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透图哥|王林清的最新消息:一封举报信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香港无非就这「五类人」,自己来对号入座吧…

2017-08-21 港漂圈求职 港漂圈求职

点击上方“港漂圈求职”关注我们

所谓「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其实入错行真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明明你可以大发异彩,但你身在一个错的行业而郁郁不得志。

 

华人有所谓「七十二行」的讲法,也就是这七十二行基本上涵盖尘世间的各行各业。但其实,最近小编与研究社会学的朋友聊到,在香港,除了各行各业以外,还可以分为5大「人生派系」:人生基本上有5大条路可走,而每条路也各有自己的特色与优点缺点。


1. 官/兵



众所周知,香港政府是香港最大的雇主,总人数排全港第一。

 

得益于殖民地制度留下的Legacy,在香港做「公务员」依然有一定地位,而这种地位并非建立在「你要听我的」这种权力之上,而是建基于公务员作为一套极度Sophisticated而行之有效的制度的执行者,按照规矩和程序办事。政府职员为你服务,不会向你收贿。

 

虽然很多时候有所谓「冗员」情况,但整体而言这套制度 (暂时) 依然行之有效,是备受尊重的一套制度以及公务员团队。



在香港,大概可分为「官」和「兵」。做官由康文署文书主任之类的官僚,到政府AO,上至署长,局长,司长,法官等。其实无论什么职位,做「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与文件作战,你的战斗力有多强? 主要看你一天可以妥善地处理多少文件和书信。年复一年,日复一日,文官/官僚的工作其实不过如此,直到退休。当然,你会有个很Fancy的「头衔」,但实际上你的权限已经Set in stone,被繁文缛节以及制度牢固地锁住。当然,相比亚洲好多邻近地区,这也是香港的可爱之处。



做「兵」则是各个纪律部队,警察,入境处,海关,消防等等,也包括独立的ICAC等,从散仔(指做了好久都停留在最低级别的工作人员)到督察及调查主任,到警司及处长等。得益于全世界的警匪片,当「兵」向来有种特殊的气场。一到老同学聚会,所有在纪律部队工作的朋友都会自然而然成为群众关注的焦点,大家纷纷询问这位现在的「李Sir」「Madam Chan」的工作日常,是否真的上山下海每日与生死搏斗。当然,其实香港治安那么好,基本上都没有这些惊险场面。任职于纪律部队,可能是除了做保险以外,最有「团结精神」的职业,加入纪律部队的大家庭,一辈子大家都是「自己人」,往好处想,大家很Supporting。



而无论是做官还是兵,基本上走上任职政府机构这条路,下半生从此就不用再为钱烦恼:发大财一定没有你的份,所以不用Brainstorm创业Idea,减少了无谓的幻想与烦恼;而你也基本上不用担心会「穷」,反正政府工作就算最低也差不多有两万起薪。最低级的职位,最高都有4-5万,更何况中级甚至高级职位,四十岁左右月入十几万更加不是梦。做政府工作就好比火车开上一条固定路轨,明确写明了你在什么时候会是什么职位,什么时候又会拿到多少工资。一辈子的收入与人生经历,已经都在预想之中。同时,前人经验和你的未来也将会十分吻合。好处是有Certainty,坏处是缺乏惊喜。


2. 商


顾名思义,做「商」包括做生意的商人。但其实也包括绝大部分商业机构的中高层、管理层。无数的Business executives,为公司追求利润,而自己也从中获得分成。当然,也包括所有立志要在商场与Banking大展拳脚的年轻人。

 

香港在过去一百年来是个纯商业城市,曾经是全世界最繁盛的贸易港,也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真正连接东西方的大都会:实行值得信赖的英式管制制度,同时又有精明拼搏的华人积极参与其中。香港的传奇,基本上在2000年后绝迹。而在以前70、80、90年代,以李嘉诚为首的华商,(几乎) 从零开始发迹,继而建立了一个又一个环球商业帝国,做生意做到征服全世界的商界。



在金融界,香港最后的传奇人物大概是牛头角出身的梁伯韬。他80、90年代创立本土银行百富勤,在资本市场呼风唤雨。在深圳依然一片荒芜的年代,在英资美资还是「持观望态度」的阶段,梁伯韬已经只身走进大陆开荒,在荒凉的大陆四处拉线及搭路,将大陆的国企带来香港上市,做大交易,收获颇丰。据说那个年代,因为新兴市场缺乏竞争,利润极度丰厚。而梁伯韬几乎独占整个市场的份额。到现在红遍亚太区的神级Rainmaker,中国大陆出身的 Henry Cai,也是师从梁伯韬。1998年,因金融风暴损失惨重,百富勤清盘收场,曲终人散。



在这个背景下的香港,加入商界,是后来者自然而然的选择。传统而言,华人一是想做大官,而是想发大财。从过年张口闭口一句「恭喜发财」已经可见一斑。

 

在香港从商,80、90年代确实充满机会。因为你「in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那个年代,身为香港人,到大陆做任何行业,你都会是市场上唯一有资金有技术的公司,只要有一定的人际手腕,做什么都有钱赚。除此以外,香港股市楼市也在经历大时代,很多人买股票炒房,很快就赚足了几倍的资产。当然,这些机会可遇不可求,现如今的香港人不会再重遇以前遍地黄金的大好时代。

 

在这个年头,全世界的商业规则已经完全改变,而且越变越快。香港也是一样,因为信息流通,交易成本降低,做中间人已经是夕阳行业。80、90年代,社会最看不起那些仅有一门手艺的人,而歌颂那些买买卖卖的贸易商。

 

但这个年代,可能是「手艺复兴」的年代:研发吧!无论是IVE(香港专业教育学院)出身,研发AR、VR眼镜的香港人Jordan所创立的MAD Gaze,还是做曲奇做到上亿身家的珍妮曲奇,甚至是在HKUST科大留学,现在回流深圳做大疆无人机而征服全世界的汪滔。研发一项全市场最领先的产品,然后融资,往大了做,才是这个年代从商的大潮流。顺之者昌,逆之者亡。Forget about炒楼炒股票,这些机会不是属于90后的你!

 

从商就一定会经历大起大落,很少人真正一帆风顺,连新世界集团当年都差点因扩张过度而遭遇生存危机。如果当年郑裕彤反应稍微慢了一点,现在满街的「 新巴」随时都可能全部变成了九巴和城巴。从商的年轻人也一样:胸怀大志想出人头地,但你可能永远不会成功,甚至潦倒度日。


大家都是30岁,从商的人可能先赚了2万一个月,但在政府工作的朋友可能已经4万。而且有Job security,所以不用像从商的人一样整日担忧,而可以尽情用尽政府的年假,一年去几次日本,时不时还能去欧洲,而且买车买房。从商的人,很难预料明年的行情,反而必须节俭,未雨绸缪。

 

但是,从商的人,生意一旦步入正轨,月入几十万甚至过百万比比皆是。他日成功时意气风发,买跑车住豪宅毫不手软,而且可以招聘员工,自己可以专注更有趣的业务而非处理繁琐的商业文件。相比之下,做官的朋友依然落得两袖清风,永远过着领固定工资,上班下班,每天和文件搏斗,放假就去旅行的日子,人生基本上没有特别戏剧化之处,直到退休,过着舒适的生活。


3. 谋士


香港和全世界的发达国家及地区都一样,有庞大的中产阶层。而这个中产阶层,其中的表表者就是做Advisory的顾问角色,就像古代的「谋士」或军师。现代的角度,这些医生律师,会计师,核数师,测量师,工程师,大学教授,以至商业顾问等,依然担当着谋士的角色:为付得起钱的人或企业,提供其范畴内的专业意见,出谋献策。成功也好失败也罢,自己依然收一样的顾问费,所以虽然很少有人发大财,但仍可以过上还不错的生活。而收取顾问费并出谋献策,完全就像古代的食客,由富豪企业等出高薪养着,让其过着优质的上流生活,然后利用他们的知识,为自己赚取庞大的利润与利益。

 


香港专业人士是高收入人士,这个人人都知道,假如平民出身,他日能够成为专业人士,为大企业等担当谋士角色,月入十万八万甚至更高,虽称不上发达,但已经是光宗耀祖。

 

谋士过的生活,某些程度上和做官有几分相似。但风险稍高,而回报同时也会略高。如果做个Risk & return analysis, 可谓官和商之间,但是偏向官那边。

 

能做得了专业人士,过着中产甚至Upper middle生活基本上不太困难,开得起Benz宝马,住得起太古城,部分行业翘楚甚至住得起贝沙湾。而子女也多被安排入读国际学校或去海外升学。

 

然而,做谋士的一大问题,就是身为谋士,你本身就是一件Product。因为你的价值,在于去服务(serve)那些商家与势力。今天他们可以给你十万八万的收入作为顾问费,他日如果因为任何一件事跟你翻脸,或有另一个谋士更能得到他们的欢心,你就可以走人了。学MC Jin的Freestyle :「你回家啦 that means take our sorry butt home」。 因此,你必须时时刻刻取悦龙颜,也必须每时每刻Dress smart以及持续进修,因为你的形象及知识,就是你赖以为生的顾问费的基础。



所以,身为谋士,虽然收入相对不错,但也最有可能是花钱太多而陷入财务困境的人生派系:买高级的西装,住豪宅,开豪车,子女就读国际学校,这些都是价值不菲的消费。讽刺的是,这些除了是你的享受以外,也可能是你保持形象的必需品。


4. 平民


古今中外任何社会都一样,以平民占大多数。平民和以上三者最大的不同之处,就是相对容易满足,对权力/地位(官),金钱(商),名誉(谋士)的渴求相对不大。虽然平民往往爱买六合彩,爱空想如果某天中了大奖,应该买法拉利还是豪宅还是环游世界,但其实他们对这一切也深知只是幻想。他们的人生观是「茍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对于这些名利或成功的渴求,也自知没有足够天分,也不奋力拼搏去争取,一切都不强求。宁愿回家看myTV Super。



虽然人生缺乏重大追求,但毕竟平民就是社会上绝大多数,他们每个人单独的影响力极低,但以整体而言则身兼「市民」和「消费者」两大角色。做官者,得「市民」心得天下。从商者,得「消费者」心得天下。而谋士所做的,就是协助官和商以各种手段和途径,推出政策或产品以争取广大「市民」支持的一票,及「消费者」购买的金钱。

 

做一个平民,虽然未必有以上三者的物质生活及社会影响力,但相对而言,起码可以落得清静。在香港这个和平的地方,虽然楼价高涨,但起码走在大街上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放假就选择踢球、爬山等低消费活动就行了,和家人朋友走遍香港所有郊野公园和海滩,享受大自然和家庭的欢乐。

 

相对而言,谋士和从商可能最缺乏人身自由,最没有私人时间,不是在加班,就是飞来飞去开会及巡视业务等。做官的则要根据情况,有人很清闲,也有人忙到十年都没有请过Annual Leave。而平民,当然也有部分人打几份工或需要OT,但整体而言,则相对落得清闲。

 

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正好讲述不做官,而回去做平民,玩下Gardening 调理下农务的乐趣。


5. 盗贼


最后的人生派系,就是盗贼。 其实,盗贼本身大都和平民一样出身寒微,本来也和大家一样过着平凡安定的生活。但他们最大的犯罪动机,就是他们有一定的野心,却自身缺乏天分又不肯付出努力。想要钱,想要发达,但却不肯学他人从商,从做一些小买卖开始,凭努力建立信誉而越做越大。盗贼要赚钱,却只会想如何将别人手中的钱偷/抢/骗过来。想得到权力地位,却不肯去做官,循规蹈矩慢慢升上去,而要进黑社会跟老大,选择做佐敦之虎走上歧途,而非做沙田民政专员的正途。



当然,这个年代,官,商,谋士,和盗贼,其中有一部分,其实可能已经合作无间,唯一受苦的就是平民而已。围标就是最佳的例子:开业主大会有黑帮驻场,恐吓其他业主不要出幺蛾子,不要问那么多问题,而是选出一班委员,代表沉默的大多数业主,去批出很多未必有需要的工程,然后那些默许围标方式的商家便可在无竞争下赚取巨额利润:大家别问那么多,每户凑十万。然后盗贼以及他们控制的商家的利润以亿元计算。业主向政府求助,政府都表示爱莫能助,然后尝试从法律途径追讨,却发现对方已经先聘请了律师团队并一早做好了所有文件。大家全都获利,唯独平民受苦。

 

但无论如何,做盗贼,始终是“出来混,迟早要还的”。虽然有上述的勾结情况,但客观而言,勾结情况未必算是主流。绝大部分情况下,兵和贼,依然是敌对的对双方。做贼,像叶继欢和大富豪那样,或许始终都难逃报应….就像李嘉诚说的「我唯一的建议就是做个好人,远走高飞,否则你下场会很悲惨。」



人生,有时就像一出戏,每个人都担当着自己因世袭或自己争取回来的角色。

 

如果命运能选择,你会选择做官,从商,担当谋士,做贼,还是甘于平凡地做个平民?


* 文章来源:StealJobs.com,有港漂圈求职整理发布。


近期热门


留港找工作

小职君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