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锡小巷子里即将消逝的声音,你都听过吗?

2016-12-30 无锡滨湖发布 无锡滨湖发布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栀子花白兰花。”


这是最为人所熟知的一种叫卖声,现在也常能听见。少女娇憨婉转的声线,老妇喑哑低沉的声线,似乎馥郁的花香就从这声音中远远传来,撩人心弦。这样的叫卖声很多地方都有,可好像只有用吴侬软语说出来的,才最软糯,最有风情。



@samgao1


“啊要换糖吃?”


这是另一个很勾人的声音。以前的牙膏皮都是铅锡合金做的,所以专门有人回收,用空的牙膏皮子去换麦芽糖,这是小囡最乐此不疲的。有熊孩子为了早点换到糖,每次刷牙都多挤一点牙膏的。还有不少为了换麦芽糖,一次性撸空一支牙膏的,晚上回家一边吃糖一边“吃生活”。



@610号驿站


“削刀,磨剪刀。”


刀、剪子钝了常常需要打磨,正宗磨刀人,“腔势”绝对要紧:一条长凳扛在肩胛上,长凳顶上绑一块磨刀砖;两只分开的凳脚,一前一后,当中有不少横木条撑着。然而不讲道理的无锡毛乌头总在后面加句“奶油,鸡蛋糕”。韵脚依旧是一致的,原因依旧是不可考的。



图片来自四川新闻网


“啊有锡箔灰卖特?”


锡箔灰就是锡箔焚烧后残留的灰烬。老法头里祭祖时都会把银灿灿的锡箔纸折成元宝的形状,祭拜之时焚化。据说5斤锡箔灰里有2斤锡,重新冶炼之后又能制成锡箔。


@至诚回归


修洋伞,阿有坏个洋伞修伐?


还有修洋(一说阳)伞的。以前只有家底厚的人才能用得起伞,大多是油纸伞或油布伞,油纸伞易破,油布伞笨重。一把伞破了一个洞就扔多可惜,怎么着也得多破几个啊!修伞匠一职应运而生。在破洞周围涂上桐油,贴上高丽纸,内侧也如法炮制,晾上几天,等干透收起来就妥了。



图片来自易读新闻网


 “修棕帮,啊有坏个棕帮修伐?”


以前没有席梦思的时候,老一辈的人都用棕帮,“棕帮”是无锡普通话,正确来说叫“棕棚”。 好的棕棚床又硬又结实,睡上30年都不会塌。然而,保不齐熊孩子在床上干些这这那那的事,棕棚的棕绳就断了。清代的古书里有句话:“修棕榻,真的法,棕断仍把棕来扎。”可现在会这门手艺的人不多了。



@天华拾遗


吆喝声大多是小贩们走街串巷时,为引起人们注意而喊出来的。上述吆喝还较为普遍,再往前一点,大概到1966年的时候,有很多连我们父母都不一定知道的吆喝。比如像卖金金鱼的、修牙刷的、染颜色的,鉴于比较小众,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图片来自新安晚报


据说老无锡只要听到外头的叫卖声就知道几点钟了,从早上的白兰花菜到下午的磨剪刀,时间性特别强。现在没那么多吆喝声、叫卖声了,虽然是时代的进步,但如果真的有一天再也听不到叫卖吆喝了,我想我会难过的吧。


来源:情调苏州

试试点击这些关键词: 周新老街 南泉老街 | 滨湖果园农庄全攻略 隐市别苑 食秋鸭 马山人文古迹 |美爆太湖新城滨湖甜品推荐老镇东绛│马山土菜滨湖景观会所喝粥去哪儿滨湖吃夜宵下午茶渤公岛管社山庄荣巷│巡塘古镇鼋头渚│吴都路景观带│太湖十五渚  湖鲜哪里吃?


无锡滨湖发布

Live in Binhu 

长按二维码,每天发现滨湖新鲜事


Views
Loading
无锡小巷子里即将消逝的声音,你都听过吗?

无锡小巷子里即将消逝的声音,你都听过吗?

2016-12-30 无锡滨湖发布 无锡滨湖发布

戳上面的蓝字关注我们哦!


“栀子花白兰花。”


这是最为人所熟知的一种叫卖声,现在也常能听见。少女娇憨婉转的声线,老妇喑哑低沉的声线,似乎馥郁的花香就从这声音中远远传来,撩人心弦。这样的叫卖声很多地方都有,可好像只有用吴侬软语说出来的,才最软糯,最有风情。



@samgao1


“啊要换糖吃?”


这是另一个很勾人的声音。以前的牙膏皮都是铅锡合金做的,所以专门有人回收,用空的牙膏皮子去换麦芽糖,这是小囡最乐此不疲的。有熊孩子为了早点换到糖,每次刷牙都多挤一点牙膏的。还有不少为了换麦芽糖,一次性撸空一支牙膏的,晚上回家一边吃糖一边“吃生活”。



@610号驿站


“削刀,磨剪刀。”


刀、剪子钝了常常需要打磨,正宗磨刀人,“腔势”绝对要紧:一条长凳扛在肩胛上,长凳顶上绑一块磨刀砖;两只分开的凳脚,一前一后,当中有不少横木条撑着。然而不讲道理的无锡毛乌头总在后面加句“奶油,鸡蛋糕”。韵脚依旧是一致的,原因依旧是不可考的。



图片来自四川新闻网


“啊有锡箔灰卖特?”


锡箔灰就是锡箔焚烧后残留的灰烬。老法头里祭祖时都会把银灿灿的锡箔纸折成元宝的形状,祭拜之时焚化。据说5斤锡箔灰里有2斤锡,重新冶炼之后又能制成锡箔。


@至诚回归


修洋伞,阿有坏个洋伞修伐?


还有修洋(一说阳)伞的。以前只有家底厚的人才能用得起伞,大多是油纸伞或油布伞,油纸伞易破,油布伞笨重。一把伞破了一个洞就扔多可惜,怎么着也得多破几个啊!修伞匠一职应运而生。在破洞周围涂上桐油,贴上高丽纸,内侧也如法炮制,晾上几天,等干透收起来就妥了。



图片来自易读新闻网


 “修棕帮,啊有坏个棕帮修伐?”


以前没有席梦思的时候,老一辈的人都用棕帮,“棕帮”是无锡普通话,正确来说叫“棕棚”。 好的棕棚床又硬又结实,睡上30年都不会塌。然而,保不齐熊孩子在床上干些这这那那的事,棕棚的棕绳就断了。清代的古书里有句话:“修棕榻,真的法,棕断仍把棕来扎。”可现在会这门手艺的人不多了。



@天华拾遗


吆喝声大多是小贩们走街串巷时,为引起人们注意而喊出来的。上述吆喝还较为普遍,再往前一点,大概到1966年的时候,有很多连我们父母都不一定知道的吆喝。比如像卖金金鱼的、修牙刷的、染颜色的,鉴于比较小众,在此就不一一赘述了。



图片来自新安晚报


据说老无锡只要听到外头的叫卖声就知道几点钟了,从早上的白兰花菜到下午的磨剪刀,时间性特别强。现在没那么多吆喝声、叫卖声了,虽然是时代的进步,但如果真的有一天再也听不到叫卖吆喝了,我想我会难过的吧。


来源:情调苏州

试试点击这些关键词: 周新老街 南泉老街 | 滨湖果园农庄全攻略 隐市别苑 食秋鸭 马山人文古迹 |美爆太湖新城滨湖甜品推荐老镇东绛│马山土菜滨湖景观会所喝粥去哪儿滨湖吃夜宵下午茶渤公岛管社山庄荣巷│巡塘古镇鼋头渚│吴都路景观带│太湖十五渚  湖鲜哪里吃?


无锡滨湖发布

Live in Binhu 

长按二维码,每天发现滨湖新鲜事


Views
Lo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