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同文异诵 •为爱发声】​万岁!心中的太阳! 献给伟大的中国共产党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28年前的南医大杀人案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原子弹下无冤魂!广岛核爆72周年,安倍反思了吗?

2017-08-07 九段线 九段线

昨天,日本广岛市在和平纪念公园举行原子弹爆炸72周年纪念活动。日本广岛核爆炸事件距今已经72年了,可是日本似乎并没有从残酷的战争中明白和平的意见,如今不仅多年来一直有日本民间政治团体要求美国政府为原子弹轰炸向日本道歉,还有日本核爆炸受害者团体寻求美国的政府赔偿,同时安倍政府强行推新安保法解禁集体自卫权,还将纳粹编进教科书,与德国对待战争的态度不同,日本似乎一直想无形中重返军国主义的道路。


1945年8月6日上午8时15分,美军轰炸机在广岛投掷了人类战争史上第一颗核弹,近9万人当场丧生,这座日本西部城市也在瞬间被夷为平地;3天以后,第二颗原子弹在规模更大的长崎爆炸。8月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两颗原子弹轰炸共造成20多万人死亡,其中绝大部分是平民。


70多年来,日本在反思那场战争时总是一再强调自己是受害者,是“世界上唯一遭受过核攻击的国家”。日本没有认识到,自己首先是一个加害者,它所发动的军国主义侵略战争夺走了数千万亚洲人民的宝贵生命,同时也是日本首先发起了偷袭珍珠港。从很大程度上说,日本所遭受的苦难是自食其果。别忘了,在日军占领当时的中华民国首都南京以后,有40万欣喜若狂的日本民众涌上东京街头欢庆胜利并踊跃捐款。日本不能两套标准,主动发起战争伤害其他国家民众时庆祝,轮到自己的民众就要求道歉。


而对于二战的反思、对于法西斯遗毒的清除,与日本军国主义日益猖狂对比起来,德国却是截然相反的。


1994年德国议会通过了《反纳粹和反刑事犯罪法》,在法律上彻底限制了纳粹死灰复燃,1999年联邦众议院通过了在柏林建造600万纳粹大屠杀纪念碑和恐怖之地战争纪念馆,专门揭露纳粹暴行,提醒德国人牢记历史教训,决不让历史重演。不仅如此,现在在德国如果否认大屠杀已经属于违法(犯罪),不属于言论自由的范畴,美化纳粹、为纳粹辩护、损害大屠杀受害者尊严的人员,可以被判处3年有期徒刑或罚金。

1945年在广岛上空投下原子弹的美国飞行员,美国空军退役少将查尔斯·斯韦尼1995年在美国国会发表了一篇《原子弹下无冤魂》的演讲,在演讲中,他呼吁:日本人民应该给远东人民一个答复,是谁把灾难强加给远东各国。如果日本不追寻并接受真相,日本怎能安心地与自己相处,与亚洲邻国、美国相处?


今天再读这篇近20年前的著名演讲,仍然具有强大的警示,世界人民,尤其是美国人和日本人,都应认真阅读,防止灾难再次发生。


 以下是演讲全文:


我是美国空军退役少将查尔斯·斯韦尼(Charles W.Sweeney)。我是唯一参加了两次对日本原子轰炸的飞行员,在对广岛的轰炸中担任驾驶员蒂贝茨上校的右座领航员,在对长崎的轰炸中任编队指挥员。



查尔斯·斯韦尼年轻照片




南京大屠杀


日本认为美国是阻止其实现在亚洲的“神授”命运的唯一障碍,于是对驻扎珍珠港的太平洋舰队进行了精心策划的偷袭。


偷袭时间定于一个星期天的早晨,因为此时行动可以最大限度地摧毁舰队实力、消灭人员,给予美国海军以致命的打击。



1941年12月7日,日本军队对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发动突然袭击式进攻。照片里是日军飞机轰炸珍珠港的军事机场


数千名美国水兵的生命湮灭于仍然沉睡在珍珠港湾底的亚利桑那号战列舰里,其中的许多士兵甚至不清楚为什么受到突然袭击就已死去。战争就这样强加在美国的头上。



日本偷袭珍珠港


科雷希多岛的陷落及随后对盟军战俘的屠杀,驱散了对日军兽性的最后一丝怀疑。


即使是在战时,日军的残暴也是令人发指的。巴丹的死亡进军充满恐怖。日本人认为投降是对自身、对家庭、对祖国、对天皇的污辱。


他们对自身和对敌人都毫不手软。7000名美军和菲律宾战俘惨遭殴打、枪杀、被刺刀捅死,或惨死于疾病和饥饿。


二战中异常残酷的美日硫磺岛之战


战争末期,日军部队在即将被美军驱赶出马尼拉时对平民展开了大屠杀,这些也都是事实。


随着美国在广阔的太平洋向日本缓慢、艰苦、一步一流血地进军,日本在最大的程度上显示出它是一台冷酷无情、残暴无人性的杀人机器。无论战事是多么令人绝望,


无论机会是多么渺茫,无论结果是多么确定,日本人都战至最后一人。为了取得尽可能大的光荣,日军全力以赴去杀死尽可能多的美国人。



美国碉堡山号航空母舰在1945年冲绳之役舰桥遭到自杀攻击


美军开进得距日本本土越近,日本人的行为就变得越疯狂。

塞班岛美军阵亡3000人,其中在最后几小时就死了1500人。

硫黄岛美军阵亡6000人,伤21000人。

冲绳岛美军阵亡12000人,伤38000人。

这更是沉重的事实。


卡米卡兹,即“神风敢死队”,驾驶装载炸弹的飞机撞击美国军舰。队员认为这是天上人间至高的光荣,是向神之境界的升华。在冲绳海域,神风敢死队的自杀性攻击要了5000名美国海军军人的命。



美日在二战中争夺冲绳岛


日本用言语和行动表明,只要第一个美国人踏上日本本土,他们就处决所有的盟军战俘。日本为大屠杀做了准备,强迫盟军战俘为自己挖掘坟墓。即使在投降后,他们仍然处决了一些战俘。



日本虐待和屠杀盟军战俘


《波茨坦公告》要求日本无条件投降。日本人认为这是荒唐可笑而不屑考虑的。我们从截获的密码得知,日本打算拖延时间,争取以可接受的条件来谈判投降。


在8月6日之前的几个月里,美国飞机开始轰炸日本本土。一个个日本城市化为火海,成千上万的日本人死去。



遭受盟军空袭击的日本某城市工业区


但日军发誓决不投降。他们准备牺牲自己的人民,以换取他们所理解的光荣和荣誉——不管死多少人。他们拒绝救助平民,尽管我们的飞行员事先已就可能来临的空袭投撒了传单。


在一次为期10天的轰炸行动中,东京、名古屋、神户、大阪的许多地方化为灰烬。即使在用原子弹轰炸了广岛之后,日本军部仍然认为美国只有一枚炸弹,日本可以继续坚持。


美国轰炸东京的B-29轰炸机编队


在8月6日之后,他们有3天的时间用于投降,但他们不。只有在长崎受到原子轰炸后,日本天皇才最后宣布投降。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军方仍声称他们可以而且应该继续战斗。一个陆军军官团体发起叛乱,试图截获并销毁天皇向日本人宣布投降的诏书。



1945年8月5日8:15分,美军向广岛市内投下一颗代号为“小男孩”的铀弹在距地面580米的空中爆炸,核爆的蘑菇云中心温度3980℃,爆炸当量相当于15万吨TNT,蘑菇云腾起20000英尺高


这些事实有助于说明我们所面临的敌人的本质,有助于认清杜鲁门总统在进行各种选择时所要考虑的背景,有助于理解为什么对日本进行原子轰炸是必要的。


像每一个男女军人一样,杜鲁门总统理解这些事实。伤亡不是某种抽象的统计数字,而是惨痛的事实。


原子弹是否结束了战争?

是的。

它们是必须的吗?

对此存在争议。


50年过去了,在某些人看来,日本成为受害者,美军成为凶残成性的征服者和报复者;原子弹的使用是核时代的不正义、不道德的起点。


自然,为了支撑这种歪曲,他们必然要故意无视事实或者编造新的材料以证明这种论调。其中最令人吃惊的行径之一,就是否认日军曾进行过大屠杀。



1937年12月13日,南京在一片混乱中被日军占领,日军在华中方面军司令官松井石根指挥下,在南京地区烧杀淫掠无所不为。在大屠杀中有20万以上乃至30万以上中国平民和战俘被日军杀害,南京城被日军大肆纵火和抢劫,致使南京城被毁三分之一,财产损失不计其数


事情怎么会弄成这个样子呢?答案也许会从最近发生的一些事情中找到。


当前关于杜鲁门总统为什么要下达对日本进行原子轰炸的命令的争论,在某些情况下已演变成数字游戏。


日本财团在美国策划的“原子轰炸后果”展览显示了卑鄙的修正主义论调,这种论调在史学界引起轩然大波。“原子轰炸后果”展览传递出这样的信息——日本是无辜的受害者,美国是罪恶的侵略者。


想象一下如果你的孩子去看展览,他们会留下什么样的印象?他们还会知道事实的真相吗?


在一个全国性的电视辩论中,我听到这样一位所谓的杰出历史学家声称,原子弹是没有必要的,杜鲁门总统是想用原子弹吓唬俄国人,日本本来已经打算投降了。


还有些人提出,艾森豪威尔将军曾说过,日本已准备投降,没有必要使用原子弹。然而,基于同样的判断,艾森豪威尔曾严重低估了德国继续战斗的意志,在1944年就下结论说德国已无力进行攻势作战。


这是一个灾难性的错误判断,其结果即是“突出部战役”的失败。是役中数万盟军毫无必要地牺牲了,盟国面临着允许德国拖延战争和有条件投降的风险。


一个相当公正的结论是,根据太平洋战争的情况,可以合理地预期日本将是比德国更疯狂的敌人。


最后,有一种理论认为,如果盟军进攻日本本土,我们的伤亡不是100万,而是只要死上46000人就够了。只不过是46000!你能够想象这种论调的冷酷吗?仅46000人,好象这些是无关紧要的美国人的生命。


在此时此刻,我要承认,我不清楚在对日本本土的部队进攻中美军将会伤亡多少人,也没有任何人知道。


根据对日本战时行为的判断,我的确认为,一个公正合理的假设是,对日本本土的进攻将是漫长而代价高昂的。根据我们所知道的情况而不是根据某些人无端的臆想,日本不打算无条件投降。


在对硫磺岛这样一个太平洋中8平方英里的岛礁的进攻中,6000名海军陆战队官兵牺牲,伤亡总数达27000人。



硫磺岛战役旧照片


对那些认为我们的损失仅是46000人的人,我要问:是哪46000人?谁的父亲?谁的兄弟?谁的丈夫?


是的,我只注意到了美国人的生命。但是,日本的命运掌握造日本人的手中,而美国不是。


数以万计的美军部队焦急地在大洋中等待着进攻。他们的命运取决于日本下一步怎么走。日本可以选择在任何时刻投降,但他们选择了等待。而就是日本“无所作为”的时候,随着战事的进行,美军每天伤亡900多人。


我曾听到另一种说法,称我们应该与日本谈判,达成一个日本可以接受的有条件投降。


我从来没听任何人提出过与法西斯德国谈判投降。这是一个疯狂的念头,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说出这样的话。与这样一个邪恶的法西斯魔鬼谈判,就是承认其合法性,即使是已经在事实上打败了它。


这并不是那个时代空洞的哲学上的原则,而是人类的正义要求,必须彻底、干净地铲除法西斯恶魔的势力,必须粉碎这些邪恶的力量。法西斯的领导者已经无情地打碎了外交的信誉。


为什么太平洋战争的历史这么容易就被遗忘了呢?


也许原因就存在于目前正在进行着的对历史的歪曲,对我们集体记忆的歪曲。在战败50年后,日本领导人轻率地声称他们是受害者,广岛、长崎与南京大屠杀在实质上是一回事!



日本政府首脑一直不间断地参拜靖国神舍,对邻居们强烈遣责,从来是毫不理会的


整整几代日本人不知道他们的国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都干了些什么。这可以理解为什么他们不理解日本为什么要道歉。


与德国认罪的姿态不同,日本坚持认为它没干任何错事,它的行为是受当时局势的拖累。这种态度粉碎了任何真正弥合创伤的希望。



同是二战的战败国,德国和日本对历史的态度大相径庭,图为1970年,德国时任总理勃兰特,在遇害者纪念碑前下跪,代表德国请求宽恕


只有记忆才能带来真正的原谅,而遗忘就可能冒重复历史的危险。


通过精心策划的政治公关活动,日本现在建议使用“太平洋胜利日”(VP Day)来取代“对日本胜利日”(VJ Day)这一术语。他们说,这一术语将会使太平洋战争的结束显得不那么特别与日本有关。



日本民众的反华游行


有些人可能会提出,这些文字能说明什么呢?对日本胜利,太平洋的胜利,让我们庆祝一个事件,而不是一个胜利。


我要说,话语就是一切。


请庆祝一个事件!类似于庆祝一个商场开业典礼,而不是欢庆战争的胜利。这将分裂整个地球。数以千万计的死者、数以千万计受到身心伤害的人和更多的人将会不知所措。


这种对语言的攻击是颠倒历史、混淆是非的工具。文字或话语可以像任何一种武器一样具有毁灭性:黑即白,奴役即自由,侵略即和平!


在某种程度上,通过抹除精确的描述文字而对我们语言所展开的攻击,要比50年前日本对我们进行的真正的侵略更具有危害性,至少在真正的侵略中,敌人是清楚的,威胁是清楚的。


今天日本巧妙地打起种族主义这张牌,以此来宣示其行为的正义性:日本不是进行罪恶的侵略,而只是从白人帝国主义中解放受压迫的亚洲大众。


解放?!是的,他们用屠杀“解放”了3000万无辜的亚洲人。我坚信,这3000万无辜的人,他们的家人,他们的后代,永远也不会欣赏日本“崇高”的行为。


经常有人问我,用原子弹轰炸日本是否是出于报复,是否是蓄意毁灭一个古老而令人尊敬的文明。对此有如下事实:


一,在最初的轰炸目标清单上包括京都。虽然京都也是一个合法的目标,在先前的空袭中未曾予以轰炸,陆军部长史汀生把它从目标清单中去掉了,因为京都是日本的古都,也是日本的文化宗教中心。



日本京都


二,在战时我们受到严格约束,在任何情况下不得轰炸东京的皇宫,尽管我们很容易识别皇宫并炸死天皇。


毕竟我们不是为了报复。我经常想,如果日本有机会轰炸白宫,是否也会像美国这样克制,我认为日本不会。



二战时期的日本皇宫


在此让我澄清一个事实,纠正一个长期以来的偏见,那就是我们故意选择人口密集的城市轰炸。


我们要轰炸的每一个目标城市都有重要的军事价值。广岛是日军南方司令部所在地,并集结了实力可观的防御部队。


长崎是工业中心,有两个重要的兵工厂。在这两个城市,日本都把兵工厂和部队配置于市区中心。


像在任何一场战争中一样,我们的目标,理所当然的目标,就是胜利。这是一个不可动摇的目标。


我不想否认双方死了许多人,我不为战争的残酷而骄傲或欢乐,我不希望我国或敌国的人民受难。


每个生命都是宝贵的。但我的确认为这样一个问题应该去问日本战犯,是他们以日本人民为代价追求自身的辉煌。他们发动了战争,并拒绝停止战争。难道他们不应为所有的苦难、为日本的灾难负最终的责任吗?


也许如果日本人真切地了解过去,认清他们国家在战争中的责任,他们将会看到日本战犯才应负起战争的罪责。日本人民应该给远东人民一个答复,是谁把灾难强加给远东各国,最后强加给日本自己。


当然如果我们与日本人一道抹煞历史的真相,那么这一点是永远也做不到的。


若日本不追询并接受真相,日本怎能安心自处,与亚洲邻国、与美国相处?我和部属在执行原子轰炸任务时坚信,我们将结束战争。我们并没有感到高兴。而是一种责任感和使命感,且我们想回到自己的家人身边。



随着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日本海上自卫队战舰群不断地出没于中国东海南海


今天,我站在这里作证,并不是庆祝原子弹的使用,而是相反。我希望我的使命是最后一次。我们作为一个民族应该对原子弹的存在感到恐惧。我就感到恐惧。


但这并不意味着回到1945年8月,在战时情况下,在敌人顽固凶残的条件下,杜鲁门总统没有义务使用所有可能的武器结束战争。我同意杜鲁门总统的决定,当时以及现在。



哈里.S.杜鲁门总统(1884年5月8日-1972年12月26日)


战后几年中,有人问杜鲁门总统是否还有其它选择,他响亮地说:没有。接着他提醒提问者:记住,珍珠港的死难者也没有其它选择!


战争总是代价高昂的,正如罗伯特·李将军所说:“战争如此残酷是件好事,否则就会有人喜欢它。”感谢上帝使我们拥有原子武器,而不是日本和德国。


科学有其自身的逻辑,迟早会有人设计出原子弹。科学不能被否定。关于制造原子弹是否明智的问题,终将被原子弹已被制造出来这一事实所压倒。


由于德国和日本法西斯被击败,世界变得更好了。日本和美国的年轻人不再相互杀戮,而是生长、成家立业,在和平中生活。



演讲中的美国退役空军少将查尔斯·斯文尼


作为10个孩子的父亲和21个孩子的祖父,我可以表明,我很高兴战争这样结束。



日本民众在昨天的广岛核爆炸纪念日不仅聚集起来参加纪念活动,同时也抗议首相安倍晋三出席纪念仪式,并要求安倍下台。


对于日本民众纪念广岛和长崎之殇,应该是为了这样的悲剧今后不再重演,要驱散笼罩在人类头上的核武阴影,归根结底是要竭尽全力避免战争本身。一个最简单的事实是:如果没有法西斯军国主义发动的那场战争,就不会有广岛和长崎的20万个无辜生灵的涂炭。


所以,安倍是应该倾听一下民众的呼声了,特别是在这个值得纪念、反思的日子,而如果一意孤行,一条道走到黑,谁也无法保证类似广岛核爆的悲剧会不会在未来重演。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