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我们走进响水爆炸核心区,看到这些……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如何化解镇江天量债务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年沧海桑田,香港已沦为二线城市?王者荣耀之父用脚投票

2017-06-30 严九元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智谷趋势 | 严九元


倏忽二十年,香港回归至今已是沧海桑田。

 

坊间谈得最多的,是香港命运的沉浮。从大中华区的绝对一哥,与东京、新加坡、伦敦并肩的超级城市,到如今GDP已被京沪超越,明年将被广州深圳超过,数字不能说明一切,但数字能直指要害——香港在中国大棋局的地位不再是独一无二。

 

  

这一方面是香港自身的政经环境和在全球化分工中的位置发生了变化,另一方面是大陆的强势崛起引发了格局调整。

 

香港20年就是中国20年的缩影。从一些很有意思的小切口可以看出其中的深远变化。

 

01

文化:港姐亦平庸

 

最让人扼腕的莫过于港姐选美。

 

这是2007年香港小姐选美比赛冠军张嘉儿。

 

  

张嘉儿夺冠,曾志伟直言“真是出人意料“,嘴毒的观众还将她称为“35年史上最丑港姐”,要求把港姐称号改成“Miss 猪扒”。

 

港姐这些年质量下滑,已成趋势。

 

港姐曾经是香港向世界递出的魅力名片。在大陆人印象中,港姐代表着一种最现代、最高不可攀的美。“港姐”=风华绝代=美得石破天惊=华人女星颜值巅峰=李嘉欣。

 

  

从港姐中走出的,有张曼玉、袁咏仪、邱淑贞、赵雅芝这些女神级别的明星。

 

  

2012年,港媒在香港小姐四十周年庆的时候,来了一个港姐“十美九丑榜”,很不幸,九丑中的大多数都是近些年的。

 

这背后,也反映了香港流行文化的势微。

 

你问大陆的年轻人,这几年香港有什么歌手明星,可能很多人答不出来。像邓紫棋这样的香港歌手,也是跑到内地参加综艺节目后才获得人气。

 

  

文化输出的走向在发生变化。与邓紫棋恰好相反,当年北京女孩王菲是到香港发展获得加持之后,才走上了颠峰。

 

20年前,香港流行文化对大陆有统治级的影响。谭咏麟、梅艳芳、张国荣、四大天王……香港的明星才叫天王巨星,大陆的明星只是土星。

 

与之相似的还有影视剧。星爷一部电影是否成功,如今需要得到大陆市场的证明。20年前,港片的地位丝毫不亚于好莱坞。

 

  

现在百度搜索风云榜上的热播剧港,大多还是那些看掉牙却一直经典的老剧,总榜排名的前二十位中,一部港剧也没有。

 

  

但是,当年港剧的影响,体现在这个等式中:《射雕英雄传》=《人民的名义》+《琅琊榜》+《欢乐颂》。“万人空巷”这个词,只能用在当时的港剧中,后无来者。

 

这种退潮还体现在教育上。各省状元对香港的热情在冷却,去年只有两位状元去到香港;在2006年高峰期时,很多状元都把港大、港科大放在北大清华之前。

 

 (香港每年录取的大陆各省高考状元数)

 

02

经济:二奶村隐喻

 

早在2010、2011年,香港GDP总量已经被上海、北京反超。现在,珠三角“双雄”广州、深圳离香港也只有一步之远。按照香港现在的增速,如果港币兑人民币没有发生太大的汇率变动,2018年穗深超越香港已经不在话下。

 

如果不出意外,三年后重庆、天津的GDP也将超越香港。届时香港的经济总量排在第7位。

 

作为最能反映港口与贸易中心规模的指标,香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在2006、2007年已被上海超越,在2013年,被隔壁的深圳港超越。而在2015年,香港的集装箱吞吐量已经出现下降趋势。

 

 

在20年前,香港经济对大陆城市是高山仰止般地存在,它的经济总量是上海的4 倍,是北京的7倍。

 

香港就是富裕的代名词。它在大陆面前的优势,通过一个社会现象折射了出来——二奶村。

 

深圳的皇岗村、下沙村,广州的祈福新村,东莞的樟木头,都是曾经赫赫有名的“二奶村”,有人估计高峰时深圳二奶的数量多达30万,这些村子里头的妇科、儿科在当地都是数一数二。

 

  

这些“二奶村”的金主,并非是富豪,而多是香港货车司机。不要惊讶,当时一个货车司机跑一趟内地就能获得4-5千港币的长途补贴,这笔钱够他们在内地养一所房子+一位二奶+一个小孩,更别提经济景气的时候,一月收入可以达到2-3万港元。在港币比人民币值钱的年代,他们在大陆完全是高收入群体。于是“二奶村”成了香港蓝领的后花园。

 

但是随着产业布局的调整,香港这些货车路线在慢慢减少,陆港之间的收入差也在变小,越来越多没了收入来源的“二奶村”正在消失。

 

香港之于中国,20年前几乎是后者与世界联系的唯一通道,它成为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先生”。香港的资金,也成为大陆撬动改革开放的第一桶金。

 

如今,中国与世界的联系,很多方面不再通过香港。北京、上海乃至深圳的崛起,让香港丧失了战略地位的独一无二性。“关键先生”降格为“重要先生”。

  

03

政治:清风北上

 

当下香港的政情,比20年前更为复杂。

 

其实香港有健全的文官制度,有先进的治理机制,当初这些都给大陆带来了一股清风。

 

在中国的人大里,有一个很特别的“广东现象”。就是广东的人民代表、政协委员特别敢说,他们的参政议政意识很强烈,不做橡皮图章,经常对行政官员当面质询。

 

这个传统的形成,与香港有关。

 

那时候,广东人大政协有不少来自香港的代表委员,他们的“政治意识”和内地不同,比较敢于监督、善于监督公共部门,广东地方官员们也就对此习以为常,不会视之为唱反调。

 

在这种生机勃勃的正面影响之下,慢慢的,广东代表上全国人大也变得越来越敢直面问题。2008年的全国人大,广东代表因为“ATM机跨行查询收费”问题约见发改委官员,震动全国,直接促成了这一不合理收费被取缔。媒体一度用“广东现象”来概括广东代表在全国人大的表现。

 

这一相对良性的发展趋势,对于中国来说尤其可贵。

  

04

王者荣耀之父“用脚投票”

 

20年沧海桑田,是不是香港就不行了呢?

 

这是一个太极端的判断。正如英国被美国超越之后,伦敦虽不再独领风骚,但依然是排在前三位的世界级城市。

 

中国经济过去三十多年的狂飙突进,使得90后的大陆人不用再仰望香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这缘于他们生活的城市越来越像香港。

 

城市作为人类最复杂的群落,更多的东西是要靠时间来慢慢累积的,很多东西急不得,而且急也没用。

 

简单说,有以下几点:

 

内地未来希望成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城市不少,比如上海、天津、深圳等等,但即便软硬件条件最好的上海,和国际金融中心的需求一比,依然差了好远。

 

国际金融中心基础条件就三个:人才、业务以及国际化。

 

香港金融人才群集,每7个人当中就有一个从事与金融相关的行业,而上海大概是20个人中勉强有1个。

 

港交所的新股首次公开募股资金总额是全球第一,金额比上海加伦敦的总和还多。

 

离岸金融中心也让香港轻松秒杀上海。在香港,借款人可以任意选择货币,手续简单,税率低,放眼全亚洲,只有新加坡可媲美。

 

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路上,上海要达到入门门槛都还得5-10年的积累,遑论超越。

 

  

事实上,许多基本生活品,香港的物价也低于上海或相当。

 

城市治理方面,香港也遥遥领先。论城市的光鲜程度,香港或已被超越,不过一场豪雨,就会让深圳、广州高山仰止。

 

  

看图,2017年6月初,一场暴雨之后,香港是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深圳则是冯小刚的1942。

 

说起电影,你可能会说香港街头动辄打打杀杀的。拜托那是电影。过去十年,香港总共发生的枪击事件不到十起。最震撼的“街头互轰”,印象中都要去到2005年了。

 

香港的凶杀发案率是0.2,意味着故意杀人犯每10万人仅有0.2人。这个数据能超过香港的,一个是人口不足4万的摩纳哥,另一个是帕劳。即使加上交通事故、生产事故、自然灾害,香港在安全方面也排在全球前三。

 

至于电影里经常出现的小贩被警察追得满街跑的镜头,在现实中想看到其实也挺不容易的。事实上,香港警民关系算是相当得好。遇到困难,香港人基本会把报警作为第一选择。

 

还有一点,说起中国长寿之地,你觉得是哪?广西巴马,每十万人中29个百岁老人。错!!!其实是香港。香港,每十万人中百岁老人数高达52。如果以平均寿命计算,男80.5,女86.7,领先日本,碾压巴马的76。

 

长寿秘诀无它,香港“食物环境卫生署”以及完善的卫生体系。

 

类似香港食环署这样代表城市治理水平的政府机构,上有廉政公署……,最低有“市民大厦”。

 

香港的机会,其实并不少。中国经济的引擎,一在杭州湾,一在珠江口,这在未来一百年都不会变。

 

香港回归20周年之际,高层明确提出了粤港澳大湾区的概念,这将从根本上消除过去制约香港进一步上升的桎梏。

 

回归后的香港,一方面和内地形成了紧密的关系,但另一方面,随着内地全面和世界对接,香港窗口地位不复当年显著。

 

今天香港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它本身的持续繁荣,而是产业转移之后,背靠整个内地服务内地顶尖政商资源的体系,已经背离了香港既有的发展路径,背离了市民以及珠三角固有的土壤。香港阶层分化愈发明显,贫富差距日益悬殊,社会垂直流动凝固导致社会戾气无从化解。

 

香港的未来不能依靠它过去的鹤立鸡群,而必须融入珠三角这个更广阔的物理空间,并找到自身定位。

 

香港到底好不好,有的时候其实不能凭感觉。不久前,全球第一手游“王者荣耀”之父姚晓光花9800万在香港尖沙咀买了套206平的房,这是“用脚股票”,这是给香港的未来投票。


本文作者严九元,JIC投资观察特约撰稿人。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JIC投资观察立场。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