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新冠疫情带来的制度思考

资中筠:不要和不思考的人争论

刚从台 湾传来视频,全世界都懵了。。

今天在意大利,我看到了真正的人间炼狱!看看咋回事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没有岁月静好,只好负重前行---写在2017年开始的日子

2017-01-01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2016年,就这样过去了。

 过去的一年,中国医疗界过得并不轻松。身为中国医疗界的一员,我也同样不轻松。

在过去的一年,我成了网红,成了中国医疗自媒体联盟副理事长,成了很多医疗同行眼中的意见领袖和代言人。

曾经有一次,和某卫计委领导同时进一个医生群,后来,这位领导在自己朋友圈中这样描绘我进群后群里的反应:宛如教主张无忌上了光明顶,宛如大侠乔峰进了聚贤庄。

我唯有苦笑。

去年下半年,我应邀参加某次学术会议为大家讲课,为此我做了精心的准备。轮到我发言的时候,主持人大声宣布:欢迎我们的偶像,烧伤超人阿宝为我们发言。

面对全场的热烈掌声,我有种深深的无奈感。我恨不得大声分辨:我是一名烧伤专家,我是中国最顶级的烧伤科室北京积水潭医院烧伤科的专家,我是一名优秀的烧伤医生,我擅长危重复杂患者的抢救,我做的手术很漂亮,我在《Burns》杂志发表过文章,今天我准备的演讲很精彩-----

然而我清楚这并没有什么用。离开烧伤这个圈子,烧伤超人阿宝这个名字,代表的不是烧伤专家,而是意见领袖,是网红。

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说“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

当时我笑他装逼,而今天,我终于懂了他的心情。

我就是一个烧伤医生啊,我从小就是一个乖孩子,从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听父母话听老师话。寒穿苦读,悬梁刺股,读书泰医,求学北大,蒙恩师张国安教授不弃,得以收入门墙,进了本专业全国最顶级的烧伤科,成了一名烧伤专家。

能全心全意做一个好医生,该多好啊。读医书十年,着白衣一件,持剪镊刀钳,活病家千万。悬壶济得苍生苦,闲时醉卧美人前。乐一个儿佳妻贤,积一个几世福缘。管什么秦兴楚亡,笑看那天高云淡。

安安稳稳做一个医生,治治病,救救人,陪陪老婆孩子,刷刷微博做做科普,没事儿填填词做做诗写写书,多好啊。

如果能岁月静好,浅笑安然,谁特么愿意在微博上撕媒体撕警察,搞得血肉横飞鸡犬不宁心惊肉跳,妻儿不得安稳,师长常常忧心。

然而,岁月并不静好。

有三位同行,本该在今天和我们一起庆祝新年,本该岁月静好浅笑安然。但是,他们没有看到新年的太阳,而是倒在了屠刀之下。

这三位同行的名字,叫陈仲伟、王俊、李宝华。

 201655日,广东省人民医院口腔外科陈仲伟主任被杀。在被歹徒袭击后,陈教授将妻子推入门中反锁房门,与歹徒搏斗,身中数十刀,经全力抢救43小时无效,不幸身亡。当地医生告诉我:手术止住了明显的出血,但大量的渗血无法止住,只能敞开腹腔,加压包扎,大量输血维持血压。血浸透厚厚的敷料,滴地有声。直到陈教授去世,那血还在不停的流

2016518日,邵东县人民医院王俊医生被杀。患者家属要求王俊停下正在进行的手术,为他的孩子看病。王俊告诉这名家属,小孩的情况不算严重,即使要做手术也只能等这台手术结束之后。然后,他就被活活打死了。王俊死的时候,妻子刚生下一个几个月大的孩子。

2016103日,莱钢医院李宝华医生被手持砍刀的暴徒袭击。李医生先在值班室被砍,跑到护士站未能获救,又被拽到办公室砍死。李宝华是家中独子,孩子刚上小学。儿子幼年丧父,父母老年丧子。人生之惨,何甚于此。

这些同行,没有办法和我们一起迎接2017年了。

而那些失去孩子的父母,失去父亲的孩子,失去爱人的妻子,在新年来临的时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心境呢?

在过去的一年,发生了两次重大涉医谣言,一次是新安晚报丢肾门,一次是生活帮的纱布门。

丢肾门,我赶到徐州见到胡波医生的时候,看到他憔悴的样子,心酸的差点掉泪。

风波过后,心力憔悴的胡波主任,接受医院派遣,离开工作多年的徐医附院,前往宿迁挂职。一边支援基层,一边调养身心。不知道这件事情对他造成的巨大伤害,何时可以抚平。

丢肾门事件,有人说:阿宝你是不是骂的太狠了。

我说:不狠。

在指责我骂谣媒的太狠的时候,你们可曾想过胡波主任承担了什么?经历了什么?可曾想过他在漫长时间内每天24小时无时无刻不承受着如山般的压力,忍受着铺天盖地的侮辱谩骂乃至死亡威胁,面对着名声事业前途可能尽毁的险恶处境。

而胡波主任,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依然默默坚持自己的工作。

你们可能想过他是怎么熬过来的?

当你亲眼看见,一个优秀的省级医院专家,一个淳朴厚道的七尺男儿,被自己辛苦救活的患者联合谣媒伤害到如此程度,你还会觉得,阿宝骂的太狠吗?

丢肾门事件,在某省委部门出来为谣媒站台的时候,我写过一篇炮轰该部门的文章,一篇炮轰省级部门的文章。

直到我点击确认发布按钮的最后一秒钟,理想记着张洋还在劝我重新虑一下。

那篇文章被删除了,但我们最担心的事情,总算没有发生。很久以后,我才知道,一位我素不相识的卫计委领导,替我把这事情硬扛了下来。

纱布门事件,我最后忍不住骂了脏话。

有人说:你是博士,是高级知识分子,要好好讲道理,不要说脏话,不要骂娘狗娘养的。

可我除了骂脏话还能做什么呢?

你要事实,我们把事实摆在那里。你要证据,我们把证据送到你面前。

然而,在事实如此清楚,在证据如此充分的情况下,谣媒依然毫发无损,主管部门依然做哑。

我就是一个普通医生啊,我就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啊。

面对这种情况,我除了骂句“你们这帮狗娘养的臭傻逼”,我还能做啥?

做“意见领袖”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其辛酸艰难,不足为外人道。而动辄连累家人同事医院遭受各种骚扰,更是令我羞愧难安。

我不想做战士,不想血肉横飞鸡飞狗跳。

我只想天下太平,我只想好好做一个医生,每天上班刀钳剪镊切剥扎,下班柴米油盐酱醋茶,闲来书画琴棋诗酒花。

我只想岁月静好,浅笑安然,了此一生。

但是,我却不能不说话。

因为陈仲伟、王俊、李宝华的在天之灵,在看着我。

因为他们不允许我,搁下笔。

我只有一个个一个字写下去,如那啼血的杜鹃一般,用尽所有的力气,为我们苦难深重的医疗界,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不是网红,我是护卫苦难深重的中国医疗界德一条鹰犬。

这是我的职责,也是我的宿命。

既然没有岁月静好,那就只好负重前行。


新年快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