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长安乱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夜读丨一个曾经绝密28年的名字!

汤加火山剧烈喷发,导致这个国家“失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生死时速,空运捐献肺源却被拒登机!开辟生命“驼峰航线”已迫在眉睫!(附最新进展)

2015-10-05 新华日报 新华日报

10月4日凌晨3点,当大多数人还在梦乡时,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团队取肺医生已在广西获取18岁病人脑死亡爱心捐献肺源,计划赶到290公里外的广州机场,乘坐8:20起飞的南方航空CZ3913航班回无锡。


意外发生了。移植团队8:05到达机场,南方航空值班经理以“客务没通知、时间己到”拒绝上机。所幸,在深圳航空的支持下,取肺医生改签深航9:50航班起飞,最终在取肺9小时后抵达无锡市人民医院。此时,等候多时的肺移植团队早已作好准备。

16:15,双肺移植结束,等待供肺多日的呼吸衰竭病人得救。“肺取下到医院要9个多小时,这己是肺保存时间的极限了,也创下我国肺移植长距离转运时间的新记录,我们团队全力以赴,右、左肺冷缺血时间分别为11、13小时,如此长的肺冷缺血时间是国内最新纪录,也达到世界纪录水平。”中国肺移植第一人、无锡市肺移植中心主任陈静瑜对记者说。他的声音里有疲倦,也有对我国器官转运缺乏国家层面绿色通道制度支持的忧虑。

名词解释:保存的器官在低温时的缺血称为冷缺血。从冷缺血开始至器官重新恢复血供的时间间隔(整个过程器官都在低温环境中)称为冷缺血时间。目前所有有效的器官保存方法都依赖于低温。

面对器官转运,两家航空公司“冰火两重天”


从广西岑溪市人民医院到广州白云国际机场,290公里车程预计3个半小时,但是国庆期间即使是凌晨交通也异常拥堵。无锡取肺医生刘东走应急车道,才得以在8:05分抢到时间赶到机场。“知道国庆路上堵,10月3日己提前和南方航空客务联系过,他们保证会全力配合。可到了机场,南航值班主任将登机牌给了我,又被值班经理收走,不让我过安检登机。”刘东表示无奈。而在无锡市人民医院等待肺源的陈静瑜也致电南航,请求开通绿色通道支持器官转运,依然被拒绝。实际上,原定于8:20起飞的南航CZ3913航班直到9:10才起飞,比原定时间晚点50分钟。

不同的航空公司,做法不尽相同。刘东医生临时决定换乘9:50起飞的深航ZH9550航班,深航柜台工作人员得知移植院队转运活体器官的事情后,立即通知了安检、塔台和机组人员,并给他们安排了电瓶车送到安检,还用电瓶车送医生到登机口,整个过程非常顺利,衔接紧密,总共也就15分钟左右的时间。

陈静瑜医生在个人微博上再次以此事为由,以移植医生和全国人大代表的双重身份再次呼吁“为器官移植开辟转运绿色通道”,也迅速在网上引发网友的讨论。


病人等到匹配的肺捐赠费时两到三年

过去肺从取下到完成手术,极限时长是6个小时,一般手术是3个小时。也就是说,路途转运时间最长只能在3个小时。“这几年,因为器官转运的不确定性,路途时间常常大大延长,我们团队也一再突破肺冷缺血时间,从6小时延长到9个小时。”陈静瑜说:“这是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实际上是与死亡的对抗。”

我国是世界第二大器官移植大国,但公民自愿捐献器官率较低。今年1月1日起,我国宣布全面停止使用死囚器官作为移植供体来源,公民逝世后自愿器官捐献成为器官移植使用的唯一渠道,器官来源原本就很紧张,现在形势更加严峻。去年一年中国肺移植手术147例,其中陈静瑜所在的无锡市人民医院完成104次。“病人等到匹配的肺捐赠平均两到三年。很多人没能等到就去世了。”他说,“这两年得益于国家公共器官捐献体系,捐献量大幅增加,但长途运输仍然缺乏支持系统。”

目前,我国器官航空运输完全依赖于民用航空。在西方国家,捐赠器官运输主要由商用航空提供急救服务,可以在一小时内快速安排和空运。“但这种服务刚刚开始在中国起步,还没有普及,大多数人负担不起。”陈静瑜说。

“以心肺移植来说,由于目前全国范围内掌握成熟肺移植技术的医院不多,当地的肺源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医院进行手术而面临浪费,所以通过器官分配网分配到无锡,为了不使宝贵肺源浪费,团队经常飞机、高铁、公路生死时速拼命,我们自己都称每一条航线是救命的‘驼峰航线’。”陈静瑜说。

国家应建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支持系统


作为连续两届全国人大代表,陈静瑜这些年不断呼吁建立器官转运绿色通道支持系统。他也坦言,航空公司和机场在器官转运支持上已经有了很大改善,但不同的航空公司的支持力度依然参差不齐。他举例:“今年1月31日晚上,无锡人民医院得到死囚器官停用以来的第一例捐献肺源,这两颗肺也恰恰就在广西桂林。团队刘峰医生2月1日早上6点就出发,先从无锡赶往南京,再从南京飞往桂林;下午5时30分,又从桂林飞返上海,驱车从上海回到无锡;往返3000公里,终于在晚上10时40分回到无锡市人民医院。在这7个小时的旅程中,东方航空公司的空姐们减少了打扫时间,只用了20分钟就起飞;还通过直飞申请,缩短飞行时间15分钟;为刘峰升舱至头等舱,方便他第一个下飞机,并为他开通了绿色通道。一切的一切,只为争分夺秒。移植时,左肺冷缺血时间8小时50分,右肺冷缺血时间12小时,都几乎到了极限时间。次日凌晨3时30分,这两颗肺被顺利移植进该院一名61岁的女士身体中,病人成功获救。”

而就在今年7月29日,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团队在提前发出书面申请和报备的情况下,航空公司临时取消航班却并未通知移植团队,而经历一次生死时速的大逆转。而这样的惊心动魄和无奈,在该移植团队中早已不鲜见。“器官移植中的不确定因素太多,使得目前器官移植就像在钢丝绳上行走。我们团队每天都面对死亡竞赛,只是不知道‘下一次’是什么时候。”陈静瑜建议国家出台政策和系统,帮助协调民航、铁路和地面救护车,全力支持器官运输。

根据国家卫生和计生委的统计,今年上半年,有1600个病人进行了器官捐献,而国内每个病人利用2.5个器官,而国外是4个器官。陈静瑜说:“因为转运的难处,很多在路上浪费了。”

南航致歉并支持陈静瑜倡议 接受移植病人情况稳定

10月4日中午12:40,几经波折的供肺送抵无锡市人民医院。移植团队作好准备,在ECMO维持下先后成功双移植。“在目前的器官转运条件下,团队一次次突破肺转运时间。国外取肺从取下到完成手术,最长时间目前是12小时,今天的手术全部做完肺冷缺血时间达到13小时。为了每一个苦苦等待的病人,为了每一位捐献者的宝贵器官不被浪费,我们医生团队愿意倾尽全力去完成手术。器官移植在我国起步较晚,但是技术上目前已经和国际水平接轨。而在器官捐献的观念、社会对于器官转运的支持力度上,要走的路还很长,希望这样的接轨越快越好。”

名词解释:ECMO是体外膜肺氧合(extracorporeal membrane oxygenation)的英文简称。在心脏手术期间,体外循环可以短期完全替代心肺,而可以实施心内直视手术。同时,在心脏手术室快速建立的体外循环后抢救成功率非常高。


4日晚,南航客服中心给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团队打来电话,说他们调查了,知道团队3号晚上给他们打过几次电话,两次是有客服接通的,但是他们的客服没有通知机场地面工作人员。南航对他们工作的疏忽以及对他们造成的损害表示歉意,以后会对器官转运工作做出改进,希望团队继续支持他们的工作。

南航表示:

南航为未能成功协助陈静瑜院长团队深表歉意。我们将借此进一步加强内部协同,进一步提升保障能力。

南航曾多次协助包括陈院长团队在内的多个医疗机构成功转运医疗活体器官,确保航班准时起飞,争取宝贵的时间。我们对医疗团队救死扶伤精神深为感佩,也为能成功协助医疗机构感到自豪。最近的一宗医疗器官转运,是今年7月4日,南航协助北京安贞医院团队,安排当天CZ6378航班搭载一颗活体心脏从广州飞往长春,确保航班准点起飞和到达,前后用时不到6小时,将这枚救命的心脏顺利送抵吉林大学第一医院,使患者得到救治。该宗案例亦是目前国内已知的最长距离的活体器官运输,航程近3000公里。

尽管如此,我们仍然深感并赞同陈院长关于建立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倡议,医疗用人体器官转运,尤其是民航航班涉及到多个不同机构和管理部门,且必须遵循相应的民航运输安全准则,更需建立系统性的转运流程,确保爱心绿色通道为“生命的接力”提供可靠的保障。南航愿尽全力参与建立此转运流程,呵护更多宝贵的生命。

衷心祈盼患者早日康复。


国庆期间无休,甚至全年所有节假日都无休的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中心团队,又在生死时速中度过了难忘的一天。

陈静瑜对记者坦言:“每一次生死时速后,我们医务人员不仅体力、精力和心态上备受煎熬,也无形中背负起巨大的医患纠纷压力:万一因为转运时间过长而使得手术失败呢?但是,如果因为考虑到转运的艰辛和难度,放弃手术机会放弃宝贵捐献器官,受损的还是患者、愧对的还是捐者、影响的还是整个国家的器官移植事业。”

陈静瑜说,他的团队随时待命,器官移植分配系统一有合适肺源就启程,到医院再移植,晨昏颠倒不怕,就担心宝贵肺源浪费在路上。他希望,越来越多的了解器官移植事业,并且推动它走得更好。

5日上午9:50,陈静瑜查房结束后告诉记者,昨天进行双肺移植的病人,目前情况稳定良好,肺部氧合趋好,手术中用以支持的ECMO已经撤除。

新华日报记者 沈峥嵘

本期编辑:曾力莹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