚才讲的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却发现帮助了我阅读《圣经》。

雨泽:小林你是学什么的?

小林弟兄:我是自学电脑。

雨泽:我觉得你简直就是一个奇才,我没有听过一个人刚信主,然后自己就开始做一些手机的APP我们叫 / æp / 或者说一些别的软件。因为通常做这些东西的人都是好像信住很久以后突然发现说这电子市场是一个宣教的禾场,然后开始研究。0你是刚信主,就开始做跟你说你就是为了方便自己读经。

小林弟兄:这其中一个原因。同时我其实我觉得有一个信息给我,本来我不知道说什么是你有些确是来自上帝的信息是吧?有一个传道人当时一个教会的传道,他告诉我他说上帝会用你最容易理解的方式给你传达信息,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然后我很明显地发现文章,包括朋友的信息传递。我现在所从事的互联网行业,类比外部的发明其实是和印刷术是类似的。它只是发生在数字世界,在互联网上它让传播效率更高了。所以我就在想为什么我从事了20多年互联网之后开始去信主,那主会用我去做什么?我发现我这20多年的从业经验,我的这些预备可能正是主在互联网事工上面可以用到的事情。

雨泽:你那时候很短的时间,为什么就有这么多那么深奥的想法,并且因为通常我们来教会都是为了寻求什么得到一些好处嘛。但是你好像刚信主没多久,就开始想说我能为教会或者我能为主做些什么。

小林弟兄:这个可能跟我做互联网的背景也有一定关系。互联网里面其实有一些特点,我们叫自由、开放、平等。这些特点你会发现它其实和教会的文化是很相似的,它甚至可以说由于它最早是在科研机构教育机构在这样的单位里面去发起的。所以它很多技术很先进很超前,但是都是免费的,就像《圣经》一样,大家随便都可以去读。

小林弟兄:所以其实互联网它就是提倡这种分享精神,我发现基督文化里面也是如此。

雨泽:我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互联网原来是这样一个分享的精神。我想可能我们收音机前很多的从事IT方面的人,不一定每个人都想到这个问题。可能大家也知道说我希望有更多的点击率,我希望有更多的浏览量。但是没有想到其实这个背后是一个愿意分享的这样一个精神。所以是因为这样的原因,然后你就好像很不由自主的就驱动你愿意去做一些事情。

小林弟兄:因为可能比如说我在互联网上,比如你一般做网站也好,做软件也好。大家的心态都说我做一个共享软件那共享软件目的就是让更多人用,做一个网站也是如此。可能盈利不是第一目的,有人用认可了你的付出,你们真就有成就感。

雨泽:这就是“点击率”是不是。

小林弟兄:对,所以其实首先我们相信一点,就是说你做的东西自己能用最有价值。你边人能用,然后并且你会发现他们觉得也受益,切实阅读起来很方便,这个时候你就会觉得得到鼓励,所以你就会继续再往前。

雨泽:前两年网上流行一个流行语说“有钱就是任性,”我们会研究这些APP的人就是任性。然后读经有点枯燥了得我自己研究个软件,然后就让他读经更加有意思一些,你有把推荐给不同的朋友吗?

小林弟兄:我包括在一些小组或者弟兄姐妹偶尔交流的时候我就推荐一下。

雨泽:共享。

小林弟兄:对,他们很喜欢,所以我也觉得这件事情。

雨泽:顺便说一下可以下载到吗?

小林弟兄:可以。在apple store上可以下载。

雨泽:叫什么名字?

小林弟兄:就叫“圣经闪卡”。闪就是闪开了一闪一闪那个意思,英文叫“holy bible flish card.”

雨泽:闪卡。

小林弟兄:就是儿童在学习时候通常会比如说一张苹果的图片,上面写着apple。

雨泽:圣经闪卡。是苹果跟安卓都有?

小林弟兄:我现在只做了苹果的版本,然后还有一个网站!

雨泽:我们没有跟苹果有任何的联络。就是纯属巧合,所以听众朋友如果您感兴趣。

雨泽:是不是小孩子也可以用?

小林弟兄:可以,现在已经有主日学的在用。可能他们觉得这个方式很方便就拿了一个iPad就可以演示经文什么的?所以他们已经有一些主日学在用。

雨泽:但它不只是一节一节经文,其实它是整个的《圣经》都在里面。

小林弟兄:整个《圣经》。然后但是阅读的时候是一节一节读的。

雨泽:一节一节来读的。

小林弟兄:非常方便,就是你用手机上下滑。

雨泽:并且可以锻炼你的手指头。

小林弟兄:只是一个手可以操作,非常方便。

雨泽:是免费的吗?

小林弟兄:免费的。

雨泽:那听众朋友,你一定要抓住这个福利了,趁他们还没有收费之前。“圣经闪卡”英文叫“holy bible flish card”他应该是打中了就可以搜索出来了是不是?所以不管是老少这老幼皆宜,后来在你信主之后慢慢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觉得神是怎么一步一步带领你让你能够更加的认识祂的。因为你除了读经以外肯定我们光靠知识是不行的,尤其像你们做it的头脑是非常理性的。

小林弟兄:所以有时候也会遇到一些问题很难理解。然后后来有时候会跟一些弟兄在小组的时候会提出一些问题,然后有些是得到答案了,有些可能还在这的过程之中。

雨泽:回去再翻翻闪卡。

小林弟兄:其实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会遇到一些挑战,遇到一些征战就是自己开始疑惑。有些问题为什么是这样等等,当然后来会得到一些确据,然后去理解改变一些东西,包括自己的过程中也是如此。

雨泽:有没有一些例子可以跟我们分享?

小林弟兄:其实包括我们在家庭的关系里面,比如说我跟我爱人我们的关系。其实之前在很多人眼里我们的关系是很不错,我们自己也觉得还可以,但其实我们也会有一些问题。通常来讲别人是看不见,因为我们至少在外面不表现,对,但是我们内心知道实际上是有很大的问题的。我们在信主的过程中大概在一年左右的时候,我曾经有过一次,我觉得我们怎么还会有这么大的问题,甚至我都觉得她一点都没有改变。我觉得我那一天都觉得我不想去教会了。

雨泽:OK,其实那时候其实太太也开始跟你一起去教会了。

小林弟兄:其实我们是同时去的,她成长的比我可能还要更快一些。是原因是后来他由于比较热衷,所以他其实帮教会做过一些公众号的事情。后来又加盟了一个机构,所以她其实在里面的灵修生活什么的要全一些。我其实就是偶尔小组,然后或者听讲道。所以我并没有那么系统的那么直接的那么多信息的接触。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就发现一些问题的时候,当时那个问题还蛮严重的。我当时比如说那天早上我当时想我不去教会了。但是在北京国际教会他有分上午有下午。上午不去了,那就就去下午吧。起来之后,反正就是好吧,去吧。半推半就的就对就去了。

雨泽:不太情愿。

小林弟兄:结果那天是一个叫皮特的一个牧师,一个讲道非常特别。他讲婚姻,讲家庭关系。我觉得他举得很多例子都直接直击人性,就是在告诉我说你知道吗?你俩的那些问题有些是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就那么真实。

雨泽:其实那篇道就是给你讲的。

小林弟兄:对,后来我走的时候我就一个感受,我说就像大卫的那个是一样,我说我往哪里去逃去躲避你的面。真的是那种感受,就我想逃了结果你不能走。

雨泽:你有没有过去问一下牧师,你上午讲的是同样的信息吗?还是临时变了,所以下午是跟太太一起去的?

小林弟兄:对,所以我就发现你看我想走走不了,又回来。

雨泽:然后后来回家之后有一些改变有改变吗?

小林弟兄:有改变。就因为类似这样的信息确实是让自己本来是在一种迷茫的状态,又找到了一些信心,然后继续跟主走。

雨泽:你觉得在你跟随主的过程里面,我们常常说这一路上有很多的转折点,你觉得有没有一些大的转折点?就是在那一刻你突然发现说我再也不怀疑了,这事就是我的神。

小林弟兄:由于我可能还是比较理性,所以其实我不断会有新的问题出来。

雨泽:不断会有新的问题,但通常不是感性的人会不断有新的东西出来吗?

小林弟兄:是这样,就是说我相信上帝造物者这个概念毫不怀疑。但是有一些问题可能也许是因为我对经文的理解不够透彻。然我试图整章,甚至试图往一卷里面去读,也许那个答案还是不够。我觉得还不容易理解,但是就会造成一些疑惑。这个时候有时候跟一些包括小组的这些弟兄探讨,他们也不一定能给出一个很好的答案。所以这个时候就会进入一些这种不知所措。

雨泽:觉得好像找不到足够的证据来证明你所相信的。

小林弟兄:所以就会开始说这有个问号,几时找到答案?但是过了一段时间可能会得到这样的答案。

雨泽:你觉得对于理性的人来说,当寻求神的过程当中最难的地方在于什么地方?

小林弟兄:因为可能在中国很多人都是其实有两派人,我觉得分两大类,一类是真的说把自己定义为无神论者。然后另外一类是什么神都信。真的是两类,两大派。

雨泽:没有灰色地带吗?两者之间的?

小林弟兄:有些信,他感觉他也许不管是基督还是佛教,他说我都敬畏。

雨泽:就那种不清不楚的。

小林弟兄:对,就那种不清不楚的,就说好像他们都在,但是我也跟我没关系,或者我不去碰它们。当然也有一些朋友他们可能就去信佛教了也是有的。你想试图去跟他传福音也是不容易接受的。当然这里面我发现有一个点还好,就至少说我们相信有一个至高者有一个造物者的概念它容易理解。就是说我也是通过自己一个小小的一个例子来阐述的时候,他们容易至少不那么容易反驳这个事情。我说我们都知道时间的概念,对吧?比如说我从中国飞来美国,这个时间就穿越了,往回走了。我说你有没有想过我们这个时间的概念实际上是一个地球的时间的概念,所以有时区对吧?所以你飞完之后是这种时区。

雨泽:有时差。

小林弟兄:我对我们一直在讲的,我们的有时间、有过去、有未来有这样的一一个时间轴在这里面。上帝它实际上在这个之外它是创造万物的,所以它不受时间的约束。圣经里面也题说他是自由永有的,自在永在的。

雨泽:因为祂说祂看千年如一日。

小林弟兄:对,所以就是说这个时候通过时差的变化,这个点非常小,非常微妙的一个点,大家突然理解了。比如说他们容易理解大爆发或者是人类怎么样起源的这样问题,突然被这个问题给击碎了。他们可以理解说好像是应该有一个造物者来创造一切才往下走的。

雨泽:很有意思,因为我觉得对于理性的人来讲,尤其比较理性的人来讲,其实你刚讲到说让他们能够了解造物主的概念。我觉得了解造物主的概念或者接受造物主的概念对于理性的人来说不是最难的吗?

小林弟兄:其实我们在科技领域有两类人在试图成为新的造物者,一类是在互联网里面,在IT领域里面大家都知道人工智能其实大家都想做一个人工智能是由人创造的,有自主意识的无所不能的一种人工智能对吧?人类试图成为新的造物者,这是科技领域的。同时在生物领域我们都知道人造人基因诸如此类的就是说想克隆人等等,他其实也是想说成为造物者,就说你看我从零开始创造一个人类是这种概念。但是在我现在看来的话,其实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人造人,类似这样的技术,他也照样是人创造出来。那人的上一层由于世界这么混沌,它一定是有序而来的一个结果,而不是说一个随便的一个爆炸就出来一个这么有规律的事情。

雨泽:你知道我们在听众当中常常有一些姐妹写信来。就讲到说他们自己的先生是做IT的,做电脑的,非常理性。就说我觉得让我先生陷入实在是太难了。我们听很多弟兄姐妹讲见证的时候就觉得有的人是指痛哭流涕,怎么神怎么爱他。但是我听小林弟兄讲的时候,我觉得每一环都是一定要和一个逻辑跟你讲完之后我自己都觉得很有意思,原来是这样,我都原来没这么想过。但我觉得感谢神有一点是寻找的就寻见,不管我们用什么样的方式寻找神,神都能让我们遇见。那你觉得当一个理性的人一旦他接受了我们所谓的第一个最难的一步,世界上有一位造物主,这位造物主是耶稣基督。当你接受这个观点一直到他成为你自己的救主,你觉得这段路有多长要走?

小林弟兄:这个可能会因人而异,我觉得前面真的会有一个预备期。就像我之前没有人给我穿过福音,而是说你不用传他就不接受,你就讲不下去了是自然抵挡。所以其实我相信可能我过去是如此,我相信很多人也是如此。所以他可能需要一个破碎的过程,一个改变的过程。

雨泽:或者对于传福音的语言来讲,这等于说是一个忍耐或者一个等候的过程。

小林弟兄:因为我后来也听过另外一个传道人讲过一个例子,他说“就这样被你征服”什么概念?就是说每一个人的信主过程其实都是一个不同的破碎。他都不是那么轻易的接受的,特别是反正我们说的肯定是初代基督徒,就第一代的信基督的人都是这样。就因为过去他从来没听说过,或者是觉得那个东西跟我没关系等等。所以他开始是不容易接受的,因为他有根深蒂固的不管是多神论还是无神论等等对吧?所以其实它要改变这个点是非常难的,一定是有某件事触动他的心灵。就像我落叶归根四个字被我摘掉了,就被摘掉了之后我就可以接受,但是在那之前我自动排斥!

雨泽:不过我觉得也是给我们很多弟兄姐妹有一个提醒,就是我们该传福音的时候还是要传福音的,否则就错过了很多让也许已经预备好的灵魂能够听到福音的机会。你觉得在你身边就像你这种我觉得是奇才,有很多东西一想就觉得怎么可能一个人刚信主,然后就研究出来一个APP去帮助自己读经。你觉得在你身边就这种理性的人,后来信主之后就真的非常追求的弟兄,好像弟兄在这方面比较容易理性一些。这样的人多吗?还是自己是一个奇葩,哈哈。

小林弟兄:我自己是因为我是的一个特点是经常自学,因为我从接触计算机是从自学开始的。

雨泽:也就是说爱看书是吗?还是爱钻研?

小林弟兄:钻研。看书也看书,因为我是从我13岁就离开学校就开始自学电脑。

雨泽:我们完了再讲那一段听众朋友,那是一段非常精彩的故事。13岁离开学校,然后后来在IT行业还做得非常的热火。好,我们就还是回到刚才的问题,就是说你身边这样的人多不多?

小林弟兄:可能还不是特别多,对,因为或者我觉得类型还不太一样。虽然是有从事IT的。可能性主比我时间长的。他们也有一些人在设计一些互联网事工,但是好像跟我这种类型的完全一致的我感觉还是不太一样。

雨泽:你觉得你研究出来了这个APP然后你又做了很多不同的事情,然后你自己也讲你是一个非常理性的人。在这样一个理性的过程,或者在这样一个寻求的过程当中,你觉得到底在你读经的过程当中,以及在你追求神的过程里面,到底是你与主的经历,还是你对圣经的理解,最后更加帮助你对身有更多的认识?

小林弟兄:应该还是经历方面,因为《圣经》会给你一些知识点,他也许会给你一些提示?但是真正的过程还是因为自己经历了一些不叫神迹的至少也是一些见证,是你真的是觉得这个事情是主在做工,在帮助你等等。

雨泽:我们常常说理性的人做很多事情的时候都是非常理性的,这是他的一个性格。但你按你自己的经历来讲,你会不会觉得其实对于理性的人来说,在他追求神的过程当中也常常有很多感性的一些瞬间或者一些这样的经历出现。

小林弟兄:也是会。包括可能我们在做礼拜时候可能某一首赞美诗突然之间就让你泪流满面,真的会有这种情况发生。

雨泽:你觉得我们的上帝是理性的还是感性的?

小林弟兄:,我觉得祂是包括所有的。就是说祂既然是按照祂的形象造人,所以祂也可以有多种状态。

雨泽:好,我们就回到说你自己的这样一个很奇特的经历,13岁就告别学校了。你这样让很多读书的人非常的难过,你知道吗?

小林弟兄:这个也是不得已走到一个不同的路。因为我实际上是在深圳出生,但是我们当时回老家广东陆丰去读书。后来由于海陆丰其实很受到比如香港电影黑社会的概念的影响。从小其实我读小学还好,但上到中学我就读了半年,初一我就辍学了。原因就是因为学校里面真的是有一些帮派的概念,黑社会的概念。

雨泽:那时候小孩子都很小啊。

小林弟兄:得是这样,其实现在可能在网上搜还能收到一些记录。就是说当时的有些帮派就是真的跟电影演是毫无差异的,他就会喝鸡血酒拜节兄弟有很多仪式。所以他们其实真的是有类似收保护费,或者是说一堆人打一些人,类似这种情况都发生了。

雨泽:那就完全受电影的影响。

小林弟兄:我觉得是很像古惑仔那种概念,飞仔这种概念。我当时在那样的环境里面读书其实也是很不安全的,真的是我是经历了一个就是说类似黑社会这样的一个群体对我的一个欺负,导致我没有在那边继续读书了。

雨泽:那就不能换一个学校吗?

小林弟兄:当时这个的话又跟潮汕的背景又有很大关系,也就是说很多潮汕人是以做生意为主的。他们并没有多少人是读了大学去走这条路的。所以其实我们很多人都是比如说离开学校了,大不了就去做生意。所以其实我当时是被欺负离开学校之后我就回到深圳!回到深圳之后当时是有两条路可以选,一条是说再找一个学校去读书。但是其实这个也是不好的一面。在深圳你人生地不熟也说你的资源人脉并不多的时候,你会发现你要花很多赞助费,要喝茶费才能去读书,这个成本也是很高的。我当时一个是刚从学校离开,我是有点信心被打击,所以也不知道交了几万块钱什么喝茶费、赞助费之后你到底能不能去上好这个学实际上是一个问号。所以这个是一个方面,同时又有一个机会,我父亲是从早研究无线电方面的。他是农村地区有电的时候就是做这种水电工,他是在深圳第一批去深圳开荒的人,就是开拓深圳特区的那批人做资源建设的。所以他其实虽然在农村发展起来,但是在深圳他也算是第一批比较前瞻性的人。所以他认为电脑,就计算机是未来发展的一个趋势。所以他觉得买一台电脑给我自学可能是一个好的出路。当时我有两个表哥都在学电脑,都在那种技工学校里面,学电脑的。

雨泽:父亲其实也是蛮前卫的其实。

小林弟兄:对,所以他有这个观点之后,就等于说我有两个选择,要么买台电脑自学,要么继续就读书。然后我就选择了后者,就是买台电脑自学。

雨泽:你那时候才13岁,也没有人教你。

小林弟兄:对,要说教的话我可以学,比如我两个表哥他们会一点入门的技巧,然后我找他们学。然后我自己就真的是买书开始看,然后包括翻译的字典之类的词典什么的。因为其实我坦率说,我因为在农村的中学里面从初一才开始学英语,小学是没有学英语的。

雨泽:所以好像还是李雷、韩梅梅。

小林弟兄:是很正确,所以我只学了半年的英语,我觉得我当时没认几个,基本上也概括为我认识了26个字母。

雨泽:所有的英文都是跟那26个字母有关。

小林弟兄:对,所以我在敲键盘的时候能找对键,这就是我的一个印象。你那时候不像我们现在你像我们现在如果说一个13岁、15岁的孩子自学电脑,我们都觉得这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因为互联网这么方便,就像你讲的共享资源。甚至有很多视频的教学可以帮他们,那时候你自己就看书。13岁你都看得懂吗?

小林弟兄:开始的时候都是一些入门的,比如DOS那些操作命令。这些东西所以这些的话首先是背,真的是背。就把十几个这种内部命令都背会了,然后开始研究各种软件,到后面的时候其实就开始有些启发,这个启发什么?就是当时在国内用的最多的软件是金山的WPS,那我用这个软件的时候就发现上面写作者的名字叫什么裘伯君、李明之类的。我当时就一个他们是软件作者,而这种作者身份其实后来我们都叫程序员。那我就明白说我将来要写一款软件上面写着作者,我自己的名字,就是这个情况。

雨泽:就有梦想了。

小林弟兄:我就开始想说要去当一个程序员,因为在那之前是觉得可能在太早不像今天APP都有数百万个应用。在当时你的软件是非常之少的,都要通过软盘拷贝之类的,所以其实软件非常少,你就会很渴望去得到这些软件。所以这个时候你自己创造软件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雨泽:可是你讲到说一开始因为相对来讲比较入门,都是比较基本是你自己背。但是你后来慢慢你肯定会遇到越来越难的东西。

小林弟兄:,所以我就自学,不断自学。就是说从基础的这些操作到这些软件的会非常熟悉,你比如说就像打字从不会打到盲打,对吧?然后开始学编程,开学编程的时候真的是啃硬骨头,就是一个很慢的过程。但是他也不是一点结果都没有,比如说你试图把一个 Example输进去,然后编译出来那个结果我你开始不断修改你就可以理解里面的那种概念。

雨泽:这应该也是蛮枯燥的一件事情。

小林弟兄:是的,就是可能包括这里面的一些逻辑的概念,函数的概念等等。其实当时也还是有一个特别的原因嘛,就是说我父亲给我买电脑的时候,其实我的表哥他们都在玩游戏。家里买了电脑玩游戏,但是他告诉我。

雨泽:小霸王是不是?

小林弟兄:不,就是电脑386或者286。但是我爸跟我说你不能玩游戏,如果玩游戏我就把电脑砸了。也是很野蛮的一个限制,所以其实我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爱玩游戏,就没怎么接触电脑游戏,我这个就变成了我其实没有什么游戏可以玩的话,我只能在软件的世界里面去找到乐趣。

雨泽:你找到乐趣了吗,在里面?

小林弟兄:在那里面找到乐趣了,对,比如说各种软件的这种技巧使用的一些特性,包括后来自己去写软件的时候的这种成就感。

雨泽:你还记得你自己写的第一个软件是有关什么的吗?

小林弟兄:最早写的软件是一个播放音乐的。是因为它最简单其实是积累了好多知识,就说理解了好多东西之后,最后说可以写一个自己的小软件,之前的话可能比如举个例子,你会在到下面要显示汉字,这是一种图形界面的技能,有的可能是读取某种图片的格式或者音乐的格式。所以到后来理解了好多不同的这种基础之后,自己就可以有一些想法去做一个小软件了,当时就开始写了一个播放音乐的小程序。

雨泽:你知道很多的听众当中有一些父母就常常为孩子发愁。就觉得这个孩子在学习上面也不行,然后在这个方面不行,那个方面不行。就是我们中国人老是有这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这种心愿。看到孩子成绩不行就有点担心,我们常常听什么比尔盖茨,各种各样的人都是什么中途辍学的这种。今天我们起码对雨泽自己来讲,我们面对面遇见一个真实真人的,13岁就离开学校,然后就开始自己研究。其实我是觉得人生都有不断的希望,只要我们能够自己找到自己的一条路就可以了。其实也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读书的,我是觉得。

小林弟兄:刚才讲的潮汕很多人都是做生意。所以我没有读书,我的父母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大的遗憾,就觉得你看其他某个比如说堂兄或者是哪个表哥,他们就是后来做生意做得很大,你去做一个小老板也很正常。

雨泽:我觉得父母真的眼界其实蛮宽的,没有一直限制你一定要读书。并且我知道小林弟兄后来在事业当中也是做得非常好。包括后来他也开始了自己的一个再正儿八经的一个服侍,的这样一个领域。谢谢小林弟兄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分享。

采访文字摘录:琦琦

歌曲:有一道河---小羊诗歌;愿万民称谢你---基恩敬拜




雨泽微博二维码

雨泽微信已无法添加好友

请长按识别或扫码关注雨泽微博



“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
“在看”让更多人看见  
    Read more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