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人物||50岁的郑秀文,Shocking Pink里的终身美丽

西不是吴 蓝小姐和黄小姐 2022-11-11


虽然国庆期间巴黎举办了时装周,但要说九月最时髦的地方,那一定是阿那亚。


一周内连办两场秀,先是Louis Vuitton邀请阿那亚设计师董功团队打造临时秀场“沙之乐园”,又花重金在自媒体上造势,邀请最当红得令流量小生,尽显大集团的“豪横”。



▲“沙之乐园”属于LV秀场的限时景点,秀后即刻拆除,大有“阅后即焚”的意思。

提一句,阿那亚这个看起来地中海调调的名字,其实是我们秦皇岛的一个地名,梵语“人间寂静处,找回本我的地方”的意思。

阿那亚从一座孤独图书馆开始衍生出整个社区。

▲孤独图书馆。

建筑设计师董功打造阿那亚时,灵感来自Andrew Wyeth的画作,海浪、海风... ...让时间凝固成一种永恒,好像在说人在寂静中会磨砺出一种隽永的精神底色。

▲Andrew Wyeth的画作,Sea Running (左)Wind from the Sea(右)用董功的话说:“画面里所有东西都是凝固的,呈现出人与社会之间的距离,有一种近乎永恒的时间性。”

时尚界尤其偏爱这种并不是那么多人知道但又看起来很有故事性和艺术感的地方,相较于LV,我倒是觉得阿那亚今年第二场来自Valentino的粉红秀更有意思。

因为Valentino把整个小镇涂成粉色来办秀。并且不是普通的粉色,而是色彩机构 Pantone 为 Valentino 独家研发,名为“Pink PP”的粉色。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疫情期间疲软的销量,又或者是设计师Pierpaolo Piccioli上线以来Valentino已经太久没有爆炸性话题。

自2022年初开始,Valentino突然抛弃了已经宣传了几十年的华伦天奴红,炒作起了这支新的Pink PP,病毒式颠覆性地席卷时尚界和娱乐圈。

▲从1959年第一条 “Fiesta”小红裙至Pink PP出现之前,红色一直是Valentino家的标志,用Valentino老先生的话说,红裙子不仅是一种表达,更是时尚的代名词。是不是很耳熟,抓住一个显眼又突出的颜色大肆宣传,这套路对于Valentino来说也不年轻了。

说实话,Valentino Pink PP每次出现穿在某某明星(特别是亚洲明星)身上,基本上是槽点狂飞。

毕竟在大多数国人审美里,高饱和粉色本身就地狱级挑战,本身的轮廓、气场不够强大,就还蛮容易落入俗流的。

▲李钟硕Valentino韩国秀场图。

▲Valentino Pink浪姐现场。

其实,Valentino的Pink PP粉是一种新型的黑色


Valentino和艺术家合作,把作家兼视觉艺术家Douglas Coupland的短句印在秀场的粉色道具上。所以在阿那亚看秀现场你随处可见这样的标语:

BEAUTY HAS KIND OF BECOME AN ACT OF REBELLION. (美丽是某种叛逆行为。)

▲Douglas Coupland的观念里,粉色可以成为逃离牢笼的钥匙。


这话听起来很唬人,用时尚的角度解释就是Pierpaolo Piccioli想把斯文乖巧、充满少女甜味的粉色改造成具有摇滚反叛精神的黑色


说的再简单点,把当成 All Black 来穿即可。

所以Pink PP需要放在黑色背景里拍才是正确的解题思路。

饱经风霜、有岁月韵味的大女人也更能穿出Pink PP“粉即New Black”的磅礴气势。

▲杨紫琼穿Pink PP登上Town & Country 杂志,杂志编辑很聪明地把镜面和地毯调成深黑色调来衬托这条粉色长裙。衣服上的珠绣细节也和背景里的金色浮雕相互辉映,粉色亦可成为一种气象。

这可能也解释了为什么穿Valentino粉的年轻人那么多,只有郑秀文穿出了这个粉色的真髓?

秘密大约是没有人可以逾越的,年龄。

她演绎出了Valentino粉色的另一面——独立个性反叛先锋,这些特质原本被时髦精们用来描述黑色


时尚圈起起起没有落过的郑秀文女士,今年实在美丽得过分炸眼。

除了9月Valentino Pink PP发布会上的亮相,Mi女士今年下半年基本上在时尚界咔咔乱杀。


▲6月演唱会in Ralph Lauren。

▲《号外》2022年6月刊。

▲《VOGUE》HK in Gucci。

▲ Soho House in Chanel。

▲ PurplePearl 9月刊。

▲ Madame Figaro HK in Versace and Schiaparelli。

▲ Balenciaga SS 2023 Show。

50岁的Mi进入的是一种自在、随心的新境界。用蔡依林的话说,“这个年纪老娘feel damn good”。

▲ 路过的蚂蚁都要喊一声“好绝”。


这么多套Look中,要说哪一套与郑秀文的渊源感最强,大概还是Valentino那身在高强饱和到看久了眼睛要缓一缓的Pink PP


郑秀文有一首歌就叫做《Valentino》,收录于1993年发行的专辑《大报复》。


更巧的是,她还有一张叫做《Shocking Pink》的专辑,发行于郑秀文事业最巅峰的2001年。

1996-2003是郑秀文事业的黄金七年,全亚洲唱片销量突破1000万,蝉联数年香港年度最卖座女歌手。

这七年里,2001年,年度票房前十电影中三部由她主演,同年还一口气出了七张专辑,《Shocking Pink》便是其中之一。

▲见证Mi人生巅峰的《Shocking Pink》专辑封面。

《Shocking Pink》由黄伟文作词,2019年Sammi参加黄伟文50岁生日宴时就穿了一席粉色以纪念两人友谊。

▲Mi在黄伟文生日会现场,粉色夹克来自品牌 House of Holland (左) 眼睛上两条粉色眼线为了纪念《Shocking Pink》专辑里“眼戚戚”的上挑眼线 (右)。

熟悉时装史的朋友会发现,“Shocking Pink”其实是时装大师Schiaparelli女士的个人标志色。

这位女士是香奈儿事业上的宿敌,而上述两位也是上世纪20年代早期为数不多能够在时装行业掌握话语权的先锋女性。

Shocking Pink中文译为荧光粉红,会给人少女芭比粉的刻板印象,但在时尚界它一直是属于传奇的颜色

我朋友冷大侠喜欢把Shocking Pink说成“粉得震撼惊人”。


▲Schiaparelli 2019秋季高定上这条玫瑰裙就被命名为Shocking Pink (左)Schiaparelli女士自传封面上的Shocking Pink (右)。

说来也有趣,她最当红的时候,底色不是明艳大众接受度也高的红,也并不是叛逆感更强的黑,而是“令人震撼的粉色”。

同时粉色也见证了郑秀文人生的诸多重要时刻,既有高光,也有低谷。

2019年,Sammi的终生伴侣闹出“安心偷食”事件后,郑秀文没有对外界发表任何看法,只是在随后举办的演唱会上换上了一条粉色长裙唱《终身美丽》。

《终身美丽》也是《Shocking Pink》这张专辑里最火的一首歌,这首歌郑秀文至今唱了不下300次。

郑秀文2007年接受鲁豫采访时有说,对感情方面她以后不会再对外界再说一个字,因为这是她内心最私密的柔软。所以面对外界纷扰的舆论,Sammi一直在用粉色作出回应——即粉得绚烂夺目,但绝不展示内心的脆弱。

▲2019年“安心偷食”事件后,Sammi香港红馆演唱会现场,Mi唱第一首歌《终身美丽》中途突然从一席白色婚纱,在一分钟内换装成粉色鱼尾服后才唱完整首歌。好像在一团粉红里Mi更能找到内心的安宁和自在。

▲该场演唱会还有一件未被使用的演出服,仔细看胸前两颗水晶也是粉红色,Mi发IG称Thomas Chan的设计“重口味”,可以说粉得大胆夸张、叛逆前卫。

往日谈论到女性的时候,粉色往往会被标签化成过分轻柔脆弱、需要被关注的形象。

但在郑秀文的人生里,粉色反倒聚成了一股极倔强、极硬气、极强烈的能量,名为“终身美丽”

这股能量,一直伴随她寻找本真自我与大众审视之间平衡的路途。
▲郑秀文今年连续惊艳了我两次,一次是Valentino香港秀场,一次是Mi今年生日前夕在社交平台上大秀好身材。我当时就跟朋友说,这是我50岁时希望拥有的身材和状态。

郑秀文被称“八公里小姐“每日例行八公里跑步,这份自律常人自然难以做到。但抛开自律节食,我觉得她终身美丽的关键是做到了以下几点:

01. 保持拍照的习惯

郑秀文有段时间在明报写过专栏,她在《谈美》里写:

“美丽的面孔,同时也是极其脆弱;最易失守的人生价值。每张脸,都会经历无可奈何的蜕变。”

▲郑秀文在明报轻描淡写专栏发表文章和绘画作品。

她对自己的体重有一个苛刻的标准,常年维持在48kg以下,116斤即是惊吓。如果不上镜会允许自己胖五六公斤,但不能更多。被媒体拍到发福照,会说自己“像菜市场的现代肥师奶”。

▲07年复出演唱会前夕,郑秀文被狗仔拍到戒烟后发福照,被指手臂松弛。

郑秀文很在意自己被拍时好不好看。狗仔跟拍时,她会特意停下给狗仔拍照,只是不希望自己丑照出街。

年轻时,郑秀文跟周慧敏穿一样的演出服登台表演,回家后看到录像才真正让她下定决心减肥。跟周慧敏一比,同样演出服被她撑的好大,郑秀文是个对自己有要求的人,这件事让她有心理阴影,一直记到现在。


▲近年Mi发IG说:“在生命和时间面前,没有捷径。从青葱岁月走到现在。其实,我们都是这样长大的。”

以上种种可以看出,郑秀文每天八公里背后的源动力其实是拍照好看。

这对我们普通人有什么借鉴的地方呢?但在社交媒体时代,有拍照习惯的人确实会比不爱拍照的人多享受一点时代红利。而且照片能让人很直观看出自己问题所在,更有针对性地改善不完美的地方。

人不会为了自律而自律,需要有一个刺激物才会有动力,比如为了穿衣好看、拍照好看或者更受欢迎,当对某个刺激的渴望越大我们自然会自律起来,维持一个良好的状态。

▲郑秀文在采访里坦言减肥不是因为外界的影响,而是自己对自己的要求。

02. 人生需要一段找回自我的悠长假期

相比年轻时候,我觉得现在的郑秀文变得更有味道了。

05年郑秀文拍《长恨歌》抑郁后直接消失了两年,好像给自己放了一个长假找回自己。那两年,郑秀文只是偶尔在报纸上写专栏分享自己最近心情,还完成了自己出书的梦想。

▲郑秀文轻描淡写专栏上签名ah Mi,M还签成一个爱心形状。

对终身美丽的人来说,活出自己,让自己自在才是最关键的事情。

《长恨歌》的失败让郑秀文想明白自己适合什么,不适合什么。后来Mi坦言她喜欢唱歌多过演戏,只有在唱歌的时候才是在做自己。

所以《长恨歌》后她想明白了很多,不再强求自己不擅长不适合的东西,开始专注自己擅长和真正热爱的事情。那两年的调整,也让郑秀文恢复了年轻时开朗的性格,并爱上了鲜艳的颜色。

▲终身美丽的人就像开头在阿那亚举办的粉红秀一样,在“人间寂静,找回自我”的地方活出自己的色彩。也像Pink PP和Shocking Pink是一种酷感的黑一样,终身美丽的人展现出来浓烈的色彩背后都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个性来支撑。

03. 人类保鲜的极限是28岁

另外,保持终身美丽的度在哪里。

真的需要无底线地追求年轻美丽吗?终身美丽似乎是每个时髦精毕生的功课,自律饮食运动医美基因... ...最好还要做夜行动物,不见日光防止日光老化。有用CVP医疗方式“治疗”衰老机构,一个基础套餐百万起步,创始人年过50对外自称95后,是不少高净值人群的秘密保养方式。

新加坡摄影师Chuando因为冻龄大火IG时,特意找来他的英文采访研究他饮食习惯,得知常年最爱海南鸡饭,朋友告知就是多吃蛋白质的意思。

▲男模胡兵在社交媒体上分享的一日三餐,是保持体型和年轻态的食谱。

其实即使做到以上种种,人类保鲜的极限是维持住28-34岁左右的年轻状态,20岁就是痴心妄想。


一个小观察

我私人多年的小观察,人的衰老不是循序渐进的过程,而是在某个年龄节点一瞬间变老,25岁、35岁、45岁都是人衰老的节点,在节点之间人会保持差不多的年龄感。


17岁

27岁

38岁

44岁


即使抽中基因的天牌,人类极限也只能保持住30+的年轻感。25岁以后轻量的脂肪垫下移、胶原流失、骨量吸收都不能靠高科技的力量弥补回到20+的水平。


▲一个很细微的差别,20+景甜和30+张柏芝,看起来差不多年轻,但在定格的那一秒还是能看出来年纪的细微差别,即使基因王者也很难真正复制20+的胶原蛋白。



▲41岁的张柏芝,跟38岁周迅状态差不多,看起来都非常年轻活力。但前面38岁周迅和27岁周迅放一起比,还是会有很直观的年龄感的区别。



所以对人体的衰老有客观认识后,我们不需要追求极致的年轻,只求岁月放慢脚步已是万幸。

就像郑秀文在07年复出演唱会上说的那样:“人生是一场自己和自己的竞技,与人无关,亦与人无尤。 战胜一个懦弱的自己,更胜过击败其他的生命。”

▲2007红馆演唱会,郑秀文读写给自己的信。

美丽是脆弱的,在纷繁的世界里,尤其这两年我们看到太多美丽的人在名利里失守人生的价值。有时候,对美抱有一种基本的信仰会让我们人生不至于走向坍塌。

说到底,在追求终身美丽的时候,我们渴望的是一种饱满的生命活力,可控的生活秩序,以及对“存在主义”问题的逃离。


推荐:名流||看看欧洲最飒爽最有型的女王和她超高颜值却超不省心的王室一家子……
上文:私荐||《脱口秀大会5》上杨笠、思文、广智们……穿啥呢?


作者 :西不是吴
责任编辑:Miss H
出品:蓝小姐和黄小姐
文字原创,配图来源于网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