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泼醋擂姜食蟹欢

2016-07-21 张梅 下午茶品读

图:网络

秋风起,食蟹时。九月团脐十月尖,农历九十月间正是吃蟹的好时光。江南多水泽,蟹已壳硬肉丰爪实,吃蟹应节,成为一件隆重的事。

怡人秋光中,把蟹洗净,蟹爪用线捆住,再放入锅中烧煮或清蒸。不一会儿,蟹鲜逸出,等待蟹熟的当儿,姜剁成细末,加入镇江香醋调匀,倒入些许酱油。等蟹熟后盛盘端出,掀开蟹盖,蟹膏似玉,蟹黄似金,蘸以佐料,实在是味美至极。这种家常吃法在贾宝玉的诗中就是“泼醋擂姜兴欲狂”,一个泼字,一个擂字,就写出了吃蟹的豪兴。有时蟹稍小,用来做面拖蟹,也别有一番风味。把蟹切成两段,入面糊后捞起放入油锅中煎至金黄,煸香葱,姜末,加盐、酱油、黄酒等烧煮入味,口感更是跌宕起伏。

吃蟹是急不得的,不能大快朵颐,即使没有精致的蟹八件助阵,面对一只蟹,也得斯文一回。车前子说,以一人独吃为佳,一个人未免孤寂,何况在面对美食时更添惆怅。尤其是佳节月圆日,家人团聚时,细剔慢食之际,正好可以话家常诉衷肠,感受把酒话桑麻的随意恬然。

可不是,节前买回几只蟹,挤在网兜里,夜里用盆反扣着,是为了留到佳节时家人围坐,品蟹闲聊,平时忙碌,饭菜只是应口腹之需,吃得往往颇为匆忙,而此时可以不计时光的流逝。把酒黄昏后,带着些微的醉意去闲说流年中的琐碎。

蟹肉细嫩鲜美,儿时并不爱吃,这壳中的肉要想食得非十二分的耐心不可,那壳里藏的少许的肉又怎能吸引一个未谙人世的孩童。而如今,越发珍惜和日渐苍老的父母在一起共餐的时光,会一年年地少去。如今父母双双老去,吃蟹,是为了团聚时的欢欣。读到丰子恺先生写的《忆儿时》时,竟如沐了满怀凉清的月光,他回忆儿时,有三件不能忘却的事,其中就有吃蟹,全家人在蟹肥季节,更深人静时,朗朗明月下只有他们一家人,围成一桌吃着蟹,直到月落时光才散去,不能忘怀的,正是这温馨的情景。    

父亲这时候也难得休闲,暂时不用忙碌农活,说着他知道的为数不多的几个民间传说,在蟹壳里翻出蟹和尚来给我们看,说着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拆散许仙和白蛇娘娘的法海大师变的,或者用蟹钳拼成蝴蝶状。父亲年年讲,饶有兴致,似乎我们还是绕膝孩童,我们也假装忘记曾经听过若干次,又听父亲说完。

桌上的蟹壳渐渐堆高,从黄昏吃到月明中天,母亲会照旧端出泡着芫荽的水,泛着淡淡的绿意,让我们洗去手上的腥气,这可比红楼梦中食蟹后用菊花叶儿桂花蕊熏的绿豆面子洗手简便得多,清爽得多,洗后,指尖是芫荽的清芬。

岁月在取走我们的童稚懵懂之后,又让我们懂得珍重,懂得感恩。有些事,要在多年以后才能慢慢参透,此时,品出的已不仅是蟹的滋味。

节选自《晚饭花》


@张梅,女,安徽省作协会员,在《散文》《华夏散文》《安徽文学》《意林》《北京日报》等报刊杂志发表有大量随笔。居于江南小镇,喜读书,爱草木,安静生活,安静写文。在时光的原野上,在人世的风霜中,以文字为伴,不离不弃。

- END -

合作&投稿:1455798170@qq.com

下午茶品读微信号:xiawuchashuxi


近  期  热  门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人情链|英国美女|绿皮车|那些旅行

江南美食|80后的回忆|水信儿|老鸭汤|微醺

汪曾祺|少帅张学良|丁天|史铁生|王祥夫

怀念|药店里的猫|迷宫|冰心|济州雪

抵御|藕香|盲道|初夏的水果

侯孝贤|鸡头菜|魔兽


读书、观影、诗意的生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