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律师,从爱你到不爱你,竟然只要一天时间

2018-01-29 Alicia 智合LawSchool 智合LawSchool

作者 | Alicia

来源 | 智合LawSchool


在笔者还没有毕业的时候,曾信誓旦旦地说我要做律师,咨询费每个小时3600元起跳,不打折不搞友情价,能抵很多台空调安装费的那种。可是当笔者快毕业,向律师行业迈出一只脚时,只想趁早把脚抽回来并且往后退几步。

是什么让一个法学生梦想破灭、意志力奔溃提前打退堂鼓?是人性的灭失,还是道德的沦丧,敬请收看今天的《律师的一天》。

也许是对自己的实力十分有信心,现今律所动不动就往CBD的同一栋写字楼搬,也不怕客户悄悄楼上楼下跑着询价,流失客源。虽然办公条件高大上了很多,但是在无形中给律师助理和年轻律师的生活带来了压力。

现在律所给新人的待遇总体不高,在那些寸土寸金的大都市,他们只能住在离CBD较远的地方,每天上班都要经历起码一个小时的早高峰洗礼。

没来律所实习前,笔者曾天真地觉得像律师这么有品味的人,他们的一天应该是由一杯浓郁的咖啡或者清香的茶开启的。后来才发现,律师的一天是在拥堵和饥饿中开启的。

在被挤到怀疑人生,好不容易到达办公室后,第一件事就是在卡座上静静地坐上几分钟,让自己缓缓神,揉揉被踩到的脚或者是被胳膊肘捅痛的身体。一般还没等回过神,就会发现老板已经在微信群里@自己布置一天的任务或者催促提交昨天的工作成果了。所以要是在早上参观律所,一定能见到律师们狼吞虎咽地吃早餐或者是一边咬着面包一边打字的画面。

好不容易暂时做完手头的工作,找空档吃了早餐者完全忘记了早餐这件事情),刚想稍微休息一下下,客户的电话就打进来了。

客户难搞也是律师行业的一大特点。

有一种客户属于祥林嫂型,明明简单几句话就可以讲完的问题,非要扩充到半个小时,而且在你解答的过程中,他们还时不时要插几句自己的问题,把进行到答疑阶段的咨询拉回提出疑问的阶段,都不知道他是来咨询问题还是来诉苦的。

还有一种客户是我也不知道要问什么问题型,罗列了各种有关无关的事实后,等着律师给他找重点,归纳问题。笔者就曾听过一个律师吐槽在常法项目中,公司的经理拿了一份内部的文件说:“某律师,这是我们内部刚下发的文件,我暂时也不明白文件的意思,要不我们一起研究下?”

更有一种客户是财大气粗型,一副老子花钱了,就是你大爷的姿态。这种客户最难缠,对律师的工作毫不尊重,各种挑剔不满,明明律师已经尽力做出最符合他利益的方案,他还一副吃了大亏,被黑心律师坑了的样子。

等为这些金主爸爸解答完疑惑,领回一堆令人头疼的任务后,往往已经到饭点了。天天出去吃吧,有点贵而且吃饭的人又很多,浪费时间;点外卖吧,加上配送费也没有便宜到哪里去,而且吃来吃去就那么几样,毫无新意,虐待自己的胃。看了下手头的工作任务,却只能无可奈何地来一份老样子的外卖,还得趁着送餐小哥还没到的空档看下文件。好不容易等到外卖,吃完还没来得及打个盹就发现又到了上班时间。此时只能拿包速溶咖啡郁闷地去开水间打水,顺路经过厕所洗把脸,开启了一天最难熬的阶段——没有午睡的下午。

虽然脑袋因为困意和用脑过度隐隐作痛,可怜的年轻律师助理还是要强打精神盯着电脑,努力让自己保持清醒和“愉悦”的心情。突然手机震了一下,显示同时接收了几条微信消息。颤颤巍巍地打开微信,果然老板又来了加急任务。

简短的几句描述,几份超大文件和一个空泛的问题,意味着加班是不能避免的了。盯着手机屏幕,努力理解老板那几句简短的话语,脑子里快速地过着以前有没有处理过类似的问题,思考这个新问题的解决思路和办法。等思路捋顺之后,叹了口气,给朋友发个微信取消今晚的饭局,然后开始继续死磕电脑之旅,再一次见证夜色下的CBD。

好不容易加完班回到家,虽然已经累瘫,但还是自觉地拿起专业书或者打开各种网课,恶补工作中遇到的新知识。或者拿起CPA或是证券从业资格证的专业书,为自己的事业添砖加瓦。

十二点不是上床睡觉的时间,而是提醒自己还没到睡觉的时间。

这就是刚入门律师的普通的一天:在这普通的一天,我穿着普通的鞋,很普通地写着普通的合约……

对一些律师来说,可能这还只是工作量不大的一天。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是在这种高压中习惯,就是在这种高压中退出。

笔者有个同学去了某红圈所实习,工作强度很大,天天七点多出门,十一点多才回家,没等做满一个月,同学就以过于劳累、经常生病为原因辞去了实习。后来,同学一脸无奈地跟笔者说:“还是命重要啊。”

律师这个工作太苦了,而且往往背负着精神和生理的双重压力。不仅工作强度大,而且工作中充满各种挑战和不确定性。在这场博弈中,律师们拼的不仅是智商、情商,还有体魄和勇气。

律政剧在为大家描绘律师的风光的同时,却几乎没有展示律师为了这份风光的艰辛付出(辣鸡电视剧误人子弟);一味地展现律师的燃,却点滴不提律师的丧。亲自投身于这个行业时,笔者才真正体会到“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这句话的含义。亲身经历过后,笔者对从事律师职业的人更加敬佩和尊重。对在票圈发加班、年会、团队出游、业绩的律师朋友们,笔者会更加地理解和感同身受,鬼知道他们为了这几张照片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


  —  END  —

_____________________

编辑 | Eleve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