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一个红码,这是一座监狱

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豆瓣封禁:中国版女性瘾者超大尺度欲望满溢

专访推特网黄【性瘾种马】(下篇)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湖州死猪污染曝光,环保风暴只能靠“中央来人”?

2017-09-11 江玉楼 有狐


环保从风暴变成可有可无的微风,主要在于地方环保顺从地方利益,无法跳脱既得利益的羁绊。

文 | 江玉楼


中央环保督察组近日在浙江湖州有了个案突破,查处政府授权的企业填埋死猪牲畜场地,发现不知数目的大量死猪未经处理直接填埋。企业负责人嫌疑人被拘留,当地警方当场立案。“中央来人”才揭开长期遭举报却平安无事的涉事企业,但是,9月11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就撤离回京。

这个长期污染地下水、乃至与当地村民暴涨的癌症发病率或有相关的填埋场,被揭开的真相相当震撼,腐化未腐化的死猪组织已经与填埋场地混在一起。据说是担心发掘太多污染,所以发掘组没有扩大工作面,即便这样,污染也足够惊悚,见证了环保在湖州的巨大黑幕。

这次湖州死猪填埋场的公开,主要得益于中央环保督察组的直接督办,绕过了湖州,直接转交浙江省查处。如果没有这一“钦差”办理机制,湖州这个环保恶疾恐怕很难走到现在这个地步。实际上,在财经、财新的报道中,湖州地方偏袒此案的旧历史昭然若揭。

四五年来,觉察出生存环境出现异常的村人没断过举报,但最终都不了了之。村主任曾经说,村里的水和空气采样全部合格。湖州公安局出示的一份环保局对大银山部分土层和水质的检测,检测报告都是合格。如果不是“中央来人”,湖州大银山污染案恐怕很难出现反转。

我们知道,在十多年前,环保部门曾经掀起过一轮环保风暴,采取的力度也比较大。湖州此案以其影响之大,也让人恍惚有环保风暴被重启的感觉。但考虑到个案办理上对中央的过度倚重,才能克服地方壁垒,也让人对新的环保风暴捏了一把汗。

细查浙江方面后续的报道口径,已经有了很大的退缩。比如引用湖州当地的环保局说法,“起码有一百头”之类,为大幅度缩小查处结果造势。更重要的是,如此重大的长期污染,没有行政部门放纵几乎无可能实现——现在却由湖州环保部门“放风”,也算是有讽刺。

在中央督察组的压力下,发掘大银山填埋场黑幕,只是整治的开始,所用的速度不可谓不快。现在的关键是,一旦中央环保督察组离开浙江,后续处理事宜都由浙江操作,人们未免会担忧,如果由湖州地方提供主要资料作为查处依据,会不会出现层层推卸的状况,环保压力会不会从上至下减轻?最怕是这个。

显而易见的事实是,环保从风暴变成可有可无的微风,主要在于地方环保顺从地方利益,无法跳脱既得利益的羁绊。层层相因,最后不得不祭出中央环保督察组这把“尚方宝剑”,这既说明“中央来人”的重要性,也从侧面证实现有的环保查处机制已然有失效之处。

青山绿水就是金山银山,已经成为包括最高领导人在内反复强调的发展原则,环保的重要性已经提升到与反腐一般的政治高度。中央环保督察组比照中纪委巡视组的做法,也说明了许多深意。本次在浙江省查办湖州大银山污染案,如果再按照大事化小的官场逻辑,恐怕说不过去。

总的来说,最近这起湖州大银山污染称得上是环保要案了,它微妙地指示了环保作为一项治国理政内容在现实中的处境:“中央来人”才能撬动地方庇护的障碍,敲山震虎,留下待查办大案以观后效;既承认现有环保机制的不足,也指向有待成形的巡视督查新机制,围绕环保大案经营新局面。

来源:搜狐号三條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关键词


遛狗遭暴打 | 私生饭 | 马东许知远

小朋友的画  | 林毅夫药方 | 王健林被边控

郭敬明 | 章莹颖 | 融资担保 | 公权逼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