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访朝全程,从未公开!

访朝全程,从未公开!

美媒:特朗普对华贸易战已然失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10/26 GreatFire悬赏计划更新,增加前端项目!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6月28日 下午 11:10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高陵2000亩旗帜项目“难产”背后……

小洺 粉巷财经 Today

弋阳小镇粉巷君 摄

新开一座工厂,高陵人未必会有多激动;来个文旅项目,关注度还是比较高的。

这个工业占比GDP达70%的大西安北跨核心区,迫切需要三产来平衡区域产业结构,丰富地方经济文化生态。

早先,资本看上了梁村,这里坐拥汉阳陵,难得的风水宝地,用当地百姓话说,“皇帝都能看得上的地方”。

千呼万唤中,一个计划占地2000余亩、投资55亿的文旅项目——“弋阳小镇,于2017年“双十一”开工……

初衷不错!

但推进过程似乎并不顺利,原本计划的3年落地时间延迟至2023年,且项目建设已停工多时。

那么,一个各方看好的项目,缘何“难产”?核心问题出在了哪里?

解剖这只“麻雀”,粉巷君(ID:nbdfxcj)发现,其间牵涉重重因素,有时也并非能够以主观意志为转移……


1


认识一个事物,有时需要退后一步来观察。

比如“弋阳小镇”,其现实背景在于,长期以来,高陵区工业占比GDP维持在70%左右的高位,三产薄弱是当地发展的痛点。

按照其十三五规划目标,到2020年,服务业占GDP的比重需提升至25%。    

同时,高陵区还有一些极其重要的身份——全国第二批农村改革试验区、国家新型城镇化综合试点县等。

所以,产业结构调整、城乡综合发展,也是其近年来发展的两大重点维度。

如何解题?

高陵区在几年前便决定,将特色小镇作为重要突破口。随后,一批项目很快被推出。

“弋阳小镇”便是其中之一,而且算得上是旗舰类项目。

弋阳小镇粉巷君 摄

在高陵区的设想中,“弋阳小镇”将依托汉阳陵资源,打造陕西汉唐帝陵文化旅游带建设的新亮点,以及西安北大门的“不夜城”。

更重要的是,区里还寄望于,项目能为当地村民带来长期稳定增收,以及提升泾渭地区三产服务业的发展水平。

高定位,自然意味着高投入。

项目占地2000余亩,拟投资额55亿元——简单比较一下,2018年,高陵区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也仅完成380.62亿元。

所以说,妥妥的大手笔是没有问题的。

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眼下在梁村,只有一处被围挡包裹的未完工大型建筑——“弋阳小镇”一期商业区建设项目。没有繁忙的施工景象,此地荒草丛生,除了几个在活动板房内休憩的留守员工,一切寂静得让人害怕。

是的,停工了!

据员工的说法,在2019年进行一些简单的现场整理之后,这个商业区项目至今已停工一年多时间。


2


对于项目搁浅,流传在梁村的说法是:拆迁手续没有办下来。

这一理由,也得到了项目建设方海荣集团的佐证。 

海荣集团“弋阳小镇”项目部工作人员讲,“因为手续不是很全……涉及到拆迁,它必须要定方案,而且每年的政策又不一样,不是说想拆就能拆了。”

具体是哪一道手续不全,上述项目部工作人员则不愿多说。

去年10月,高陵区政府通过市长信箱也给出过一个说法,即:受城市规划、文保规划和生态规划红线的影响,须对项目的原规划进行修编并重新报批。

实际上,在2017年开工之前,高陵区就已经完成项目的初次规划编制工作,以及对1478亩土地的征收工作。

业内人士介绍,流转土地的征收,只需要地方政府与村民达成土地征收和拆迁协议,其它基本就没有更多的手续限制了。所以,前面建设方所说的拆迁手续,不排除是指项目规划书。 

另据梁村村民透露,在征地之时,被征地村民获得承诺,每亩土地补偿5.1万元,人均50平米的安置房,以及一个20平米的门面。

但是,目前土地已经征收大半,拆迁却只完成了几户,就迟迟进展不下去了。

所以说,拆迁涉及到的补偿协议大约没问题了,核心应该在于规划方面带来的新挑战?

“规划调整是很正常的事情,因为很多地方比如5年就有一个新的城市规划,新的规划里面,某些地方可能不能有一些固定建筑,那到时候再需要拆除,政府是要赔偿的,所以要事先规划清楚。”前述业内人士表示。

加之近年来,从国家到各级政府层面,对于严守生态保护红线已越发“较真”。

去年,国家三部委联合发函,要求各地开展生态保护红线评估调整工作。包括西安市和高陵区,也在去年展开了生态保护红线和永久基本农田的核查工作。

具体到西安层面,去年下半年启动了全市国土空间总体规划的编制工作。粉巷君注意到,这项工作眼下已进入关键时期。

西安市资源规划局在上月与高陵区的座谈中,要求高陵方面“合理编制村庄规划、做好渭河两岸的构思设想、基本农田面积不减。”

生态规划红线,包括耕地红线、水资源红线等,也是项目规划中的重点内容。而“弋阳小镇”毗邻渭河北岸,自然会给予更多地考虑。


3


所以眼下,影响项目进展的前述规划,到底进展如何?

据高陵区泾渭街道办的工作人员透露,“新规划的修编,目前还在进行中,由于涉及到村庄的改造,所以我们先启动安置区(的规划),安置区的报告我们已经给区政府打过去了。”

尽管如此,“弋阳小镇”项目的前途仍充满未知。

今年2月,高陵区印发《2020年重点建设项目计划》,“弋阳小镇”位列其中,且在今年要启动商业区建成区域装饰装修及立面打造,在已累计投资2.73亿元的基础上,今年内将继续投资1.8亿元。

然而,眼看今年已过近半,项目复建仍未见明确时间,上述年内计划能否完成,仍需打一个问号。

在海荣集团的项目部工作人员看来,“弋阳小镇”不会黄,但在近几年,或者说2023年之前,要搞起来也是不可能的。

“弋阳小镇”短期复建无望,海荣集团则干脆在汉阳陵东大门附近,新开发了一个“弋阳园林景观示范园”项目,占地323亩,总投资2亿元。

“(海荣集团)去年跟今年都重点在搞(园林)那边,因为那边不牵扯到拆迁嘛!”上述项目部工作人员透露,弋阳园林计划今年开业。

弋阳小镇粉巷君 摄

可是,更关心“弋阳小镇”项目进展的梁村村民,则颇有些五味杂陈。

对于他们来说,曾期待通过引入可靠的产业项目,促使当地人居环境和配套设施得以改善。

梁村毗邻渭河北岸,南与未央区草滩街道隔河相望,西与咸阳市秦都区正阳乡张家湾村相接。可以说,三地人之间的比较是无时不刻的。

由于“弋阳小镇”项目的搁浅,动工时间更晚的草滩街道特色小镇,却反而走到了前头,这也让梁村人有些难以释怀。

另外,由于当地村民的大部分土地已经被征收,而之前允诺的劳动力就业安置问题,却未得到完全落实解决。

据村民介绍,当地除了60岁以上老人可获得每月200元的补助(具体暂未向官方确认),失去土地租金的村民,更多地只好选择外出打工……

 巷君邀你“在看”“星标”搞起来!

这世界很大

一不小心会错过彼此

简单三步

精彩内容与你及时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