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制作和供养擦擦的功德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毛泽东最后的卫士回忆首次和最后1次给主席理发

2017-05-24 周福明 韶山网 韶山网

毛泽东最后的卫士回忆首次和最后1次给主席理发


中国韶山网手机平台活动频道,365天永不落幕的活动平台

http://cs.china-shaoshan.com/wap/index.php/pro/pro_list

 毛主席最后的卫士

  他和主席朝夕相处17年,为主席理发1800余次

  周福明52年前,他进入中南海,成为毛主席的理发师、贴身卫士。他和毛主席朝夕相处了17年,直至主席去世。1996年,周福明从中央警卫局办公室退休,此后一直负责中南海毛泽东故居的管理工作。可以说,他是毛主席最后的卫士。

  周福明说:“我一辈子经历了‘两难’,第一次和最后一次给主席理发。每一个细节我都不会忘!”伴随着老人深情的讲述,那些让他刻骨铭心的日子仿佛就在眼前。

  神秘“外宾”要理发

  周福明第一次给毛主席理发,是1959年12月26日,毛主席66岁生日那天。那时, 24岁的周福明,在杭州一家理发店工作,刚被评为杭州市理发行业“青年标兵”。

  “12月26日那天,因为快过年了,店里顾客非常多。大概中午11点,杭州市上城区区委赵书记突然找到我,很严肃地问‘理一个发最多需要多长时间?半个小时能不能理完?’”在回答完全可以后,周福明被带到了店领导办公室。“浙江省公安厅的王文科长在里面,他说组织上交给我一个任务,去杭州饭店给一个外宾理发,要我带着工具。”周福明很纳闷,去饭店给外宾理发为什么还要自带工具?哪个饭店没有理发室?他收拾好工具——一把推子、一把梳子、一把刮胡刀和一个挎包,跟着公安厅的同志上了等在门口的吉普车。

  周福明先被带到了省公安厅接待处,不久又辗转来到浙江省委接待处汪庄。他见到两位陌生人。“一位是浙江省公安厅厅长王芳,还有一位是他的秘书。我当时还想,这可是我第一次给这么有名的大人物理发”。在王芳之后,又陆续来了3位同志要求理发,“一位自称李卫士长,还有位叫侯波的女同志,还有省公安厅的伍处长。我从来没有和领导打过交道,也不知道卫士长是干什么的,没有在意。”

  晚上10点多,周福明又一次坐上轿车出发了。“说是要到南屏游泳池。接待我的是下午理发的李卫士长,他告诉我,‘我是毛主席的卫士长李银桥。今天接你来是请你给毛主席理个发。’”周福明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像是雷声在耳边炸响”,因为在他的印象中,伟大领袖毛主席在北京,在天安门,自己怎么会在杭州给毛主席理发?李卫士长一边带他走进游泳馆,一边叮嘱:“千万不要太紧张,该怎么理就怎么理,跟平常一样。”不一会儿,身材魁梧的毛主席走了进来。

  “毛主席,您好!”周福明紧张得脸通红。“你就是给我理发的周师傅?”毛主席微笑着打量周福明。他连忙点头说:“毛主席,您就叫我小周吧。”“不,是师傅嘛!”毛主席边说边坐下看起书来,“他看的是二十四史中的一册。”周福明说,这次理发是他平生最紧张的一次。“毛主席正在聚精会神地看书,要随着他看书的姿势理发。而且我第一次见到主席,还很陌生。”当时是杭州最冷的时候,周福明穿着棉袄,由于紧张,汗珠已经从额头渗了出来,他索性脱下棉袄,穿着衬衣工作。

  毛主席似乎看出了周福明紧张的心情,放下书,和他拉起家常。“你叫什么名字?”“周福明。”“结婚了没有,家里还有什么人?”“我年初刚结婚,家里还有父亲、母亲。”毛主席又问:“你是本地人吗?”“不,是江苏邗(音同寒)江县人。我小的时候老家叫江都,后来不知怎么又改成邗江了。”周福明不知道为什么,那天自己的话特别多。“对,是应该叫邗江”,主席认真地说,“你的家乡在历史上就叫邗江,是后来划到江都去了,现在划回来是正确的,要尊重历史。”主席把邗江周边其他县的情况说得一清二楚,这些就连周福明这个本地人也搞不清楚。

  理完发,毛主席将嘴巴鼓了起来,主动配合周福明刮胡子。“我赶紧对主席说,您不用鼓嘴巴,就像平常一样放松就好,我会用两个手指撑好了才刮。”毛主席听后满意地笑了。一共用了不到20分钟,周福明出色地完成了任务。之后,周福明的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1960年4月,他随毛主席北上,来到了首都北京,并且进入了中南海。

   照片上蹲着的是周福明,那时他已是毛主席的贴身卫士。那是1966年的国庆节晚上,本来毛主席等国家领导人是在天安门城楼上观看焰火,城楼下面的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大约九点钟左右,毛主席突然下了天安门城楼,要到广场中央的人民英雄纪念碑那里去,到人山人海的群众中间去,准备和群众讲几句话,然后和群众一起共度佳节。
  可是,当广场上的百万群众看到毛主席向自己走来时,立刻海啸般向毛主席涌来,道路完全堵塞了,根本不可能再向前走,于是毛主席带头,干脆席地而坐,和百万人民群众一起坐在地上观看国庆焰火。当时的新华社摄影师钱嗣杰,抓住机会拍下了这张珍贵照片。

  中南海里无小事

  在中南海,周福明最深刻的感受是“中南海里无小事,主席身边的任何事情,都要当做大事认真处理,不能有丝毫马虎懈怠。”

  比如理发,周福明总结了三点经验:“首先,主席的发型是固定的,不能轻易改变。从照片上看,毛主席年轻时留过平头、分头,但作为党的领袖和国家元首,发型要相对固定。(上世纪)40年代以后,毛主席的发型基本固定在背头这种式样。我理发后,感觉主席的发型还有些美中不足:虽说是背头,可两鬓的头发剃得太秃,发型显得比较刻板、不自然。我把两鬓的头发多留一些,自然地向后背起,脸型就显得丰满了。其次,主席头发底边的一圈不能去得太短,要让刚理完的头发,看上去像理过四五天一样。第三,主席右边的头发比左边的头发长得浓密,剪得不好就显得不对称,所以剃两鬓时要特别注意。”

  毛主席不喜欢用吹风机,周福明想了“土”办法来固定发型。他说:“(上世纪)60年代,毛主席平均一个星期理发两次,可他一个月洗头的次数也只有两次,理发时经常不洗头。”根据具体情况,周福明采取了用热毛巾敷、用篦子篦的办法。

  周福明还学习了按摩、推拿和剪女式头发,有时候也为江青、李敏和李讷服务。他的细心体贴,毛主席看在眼里。1961年,毛主席开始让他参与生活管理方面的工作,第二年,周福明成为毛主席的贴身卫士。毛主席的每一个生活细节,周福明都细心观察。“比如,1963年以前,毛主席的床北侧并排放着一张方桌和一张长桌。长桌上放着各类报纸和书,还有一盏台灯,下面是3个电铃开关,一个是叫值班卫士的,两个是叫秘书的。方桌是主席睡觉前吃饭用的饭桌,平时上面放些文件。主席每次都是坐在床上用这个方桌。”周福明发现,主席的床比一般床高出10厘米,而方桌和普通桌子一样高,主席腹部又大,每次只能脚尖挨地,很不舒服。“我后来征得主席同意,给他设计了一款新桌子,比普通桌子高10厘米,重要的是在桌子下面加了一个横条,脚可以踩在上面。主席非常满意,跺了跺说,‘嘿,我可以用脚擂鼓了。’从那以后,屋子里常常响起‘擂鼓’的声音。”后来,毛主席外出杭州、长沙等地,都做了类似的桌子。

1974年,毛泽东在湖南游泳馆游泳,扶着毛主席的是卫士周福明。

  主席的脾气

  毛主席晚年被失眠困扰,他常常嘱咐周福明,“我睡觉前说的话不算数,必须要等我醒来后再定。”周福明记得,有一次主席连续工作了40个小时,安眠药也服了两次,但是丝毫没有休息的意思。“最后,主席终于答应吃饭了,我准备了饭,又拿了安眠药,帮老人家服药、搓澡。这一次安眠药的剂量比前几次大得多,可能是药起了作用,主席吃饭的时候动作比较机械,筷子放在手里半天也不见动,可脑子还在思考问题。他突然对我说‘小周,打个电话问问总理在哪儿,请他来一趟。’”周福明没有马上按照主席的意思去做,“主席有言在先,睡觉前说的话不算数,像请总理、召集常委们开会都是大事,搞不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果然,第二天主席醒来后说“不用了”。

  生活中,毛主席有句口头禅“多此一举”。周福明记得,“1970年,中共九届二中全会在庐山召开,林彪一伙在会议上的突然发难激怒了毛主席。以往主席出来进去,我都负责搀扶他。那天会议一结束,我马上迎上去,刚要搀扶就被主席甩开了,‘多此一举’,主席满脸不快地说了一句就走了。”

  周福明也曾让主席生气。“丰泽园菊香书屋的北边,沿着中海有一条马路,常有汽车经过。每次主席睡觉,我就偷偷通知警卫值班室立个小牌子,禁止车辆通行。一次,主席问‘我睡觉,你干什么去?’我随口说漏了嘴,‘去通知警卫值班室’,主席警觉起来,‘我睡觉告诉他们干什么?’我只得一五一十讲了真话。‘多此一举!’主席严厉地批评道,‘以后再不许你去。这是干扰群众!’”周福明说,身边的工作人员无论谁受到主席的批评都既害怕又紧张,可主席并不放在心上。他再见到你时会说:“昨天把你吓得屁滚尿流吧?”这也是主席的口头语,每当说完这句话,他自己会忍不住哈哈地笑起来。

  最后一次给主席理发

  从到主席身边工作起,周福明共为主席理发1800余次。他还记得1967年,他在连续两次体检中,查出转氨酶指标都达到100左右,患上肝炎的可能性很大。“组织决定,除了理发,其他服务工作不让我再做了。当时我内心十分痛苦,但我也理解这个决定。”让周福明意外的是,主席几天见不到他,就向周围人询问情况。当周福明再次为主席理发时,主席风趣地对他讲:“小周,他们不要你了吧?他们不要你,我要你。”周福明鼻子一酸,眼泪流了下来,“可是……”周福明也有些为难。“这样吧,你要有病接着看,我这里的事你也要管,好不好?”就这样,毛主席留下了周福明,几个月后,他再次体检证明不是肝炎,悬着的心才放了下来。

  在毛主席最后的那段日子,周福明几乎寸步不离。“主席最难受的时候,你能看到他身体出汗,嘴唇发紫。但他精神一好,就和人开玩笑,大夫曾鼓励主席‘您身体不错,能长寿。’主席摆摆手对他们讲,‘你们不比皇帝的御医高明多少,稍微高明一点而已,我的病我自己知道。中国有句俗话,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他不叫我,我自己还去呢。’”

  1976年9月9日,毛主席永远地离开了。主席去世后几个小时,周福明接到通知,最后一次为主席理发,整理遗容。这是周福明最为艰难的一次经历。“当时我整个人都空了,眼泪好像都流不出来了。1976年1月,周总理去世;7月,朱总司令去世;接着是毛主席……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下来。”周福明当时已经两天没有吃饭,“没有心思啊。”他准备好工具,来到主席身旁。“老人家那么安详,好像就是在休息,我不忍心惊动主席,就跪下来给他理鬓角的头发。然后我平躺在主席身旁,和他一个姿势,为他修剪耳后和后脑勺的头发。我最后一次给主席精心地刮了胡子,擦了脸,老人家似乎又精神起来……”

  周福明告诉记者,那天房间外面站满了工作人员和医护人员,虽然大家知道,主席生前不提倡保留遗体,要求火化。但大家还是对华国锋第一副主席及其他常委表示:“能不能把毛主席留下来,让全国人民再看看主席”。“华国锋还专门在屋里开会,进行商议,决定对毛主席遗体作防腐措施。”在周福明的记忆中,“主席永远是我最后一次理完发‘在休息’的安详模样”。

缅怀领袖毛主席 网上献花诉真情
点击底部"原文链接",给毛主席网上献花……


更多请查官网:中国韶山网或微信公众号:中国韶山网

联通:湖南长沙开福区珠江花城锦里一栋B0205
     
联系人:贺老师13142250716   QQ:869364216
     
官网:中国韶山网http://www.china-shaoshan.com 



毛体书法

365天永不落幕的活动频道:中国韶山网手机平台

求购通道: 点击底部【阅读原文】红米充值,直接下单

中国韶山网的呼唤

红色文化艺术工作者联盟为您提供以下服务


规划设计部:

作家.书画.收藏.演艺.摄影家等个人规划

红色旅游.游学线路课程设计和线路规划

企业家或单位传记.创业史.年鉴创作

中国韶山网各地服务站建设规划

爱心礼品供应部:

毛体书法.书画作品定制供应

红色企业日常生活休闲礼品供应

会员或会员单位爱心礼品派送

私人定制礼品策划.制作和供应

有机.特色农产品代理供应

咨询:13142250716

    微信:chinashaoshan;china-shaoshan

邮箱:869364216@qq.com

中国韶山网平台诚招
  红色文化艺术各类配套供应商和服务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