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响水县人担心的爆炸,终于发生了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国企改革刚刚出”大招”了丨智谷趋势

2016-08-19 严九元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丨严九元



匍匐不欠的国企改革,终于有了“大动静”。


8月18日,国资委网站公布了这样一份通知,引来众多围观......




国企员工持股,一直被视为国企改革中相当敏感的一部分,因为搞不好,员工持股很容易就会异化为国有资产流失,触及高层为国企改革划出的红线。


历史教训历历在目,国企员工持股屡败屡试,其背后始终纠结不休的,是国企激励机制的失灵。


而眼下,伴随着整体经济的下行,国企的日子并不好过。


从2010年之后,国企的营业收入和利润增速仿佛坐上滑梯一般,虽然中间偶有起伏,但整体快速下行是很明显的,2015年甚至是双双负增长。


你说急不急?




从营业收入和利润的总量来看,国企如沐春风的日子在2015年确实是到头了。

 


 


那么问题来了,此时推员工持股,能拯救深陷泥潭的国有企业吗?


1.谨小慎微的改革


可以用谨小慎微来形容此项新政。


首先,单一员工持股比例低。《意见》首次对员工持股比例做了硬性规定:单一员工持股比例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1%;员工持股总量原则上不高于公司总股本的30%。


2014年,广东省出台的国企改革方案中明确,个人持股比例不能超过5%。因此,1%的比例其实是相当有限的。


低持股比例是把双刃剑。国有资产专家李锦分析称:一方面,不超过1%是一个红线,是突破性的提法,是第一次提出,有利于防止少数人控制。管理层占大股,少数人轻易实现对国企的实际控制,这个路被封死了。但另一方面,1%的规定或许有点低,不利于激发员工的积极性。


另外,改革不会大面积铺开,只选择中小规模的国企试点。《意见》规定,只有中央三级以下企业以及地方二级以下企业才可以试点。


一句话,国企巨头稳字当先,不轻举妄动。虽然2018年年底进行阶段性总结,到时再视情况扩大试点,但按照以往国企改革的进度和力度,恐不能乐观。


2.并不美好的记忆


员工持股本来是个好东西。这种企业长期激励方式兴起于上世纪50年代的美国,早期以福特公司为代表。七八十年代,西方发达国家私有化浪潮中,世界500强中85%的企业实行了员工持股计划。


虽然外界对这种做法依然有争议,但微软、谷歌、华为等支出员工持股的巨头取得成功,无疑是对员工共享股权的最有说服力的背书。


改革开放后,国企为了解决激励问题,也曾多次乞灵于员工持股,但几乎每一次都引发国有资产流失的争议,最终不了了之。


早在80年代,国企开始尝试职工持股。如北京天桥百货股份有限公司即在股份改制时设立了个人股,然而,这一轮热潮却在后期出现了职工持股大幅超比例的现象,在90年代初被叫停。


中国国企对员工持股的第二次大规模尝试是在90年代中后期,但伴随着国有资产流失的大辩论和2006年鲁能集团触目惊心的国资流失答案引发高层震怒,国企员工持股计划再次折戟沉沙。


此后,上层既无国企改革的强烈冲动,地方亦按兵不动。


2012年8月,央行行长周小川对此项改革作了如下评论:“职工持股受了挫折,被搁置了很多年,在改革过程中,有时候一跌跟头就不容易爬起来,即所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问题主要出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待上市公司的内部职工持股计划试点过程中出现了舞弊和丑闻,主要是冒充内部职工的名义持有企业股份,等IPO之后即抛售,获取高额收益。”


一直到2016年,沉寂了十年的职工持股才正式重新上路。


眼下,职工持股改革走在一条相当微妙的钢丝绳上,一方面,国企要“做优、做大、做强”,在不景气的大环境中,股权激励被视为重焕生机的灵丹妙药;但另一方面,“坚持党的领导和防止国有资产流失”是触碰不得的红线,历史已经多次警告此项改革的陷阱。


所以,就有了我们今天看到这项小心翼翼的方案。


方案出台后,国有资产研究者李锦称:“我最大的担心是活力不足,激励机制难以形成,改革失败。第二担心,放不开,速度进展太慢。第三担心,国资大规模流失,改革也失败。”


目前看来,第三个担心属于多虑,第二个担心是大概率事件。至于活力不足、激励机制难以形成,一直是国企的顽疾,要真刀真枪动手术改革,目前环境尚未恶劣到形成倒逼的强力,一时无解。


3.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意见》规定,国企员工欲入股,主要以货币出资,并按约定及时缴纳。简单说,必须拿出自己的真金白银来换股份。


现在很多国企都缺钱,辽宁国企东北特钢的债务危机更是搅得满城风雨,如果员工持股应者如云(主要为科研人员、经营管理人员和业务骨干),倒也不失为缓解困境、增强凝聚力的巧妙对策。


但是,在整个国企营业收入和利润不进反退的大背景下,这几乎是不敢想象的事情。


人民日报海外版公号“侠客岛”在评论此事时,出现了下面一个颇有意思的片段:


  • 这次《意见》规定的入股方式为员工出资,意思就是让员工和公司成果共享,风险共担。这个在操作过程中,也会出现收益评估的问题。


    岛妹为此现场连线了一位恰好在国企工作也恰好是管理骨干的朋友,对方礼貌地听我解释完利弊后,反问道:那我为什么不拿这笔钱去自己买股票或者买个房子呢?


一边是自家经营不善的企业的股票,一边是蹭蹭蹭往上涨的房价,投资哪个,并不难选择。所以说,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


虽然今天各大财经媒体都把“国企员工持股试点”作为头条报道,但是,期望值不宜过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