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香港无间2017新作】北京天悦壹号效果图+高清摄影(&葛亚曦)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漂在香港,你被鄙视过吗?

2017-10-10 小职君 港漂圈求职 港漂圈求职

点击上方“港漂圈求职”关注我们

在“鄙视”已经变得公然、无畏和无所顾忌的今天,上鄙可视天、下能鄙视地、中间还要鄙视空气


生而为人,哪里逃得过被鄙视。漂在香港,鄙视甚至可以从一句“你在哪里上班”开始。

 


若是在耳熟能详的大公司,直接回答“我在高盛”“我在大摩”,那自然是在气势上就不输的。公司如果没那么有名气, “我在湾仔上班”“我在观塘工作”, 回答上班的地点也是常见的套路。然而,在鄙视链环环相套的时代,上班的地点,竟然也有了一条鄙视链。


中环>金钟>湾仔北>上环>湾仔>鰂鱼涌>铜锣湾>尖沙咀>观塘>大角咀 (HSBC) >牛头角 (Citi)


所谓“中环人”,就是有种由内而外的优越感,“我在中环上班”就是他们自带的光环。“中环”就是“中环人”金融才俊,行业精英的象征,是他们位于鄙视链顶端的资本,无论在中环做的工作是月入10万还是年入10万。



都知道香港地少人多,寸土比寸金贵。截至2017年6月,中环商厦的租金成本更是蝉联全球最高,写字楼的租用成本(包括管理费用等开支)达到了每平方呎194元(约为每平方米2088元),相比于第二名伦敦西部每平方呎137元,中环的租金高出了近四成。并且截止2017年2月,全中环的租金按年升了7.6%,超过香港一季度4.3%的GDP增幅。即使是如此高的租金,都挡不住公司企业纷纷落地中环的决心,中环写字楼的空置率只有1.8%,远低于全港4.3%的水平。看来不仅是工作者,就连公司企业也愿意用全球最高的房租来换取落地“中环”的认同感。



至于紧随中环其后的金钟,则是毗邻中环,并且更多时候也被视为中环的一部分,比如你在Google上搜索中环,出来的图多多少少都会包含金钟的。金钟是香港的政治中心,香港特区政府就位于金钟,行政、立法、司法机构的主要部门通通都设在金钟,包括政府总部、立法会综合大楼、高等法院及金钟道政府合署。跟政府官员在同一地区办公的优越感那也是不言而喻的。中环,金钟再加上湾仔北,几乎构成了香港给世界的第一印象,就是在Google上搜索“维港”所看到的那副全景图。



如果这条鄙视链是按照地价来分,倒也情有可原,但是在大角咀后面加个HSBC和牛头角后面加个CITI,小职君就不是很能理解了。毕竟汇丰和花旗都在中环有楼,而且花旗集团位于牛头角One Bay East东座的大楼是斥巨资54.25亿元购入,创造了香港史上最大一宗全幢甲级商厦的成交记录,光是印花税就缴纳了4.6亿元,也是历来涉及税款最高的一宗单一交易。并且花旗集团决定购入这个商厦的理由也很简单粗暴:因为租金不断上涨,所以决定全幢购入,并且迁入了集团大部分部门。作为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银行及金融机构之一,这样从天而降的鄙视,花旗只能默默表示自己跟花旗参真的没有关系。


牛头角One Bay East东座 花旗大楼


其实即使是在同一地区,鄙视链也未曾中断。有香港网友就调侃说,同样在观塘,即使是鸿图道和巧明街都不一样,伟业街和鸿图道可以说是两个不同的世界。而位于鄙视链顶端的中环湾仔也难免会有更加细化的鄙视。


内容源自discuss.com.hk香港讨论区



中环 Landmark / Jardine / 英资系 > 中环 IFC > 长江 > 金钟 PP 1,2 / 花园道ICBC Tower系 > ICC > 中银 > CITIC Tower > 湾仔北中环广场 > 上环中环中心 > 政府总部 > 其他落地玻璃写字楼 > 其他非落地玻璃写字楼


这个鄙视链排名也是比较有争议的。很多人第一反应会说IFC怎么会不如landmark?国金二期可是中环最高的楼啊!而可以说是办公环境最好的楼,上班之余,可以从办公室的落地玻璃窗看到维港海景,楼下Apple Store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有IFC mall 里法式甜品店的Crème Brûlée 统统都是加分项啊! IFC在1996年时候开始招标,由新鸿基地产、恒基兆业、中华煤气、中银香港、新中地产及港铁6个大佬合作发展,出价300亿拿下的发展权;并且项目还要分期补地价,二至四期最后补了55亿,光是补的地价就相差了一栋牛头角CITI大楼,可想而知,国金在当年是多么金贵了。


中环IFC国际金融中心


中环Landmark 置地广场是中环一个极具特色的地方,它的现址由多幢建筑物拆卸合并而成,包括:告罗士打行(Gloucester Building)、旧连卡佛行(Lane Crawford Building)、温莎行(Winsor House)、公主行(Marina House)、公爵行(Edinburgh Building)。置地广场中庭虽然面积不大,但也可以说是香港最具地位的商场之一,不少明星富豪都选择在此购物,商场汇集了各路大牌,比如Tiffany,LV,Celine,Gucci,MB,RV等等;吃的既有方便狗仔偷拍的中庭Café,又有米其林中的战斗机L'ATELIER DE JOEL ROBUCHON,还有咖啡界的一个Fuel。每年圣诞节,置地广场中庭的装饰一定是最华丽的。


置地广场中庭圣诞装饰


Jardine,即怡和大厦,是能与李嘉诚的长江集团在香港平分秋色的怡和集团的总部所在地。在1973年落成的时候也是香港最高的建筑,不少本地和国际的大机构均是怡和大厦的长期租户,如:巴斯夫、劳力士、KPF建筑师事务所香港分公司、合生创展等。


Jardine 怡和大厦


看起来IFC与Landmark,Jardine不分伯仲,然而IFC被比下去的原因却是Landmark,Jardine等英资持有商厦里的租客几乎清一色是英美传统金融或者商会、医生律师等professional firms,而IFC里进驻的则大多是香港上市的大陆民企。在香港,专业人士的社会地位高人一等,自然也对Landmark和Jardine这类英资商厦另眼相看。


不过,如果纯粹以工作地点定身价,也未免把这条鄙视链看得太肤浅了,因为还有更肤浅的鄙视链会以任职的投行划分阶层。


GS > MS> JPM > UBS > BarCap > CS > BNP > Citi > BAML > HSBC > StanChart > RBS > CITIC > 其他投行 > DB



这又是一个极具争议的鄙视链,而且也与现实有明显出入,不过Goldman Sachs与大摩Morgan Stanley排头两位,应该没有甚么异议,这两间投行或许是“<>”互相鄙视的状态更为贴切。鄙视链妙就妙在,任何一环通常并不承认来自上游的鄙视,但同时却会真真实实地鄙视自己的下游。Goldman位于长江中心,而大摩更远离中环座落ICC,但谁人会看轻这两间投行龙头?由此看见,以工作地点来估身价也不是无往而不利。


九龙ICC环球贸易广场


其实各大投行迁出中环减少开支也不是什么新鲜事。像大摩、瑞信等搬到ICC,还可以说是由一幢甲级写字楼搬到另一幢甲级写字楼,但更多投行的做法,是将FO(Front Office)、MO (Middle Office)、BO(Back Office)等不同部门分拆至不同地区。FO由于要见客,所以还是要留守中环大本营,让前线依然保持中环的优越感,也让企业保持“高大上”的格调。那其他部门比如MO、BO则回选择搬到太古坊、One Island East等港岛东地区,次一等的选择有九龙湾MegaBox附近的商业区;像汇丰、中银等在奥运站大角咀附近有自己的写字楼,也可说是在西九龙上班。美林当年将BO大迁徙至葵涌,这个创先河的“降格”行动,当年也被热议了一阵子。

鄙视来鄙视去,无非就是:钱多看不上钱少,高端潇洒看不上辛苦搬砖。鄙视链分明是个圈,我们每个人都在这个圈里,在链条的最末端。人需要优越感,而优越感来自互相比较,只要人与人之间还有区别,就会有互相比较。在中环上班也可能只有区区万元的月薪,在非落地玻璃窗的写字楼办公没准也是闷声发大财的金主。何必纠结于办公地点来给自己贴标签呢?



近期热门


留港找工作

小职君为你提供全方位的支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