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妙龄女孩全裸大闹健身房50分钟,大尺度视频曝光:没有羞耻心,真的很可怕!

突发,沈志莉被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你来过一阵子,我却怀念一辈子

2017-09-18 CAA中国社会艺术协会 CAA中国社会艺术协会
点击上方中国社会艺术协会可订阅哦!

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

沉思往事立残阳。被酒莫惊春睡重,

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


人的一生,短短几十载,

你可有这样的遗憾:

曾经只顾着惦念未来,

忘了珍惜眼前,

以为,时间还长,日子还久。


 

 01 

才子佳人初相识

 

纳兰性德,相国之子,

钟鸣鼎食,贵不可言。

自幼饱读诗书,文武兼修,

十七岁入国子监,十八岁中举人,

十九岁中贡士,才华横溢的他,

曾在无知年纪错过了青梅竹马的表妹,

但幸运的是,他遇到了爱他的卢氏。

 

那年,秋水轩唱和佳会,

卢氏作为两广总督卢兴祖的女儿,

毫不意外的受到邀请。

那天,带着女儿家的羞涩,

她站在远处,悄悄看了他很久,

看着玉树临风,俊逸出彩的他,

暗暗羞红了脸,却也把他藏进心底。

这样隐秘的单相思没有持续太久,

她就听到一个令人意外的惊喜,

双方父母为他们定下了婚约。

捂着怦怦直跳的心,唯恐自己出现了幻觉,

于是用力掐了手腕几下,直到疼痛袭来,

她才敢笑出声,原来,

幸福来得让人措手不及。

 


 02 

寻常琐事,情愈浓

 

纳兰开始慢慢习惯卢氏的细心照料,

他对新婚生活的一切都充满着好奇,

每当她陪他早起,为他系扣时,

一低头就能闻到她衣襟上幽幽的木兰香;

偶尔与她一起玩闹时,她灿烂的笑颜令他看呆了眼;

那天,她在园中弹琴,琴声清悦入耳,

令他久久痴迷,相处的越久。

他越发觉得自己的妻多才多艺,温柔可人。

 


 

 03 

临花照水,相知许

 

日子一天天过去,

纳兰的生活里,全是妻子的影子,

她的低声关心,她了然不语的偷笑,

她亲手缝制衣衫的样子,

这些,全都藏在纳兰的心里。

 

绣榻闲时,并吹红雨,

雕栏曲处,同椅斜阳。

 

我们相依在雕栏的曲处,

看红日落下,看清雨潇潇,看花听风。

 

微云一抹遥峰,冷溶溶,

恰与个人清晓画眉同。

红蜡泪,青绫被,水沉浓,

却与黄茅野店听西风。

 

遥远的山峰上飘着一抹微云,冷溶溶的远山,

那一抹微云的远山像极了她晨晓画的眉,

她在青绫被下入睡,我却在西风中思念。



婚后第三年,卢氏怀孕了,

纳兰在妻子身体状态不错时,

会带着她去郊外走走,

青草微风,天高云清,

挽着她的手,走在草地上,

看漫山的野花,时光清浅,岁月静好。


《南乡子·捣衣》

鸳瓦已新霜,欲寄寒衣转自伤。

见说征夫容易瘦,端相。

梦里回时仔细量。

支枕怯空房,且拭清砧就月光。

已是深秋兼独夜,凄凉。

月到西南更断肠。

 

蓦然回首,发现月已挂上西南方向,

想着天下多少有情人早已相拥而眠,

不由得更加让我欲断肝肠!



 04 

料也觉人间无味

 

纳兰永远记得那天,

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卢氏在产房内大声的哭泣,

而他只能在屋外焦急等候,

默默向上天祈求,一定要保佑她们母子平安,

她的哭泣声渐渐小了,屋子里愈发喧闹。

当听到有人大喊“快叫太医……”

那刻,他疯了一样,不顾一切冲进产房,

终于看到了容颜憔悴的她,看到她的虚弱,

但她还是挣扎着对他微笑。


她想说什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只是努力对他露出了最后一抹笑。

没一会,她就悄然闭上了眼,

他抱起了她,安静的坐在床沿,

好想和她聊聊从前的日子,

他恨冷酷无情的老天,她才21岁,

如花似玉的年纪,她第一次做母亲,

他还没带她去看辽阔的草原,

他们还有好多事情想做,

老天却就这样带走了她。

 

卢氏去世后,纳兰久久不能释怀,

卧室里,她在对镜梳妆,

书房里,她在赋诗题词,

庭院里,她看着他,眉目柔和,清风带笑。

她去世半月时,他写下了第一首悼亡词《青衫湿遍·悼亡》

 

青衫湿遍,凭伊慰我,忍便相忘。

半月前头扶病,剪刀声、犹在银釭。

忆生来、小胆怯空房。

到而今、独伴梨花影,冷冥冥、尽意凄凉。

愿指魂兮识路,教寻梦也回廊。

咫尺玉钩斜路,一般消受,蔓草残阳。

判把长眠滴醒,和清泪、搅入椒浆。

怕幽泉、还为我神伤。

道书生薄命宜将息,再休耽、怨粉愁香。

料得重圆密誓,难尽寸裂柔肠。

 

这半月,我的眼泪早已浸透青衫,

想到从前的种种欢愉,

再看今日的冷清,

若你在天有灵,就入我的梦吧。



之后的日子,纳兰过得恍恍惚惚


此恨何时已。

滴空阶、寒更雨歇,葬花天气。

三载悠悠魂梦杳,是梦久应醒矣。

料也觉、人间无味。

不及夜台尘土隔,冷清清、一片埋愁地。

钗钿约,竟抛弃。 

重泉若有双鱼寄。

好知他、年来苦乐,与谁相倚。

我自中宵成转侧,忍听湘弦重理。

待结个、他生知已。

还怕两人俱薄命,再缘悭、剩月零风里。

清泪尽,纸灰起。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

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

 

这场感情已经成为追念的记忆,

就像那零落的鸳鸯,

雨刚刚停歇有着微微的凉意,

一切仿佛只是十一年前的一场梦一样。



有的人,一旦转身,就再也无缘相见,

曾经的朝夕相对,转眼就阴阳永隔,

 

遥想当年赌书泼茶,

一种相思,两处闲愁。

 

在康熙十四年(1685年)暮春,

31岁的纳兰抱病和他的好友相聚,

随后便一病不起,七日后溘然长逝,

他与她时隔八年后,终于可再相见。



他是她一生的执念,

她是他一生难逃的劫。

她是万古不竭的沧海水,

他是温柔旖旎的巫山云。

任凭浮华韶光过、任凭弱水三千东流,

他只愿守一人白头,

可天不遂人愿……


岁月无边,人生有涯,

让我们在有限的生命里,

珍惜还拥有的一切,

莫让似水年华,擦肩而过,

莫要辜负这唯一的人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