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教授张鸣发表声明不再忧国忧民

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警惕:常态化核酸检测存在严重的生物战生化危机风险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疫情期间的“新词”越来越多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给历史隆胸割双眼皮

2016-08-05 王元涛 下午茶品读

图:网络

每次回国,都会有同学朋友问:“你这从韩国回来的人,给咱讲讲,韩国人说,孔子和孙中山都是韩国人,他们咋那么不像话呢?”

对此,还真就有韩国专家学者郑重地出来辟过谣:没人说过孔子和孙中山都是韩国人。可是,网络时代就这特点,刺激性的谣言,像长了翅膀一样传播得飞快。而煞风景的辟谣,基本上是没人理的。

估计谁也弄不清楚网上类似这样的说辞是怎么出笼的。如果是某个或某些韩国人自己编造的,那他们得弱智到什么程度啊?如果是中国人故意栽赃的,那他得和韩国人有多大的仇恨呢?

再强调一遍,说孔子和孙中山是韩国人,这个真没有。但是,说蚩尤是韩国人的祖先,这个有。

我一直也在想,如果是越南人或者柬埔寨人,说中国神话传说中的蚩尤是他们的祖先,并且打败过黄帝,我们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也许,对打败一说,会置之一笑。而他们这种甘愿奉蚩尤为祖先的归宗行为,会不会让我们轻微自豪一下呢?那么,现在,这么干的,是一些韩国人,我们为什么会那么不自在,那么恼怒呢?

对了,也不能忘了交代,在韩国,主张蚩尤是韩国人的祖先,并在涿鹿之战中大败轩辕黄帝的,是小说,是漫画,以及电视剧,也就是一些轻骨头文人的虚构作品,而绝不是正史,不是教科书,也不是学术专著。

因此,我们面临的一个困难是:如果想对此提出抗议,却根本找不到对手。韩国人会辩称:艺术嘛,允许虚构。如果是历史学家或官方机构伪造历史,我们可以对话,可以讨论,可以要求对方拿出证据和史实。可是,面对这种戏说和恶搞,我们却很难找到有效传递抗议和影响的手段,这样一来,又会进一步加剧我们的愤怒。

戏说历史,是各国文学艺术人士共同的爱好和冲动,中国电视剧小燕子、戏说乾隆等,也曾遭到史学家的痛批,担心误导青少年,让他们以为戏说的内容就是正史。如果这种戏说是关起门来自己玩,那无可厚非。可韩国的小说漫画和电视剧,牵涉到了中国,有可能误导韩国的青少年对中国及韩国历史的基本认知,所以引起我们的警惕和关注,也很自然。

对此,香港《文汇报》率先对韩国提出了批评,韩国的《朝鲜日报》予以转述,在新闻层面上,他们做到了客观报道,这一点应该肯定。但是,就像在网络上辟谣总也干不过传谣一样,这样的新闻能在多大程度上起到消毒作用,是很难判断的。要知道,小说、漫画和电视剧的影响力,比新闻持久得多,深入得多,也广泛得多。它们对民众认知心理的渗透一经完成,就极难再加以修正了。这一点,也是我们最为担心的吧。

像韩国电视剧《朱蒙》,收视率最高达50%,尽管韩国历史学者自己都在不断地撰文批评该剧与历史事实不符,但似乎没有人在意这些,一般大众照样追捧不已,甚至总统发表新年讲话,导致《朱蒙》播出时间延后,还引发了网民强烈不满,有上万条留言抱怨总统。

在某种程度上说,用小说或者漫画伪造历史,与当年韩国人执意炸毁日本总督府类似,也是在迎合一部分人这样的心理:把总督府炸掉了,那段屈辱的殖民历史也就不存在了。即使不能完全抹去或遗忘,至少是眼不见心不烦。

也就是说,在韩国,随着经济实现腾飞,政治完成民主化,以及商业文化取得成功,一部分人还是免不了有膨胀心理的。他们发现,只有历史还瘸腿,缺乏足够的史料来证明光荣。因此,有人就投其所好,用虚拟的文艺包装伪造辉煌的历史,以起到安慰剂的作用。

这一点,可能正和部分韩国人热爱整容达成了心理逻辑上的一致。身体不漂亮不完美,就用手术刀来修理,用血淋淋的代价换来外表的风光。在历史出身上,也同样可以挥舞手术刀,给历史隆胸,垫鼻子,割双眼皮。不管别人怎么看,至少自己揽镜自照的时候,看起来挺美。

我们可以注意到,涉及这些历史文化的纠纷时,基本上都是民间在喷口水,双方在政府层面上一直保持着克制。说起来,这是符合中韩关系大局的。

但我们同时也可以发现,正是基于这种反复刺激,中国民间的厌韩情绪一直在持续发酵中,即所谓的“反韩流”。我们有理由担心,如果任由其发展,终有一天会对中韩关系造成实质性伤害。

节选自《我要带你去韩国》


@王元涛,资深媒体人,曾任吉林省《青年月刊》主编,后长期旅韩,现任韩国《亚洲经济》报社中文版总编辑,曾为《南方周末》等报刊专栏撰稿,著有长篇小说《我的朋友孔丘》、随笔集《汉城.汉城》、《中国文化常识》(韩国出版)等。

- END -

合作&投稿:1455798170@qq.com

下午茶品读微信号:xiawuchashuxi


近  期  热  门

直接点击即可查看


花露烧|食蟹欢|绿皮车|仙子厨娘

江南美食|胭脂鹅脯|水信儿|老鸭汤|微醺

汪曾祺|韩国新闻|丁天|史铁生|王祥夫

屏风|韩国黑社会|租房|欢团|山海经

蚕蛹|藕香|盲道|初夏的水果

臭馅饺子|鸡头菜|魔兽


读书、观影、诗意的生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