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月5日 下午 5:35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癸酉之变

腾飞讲史 今天

以下文章来源于兰陵笑侠 ,作者兰陵笑笑侠

兰陵笑侠
兰陵笑侠

讲有趣的故事,说直白的道理。



200年前,一群天理教徒冲进紫禁城,差点端了爱新觉罗氏的老窝,成为大清帝国走下坡路的起点。

故宫隆宗门的牌匾上,仍嵌着当年射出的一支箭镞。

如今箭镞锈迹斑斑,倒是宫城内留下的奔驰车辙印清晰可见。

1812年仲夏,台湾淡水同知查廷华报告知府汪楠:

据可靠情报,明年中秋,天理教头领林清要攻打紫禁城,干掉嘉庆皇帝……

汪楠心头一紧,乖乖,这可是天塌下来的大事,按说得抓紧上报。

可是,万一上司让呈报更多证据怎么办?万一朝廷责令剿灭天理教怎么办?万一把天理教惹毛了怎么办?

好大的一口锅,本府才不会背。

汪知府很严肃地作出批示:一个人犯为了活命,什么话都敢说,咱们作为朝廷命官一定要保持定力、增强鉴别力,对谣言坚决做到不听、不信、不传。

于是乎,那个提供情报的倒霉蛋,因为散播谣言被咔嚓掉了。

又过了快一年,北京城豫王府,有个叫祝富庆的人悄悄找到裕亲王。

王爷啊,大事不好了,俺的堂哥、也就是您的大管家祝现,他可是隐藏在王府里的阶级敌人哪,马上就要谋反,正在宣武门那里磨刀煅枪呢。

豫亲王大吃一惊,朝廷经常教育我们要向朝阳大妈学习,咱作为皇亲国戚得有这个觉悟,赶快打110报警吧。

电话拿起来,豫王爷转念一想,这事不对呀,得捋一捋。

管家谋反,我这个主人也脱不了干系呀。

万一朝廷不管三七二十一,把本王和逆贼捆到一起法办,一万张嘴也解释不清,到时候墙倒众人推……

这个大锅,本王背不动哪!

算了,还是运用我朝思想教育的强大武器吧。

豫亲王和蔼慈祥地说:小祝子,年轻人做事得长脑子,大清律规定谋反是灭九族的大罪,你堂哥一人犯法,你爹你妈、你二大爷、三婶子、四姑、六姨、七舅、八表叔,一个都活不成,你不能当家族的罪人哪。再说了,现在圣上英明神武,天下风调雨顺,世道政通人和,哪里会有谋反找死的傻瓜?

王爷的水平就是高,一番苦口婆心,换来春风化雨,这锅就扔掉了。


转眼到了8月份,九门提督吉伦将军不断接到报告,天理教徒可能要攻打紫禁城。

吉大将军临危不乱,晓谕众将士:圣上训示,让我们守好这九座城门,这是祖宗积德摊上的莫大荣光,一定要加强巡逻、不负圣意……

吧啦吧啦,从太祖努尔哈赤十三副铠甲起兵开始,吉大将军用三个时辰第二百三十八次讲述八旗兵的光荣战史。

最后,吉大将军强调,下个月圣上结束休假,从木兰围场回京,这是摆在当前的头等大事,各营要高度重视、严密组织,成立专门领导小组,做好迎驾准备,确保万无一失,万无一失,万无一失……

重要的事情,怎么强调都不为过。

有个参谋实在看不下去,拽住马缰绳提醒大将军,有天理教徒想攻打紫禁城。

吉提督大为恼火:紫禁城,紫禁城,说得倒轻巧,那里有禁军守卫,我这个九门提督不守好城门,去操心紫禁城的事,圣上会怎么想?问责下来,谋反的就不是天理教,而是我这个九门提督了。

幼稚!

经过三天四夜紧张忙碌,连一口饭都没吃好,吉大将军总算把迎驾的事布置妥当。

10月7日,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兵部尚书兼顺天府尹刘镮之大人家里来了客人。

按说这个级别大员,应该要到前门大酒楼宴请待客,可是为了杜绝玩乐之风,早就下旨把京城大部分高档戏馆酒楼给关停了,只好在家里炒几个菜将就将就。

突然,宛平县长和卢沟桥派出所所长跑了过来:大人,出大事了,昨天夜里宋家庄的林清从卢沟桥进城,计划明天午后攻打皇宫!

“既然林清是从卢沟桥跑进来的,那就先问二位大人的失职之罪吧。”

县长和派出所长吓得混身哆嗦,赶紧跪下磕头捣蒜。

刘大人端起酒杯,哈哈大笑:别害怕,别紧张!你们二位呀,太不成熟,这逆贼抓到了咱们是失职大罪,要抓不到呢,是谣言惑众之罪,这锅咱们三颗人头加起来也背不起啊。再说,有九门提督的正规军,有宫里的禁卫军,有圣上的英明统驭,天塌不下来。来、来、来,为了胜利干杯。

一口大锅,从台湾府,一直踢到紫禁城。


终于,1813年10月8日下午,200余天理教徒,从东华门、西华门攻入皇宫。

从来未有事,竟出大清朝。

两天一夜,皇宫才恢复平静。

经此一事,嘉庆皇帝被窝囊得够呛。

按照规矩,他得发个《罪己诏》表明态度,诏书中这样写道:

然变起一时,祸积有日,当今大弊,在“因循怠玩”四字,实中外之所同,朕虽再三告诫,奈诸臣未能领会,悠忽为政,以致酿成汉唐宋明未有之事。较之明季梃击一案,何啻倍蓰?言念及此,不忍再言。

予惟返躬修省,改过正心,上答天慈,下释民怨。诸臣若愿为大清国之忠良,则当赤心为国,竭力尽心,匡朕之咎,移民之俗;若自甘卑鄙,则当挂冠致仕,了此残生,切勿尸禄保位,益增朕罪。笔随泪洒,通谕知之。

说是罪己,实际上还是指责臣子无能,不能领会意图,尸禄保位,把皇帝都给气哭了。

癸酉之变后,大清帝国摇摇晃晃,坚持了近一百年终于垮塌。

历史学家分析,官员们都在坐等出事。

可是,那些念着四书五经,遵着圣训天聪的帝国官员们,真的没有一个能臣干材么?他们平时假装很努力,遇事争着甩锅,真的是自甘卑鄙吗?


1813年4月,林清等人密谋筹划之时,顺天府乡试发榜,一个叫龚自珍的人名落孙山。

第二年,他写了四篇《明良论》,严厉抨击君权专制。

直到1818年,龚自珍参加浙江乡试才得以中举。

又过了快10年,从嘉庆熬到道光,1829年龚自珍第六次会试终于考中进士。

殿试对策之时,龚自珍仿效王安石,撰写《御试安边抚远疏》,议论新疆平定准格尔叛乱后的善后治理,从施政、用人、治水、治边等方面提出改革主张,洒洒千余言,直陈无隐,阅卷诸公皆大惊。

可惜,主考官曹振镛大学士认为他“楷法不中程”,将龚自珍置于三甲第十九名,不得入翰林。

由于屡屡揭露时弊,触动时忌,龚自珍不断遭到权贵排挤打击。

1839年,看透大清官场的龚自珍,辞官返乡,离开北京这个是非之地。

南归途中,他写了315首诗,其中一首脍炙人口:

九州生气恃风雷,万马齐喑究可哀。
我劝天公重抖擞,不拘一格降人才。

遗憾的是,龚自珍没有看到天公抖擞的那一幕。

倒是写完这首诗的第二年,1840庚子年,第一次鸦片战争爆发,又过了60年,1900庚子年,八国联军攻进北京城……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