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兽爷丨世界是你们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澳門不想賭

微觀澳門 2022-04-27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华商韬略 Author 华商韬略

澳門成為它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今年9月15日,澳門博彩股上演驚天暴跌。


澳門六大博企的港股股價集體下跌,市值千億的金沙中國跌得最慘,暴跌超30%,稍微好一點的銀河娛樂,也跌去18.28%,其他幾家跌幅也都在20%-30%之間。



一天工夫,六大博企市值蒸發千億。觸發這一輪暴跌的,是一天前澳門特區政府召開針對《博彩法》修訂的諮詢發佈會,釋放多條重磅資訊:建議限制賭牌(即博彩運營牌照)數量,引入政府代表直接監察博彩企業運作,重新審視牌照最長期限……


這次《博彩法》修訂的背景是,澳門博彩6張經營牌照即將於2022年6月26日到期。


諮詢發佈會過後,整個澳門博彩業都感受到陣陣涼意——博彩業要變天了。



在燈火闌珊的南灣湖畔,新葡京宛如一朵綻放的金蓮,與外形似鳥籠的老葡京隔街相望。


這兩家何「姓」賭場,見證了澳門博彩業從何氏一家獨大到「一變三,三分六」格局的變遷。


而這個轉折標誌性的日期,是2002年2月8日,也是澳門賭王何鴻燊最為鬱悶的一天。


40年前,他聯手「賭聖」葉漢、霍英東等港澳富豪,成立澳門旅遊娛樂股份有限公司,以316.7萬拿下澳門博彩業的專營權,成為當時亞太地區唯一合法的賭業經營者。


而早在1847年,澳門博彩業在葡萄牙政府治下就開始走上合法化之路。


澳門賭牌獨家專營幾十年來,出入老葡京賭場的賭客換了一茬又一茬,但牌桌後面的莊家始終姓何。1990年代初,何鴻燊又成立「皇宮賭場」等多個賭場,何氏賭業王國日益龐大。


他旗下賭場每年投注的金額,相當於澳門總財政收入的50%。賭場賺到的錢又被投入到何鴻燊家族旗下的船運和酒店生意中,30%的澳門當地人,或直接或間接地受雇於何鴻燊的公司。而且,外來資本開設的酒店沒有賭場配套,鬥不過何鴻燊家族旗下酒店。


賭場、酒店、船運,澳門幾大產業經濟的錢都進了何鴻燊的腰包,很難不引起澳門各界的不滿。從1990年代後期開始,澳門要求開放賭權的呼聲就越來越高,直到2001年,澳門特區政府才下定決心,把賭場牌照一分為三,公開競標。


消息一出,全球22個財團蜂擁而至,爭相競逐。其中不乏「拉斯維加斯之父」斯蒂芬·永利和馬來西亞雲頂娛樂城老闆林梧桐這樣的賭業大鱷,也有呂志和、劉鑾雄和龔如心等香港富豪組成的新玩家團。


歷經四個月的爭鬥,次年的2月8日,何鴻燊最不希望的事情發生了:三張牌照分別落入何家旗下的澳博、香港富豪呂志和與美國博彩公司「威尼斯人」合辦的銀河娛樂,以及美國賭王斯蒂芬的永利度假村(澳門)。後來,三張主牌又拆出三張副牌,握在6家公司手裏。


自此,澳門博彩業的天下「一變三,三分六」,何氏家族獨攬澳門賭業成為歷史。


隨著雄厚的國際資本湧入博彩業,隨後幾年裏,一座座金碧輝煌的娛樂城拔地而起。從澳門島到氹仔填海區,澳博、金沙、永利、銀河、美高梅、新濠國際,和它們旗下大大小小的賭場,星羅棋佈,遍佈整個澳門。


新葡京也是在這一時期建立,是何鴻燊對「三分天下」發起的一場反擊戰。


這座每天可以接待5萬-6萬人的賭場,被何鴻燊打造成澳門的新地標。一座人行天橋將它與略顯局促的老葡京相連,兩座高高矗立的大樓,一座成為何氏獨攬博彩天下的歷史記憶,另一座,則見證了群雄逐鹿下,澳門博彩業的勃興。


2006年,澳門22家賭場博彩總收入562億澳門元(72億美元),首次超過美國賭城拉斯維加斯(66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賭城。


博彩業占澳門經濟的比重也水漲船高,從1999年的30%,增長到2013年峰值時的63%,成為澳門的支柱性產業,並拉動旅遊、餐飲、會展、交通運輸等其他產業的發展和澳門當地就業,為澳門政府貢獻稅收之比達半壁江山。


澳門不過是一個彈丸之地,但在這32平方公里上,卻開出35000間酒店客房和30家米其林餐廳。


在賭權開放的前兩年,澳門本地的銀行職員、員警、文職人員,甚至家庭婦女、學生,都跑到賭場謀生。


博彩業「一業獨大」,整個澳門經濟幾乎都依附它而生。



在眾多湧入博彩業的澳門人中,有名有姓的,洗米華算得上一個。


出身澳門底層的洗米華,早早輟學在街頭當古惑仔。年少時,他跟著澳門黑社會風雲人物「崩牙駒」,在賭場做最底層的疊碼仔,負責給賭場招徠賭客。因為善於經營,2007年他註冊太陽城集團,承包賭廳,一步步走上巔峰。


2017年,澳門博彩仲介市場,太陽城占七成,洗米華也由此成為「澳門賭廳之王」。


作為澳門博彩業從業人員中的「天花板」,洗米華的身上,有在賭場討生活的澳門人的共性:出身底層,沒讀過什麼書,但依然可以在賭場拿高薪,找到「財富密碼」。


澳門賭權開放後,各大賭場之間一度上演「搶人大戰」,不少賭場開出高薪從何鴻燊的賭場挖人,逼得他不得不漲薪留人,賭場薪資水漲船高。


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數據顯示,2018年12月,澳門博彩業全職雇員的平均薪酬為23740澳門元,其中荷官的平均薪酬為20450澳門元,高於澳門當年平均薪資13413澳門元。


而且,博彩業門檻很低。2019年博彩業招聘統計數據顯示,64.7%的賭場招聘,只要求高中及以下學歷。


沒有高學歷、專業技能,一樣可以拿高薪「躺賺」,這不斷衝擊著澳門青年人的就業觀,很多澳門本地青少年認為,賭權開放對經濟有利。


澳門青年研究協會及澳門中華學生聯合總會的調查結果顯示,40%的澳門青少年願意在賭場工作,有70%的人願意從事與博彩業相關的工作。


博彩業的虹吸效應下,澳門大量本地勞動力都向博彩業轉移。2019年,澳門三分之一的勞動人口都從事博彩業,這還沒算上博彩業相關產業吸收的勞動力。


博彩業紅紅火火的另一面,是澳門其他產業發展不起來,中小企業「有工沒人做」。


2019年,澳門中小企業協進會副理事長容應存指出,在博彩業的拉動下,澳門薪酬水準已經膨脹到不合理的水準。雇員一邊要求漲薪,一邊生產率和服務素質不斷下降,已成為普遍現象。


尤其是建築、餐飲、酒店等勞動密集型行業,勞動力大量依賴外來勞動力輸入。一些傳統小企業,願意入職的本地雇員甚至為「零」。


在澳門這座城市,似乎已經很難找到安於現狀的職員、工人、清潔工甚至學生,大多數人都夢想著去賭場工作,因為哪怕是賭場的清潔工,收入也比社區清潔工高出幾千塊。


博彩業的另一宗「罪」,是大量博彩業企業財大氣粗,租賃物業一擲千金,帶動整體房屋租金水準快速上漲,中小企業運營壓力大。


從2004年到2013年,澳門住宅、樓宇房價,從每平米8259澳門幣上升到81811澳門幣,房價漲了10倍,同期房屋租金指數從61.29漲到115.96,幾乎翻了一番。


2014年,博彩業引發樓市泡沫,5年前100萬澳門幣能買到一套公寓,當時卻連停車位都買不起。澳門人紛紛跑到鄰近的香港、內地,甚至移居泰國置業。


博彩業一業獨大已經對其他行業產生了擠出作用。


▲2014-2018年澳門產業分佈
來源: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澳門產業結構2018》


澳門統計暨普查資料顯示,2020年澳門工業(包括製造業、水電及氣體生產供應業)相關場所較上年減少16間,在職人員減少1080人,至11473人,而在賭權開放之初的2004年,澳門工業場所在職人員接近4萬人。


某種意義上,澳門已經成為自身成功的受害者。



2015年5月27日,遊客早早地在「澳門銀河」門口排起長隊,等待著這個世界級休閒娛樂設施開門迎接第一批訪客。


這是銀河娛樂的旗艦專案——澳門銀河綜合度假城二期及「澳門百老匯」,與銀河娛樂一期的高端消費相比,遊客在這裏能買到價錢只比外面貴3%-5%的本地小吃咖喱魚蛋、牛雜、花生糖,還能在百老匯大街上聽音樂,看街頭表演,十幾塊錢就能打發一個下午。


從高消費的賭場到大眾家庭休閒,銀河娛樂邁出了轉型的第一步。


不僅是銀河娛樂,何鴻燊的接班人何超瓊很早以前就表示,美高梅、信德未來都會看重非博彩旅遊。


美高梅中國最近幾年開設藝術展覽空間,通過藝術展來吸引遊客;而何超瓊執掌的信德集團,主營業務中地產才是大頭。信德2019年上半年營收中,地產、運輸、酒店和投資(包括博彩),四大業務分別貢獻105.72億港元、7.73億港元、4.14億港元及1.05億港元,地產業務是絕對主力。


不僅賭王不敢賭上全部身家,澳門政府更不願賭上澳門全部身家。


賭權開放以來,不少澳門青少年初高中畢業後放棄繼續深造,選擇去賭場工作。長此以往,澳門青年在區域經濟中將喪失競爭力;


博彩業對其他行業的擠出作用,造成結構性失業,財富正在向博彩業集中,澳門社會貧富差距日益擴大;


一旦博彩業發展陷入瓶頸掀起裁員潮,大量博彩業造就的「低學歷、高收入」偽中產會因為職業經驗的局限性,難以再就業,造成社會動盪;


……


種種潛在風險,都促使澳門特區政府向博彩業「開刀」。


2008年起,澳門特區政府已經停止批准新賭牌,到2013年,又制定5500張賭桌的新基準,把每年賭桌的增速限制在3%-5%。澳門經濟財政司司長譚伯源對外釋放信號:不應該再期待澳門博彩會繼續高速發展。


澳門「戒賭」意願已經十分強烈,「不能把全部身家都賭在賭場」的道理,「賭王」們懂,特區政府更懂。


「戒賭」,只是澳門經濟的一面。


自澳門回歸以來,澳門歷任特區行政長官都把「適度多元化」掛在嘴邊,在科學發展博彩業的基礎上,實現經濟轉型和產業結構調整,將澳門建設成世界旅遊休閒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服務中心,以及以中華文化為主、多元文化共存的交流基地。


在這個目標下,澳門特區政府抓住開放自由行、大灣區規劃綱要、橫琴方案等歷史性機遇,大力扶持休閒娛樂、金融、商務會展、跨境工業等產業的發展,並取得了一定成效。


就拿會展業來說,2000年初,全球很多做會議策劃的人,大多不知道澳門在哪里。


隨著澳門特區政府「會展活動激勵計畫」、會展競投及支援「一站式」服務等一系列政策陸續出臺,澳門的會展層次、規模和團隊得到質的變化,吸引第八屆亞太經合組織旅遊部長會議、中國-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國際基礎設施投資與建設高峰論壇等國際會議在這裏舉辦。


澳門會展業在國際上的排名,也從2012年的第59位,提升到2018年的第17位。


到2018年,博彩業在澳門經濟中的占比,已經從巔峰時期的63%下降到50%左右,金融、不動產等非博彩業年均增長30%以上,占澳門GDP的20%以上。


博彩業繁榮的A面背後,還有犯罪、失業、破產的B面。


澳門博彩業作為特定歷史時期遺留下來的經濟模式,可以發展成為特色產業,但發展成地區經濟支柱產業,既不符合社會傳統理念,也是「帶病奔跑」,從長遠來看,給地區經濟帶來的影響,弊大於利。


疫情衝擊下,博彩業首當其衝,將澳門經濟的脆弱性暴露無遺。


澳門統計暨普查局數據顯示,2020年,澳門GDP為1944億澳門元(約1543億元人民幣),大幅下滑56.3%。當年入境旅客同比下跌85.0%,導致博彩服務出口及其他旅遊服務出口分別下跌80.4%及73.4%。


有澳門業界專家估計,澳門旅遊博彩收入的八成以上來自內地遊客。


這也促使回歸祖國22年的澳門終於痛下決心,試圖通過適度多元化發展,逐漸擺脫「賭城」路徑依賴,成為休閒旅遊、文化交流的中心。


這一天,還會遙遠嗎?


參考資料


[1]《博彩「一業獨大」的澳門經濟未來如何出彩?》觀察者網
[2]《6張「賭牌」即將到期,澳門博彩業走到「十字路口」》中國經營報
[3]《澳門「賭局」洗牌,誰是下一個「賭王」》豹變

[4]《澳門回歸20周年丨從1999到2019,「產業多元」引路澳門經濟》時代財經TF


推薦閱讀

★  好消息!居內地澳人醫保擴至中山江門,合資格人士最高可獲1000元

★  来澳門這個小眾打卡地,在喧嚣中享受静谧時光~

★  來自澳門的他們,將在冬奧志願者崗位上展現中國青年風采

★  如何看待新出現的新冠變異毒株IHU?鍾南山回應

來源:華商韜略

在看的你真好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