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5元吃住,30元买性服务”:在中国最堕落的地方,年轻人集体等死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何新共济会资料:国内建筑暗藏共济会符号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重要动向:中国正派出大波码农出任国家“大使”

2017-05-12 高文轩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丨高文轩


01

小球与码农


美国乒乓球运动员科恩走出名古屋的训练馆,匆忙间上错了中国队的车。科恩有点尴尬。这一天是1971年4月4日,中美20多年没有任何民间交往。


但车里一位叫庄则栋的中国男士走过来,握手、寒暄,并送了一条杭州织锦给他。


当科恩下车时,手持中国织锦的画面被记者抓拍到,成为爆炸性新闻。


中美高层这时都有破冰的意愿。6天后,美国乒乓球队访华。10个月后,尼克松访华。


小球推动大国外交,进而改变世界战略格局,这被记入历史。


41年后,印度工程师ViJay到香港听了一个演讲,台上一位叫Jack Ma 的小个子男人讲淘宝是怎么做的,支付宝是怎么做的。ViJay很激动,感觉自己的产品Paytm找到了方向,“我回去决定做印度的支付宝”。


3年后,马云投资了Paytm,并第一次成建制地派精锐码农入印。当初不过是为了应对Paytm一次风险事故,却无意间拉开了码农外交的幕布。


这期间,移动互联网、生物识别技术、大数据等诸多中国企业都加入了技术出海的潮流。中国与一带一路国家的连接,在基建外交、商品外交之外,闯出了技术外交的新路。


它带给一带一路国家的变化甚至超过了基建、贸易等传统形式,令人吃惊:


像生物识别、区块链、移动支付这样的前沿技术,现在最大的应用场景,不是在欧美,而是在发展中国家(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也门和约旦这样的中东国家,拥有全世界最黑科技的ATM取款机,不用银行卡,不用密码,眼睛就是银行卡;


安装虹膜摄像头,充满geek范儿的手机生产商,不是苹果,而是菲律宾、非洲这样“犄角旮旯”的本土市场的手机生产商;


印度电子钱包线下场景的运用,超过了很多发达国家,连混乱的贫民窟、横冲直撞的突突车都在使用,Paytm的用户数短短几年已经超过支付巨头美国的PayPal,成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


印度正在建立的涵盖10多亿人口的身份证数据库,是全世界科技含量最高的,除了个人照片,还有个人指纹和虹膜信息;

……

这些变化后面,都有中国技术出海的影子。


像当年小球改变世界的传奇一样,代码和技术重塑了一带一路,改变了这个地区故事的讲法。


02

印度故事出现了新意


码农出海,印度是重要一环。


最开始,中国企业进入印度是并不让人意外的传统故事。以基建、能源企业为主,把中国成熟的基础设施建设的经验,输送出去。


这算是中国企业出海的1.0阶段。


故事有些新意,发生在2015年前后,中国的手机制造企业进入印度。这是出海的2.0阶段。


当时印度智能机普及率很低,只有17%,与此相对照,中国是58%,美国是72%。


这样的基础,移动互联网不可能起来。人与人、人与信息、人与商品的连接,还只能是传统方式。


2015年,情况发生了一些变化,中国手机企业带着产品和服务来到印度。


雷军著名的 “Are you ok”就发生在此时(2015年4月),小米在印度的发布会。


短短一年时间,中国所有重要的手机厂商都来到了印度。


之前,印度手机市场的霸主是三星,此外台湾、日本以及本土的品牌占据前列。苹果相对印度人而言还是太贵(2016年人均GDP1800美元,全年收入大概也就两部iPhone 7)。


但两年后的今天,印度手机市场前5位中有4位都是中国品牌。中国品牌占据的智能机份额已达半壁江山。


 


相信中国品牌把三星掀下马只是时间问题。


印度最受欢迎的体育项目板球联赛的赞助商是VIVO,这被视为品牌商在印度顶级实力的一个标志。


 

在中国,国产手机在与洋品牌竞争中获胜后,挟经验让这一幕在印度重演。而中国企业显然也在出海过程中获益。去年印度超过美国成为全球第二大智能手机用户市场。印度手机销量增长18%,而同期全球增长仅为3%,中国为6%。


比市场份额更深刻的变化在于:


1.  印度智能机的普及率由2015年的17%上升到三分之一,两年间提升了一倍,对应的是亿级用户的扩大,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有了基础。


2.  中国手机品牌,比如VIVO/OPPO等擅长做线下、做乡镇市场,印度的社会结构与中国相似,农村人口占大多数,中国手机企业比发达国家更懂印度。


中国手机企业的到来,在社会学上的意义是:用最短的时间让智能机得以普及,而且相当部分的普及是在农村人口。


这一变化,为随后的发展奠定了硬件基础,更重要更波澜壮阔的变革还在后面。


03

中国出海3.0来了


大家都知道,这个变革就是科技互联网带来的革命。


印度的科技基础本就不错,软件外包服务和呼叫中心很发达。硅谷公司写程序的活儿,大量外包给了身在班加罗尔的程序员,这构成了“世界是平的”典型场景。


但软件外包和呼叫中心产生的变化还不具颠覆性,它只是全球科技产业链中低端部分的外包转移,跟苹果把低利润部分外包给富士康没什么两样。


谷歌、亚马逊等硅谷巨头的进入也没有产生出新模式,因为它们脱胎于人均GDP较高、用户受教育程度较高的环境,擅长于发达市场的叙事逻辑,复杂的印度、城乡巨大反差的印度,对它们是挑战。


直到中国技术出海,与印度本土创业完美结合,新模式出现了。这是中国企业出海3.0阶段。


中国知道怎么在老少边穷地区发展互联网,而且,在电商、金融、O2O、社交等领域的移动互联网,已在全球领先。


Paytm是一个典型例子。


04

一个码农天团的诞生


Paytm现在是印度估值最高的互联网产品之一,它的发展有一个关键时刻,即2015年,马云投资了Paytm。


这项投资不仅带来了钱,更带来了码农出海的模式。


最初是Paytm碰到了风控事件。为推广用户之间转账功能,Paytm出台了奖励金措施,有人利用漏洞绑定不同的手机号,相互间转来转去,以套取奖励金。


Paytm当时自己搞不定,它的风控还停留在人工核对的阶段,于是紧急向蚂蚁金服求援。


这样级别的事故,对蚂蚁金服是小儿科,专业人员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但蚂蚁金服的人当时多想了一步:Paytm遇到的这些坑,其实支付宝都经历过,我们可以在技术上帮他们缩短探索时间。


于是,成建制的码农出海计划开始了。


一批技术精湛的工程师被派到了Paytm,人数最多时达到100多人。


这可能是码农史上从未有过的景象。由于互联网“在线”的特性,码农一般很少集团式的出差,有什么事线上搞定。像蚂蚁金服这样成建制地出海驰援另一个产品,很少见。


这些工程师,很多是刚从硅谷被高薪挖回中国,没过多久带着中国人的技术又被派往炎热杂乱的南亚。


这支码农天团,既要有顶级的技术,又要懂英语,能根据新场景进行再创造,他们是精英中的精英。与此相对应的是,印度这片开发中的土地,与硅谷、杭州环境大不同。


一位蚂蚁金服工程师回忆说:


 Paytm所在的大楼没有餐厅,吃饭要到马路对面另一栋大楼去,而那条马路,是我见过的全世界最最危险的马路,二十米不到的距离,是世界最遥远的距离。为什么这么说?因为你过不去。红绿灯亮了等于白亮,车水马龙,永远没有停下来过。有印度同事在还稍微好一点,他们手一伸,不管不顾地就见缝插针地过去了,可我不敢啊。一个人的时候,我经常走到马路中间,进退两难,我无数次地想,完蛋了,我要在这鬼地方被撞死了。


后来这条马路改成了单行道,我想终于解脱了,因为都改成同一个方向,会好很多。哪里知道,不但照样双行,还双行得更厉害了,左右都不分了,汽车、摩托车、tuktuk、大卡车,完全没有规律地从各个方向冲过来,然后缠绕成一团……


很幸运,我到目前为止还完好无损,我的一个同事就被tuktuk撞骨折了。


蚂蚁金服码农天团的到来,帮Paytm省了5-8年的发展时间。在马云投资后仅两年,Paytm的用户数就超过了支付巨头美国的PayPal,成为全球第三大电子钱包。


而在这过程中,一种新的发展模式被趟了出来。


其他国家电子钱包的发展轨迹一般是这样的:先是互联网普及,电商发展,然后产生网上支付的需求,诞生出电子钱包,最后是电子钱包再应用到线下的餐馆、超市、出租车等场景。


印度走了一条不同的路。它本身互联网渗透和普及程度不够,99.5%的支付场景在线下。 


Paytm如果去等互联网基础设施建设好,电子购物发展起来,网上支付需求爆发,估计头发会白。


Paytm没从线上去切入,而把着眼点放在了线下。但线下有个大障碍,按传统的方式,每个商户先要装一台扫码机,这样成本就高了去了。


“去杭州看看。”蚂蚁金服印度项目负责人说。Paytm核心团队眼界大开:不需要去铺扫码终端,只要商户把自己的二维码用A4纸打出来,用户用手机扫一扫就能完成付款。


Paytm 的高管 Amit Sinha说,“二维码是中国互联网一大创新,没有一个国家像中国这样把二维码运用到这个程度。”


二维码像一把钥匙一样,帮助Paytm 打开了移动支付市场的大门。Paytm闯出了一条从线下切入、发展电子钱包的新路径。现在二维码在整个印度市场使用的范围很广,有些地方甚至超过了中国。


 


蚂蚁金服对Paytm的技术支持,显然不是一个纯公益举动,它在下一盘国际化的大棋。移动支付今后就像水电煤一样会是基础设施一样的东西,蚂蚁金服两次增加对Paytm的投资,就是看好它的战略价值。更重要的是,在出海与合作伙伴的深度磨合中,培养起全球看问题的思维方式,而不是单纯从中国的角度去看问题,有这样的思维,才谈得上真正的国际化。


全球现在25亿人没有得到很好的金融服务,印度占7个亿,但移动支付正在改变这一点。它用一种新的方式,跨越了发展阶段论,和发达国家一样先进的东西出现在了贫民窟中。


 


但变化还不仅仅止于此,一些发达国家都没能实现的东西在印度出现了。


05

后发优势


先发国家,不太可能把建好的系统推倒重来,因此对于最新技术的应用反而较慢。后发国家,一片空白,一旦开始建设可以上最先进的东西。


最典型的例子是印度身份识别系统的建设。


1947年独立以来,印度一直缺乏统一的国民身份证制度,导致很多穷人无法开设银行账户,无法考取驾照,无法申请贷款等等。


几年前,印度开始建立世界上从未大规模推行过的生物身份识别系统。这套系统,不仅有个人的身份证明编号、照片,还有他的虹膜、人脸、指纹信息。其中的的虹膜识别技术是关键。相对于指纹识别和声音识别出错率高和不易识别等局限性,虹膜识别具有唯一性和可靠性。


目前印度已完成了对全国12亿人口的生物识别数据的采集。这套系统建立后,可以对远端用户进行虹膜身份认证,可以为居民提供无卡无密的便捷支付,印度可能成为第二个不用带钱包出门的国家。


印度这个野心勃勃的生物身份识别系统,背后也有中国企业的影子。北京释码大华公司先后为印度国家团队提供了核心虹膜识别算法、接口标准、移动终端采集模块、金融应用模块等核心技术和整体解决方案。


印度英特尔公司总裁妮露缇瑞称,中国的虹膜技术在世界虹膜识别领域有较大的技术优势,已经把虹膜采集设备的成本降到20~30美元。


06

全球化的疯狂生活


印度上演的技术出海故事,正在一带一路国家复制。


VIVO、华为、联想、中兴等中国品牌在新兴国家帮助智能机得以普及。百度在东南亚输出地图、翻译等技术;腾讯收购了泰国最大门户网站 Sanook Online;蚂蚁金服在泰国、印尼、菲律宾投资了当地的“支付宝”。


以技术为核心的这批企业,可以说是国际化走得最彻底的一批企业。它们和出海做工程的企业不同,和把家电、玩具卖到全世界的企业不同。这方面呈现出两种世界观:

 

 

 

一种世界观是两个圆,但是不相交,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外国;另一种世界观也是两个圆,是大圆里面套个小圆,这大圆是世界,里面小圆是中国。

 

传统企业是把海外当作另一个市场。技术出海的企业是 born to be global,生而国际化。支付宝称是全球收全球付,滴滴称是全球出行平台。互联网本身的特性要求覆盖越多越好。


从这点说,码农出海具有深刻的动力。同时,中国码农广泛地出使一带一路国家,也带来了以前没有的变化。


比如,像前面提到的最前沿技术在发展中国家的应用:也门、约旦的虹膜识别ATM取款机,菲律宾的虹膜摄像头手机,印度的生物身份识别系统……技术出海帮助发展中国家实现了弯道超车。


比如,技术出海也带来了文化融合。泰国人以前习惯干半天玩半天,工作节奏很慢。跟中国码农一块干活之后,照样一起996(工作时间早上9点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还觉得干的特别过瘾,大晚上深夜在办公室里讨论,也很激动。”


还比如,这些国家的对标方向在发生调整。就科技互联网而言,之前都是对标硅谷,而现在,当地创业公司都在热衷做“当地版支付宝”“当地版淘宝”“当地版微信”“当地版滴滴”……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世界时间”这一代表特定时代人类发展最高水平的基准线基本等同于“美国时间”,世界其他地方无非是对美国式创新与美国式高度的追随,十几年前,中国互联网发展初期,无不是在做C2C(copy to China)。随着中国整体实力的崛起和移动互联网的井喷式发展与弯道超车,“世界时间”已加进了“中国时间”的元素。中国互联网公司开始成为KFC(kaobei from China)。


技术出海中的码农天团,不少人是从美西、美东的明星科技公司回到中国,很多人没想到,他们很快就带着中国人自己的技术,今年印度,明年泰国,后年菲律宾……过上一种真正的全球化的、疯狂的生活。


“我觉得现在的工作是20年前的某种倒转,”一位一年要换一本护照的海归码农说,“不再向远方寻找更好的生活,而是为远方带去更好的生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