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长安乱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夜读丨一个曾经绝密28年的名字!

汤加火山剧烈喷发,导致这个国家“失联”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琼瑶给儿子的公开信火了:绝不抢救,死得快最重要!网友吵翻了…

2017-03-14 新华日报

“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                                                                                   ——琼瑶

3月12日,知名作家琼瑶突然公开了一封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人生中最重要”的信,交代了她的身后事——万一到了该离开之际,绝不抢救、身后事一切从简。

文中,琼瑶透露她近来看到一篇名为《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的文章有感而发。希望不会因为后辈的不舍,而让自己的躯壳被勉强留住而受折磨,叮咛儿子儿媳别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琼瑶表示,自己是抱着正面思考写下这封信,对于牢不可破的生死观,现在也该到改变的时候了。因此特别发出5点声明叮咛儿子,表示无论生什么重病,她都不动大手术、不送加护病房、绝不能插鼻胃管,最后再次强调各种急救措施也不需要,只要让她没痛苦地死去就好。

另外,她还叮咛身后事无须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悼念,火化后采花葬方式,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更说不设灵堂,不要出殡,盼一切从简。



有网友在评论里分享了自己正在亲历的状况,表达了自己的困惑



对于病人的自主选择权,各网友也看法不一。


有人认为这一选择对在世亲人太狠心。

@孟琴:能够没有痛苦的离去,是此生最大的福报,但是对于在世亲人来说,是悲伤的。


@coin:连让家人接受事实的时间都不给,对家人是不是太狠心了点。


@可乐汽水:留下的人,是最难受的。



更多人则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拥有选择有尊严地死去的权利。



琼瑶原文


(请滑动查看内容)


写给儿子和儿媳的一封公开信

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

亲爱的中维和锈琼:

这是我第一次在脸书上写下我的心声,却是我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封信。

《预约自己的美好告别》是我在《今周刊》裡读到的一篇文章,这篇文章值得每个人去阅读一遍。在这篇文章中,我才知道《病人自主权利法》已经立法通过,而且要在2019年1月6日开始实施了!换言之,以后病人可以自己决定如何死亡,不用再让医生和家属来决定了。对我来说,这真是一件太好太好的喜讯!虽然我更希望可以立法《安乐死》,不过,《尊严死》聊胜于无,对于没有希望的病患,总是迈出了一大步!

现在,我要继沈富雄、叶金川之后,在网路公开我的叮咛。虽然中维一再说,完全瞭解我的心愿,同意我的看法,会全部遵照我的愿望去做。我却生怕到了时候,你们对我的爱,成为我“自然死亡”最大的阻力。承诺容易实行难!万一到时候,你们后悔了,不捨得我离开,而变成叶金川说的:“联合医生来凌迟我”,怎麽办?我想,你们深深明白我多麽害怕有那麽一天!现在我公开了我的“权利”,所有看到这封信的人都是见证,你们不论多麽不捨,不论面对什麽压力,都不能勉强留住我的躯壳,让我变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卧床老人!那样,你们才是“大不孝”!

今天的《中国时报》有篇社论,谈到台湾高龄化社会的问题,读来触目惊心。它提到人类老化经过“健康→亚健康→失能”三个阶段,事实上,失能后的老人,就是生命最后的阶段。根据数据显示,台湾失能者平均卧床时间,长达七年,欧陆国家则只有2週至一个月,这个数字差别更加震撼了我!台湾面对失智或失能的父母,往往插上维生管,送到长照中心,认为这才是尽孝。长照中心人满为患,照顾不足,去年新店乐活老人长照中心失火,造成6死28伤惨剧,日前桃园龙潭长照中心又失火,造成4死11伤的惨剧!政府推广长照政策,不如贯彻“尊严死”或立法“安乐死”的政策,才更加人道!因为没有一个卧床老人,会愿意被囚禁在还会痛楚、还会折磨自己的躯壳裡,慢慢地等待死亡来解救他!可是,他们已经不能言语,不能表达任何自我的意愿了!

我已经79岁,明年就80岁了!这漫长的人生,我没有因为战乱、贫穷、意外、天灾人祸、病痛……种种原因而先走一步。活到这个年纪,已经是上苍给我的恩宠。所以,从此以后,我会笑看死亡。我的叮嘱如下:

一、 不论我生了什麽重病,不动大手术,让我死得快最重要!在我能作主时让我作主,万一我不能作主时,照我的叮嘱去做!

二、 不把我送进“加护病房”。

三、 不论什麽情况下,绝对不能插“鼻胃管”!因为如果我失去吞嚥的能力,等于也失去吃的快乐,我不要那样活著!

四、 同上一条,不论什麽情况,不能在我身上插入各种维生的管子。尿管、呼吸管、各种我不知道名字的管子都不行!

五、我已经注记过,最后的“急救措施”,气切、电击、叶克膜……这些,全部不要!帮助我没有痛苦的死去,比千方百计让我痛苦的活著,意义重大!千万不要被“生死”的迷思给困惑住!

我曾说过:“生时愿如火花,燃烧到生命最后一刻。死时愿如雪花,飘然落地,化为尘土!”我写这封信,是抱著正面思考来写的。我会努力的保护自己,好好活著,像火花般燃烧,儘管火花会随著年迈越来越微小,我依旧会燃烧到熄灭时为止。至于死时愿如雪花的愿望,恐怕需要你们的帮助才能实现,雪花从天空落地,是很短暂的,不会飘上好几年!让我达到我的愿望吧!

人生最无奈的事,是不能选择生,也不能选择死!好多习俗和牢不可破的生死观念锁住了我们,时代在不停的进步,是开始改变观念的时候了!

生是偶然,死是必然

谈到“生死”,我要告诉你们,生命中,什麽意外变化曲折都有,只有“死亡”这项,是每个人都必须面对的,也是必然会来到的。倒是“生命”的来到人间,都是“偶然”的。想想看,不论是谁,如果你们的父母不相遇,或者不在特定的某一天某一时某一刻做了爱,这个人间唯一的你,就不会诞生!更别论在你还没成形前,是几亿个王子在衝刺著追求一个公主,任何一个淘汰者如果击败了对手,那个你也不是今日的你!所以,我常常说,“生是偶然”,不止一个偶然,是太多太多的偶然造成的。死亡却是当你出生时,就已经注定的事!那麽,为何我们要为“诞生”而欢喜,却为“死亡”而悲伤呢?我们能不能用正能量的方式,来面对死亡呢?

当然,如果横死、夭折、天灾、意外、战争、疾病……这些因素,让人们活不到天年,那确实是悲剧。这些悲剧,是应该极力避免的,不能避免,才是生者和死者最大的不幸!(这就是我不相信有神的原因,因为这种不幸屡屡发生。)如果活到老年,走向死亡是“当然”,只是,老死的过程往往漫长而痛苦,亲人“有救就要救”的观念,也是延长生命痛苦的主要原因!我亲爱的中维和锈琼,这封信不谈别人,只谈我——热爱你们的母亲,恳请你们用正能量的方式,来对待我必须会来临的死亡。时候到了,不用悲伤,为我欢喜吧!我总算走完了这趟辛苦的旅程!摆脱了我临终前可能有的病痛!

无神论等于是一种宗教,不要用其他宗教侵犯我

你们也知道,我和鑫涛,都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尤其到了晚年,对各种宗教,都採取尊重的态度,但是,却一日比一日更坚定自己的信仰。我常说:“去求神问卜,不如去充实自己!”我一生未见过鬼神,对我来说,鬼神只是小说戏剧裡的元素。但是,我发现宗教会安慰很多痛苦的人,所以,我尊重每种宗教,却害怕别人对我传教,因为我早就信了“无神论教”!

提到宗教,因为下面我要叮咛的,是我的“身后事”!

一、 不要用任何宗教的方式来悼念我。

二、 将我儘速火化成灰,採取花葬的方式,让我归于尘土。

三、不发讣文、不公祭、不开追悼会。私下家祭即可。死亡是私事,不要麻烦别人,更不可麻烦爱我的人——如果他们真心爱我,都会瞭解我的决定。

四、不做七,不烧纸,不设灵堂,不要出殡。我来时一无所有,去时但求乾淨利落!以后清明也不必祭拜我,因为我早已不存在。何况地球在暖化,烧纸烧香都在破坏地球,我们有义务要为代代相传的新生命,维持一个没有污染的生存环境。

五、不要在乎外界对你们的评论,我从不迷信,所有迷信的事都不要做!“死后哀荣”是生者的虚荣,对于死后的我,一点意义也没有,我不要“死后哀荣”!后事越快结束越好,不要超过一星期。等到后事办完,再告诉亲友我的死讯,免得他们各有意见,造成你们的困扰!

“活著”的起码条件,是要有喜怒哀乐的情绪,会爱懂爱、会笑会哭、有思想有感情,能走能动……到了这些都失去的时候,人就只有躯壳!我最怕的不是死亡,而是失智和失能。万一我失智失能了,帮我“尊严死”就是你们的责任!能够送到瑞士去“安乐死”更好!

中维,锈琼!今生有缘成为母子婆媳,有了可柔可嘉后,三代同堂,相亲相爱度过我的晚年,我没有白白到人间走一趟!爱你们,也爱这世上所有爱我的人,直到我再也爱不动的那一天为止!

我要交待的事,都清清楚楚交待了!这些事,鑫涛也同样交待给他的儿女,只是写得简短扼要,不像我这麽唠刀。不写清楚我不放心啊!我同时呼吁,立法“尊严死”採取“注记”的方式,任何健康的人,都可在“健保卡”上注记,到时候,电脑中会显示,免得儿女和亲人为了不同方式的爱,发生争执!

写完这封信,我可以安心的去计划我的下一部小说,或是下一部剧本!可以安心的去继续“燃烧”了!对了,还有我和我家那个“猫疯子”可嘉,我们祖孙两个,正计划共同出一本书,关于“喵星人”的,我的故事,她的插图,我们聊故事就聊得她神彩飞扬,这本书,也可以开始著手了!

亲爱的中维和锈琼,我们一起“珍惜生命,尊重死亡”吧!切记我的叮咛,执行我的权利,重要重要!

你们亲爱的母亲

琼瑶 写于可园

2017年3月12日



“尊严死”渐成共识

南京医院年底前推“安宁疗护病床”

昨天,知名作家琼瑶突然发文交代的“身后事”在各大网站、自媒体平台引发强烈关注和讨论。也就在昨天,一场有关“生前预嘱”与“尊严死”的公益活动在南京鼓楼医院展开。记者了解到,为了为“尊严死”护航,南京医院年底前推“安宁疗护病床”。

南京现状

治、不治,癌症父亲与儿子争了两周

在鼓楼医院肿瘤科,63的钱先生因鼻咽癌半年前开始接受治疗。手术、化疗,半年的持续治疗并没有阻止癌魔的疯狂生长。如今,钱先生已出现了骨头、多脏器肿瘤转移,老人很痛苦,提出放弃治疗。但是,儿子不忍心,坚持救治,希望能够发生奇迹。鼓楼医院肿瘤科护士长袁玲说,此时,老人已经是全身转移了,当疾病不断发展,痛苦不断增加,老人要求放弃,儿子非常坚持,僵持了已经两个星期了。

“从前的人大多死在家中,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死在医院,然而,很多病患最后的时光却在‘呼吸机’等一系列辅助仪器维持中而痛苦煎熬。”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医学的现有水平延缓了肉体消亡的自然进程,但很难说一定是临终患者的福音。

生前预嘱,面对死亡自己做主

昨天,由北京生前预嘱推广协会进行的“生前预嘱”公益项目率先走进鼓楼医院。

“我们推广一个理念——生前预嘱,我们提供一个选择——尊严死,我们提倡一种精神——我的死亡我做主……”昨天,当工作人员发放相关宣传资料时,引来众多患者和家属取阅。“看到很多病友很痛苦地去世,心里很难过,我不想后期治疗那么痛苦……”现场,一位在鼓楼医院住院的晚期肺癌患者主动领取了一份《我的五个愿望》的签署文件。

记者看到,生前预嘱文件的核心是“我的五个愿望”,具体包括:我要或不要生命医疗服务;我希望使用或不希望使用生命支持系统;我希望别人怎样对待我;我想让我的家人和朋友知道什么;我希望谁帮助我。

记者探访

“安宁疗护”病床——让生命没有疼痛地离开

据了解,为了帮助更多的疾病终末期患者有尊严地离去,鼓楼医院已经开始了探索。去年10月,该院肿瘤科开放了“宁馨病房”,3张病床上已有18位病患安详地离开。

昨天,记者走进该院“宁馨病房”,生命气息扑面而来。墙上装饰着由蝴蝶、柳叶组成的生命树,窗台上、衣柜旁是充满生机的绿植……刚过60岁的沈女士(化姓)正住在其中一张病床上,记者进入房间时,她正在女儿的陪伴下半倚在床上边看电视边吃草莓,脸上并无痛苦表情。

病区护士方丽介绍,沈女士因胃癌晚期并发生肝胆系统、骨头等多处肿瘤转移。“她目前没有放疗、化疗等肿瘤治疗,主要去除疼痛、去除黄疸,同时进行营养支持,你看到她身上背着个‘小书包’,那是镇痛泵。”方丽告诉记者,病区25、26、27床为“安宁疗护”病床,取名为“宁馨病房”,其中25、26床在一个病房内,27床是单独的一间。“当医生诊断病患生命只有6个月时,我们会根据病患意愿转至25、26床过渡,到最后临终阶段,再转至27床,一个人的房间更安静,在最后的时光可以更好地让家属和病患进行告别。”

最新消息

南京医院年底前推出“安宁疗护病床”

让疾病终末期的患者“尊严”地离开这个世界,我国提出打造设置“安宁疗护中心”,今年2月,国家卫计委出台“安宁疗护中心”设置标准。

南京护理学会秘书长倪新新透露,今年年底前,南京三级公立医院将相继推出安宁疗护病床,未来基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将成为“安宁疗护”的主要阵地,需要社会、政府、医疗、保险、法律等诸多方面协同推动。“必须是从三级医院开始做起,要做出一个样板来,然后才能推广,今年年底前,三级公立医疗机构都将进行安宁疗护病床设置。”

来源:深圳晚报、钱江晚报、腾讯娱乐、新浪微博、南京晨报

编辑:龚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