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蚕蛹是一种好吃的虫子

2016-08-03 王元涛 下午茶品读

图:网络

和韩国人聊天,聊到无话可说的阶段时,我愿意给他们讲吃虫子的事儿,最喜欢看他们一惊一乍的表情。

一般情况下,吃蚱蜢吃蜗牛,我都会轻描淡写地一嘴带过,吃蝎子才算真正开题。1996年在北京,采访一家台资企业,老板请客,头一回吃油炸蝎子,酥酥脆脆的,也没什么特别味道。韩国人听到油炸蝎子,眼睛马上就不打弯了,开始认真地讨论蝎子的毒性问题。这时候,你一定要趁他们心神未定,告诉他们,在中国,还有人吃这样两种菜:油炸蜘蛛,红烧蚂蝗——说实在话,念叨出这两道菜名,韩国人还没怎么样,我自己倒先把自己恶心着了。

在我东北老家有一种虫子,叫洋剌子,圆滚的身体,背上有细毛,蜇人。夏天时,上学放学,我们都仰脖走路,就为找路边树上的洋剌子。发现了,就把它们带回家,放到后院的树上养起来。等到秋天,它们就会像蚕一样吐丝,形成一个椭圆的硬壳,把自己圈起来,准备越冬。这硬壳就是我们的玩具,小伙伴们用硬壳顶来顶去比输赢。有被顶破的,我们会掏出里面的嫩虫子,放到炉盖子上烙熟,然后吃掉。只可惜,在汉城,我还没碰到一个中国人能准确地把洋剌子译成韩语,因此给韩国人讲起来,效果差很多。

看我眉飞色舞地为虫子流哈拉子,韩国人想鄙夷,又要顾及情面,那眼神是一种矛盾又为难的光。那时,我会适时给他们指出,韩国人也是吃虫子的,大街上,随便哪个小吃摊上,都有蚕蛹。30岁左右的韩国人,听了我的话会表示兴奋,因为他们小时候的零食,除了这个,没旁的。提蚕蛹,就把他们送回了那阳光灿烂的日子,懵懂少年,呼啸奔跑几乎是使命,擦汗的动作都显多余。歇下来时,在避风的街角,三五好友,捧一小袋水煮蚕蛹,细细地嚼食,那几乎就是人间至味。

只是,我一直不明白,韩国的蚕蛹,为什么会那么小呢?街角小摊的水煮蚕蛹,比小姆指甲还小,一副营养不良的干瘪相。吃一两枚没什么滋味,要同时嚼上五六只才会有香味溢出来。

而中国北方的蚕蛹,则像东北人一样,高大威猛,且肥美多汁。我一直认为,吃蚕蛹,干炒要比油炸来得原味。尤其反对切开一半干煸,那样基本上全是油味了。北方另有一种吃法,用水煮后加盐腌,汁多味鲜,是看肥皂剧时的上好零食。在蚕蛹豆腐样肥嫩的细肉中间,有一块扁硬的组织,一般说是内脏,有人吃有人不吃。吃的人会有心得,用舌头穿越层层肉丝,终于将它找到,细细地咀嚼,会在蛹肉的香味之外找到另一种香味。

实际上,大多数在草丛及树叶间蠕动的绿虫子,都与蚕蛹有着相同的营养构成,但吃的人却很少。主要还是观感有障碍。试想一下,又绿又肥的蚕虫子,经油炸之后,扭曲弯转,外焦里嫩,一口咬下去,一股又热又香的汁水会在口腔内冲刷激荡——你能接受吗?

一只幸运的蚕,会在茧里经历神秘的变化,成蛾,破茧,之后交配、产卵,然后很快死掉。一条虫子,从哪里生出翅膀,以及翅膀上的花纹?生命,居然造化出这样无中生有的力量,让我们的感叹都显得苍白而多余。

一直想不通,市场里那些东歪西歪还活着的蚕蛹,它们外面的茧,是如何除掉的。如果是常规的缫,要用开水烫,蛹自然会死掉。死掉的蚕蛹谁还敢买敢吃?多方打听,同样是一知半觉的朋友说,食用蚕蛹的茧是不缫的,直接用剪子剪开,其副产品就不能纺丝织绸了,是绢纱条和落棉——听起来像是做手绢和填充羽绒大衣用的。

印象中,南方人吃蚕蛹的少。会不会因为蚕蛹在南方是家养的东西,所以不忍吃,就像你决计不会吃自己养的宠物狗。北方养蚕,粗放得很,春天将蚕籽放到柞树叶子上,上秋来收茧就成了,这相当于逮住了野狗,不吃白不吃。我的朋友倪睿,老家在苏州,我们一起吃饭时点了蚕蛹,他不吃,只看,盯得我们直发毛,骂他:收回你的眼神,我们又不是吃人肉!

粤菜里有一款“红枣炖蚕蛹”,广东人是吃中的豪杰,连猫头鹰和穿山甲都不放过,何况不能吱声不会跑的蚕蛹。可以这样说,广东人是什么都敢吃,广西人是什么都敢提供,在蛮吃问题上,他们有狼狈为奸的嫌疑。鲁菜里有一道“炸蚕蛹鸡”,却是将鸡块用蛋清裹好油炸,做成蚕蛹状而已,属于对蚕蛹的意淫。川菜里的“香卤蚕蛹”,先卤后烤,工艺复杂,历史悠久。可是,《重庆商报》2004年某日报道说,一养蚕户在观音岩农贸市场内削茧卖蛹,经现场动员,现场解说,蚕蛹终于走上了重庆市民的饭桌。难道此前重庆人从不吃蚕蛹?这事儿有点匪夷所思。

中药膳中有一款“核桃炖蚕蛹”,据说治男性不举有特效。对此,我们往往会怀着至少不会吃坏的心理去不妨一试,因为实在也讲不出什么科学根据,可能是取核桃壳之硬与蚕蛹之象形?这与传说中吃大枣补血又是同样的道理了。吃大枣为什么补血?因为,大枣是红色的。

节选自《我要带你去韩国》


@王元涛,资深媒体人,曾任吉林省《青年月刊》主编,后长期旅韩,现任韩国《亚洲经济》报社中文版总编辑,曾为《南方周末》等报刊专栏撰稿,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随笔集《汉城.汉城》、《中国文化常识》(韩国出版)等。

- END -

合作&投稿:1455798170@qq.com

下午茶品读微信号:xiawuchashuxi


近  期  热  门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花露烧|食蟹欢|绿皮车|仙子厨娘

江南美食|胭脂鹅脯|水信儿|老鸭汤|微醺

汪曾祺|韩国新闻|丁天|史铁生|王祥夫

屏风|韩国黑社会|租房|冰心|济州雪

抵御|藕香|盲道|初夏的水果

侯孝贤|鸡头菜|魔兽



读书、观影、诗意的生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