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1月9日 上午 8:4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当毕志飞真的逐梦演艺圈了 | 灰狼专栏

灰狼Rob 枪稿 2021-11-29


开腔 ▻▻▻

最新的这档导演综艺节目此前联系过枪稿,希望我出任影评人嘉宾,但是得知和我们打了三年官司的毕导演志飞也在“训练生”行列中,我立即谢绝了:


显而易见,该节目想要制造某种我们不想接受的“节目效果”,而更重要的是,毕导其人,实难与之为伍,和他一起上台,哪怕不交流,也是相当的令人难堪。


正如郭德纲所云:我和火箭科学家说,你那火箭不行,燃料不好,我认为得烧柴,最好是煤,煤还得选精煤,水洗煤不好。那科学家要是拿正眼看我一眼,那他就输了!


所以,我们所能做的,不过是请灰狼博士又出马,再挖苦他一回。起码,毕博士不能用同一个罪名再告我们一次吧?(不能吧?)


——枪稿主编 徐元


给毕志飞的一封信
文 / 灰狼


毕先生展信佳:


听说阁下上了最近的热门综艺,之前不敢看、拒绝看。


因为我知道电影业的遮羞布早就没了,鹅厂也没安好心,做的就是遛狗的节目,别人狗着也就罢了,但是你也狗着又是个什么道理呢?


你当年的雄心壮志、纯洁心灵哪去了?


那时候你未满四十,头脑缺根弦,但牙尖嘴利,《纯洁心灵:逐梦演艺圈》是你的精神寄托,你自己生的孩子,任谁说不好,你必然嫉恶如仇,律师函满天飞。


回到你我之间,见谅:那会儿肯定是蹭你热度了——对你的博士论文开枪,是我的同行评议领域,结论是你确实写得很差,差到什么程度,
原文里都说了(编者注:请戳“原文”链接直达)。


论文和电影都是作品,皆如其人,相互贯通,差则同差,所以我也直接表达我的观点:我都不承认这是一篇“博士论文”,正如大家不承认你的电影是一部“电影”。

近日,因《逐梦演艺圈》出名的毕志飞,以导演练习生身份登上腾讯综艺《导演请指教》。


因为你,枪稿涨了很多粉,收了律师函——我也收到了,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律师函。过了几个月,我还收到了法院传票,厚厚的一摞(很多是你的“证据资料);再后来是开庭,前后开了三次。


虽然我在一个法律院校教了几年书,但这还是我第一次接触官司,必须老实承认,有些忐忑,不是不相信自己所作所为的合理性,而是现实中有太多的笔墨官司扑朔迷离。


枪稿编辑部倒是临危不乱,徐主编跟我说:“这官司输不了,律师都不肯代理咱们——说是就算我们输了,赔的钱也比律师费还少。”这才让我放了心。


我记得,第一次开庭是2018年9月27日,我没参与,由枪稿的师傅们代理,你都见了,结果就是败诉。


毕志飞为其处女作《逐梦演艺圈》遭遇差评深感气愤,先后起诉中国青年报、中国新闻周刊、豆瓣网、枪稿(和灰狼),结果通通败诉。


再后来你不服,跑北京中院上诉,这次我终于赶上了网络开庭,说真的,你在开庭环节惹得书记员和法官都不耐烦的表现,我和徐主编都快憋不住笑出来了——幸亏我们是受过专业训练的。

因为官司没悬念,你的上诉又失败了,我慢慢和你少了交集,但评议你博士论文这件事好歹给我带来点行业知名度。


最典型的就是我出去开会、聚餐,没人屌我,但是一旦有熟人介绍“这就是XX毕志飞博士论文的灰狼”,大家都会肃然起敬,一定要过来跟我喝一杯,仿佛是我为学术武林除贼除害、功德无量。


阁下的学术造诣如何,并不重要,毕竟现在你也不混学术圈了;之后你开始卷影评圈,也没问题,毕竟这个圈子门槛低,胡说八道的人很多,搞宣发的遍地,但像你这样靠怼大明星怼出”自动收入3万块“(这是你的原话,我看了一下法院传票的附件,这好像正好相当于你《逐梦演艺圈》的宣发费)的,也真的是让人非常佩服了。


凭借差评积攒的人气,毕志飞开始出现在各大节目上,担任嘉宾。


你在大众心中成功树立起农村娃破茧成蝶的自恋和自信形象。你上《四味毒叔》,和汪海林老师谈笑风生,虽然彼此思维完全不在一个调子和层次上,但总算是不卑不亢。


之后,我下一次在视频框看到你,是2019年12月22日的《吐槽大会》,没想到,这一次,你开始“狗”了。


短短的9分钟自嘲时间里,信息极度密集,一如你7个篇章11条人物线的肥大构建:你接受了你是烂片导演这一事实,还拿王晶导演来“贴金”;你接受了自己操作摄影机不如摄影机挂在狗脖子上乱拍这一事实,并承认自己打败这条狗的难度不亚于柯洁打败阿尔法狗的难度;你还沾沾自喜于自己拿了一年前金扫帚奖的最失望影片和最失望导演,双奖加身,扫了个干干净净……


张绍刚肯定没安好心,你竟然“借坡下狗”自黑个天昏地暗,摇完尾巴,又还能竖回去,回到你一贯的鸡血风采。你在总结陈词时候说,自己考研考博都考了两次,你相信第二次拍电影也有好结果——但我打死也不信。


果不其然,你隔年登上了更大的舞台,很神奇,很魔幻。关于这个综艺的的本质,大家说的太多,我无需赘述,这本来就是个行业撕逼和拉仇恨的节目,有人愿意遛狗,有人愿意被溜,各取所需。


但我没想到的是,你一方面树立起一个“憨憨”的、不介意被集体审丑的破罐子破摔形象,另一方面还敢暗戳戳地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去碰瓷《小城之春》。


节目上,毕志飞出人意料地选择了影史经典《小城之春》进行改编。


或许,虽然四面楚歌,但你仍有信心和能耐,可以和中国电影史上最负盛名的导演掰一下手腕。平台遛狗,别人都是带着被遛的先天默契,放你这儿反倒像是“将计就计”,随时准备好反戈一击,功成名就。


你大概是在暗暗自忖,在场的其他十五位,虽然目前比你成功(商业或艺术上,但绝非人气上),但这些人都没你聪明,没有识破节目的玄机,只有你,配以自己的眼光、天赋和勤劳,必将站在舞台的C位。


在陈述《小城之春》剧情的时候,你有没有注意到另一位博士喻恩泰先生在台下皱了下眉头?你有没有看到陈祉希和郝蕾两位女士作出“这……”的奇异表情?甚至,你说剧情都说不利落的当口,还需要李诚儒帮你普及一下,谁知道李老师语出惊人:“你敢挑战这个片子,我就明白了你的电影为何会评分2.0”。


节目中,演员们纷纷拒绝了毕志飞的合作邀请。


随后,在你现场挑男一号的时候,你有没有看到现场的男演员那一致的惊恐反应,生怕厄运果实落到自己身上。你Q了喻恩泰,以为同是戏剧影视博士,理应学术共济、天作之合,可人家不失礼貌地拒绝了你的邀约。


再挑女演员,点名25岁女演员,感觉被Q到的孟子义(刚满25)有节奏地摇动着马尾,似乎这样可以减龄,当然,我完全不理解她说演你的片子会给你“帮倒忙”的含义。张雪迎小姐姐也急着撇清:“我没到25,我才24呢”。如果不是温峥嵘阿姨勇于牺牲,发扬了博爱的精神(虽然最后也没选你),我都很担心你怎么下得来台。


在后台,你双目含泪,感受到世态炎凉,不得不启用备选的演员。但没想到的是,你一看见备选演员的定妆和现场环境的布景,就乐了。

看过现场后,毕志飞信心大增,踌躇满志。


那一刻,你仿佛从绝望谷底来到了青云之巅,现场的演员、道具、设备、场景,一切配置都超过了你的期待,简直是梦寐以求,让你赞不绝口:我拍《逐梦演艺圈》时候是一人团队,没这么好的条件,如今终于全赶上了,原来我差的就是物质条件啊!


顶尖导演的天才美梦瞬间燃起,逆转乾坤在此一举。


但不好的预感还是发生了,你在剧本会上直接扔了个炸弹:“我们的人物小传和剧本是对不上的”。女主吕星辰立马扶额,你解释说剧本有三稿,从1990年代穿越到2000年代又穿越回去,现在……。


你越说越乱,越说越玄,活像你博士论文的行文逻辑。


大家哪见过这场面,问你定稿剧本是啥,你说是目前这样的“四不像了”,还要跟三位主演把最终的剧本“聊出来”。

剧本讨论阶段,毕志飞混乱的表达使得演员们不知所措。


然后,你又让演员和你去现场“瞅瞅”,你状态进得快,连看个景的过程都创作欲爆发,仿佛机器灯光就位,非要演员们“走个戏”。


演员质疑,问你走戏带机器了吗?你说“拍个照都行,咱们留一个影像光感,我就了解了,包括构图啥的”。


他们拗不过你(话说,普天之下谁拗得过你?),走了戏,但是走戏过程你也不看(我注意到那会儿你一直在看手机呢),演员质疑你,你竟然说这是摄影指导的活儿,你没法看。


果然,三个演员当夜就地造反,决定只保自己表演,你爱咋折腾咋折腾。


由于毕志飞在现场频频犯下一些低级错误,演员们决定只保住自己的表演。


你拍出来的东西可想而知,我知道你肯定学过镜头语言,肯定真的认真学了,而且还能真的像小孩子堆积木式的学以致用、毫不含糊。


《新小城之春》前十个镜头,就把远、中、近、特、纵摇、横摇、静物转场、窗墙镜头、大俯拍、虚实焦点变化等十八般武艺全用上了,虽然片子节奏确实慢,“技术密度”却是绝对管够,甚至给本科生上课,不用找案例,直接放你这个片就够了(虽然我还是没搞明白那个丑陋蚊帐背后的环摇镜头有个什么用)。


我注意到事后有个托儿(出于礼貌不点名),说没看过你的片子,但这次对你“刮目相看”,这种奇怪的逻辑,确实和你共振在一个脑回路上,怪不得惺惺相惜。


我肯定这是对你的莫大鼓励了,演员不来给你站台的巨大伤害也可以抹平了,但你没想到的是,更大的伤害接踵而来。


他们竟然当堂开始考你电影史知识了!!!


你是博士啊,熟读电影史书的嘛!这本应难不到你,茴香豆一碟。可是哪成想你慌了,你哪知道要准备这道题啊。


当你绞尽脑汁先垫一点废话,还没到正题的时候,已经犯了十八处常识错误。李诚儒一脸黑线,你们孟中老师坐不住了,这话说的没毛病:你如果在台上闭嘴的话,对你当天表现是很加分的,但是一开口,学渣本色就兜不住了。

短片播出后,鉴影团的犀利点评和专业发问,令毕志飞难以招架。

王旭东随便考你一下《狼山喋血记》和《孔夫子》有哪些东方美学的镜头,你果真是一个也答不上来。还好这没发生在你博士答辩现场,不然你绝对通不过。


不过我还是要给你辨一辨,因为李诚儒老师误解了你,他觉得《新小城之春》这片子不是你的作品,只是描红模子描得有点像。按我来看,这确实是你的东西,只是不能叫“作品”,因为这么说会拉低美学的下限,你的这个片子,除了用了费穆的人物名和基本情景设定,别的都不像,根本就是四不像——费穆的镜头语言或者意境营造,一点也没有。


李诚儒也误解了你的脑回路,说你的问题在于固执,是“读书读傻了”。前半句大致还对,后半句大错特错。你真的不是读书读傻了,你反倒是太聪明了,聪明到没读什么书、没接受啥知识,就混了个电影学博士,这种难度你都经历过来了,拍个片子、整个噱头、成为顶流,成为现象级存在,难吗?


这次你踏上更大的舞台,肯定又涨了不少粉,你求仁得仁,仁却因你而死——君不见,你扯得下脸、娱乐终身的局面是电影行业和电影教育的双层蒙羞吗?甘受如此屈辱,换得长期流量饭票,都验证了你的聪明,我肯定你不是憨憨,你有颗大心脏,甚至有特异功能,这次你赢了,未来还会继续赢。


一向敢怒敢言的李诚儒,并不承认《新小城之春》是毕志飞的作品。


最后我想说,你对我而言是个迷,我真是参不透。我只能想到两个参照物,一个是鲁迅写的阿Q,你完全学会了他的精神胜利法,这让你随时随地转换情境、百折不挠;另一个是韦家辉笔下的丁蟹,这个人永远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永远自说自话,在现实世界里横着走,很猛。


写下这些文字,是希望你能一直不管不顾地站着,哪怕备受群嘲,然后用你那逻辑漏洞越漏越大的思维舌战群儒,继续偏执地对抗全世界。

加油!


此颂

近安


灰狼

2021年11月11日




编辑|徐元
排版|子戈



THE END



相关回顾:
骂了这么久,是该理性复盘《第一炉香》了|梅雪风专栏
007死了,下一个轮到谁?| 周黎明专栏
为什么他把《沙丘》拍成了这副模样?︱开寅专栏


工作事宜请联络微信:paperbullet

©版权所有 未经许可 禁止转载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