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警方有必要对欧某中前妻采取强制措施吗?

我们就是买了恒大房子的傻逼吧

记一次很棒的异性Spa

“情色”和鸣:30部邵氏经典风月片,你都看过几部?

李云迪嫖娼案,李云迪并不是主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你知道这些APP商店吗?
查看原文

如果張育軍未倒臺,寶萬之爭將會是另番景象,如今獲勝的王老闆又何苦對姚老闆趕盡殺絕呢?

2017-02-10 理财大爆炸 理财大爆炸


前些日子,翔哥進了趟山,凍得哆哆嗦嗦回到鎮上,當晚就被一條“寶能敗訴”的新聞刷屏。雖然翔哥失業了,但本著八卦精神還是問了下律師,結果一問,所謂“敗訴”不過是個烏龍事件,然鵝,可見圍觀吃瓜群眾對萬寶之爭還是很上心的,但凡有點風吹草動,就集體刷屏,真是給兩家省了好幾個億的廣告呢。

 

好吧,本著八卦精神,翔哥就講講此事,已經講的不講,就講講點不足為外人道也的小插曲。


文:失業翔 

源:翔哥有话要说

 

間回到風平浪靜的2015年春天。

 

某天中午,翔哥在金融街搬完磚吃完盒飯,飯後隨意溜達,在金融大街航宇大廈附近,突然看見時任ZJH主席助理的張育軍正和鬱亮迎面走來,兩人都不帶隨從,談笑風生春風拂面。想必兩人剛剛在金購或金融街麗思卡爾頓用完膳,一路遛彎回富凱大廈。

 

沒見過世面的翔哥,對此頗為驚訝,因為張老師作為監管高層與所轄上市公司高管在人來人往都是金融狗的富凱大廈附近有說有笑,毫不避諱溜達,這關係得是多麼的鐵。

 

不過,細想其實也不奇怪,因為張育軍從1999年6月起調任深交所,一干就是9年,官至深交所總經理才風光回富凱大廈。而萬科一直是深交所的明星公司。

 

張育軍老師平素交友甚廣,當年年紀輕輕就從帝都派到南國深圳沒日沒夜為祖國資本市場建設奮鬥,而郁亮老師又愛結交富凱大廈出身的朋友,估計兩人早就相熟了。

 

翔哥後來幾次複盤萬寶之爭時,都會想起那個午後,尋思著,如果不是那年9月張育軍老師突然倒掉,恐怕萬寶之爭就是另一個局面了。

 

為何?因為23年前,萬科也遭遇過一次所謂“野蠻人突襲”,當時輔佐王老闆最終擊敗“野蠻人”出力最多的是鬱亮,而鬱亮最強有力的武器,就是與貴證監會的關係。

 

其實當萬寶之爭爆發時,很多媒體都翻出過這樁往事,可都不得要領。都說王老闆是“笨笨”,還真是如此,不但這次萬寶之爭爆發前夜,王老闆和郁老闆都渾然不察,1994年君安證券在萬科家門口埋伏許久、拉攏佈局多日時,王老闆當時也是沒察覺好幾個“戰友”早已“倒戈”。

 

當時局面與萬寶之爭最激烈時出奇相似。但為何這次久拖不決,如果沒有董小姐們的“神來之筆”,恐怕又是另一個結局呢。

 

因為富凱大廈的關係。

 

讓我們回到23年前,說句實在的,當時君安證券的張國慶挑的攻擊時間有點雞賊,彼時王老闆的前岳丈已經離任南粵省顧問委員會主任快一年。失去泰山保護的王老闆已不復當年強盛。

 

就不展開敘述了,單說戰況最激烈的4月1日那天,那天時任深交所總經理的夏斌老師要求以停牌時間換空間的萬科複牌,王老闆打電話給遠在阿美利堅的夏斌痛陳複牌“將影響小股東的利益。”

 

但夏斌仍堅持萬科股票必須4月2日複牌。沒得商量。

 

王老闆知道遊說無望後,放下電話,立即打電話給當時在海南島的鬱亮,讓他直飛北京到證監會。

 

郁亮老師果然不負眾望,臨下班前,郁亮給王老闆打了個電話,證監會同意明天萬科股票繼續停牌,“給深交所的停牌檔明天一早下發,但已口頭傳遞給深交所。”

 

這個消息的分量之高,以至於多年後王老闆寫道:“太好了!幾天來同官方的交道中,唯有中國證券交易監督管理委員會旗幟鮮明的秉持公道。”

 

這秉持公道的結果是什麼?還用說嗎?主管機構證監會都發話了,那麼受證監會管轄的所有機構也都明白意思了,很快的,“野蠻人”一方的盟友紛紛倒戈萬科。就連君安在一則刊載在報紙上的聲明中再次提到倡議發起者之一的海南證券。

 

也在郁亮將君安的聲明影印給海南證券後,該司總經理文哲授權萬科代海南證券發出聲明:海南證券從未授權委託君安……如再冒用其名,將保留訴諸法律。

 

而君安證券那邊也放棄了進攻,當年4月4日複牌後,王老闆風光召開記者會宣佈“君萬之爭已經結束。”


成功對他而言,只是一種習慣。


在場的一些姿勢水準不高的記者還質疑王老闆太樂觀的,提醒萬科要打持久戰。王老闆明面上說“萬科是一家成立了10年的公司,有一支成熟的管理團隊,而君安才成立一年,業務擴展很快,團隊還不成熟,要打持久戰,君安占不到便宜。”

 

但當時他的心裡是:嗨,老記們,我攥著君安的小辮子,有北京證監會主持公道,張國慶不具備再發起攻擊的能力。

 

你看,所謂老闆就是一句話就點破了天機:1、我有君安的小辮子;2、我有證監會撐腰,君安這次是輸得徹徹底底了。

 

果不其然,曾經盛氣淩人的君安,在看到捧著證監會旨意的萬科後,立刻軟了身段,萬科對它的聲明甚至不予理睬。

 

事件一個星期後,當時中國證監會市場監管部主任張資平來深圳調查“3.30事件”。某賓館房間中,張資平當面給王老闆交了底:“你們的報告劉鴻儒主席已經批復:嚴格查處。我就是來處理此事的。寧志翔是我五道口(中國人民銀行研究生部所在地)的同學,我舉起屠刀的手砍不下去。來深圳是一定要調查,但你知道,這調查就像離開碼頭的船,船的目的地很明確:過河靠岸;但船到了河中間,風大浪急,就由不得你我開船的了,你明白我的意思嗎?”

 

王老闆點點頭。

 

張老闆又問“怎麼調查,先看你王石一個態度。”

 

王老闆說,“與人為善。”

 

張主任說“好,痛快。張國慶(君安老總)那裡我來做工作。”

 

但凡在職場、官場待過一兩天的人,都可以拆解出這段對話的背後幾個意思:

張主任的第一句話是這幾個意思:1、萬科給證監會劉鴻儒主席參過君安一筆,這就是上文王老闆心思的“君安的小辮子”;2、這份摺子通過的管道很可靠,劉主席已經看到了;3、你的死對手之一是我同學,我不會下重手;4、調查是要調查,但水很深,如果遇到激烈反抗,可能就沉船,大家都玩完;5、我話都說得到這份上了。

 

所以明白人王老闆立刻順水推舟到此為止。

 

以上資訊都是摘自王老闆的《道路與夢想—我與萬科20年》,全文估計很多人都看過,這一部分在萬寶之爭最熱鬧時候也是到處流傳,但為何都是點到為止呢?

 

原因很簡單,因為當年郁亮老師能很快就得到證監會的御批,以此後盾,而這次長達一年半時間裡,證監會一直態度不明確。

 

其實,在君萬之爭險勝後,王老闆和郁亮老師都很注重維護監管關係的,畢竟當年之所以能贏,全靠郁亮老師拿到了證監會的支持。

 

當時深交所總經理夏斌老師的不支持讓王老闆很被動,結果君萬之爭事畢後僅僅一年後,夏斌老師就被調回了北京,離開了證監系統去人民銀行當了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的閑差。2000年,當張育軍同時擔任深圳證監辦主任、深交所總經理,位列南國證監一把手之位時,郁亮老師又豈有不保持良好關係的理由?

 

我常想,如果張育軍老師沒有倒臺,無論還是擔任證監會主席助理,還是高升央行副行長,萬寶之爭都會是另一個局面,甚至,姚老闆連進一步增持的機會都沒有就結束了。不過有趣的是,處理股災期間,張育軍老師可是要求機構大力買入救市,這不姚老闆就買買買了嘛,可買完了,後遺症出來了,張育軍老師還沒來得及應對,就倒了。

 

“秉承監管層建議買入救市”,在萬寶之爭期間,正是姚老闆自我辯護的理由之一。

 

真是坑人啊。其實,在戰況最激烈時,王老闆是崩潰的。因為人家姚老闆是在公開市場上買買買,按吳曉靈女士的話說是“沒毛病”,合法合理,保監會上下也認為這是“市場行為”不與干涉,就連在君萬之爭“秉持公道”的證監會也是焦頭爛額忙於善後股災和育軍倒臺之事,無一人表態。

 

王老闆要錢沒錢要人沒人,就連輿論上也是被群起痛批不遵守商務邏輯。雖然時不時有不明管道流傳出姚老闆背景深厚、資金來路不明、杠杆過高之類的資訊,但還是抵擋不住人家在公開市場上買買買。

 

對於習慣於高層關係化解危機的王老闆,還真拿姚老闆這麼簡單粗暴的買買買沒轍。

 

正如翔哥常說的,講道理,房地產歷來都被我(貴)國看作尿壺,用來解決財政收入,危機時刻加大投資穩經濟,但不是“強國之根本”,從上到下都很輕視房地產商,認為是一群吸血民脂民膏的黑心商人。本來形象就不好。

 

所以,在帝都也算是人脈深廣的萬科王主席無論怎麼奔走呼籲,上峰都不出手,靜觀其變。

 

直到姚老闆與南玻A原管理層鬧掰,又躍躍欲試要入主格力。一不小心撞了政治紅線。據說,為此有好幾本參奏他的摺子通過管道擺在了高層的桌上。

 

翔哥聽聞,2016年12月2日,證監會扛把子劉士余主席與某高人吃了午飯。談了什麼,不知道。

 

但第二天,劉主席就石破天驚般的假“脫稿演講”之口定義了“野蠻人”,從官方口徑否定了寶能欲圖入主萬科。

 

這番講話威力是如此之大,以至於保監系統像被悶棍一打。項主席也不得不火速表態,從“中立”,到表態“不要做泥石流”。

 

至此,本來已經風雨飄搖的王老闆,算是贏得鐵板釘釘。

 

雖然有各種傳言說還有後續。


成功對他而言,只是一種習慣。

 

但只要對貴國體制略知一二的人都知道,有兩會旨意黃袍加持的王老闆,贏得是確確實實的了,其後無論兩會出臺啥新規,都只是會鞏固王老闆的勝局。對於還有後續的說法,請參看前文王老闆23年前嗤笑記者的那個心裡話:嗨,老記們,我攥著寶能的小辮子,有北京證監會主持公道,姚振華不具備再發起攻擊的能力。

 

但比起23年前,王老闆對於現在的對手姚老闆似乎更恨之入骨。23年前,王老闆一句“與人為善”就化干戈為玉帛,現在王老闆似乎有“痛打落水狗”之意。被監管新規死死掐住了資金的脖子不說,市面上關於姚老闆被控的消息更是滿天飛。

 

想來也是有原因的。因為張國慶再怎麼兇殘,那也是背景深厚的,打成平局就得了,你好我好井水不再犯河水。但在姚老闆面前,如今後盾加持的王老闆已然是絕對強勢一方。

 

風水輪流轉,如此就看王老闆的意思了,和23年前的結局頗為類似。

 

真是命好。首先有個好爸爸,能參軍能被推舉上大學,然後又娶了南粵省高官之女,一路順風順水,完全用不著“行賄”就能把事給辦了,當然,在南粵的地盤上,當年就是他想給,別人也不敢收。

 

2016年12月26日毛澤東誕辰日,獲勝的王老闆風光走延安,算是亮明所有態度。所以啊,很多事情,真是王爺做得小子做不得。

 

企業家精神到底不如紅色精神好使,呼籲市場到底不如紅頭文件管用。

 

眼下,估計姚老闆頗為鬱悶,幾次向外界喊話自己只是個艱難賺錢的知識份子,言下之意是“我是個小人物,求得饒人處且饒人”。跟氣勢最盛要罷免王老闆之時,簡直是天上地下。有些事情,真不是看《新聞聯播》,引進幾個有些許背景的高管就能搞掂的,所謂:不姓zhao,就不要難為王。

 

姚老闆這次是要長點記性了,就是不知此時還有張主任這般高姿勢的調停人願意問王老闆表個態嗎?

 

對於深圳當局來說,既然要在新世紀打造若干家世界五百強,還招攬廣州的許老闆遷冊到深,又動用深鐵救場萬寶之爭,想必也應該勸勸兩位老闆就此算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家放下過去共創五百強未來,正值大變局之時,就別給組織添亂了。

 

以上都是翔哥蹲坑時手機碼字,胡言亂語。另,五道口金融技校真是好學校。


喜欢文章,随意打赏▼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投资意见,并不代表本平台立场。文中的论述和观点,敬请读者注意判断。


关于版权:若文章涉及版权问题,敬请原作者联系我们。


金融圈管理员微信号:CBD_MEIR,欢迎添加交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