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重磅!中国下一步向何处去?郑永年万字长文论改革…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2月14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严九元:2019,注定发生一连串事件

智谷君 智谷趋势 今天

◎智谷趋势(ID:zgtrend) |  严九元


01


先看两张意味深长的图。


第一张,G20中美达成暂时休战协议,A股利好走强,但房地产在所有板块中垫底。



第二张,HW孟女士事件曝光,市场对中美谈判悲观,房地产表现反而位居前列。



细看这大半年走势,房地产与贸易摩擦缓和程度有种隐秘的负相关。


中美局势乐观时,表现差;

经贸摩擦加剧时,表现好。


背后隐含着这样的逻辑:


经贸摩擦加剧,经济下行,决策层承受不了时就会出台刺激政策,楼市迎来大利好。


房产派可能是对贸易摩擦心情最复杂的一个群体。对坏消息,悲喜交加。


很多人在赌,中国会不会重走老路:


经济下行—放水—楼市刺激—泡沫—调控—收缩—经济下行—放水


更多人在犹豫,逻辑恐怕已经变了。


02


HW孟女士事件的一个关键点是:特朗普是否知晓?


上一次海湖庄园两位大boss会晤,特朗普一边招待客人,一边转身把叙利亚轰炸了。


这次扣人和会面也在同一天。


白宫否认特朗普知晓。


如果特朗普知晓,这种半谈半打的策略,是大挑战。


如果特朗普不知晓,表明其他系统也在强硬出手,局势更复杂。


即使没有华为孟女士事件,经历了这大半年的拉锯,对休战谈判中国从上到下都不会低估其难度。


超越房产派简单化思维的是,这期间决策层实际上已有对冲工具在拿出。


刺激楼市不是工具箱中唯一的工具。不是政策选择的优先项,而是最后项,是所有选择之后的最后工具。


决策层一定记忆深刻,日本失去的20年,其实不是由广场协议引爆,而是广场协议之后,日本为了对冲货币升值,疯狂放水引发资产泡沫,错误决策酿成悲剧。


在现在的杠杆率和资产价格下,刺激楼市是一个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


03


最近的对冲政策思路很清晰。


力推消费和内需来对冲外需的风险。


拉动中国经济的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决策层早就想使劲推消费,但前几年出口的日子太好,投资的见效太快,缺动力。


出口,刚刚经历了过山车式的一幕。


10月,超预期大增,同比增长15.6%,这是出口商抢在明年美国提高关税前集中出货;11月,又猛然大跌,增速降至5.4%,需求透支后的必然。



出口变数太大,寄望不能太高。


提高内需的关键是什么,是要让居民敢于消费,让企业敢于投资。减税成为必选项。


减税,可支配收入增加,消费和投资才会增加。


这是朴素而又无法绕过的规律。


04


10月,财政收入出现了罕见下降。



这么多年,税收比GDP跑得快是常态。逆转下降,减税真正有了效应。


与此同时,中国的减税和美国不一样。美国是市场为主导,政府可以不去管太多事。出现危机,大多也用出清的方式去解决,该破产就破产,该沉没就沉没。


中国不行,中国是行政托底型治理模式,政府管得多,负的责任也大。


在这种情况下,政府没有钱显然是不行的。


一面要减税,一面在危机时需要集中更多资源。国库少了怎么办?


可以很明显地看出,这半年来一个部门异军突起,成为现象级事件。这就是税务局和其主导下的税务风暴。


一方面当然是税改,包括减税。另一方面,接管社保征收,同时对范冰冰,对娱乐圈刮起税收风暴。这股风暴甚至刮到了互联网企业。



税务风暴背后的思路是,一方面,对中小企业和普通大众减税,另一方面,对平时该缴没缴的大户,实行更严厉的征管。


中国自古以来,国库空了时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向大众收,要么向大户收。


以个税为例,交税主体主要是工薪阶层,富裕阶层有各种避税手段来规避,提高起征点受惠的是工薪大众,高收入者不明显。


接下来,对高收入者逃税、漏税的查处将更为严厉。这是对减税后税收减少的对冲,是对国库收入的稳定。


最近有则消息,北京市海淀区税务局规定,个体户自2019年 1月 1日起终止定期定额,转为查账征收。



以前个体户是核定一个固定数额交税,现在要据实上交,更严了。


这个动向是什么意思?不是税务部门对大众更松对大户更严?为什么向个体户动手?


很多人有误解。个体户的收入实际比CBD的白领高多了,比普通大众高。


这个动作符合税务风暴的取向。文件中把菜市场的个体户排除在外了。


这是接下来很可能出现的宏观景象。一方面大众减税,一方面对大户该缴的税有更严厉的征收。


高净值群体,在2019会首当其冲。


在这个过程中,税务局有望成为中国一个新的超级部门,它掌握跨系统跨地域的最多信息,拥有企业和个人的最多数据,手握最无可置疑的查处权力。


在美国,人们最怕的就是两个部门,一是FBI,二是税务局。这一现象很可能在中国出现。


未来一到两年,一个基本的宏观景象是,中国的利益蛋糕将重新切分,中国的利益结构将重新调整。


面对经济压力,承压主体在做调整。


05


向大众让利,向大户收钱,这种调整,从更大的视野来看,是世界潮流的一部分。


当下各国都掀起了一股中下层平权运动。远如特朗普上台,是美国中下阶层对华尔街华盛顿精英的不满,用选票发声。近如法国的黄背心运动,中下层用街头抗议来表达声音。



正在进行的反全球化潮流,也是收入分配不均的反映。


贫富差距,再次成为全球的主题,进而影响了国家政治、国际秩序、国运走势。


这背后是当代出现的两个深刻原因,一是金融,一是科技。


金融成为经济主角以来,信贷成为企业发展的关键。传统是靠生产、品牌、渠道,逐渐变成谁敢借钱谁会用杠杆,谁就成为王者。


传统模式,你投1元,一个生产销售周期走完赚到2元,再投入到下一个周期;用信贷的人,投1元,再借1元,2元钱赚回来4元,还掉1元,还有3元,一个周期下来比传统模式多了50%。累积下来,两者差距越来越大。


掌握资本的人,获得的平均回报高于经济增长,贫富分化是一种必然,所以以此立论的《21世纪资本论》成为全球畅销书。


另一个是科技。


这是一个科技更新迭代的时代,虽然科技精英一直宣称科技有平权效应,但从历史来看,每一次科技的更新迭代,是贫富差距加大的阶段。工业革命如此,诞生了第一批亿万富豪,IT革命同样如此,诞生了一批史上最迅速最年轻的首富。


经济学者陈志武说,每一百个人里面,可能只有两三人能够把新技术及其潜力真正理解透、挖掘好。从一万多年以前到现在,总的来讲,一次次的技术进步,使得人的财富差距、收入差距、地位差距不断拉大。


他说得更狠的是:


历史学者研究发现,人类历史上真正让收入差距、财富差距拉平的主要方式,还是两大类:一类就是大规模的暴力事件,包括大规模战争,还有一个就是大规模的瘟疫。


因此有人把当下的全球右转倾向,与20世纪二三十年代相比,当时经济衰退贫富差距加大,民粹把极右翼纳粹送上了政治舞台,继而爆发二战。


从这个角度来看,中国遇到的问题不是局部问题个别问题,而是一个时代难题。


06


这注定是一个大震荡时代。接下来将是一连串变革,一连串事件。


有两件事可以确定会大概率发生。


一是中国未来的经济形态。


面对经济下行和外部压力,掌控型经济不会放松。一面要掌控,一面要尽快变强,只有一种选择,那就是发展出韩国日本那样的财团式企业,用财团巨头实现产业的高端升级、实现全球竞争。


财团式企业,当然有国企,也有BAT这样的巨头。


可以看到,除了对金融业务有所限制外,高层对阿里腾讯的实业延伸很支持,线下零售、物流等。BAT投资范围之广,也基本形成了无所不包的全产业链形态。


腾讯提出未来互联网是向产业互联网方向发展,不是空穴来风,除了技术趋势,也有国家趋势。


韩国人从出生到死亡,三星的产品可以覆盖一生,成为自足的商业帝国。


中国不排除这样的景象。未来的几大商业巨头实力将还会有几何级的增长,将扩张更大的产业半径,将担负内稳民生,外争国运的责任。


二是中国的杠杆转移出现新路径。


最近十年,中国有三次杠杆变动。


第一次是企业加杠杆,2008年后,在大放水刺激政策下企业负债进行产能大扩张。


第二次是政府加杠杆,2012、2013年非标融资猛增,基建大跃升。


第三次,企业和政府加不动杠杆之后,转移到了居民。2016、2017年,全民举债买房,迎来最疯狂地产热。



三个部门杠杆都高了后,不得不去杠杆。但从经济学客观规律来说,无杠杆,不繁荣。不能光去,还得找到新方向。


可以看到,最近一带一路,成了加杠杆的一个新方向。


据安永统计,中资银行对“一带一路”项目发放贷款已超过2000亿美元。


这是什么概念?曾搅起三四线房价飙升的棚改贷款PSL,2016年是9714.11亿人民币,2017年是6350亿,加起来也就是2000多亿美元。



每一次加杠杆,都会迎来一个扩张期。在一带一路区域,尤其是东南亚,在加杠杆的影响下,出现了经济活跃、资产价格上升的现象。


一带一路的意义对中国而言绝没那么简单。


中国的第四次杠杆转移,从国内向国外的转移,美国也注意看到了,前不久APEC会议上,美国副总统彭斯特别提到中国的对外贷款是“债务陷阱”,这当然是从美国人的角度想狙击,他们深知其会产生长远的影响。


中国海外加杠杆,不单纯是向外给钱,其中也包含买方信贷这样的形式,我借给你钱,你买我的企业的产品。这实际上是利涉双方,进口国用杠杆获得了平时无力购买的产品,中国的产能也得以产生效益。


这套体系的建立,有助于对冲经贸摩擦的困境。对外贷款—回购中国产品—资金回流—对外贷款,形成一个独立的债务—生产体系,有可能打破美国的旧全球化分工。同时,也利用杠杆使得一些一带一路国家缩短了基建升级的时间。


07


个人身处这样大震荡大变化的时代,会有茫然感。


一些具体数据更能说明我们身处的时点。


京东公布活跃用户数量下降,互联网公司用户下降比营收下降致命N倍,这是第一次出现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活跃用户数量下滑的现象,背后是中国互联网用户红利见顶。互联网进入了下半场。


中国户均住宅达到1.1套,每个家庭有一套多的住房,从供需底层结构看,房地产的刚需没有那么强烈了。中国房地产进入了下半场。


车市出现多年来从未有过的销量下降,汽车被视为可以与楼市比肩的全链条拉动型产业,车市失速,中国制造业进入了下半场。


高歌猛进是上半场的旋律,抑扬顿挫有起有伏是下半场的节奏。


站在拐点之上,个人应该怎么办?


要做先知先觉者,要做趋势顺应者,要做行动者。


比如高净值人群,税务严管之下,税务规范和税务筹划是一个绕不过去的课题。


比如经济承压,一线城市甚至全球一线城市的资产应该是你的首先考虑。


比如投资学永远不变的规则,是到加杠杆的区域,到加杠杆的领域。哪里有杠杆哪里就有繁荣。跟随中国加杠杆向海外转移,有可能迎来近期最大的一次套利机会。


PS:最后做一个预告,12月23日,我将在上海做一个线下分享,跟大家探讨如何应对接下来出现的一连串事件,扫描后面二维码,欢迎参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