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大圣辞岁昨已去,闻鸡起舞今已来.中国韶山网给您拜大年!!!

2017-01-28 荣玉平 韶山网 韶山网

大圣辞岁昨已去,闻鸡起舞今已来.中国韶山网给您拜大年!!!

       大年初一即春节,春节俗称过年,原名元日,是中国民间最隆重最富有特色的传统节日.它标志农历旧的一年结束和新的一年的开始 。借此平台中国韶山网全体工作人员向全国各地的朋友,各位长期相守的网友们拜年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工作顺利,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大圣辞岁昨已去,闻鸡起舞今已来.2017年新时空,新篇章,互联网上的红色文化任你挥毫泼墨,缅怀人民领袖,弘扬毛体书法,传承红色文化,是我们不变的承诺.我们真诚的希望有更多的红色文化传承者.宣讲人加入红馆文联,通过中国韶山网的平台,借助互联网的快速通道,为您的成功助上一臂之力;希望在快乐的聊天中,找到你的同道,同好和同行的人,在红色文化游学的路上续写您人生的传奇!

请欣赏中国韶山网李文涛的散文<<初一进香>>

                        初一进香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5ed5a01010003i6.html)

      大年初一到仙岳山进香成了家乡醴陵近年来越来越鼎盛的一件事,大凡有先人葬在山上或信佛信道的人,都会选择初一上山进香。

      上山的工作实际上从大年三十晚上就开始了。山脚下满是提着香烛钱纸、鞭炮斋饭的虔诚之人,二时钟声一过,人流就开始了有序的流动。平日空静的山路人流如涌,上至六七十老人,下到几岁幼儿,裹在人群中徒步爬山,当然也有开车上山的,或是坐专门上山的吉普车,或是租摩托上山,但更多的人选择自己走上去。

        我们兄妹三人带着各自的孩子是初一白天上山的,过了大门牌不久,就是一个很陡的山坡,我们这些平素缺乏锻炼的人走起来非常吃力,加上天上有毛雨,路滑。孩子们则很兴奋,他们对山的向往多出于好奇和好玩。女儿就很不解,妈妈,那些讨钱的小朋友没有脚,怎么上来的?可不是嘛,这么陡的山坡上,百米左右就有一个惨不忍睹的残手残脚的小孩在乞讨,他们分明是有人有组织的背上山来的,可我怎么跟我少不更事的女儿说。不要同情他们,他们确实是如此的可怜,可他们背后那双双黑手在哪里呢?我只能告诉女儿以后出门要小心,他们多半是小时候被坏人抱走后,被坏人废了手脚,然后让他们以伤残之态博取人们的同情。女儿更不解了,八仙过海里神仙们不也是装作残废来试探人们善不善良?对此我无言以答,我等肉眼凡胎,如何分辨得出谁是神仙装的?谁是被人组织来的?此生注定与佛道无缘,也在情理之中。但看多了这样的丑剧后还有多少人同情那些可怜的孩子,看看他们在凄风苦雨中乞讨的盘子里的纸币就知道了,不是这世界缺少爱,是我们到底要爱谁?谁值得我们去爱?试问在山上行走的人哪一个不是心中装满了愿望上的山。

       看着那些可怜的没有人生自由的孩子,他们的眼睛里甚至没有了渴望,完全可以想象他们生的无趣,他们不知道父母在哪里,他们的父母恐怕还抱希望在等他们回家,他们的童年甚至人生就被如此定格。他们自然不会读书,也不会有太多的欲望,痛苦已经过去,剩下的只有麻木。我等是看客,不能为他们做什么,象征性的同情都没有了,不是不同情孩子们,是不能赞同那种丑恶。反过来想想,同样是生命,我有什么理由为自己曾经的不如意和痛苦想不通?我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道路崎岖,滑溜难走,我不还是一步一步走上来吗?还有我天真活泼的女儿,才五岁多的她也一步一步上来了,虽然我不停地在远方等待她,等待着我生命的延续和希望。

       这条小路曾无数次出现在我学生时代的作文里,是爸爸第一次告诉我用羊肠小道来形容它,老师在作文本上画了一个大红圈,并令同学们传观。如果说我至今还有着文字和写作的爱好,无疑爸爸比老师的影响还大。我们的童年生活里没有电视VCD,更没有电脑,启蒙的是爸爸每天睡觉前的故事和一本又一本的小人书,我没有上过幼儿园,但当我真正踏进小学门时,我的脑袋里装满了神话和传说,当我被同学们围着讲故事时,那种自豪溢满胸腔,并鼓励着我将作文一篇比一篇写得好。可如今,最爱的我爸爸已长眠在此仙岳山上,这是我们给父亲的第一次初一上香。

       女儿问,妈妈,为什么爷爷不回家和我们过年,一个人睡在山上?想当年奶奶过世时我已上小学,至今想想当时的回忆几乎为零。幼小的孩子怎么知道生和死的区别?我只能告诉她每个人都会有这一天,住到山上和神仙作伴。

      那神仙为什么都喜欢住在山上,那些庙都建在山上干嘛?

      侄女说,山上离天近一些,神仙们好来往呀。是呀,庙宇都建在山上,到底为何?是真的好和天上的神仙交流?还是要考验信男信女们的虔诚?我不知道,我想也许上山的每一个人都会有自己的见解,爱好运动的可以将爬山当作健身,君不见人到半山腰,就只见云雾缠绵,山风在松涛林丛中呼啸,端的是心旷神怡,舒筋畅骨。先人们描绘的仙境就是如此,再玩世不恭的人,到了山上都只有收心哈气的份,见了先人或高堂庙宇能不顶礼跪拜。

       兄弟们已先我们到达父亲的坟墓,点燃了流泪的红烛和绕绕柱香,嫂子和小侄儿在给父亲烧纸钱,我则将去年主编的《百姓心中的毛泽东》一书,一页页的烧给父亲,父爱如山,毛主席情深似海,这两者已深深地溶入了我的血脉之中。父亲走时,我正在印刷厂校稿,未能给他老人家送终,这是我一生无法弥补的伤痛,我只有如此才能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爸爸,你一生爱看书,也鼓励我写作,我却碌碌无为至今,成天忙于生计,奔波于琐屑,真是愧对先人,尤其是父亲您给我的厚望。

       白纸黑字的书页一张张变黑,那字迹却依稀可见,小了一号,呈红色。想必是父亲在看我的书。爸爸,慢慢看吧,那是女儿的心血,也算是对您的一种慰藉。我没有当官的本事,也没有做生意的能耐,坐在电脑桌前,敲击健盘,抒写我心中的思念,在都市里隐逸,让浮燥渐渐归于平淡,就象在这大山里,让山风来洗荡肺腑,让隆隆的炮竹声来炸睡我沉睡的灵魂,在绕绕香柱中让思绪延绵,在红红的烛火中让思念永驻。

       爸爸,原谅我吧!我长跪在地,面对父亲。女儿虽不能按传统的礼节来祭奠您,但此心曲您一定听到了吧?!

     红馆新春悦读,请上中国韶山网手机平台"读书活动"

http://cs.china-shaoshan.com/wap/index.php/pro/group_er?id=9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