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从白晓燕到汤兰兰,媒体人到底可以道德沦丧到什么程度?

2018-02-01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白晓燕这个名字,是台湾媒体界永远的耻辱。


1997年4月14日,台湾知名艺人白冰冰的女儿白晓燕被歹徒绑架。28日,白晓燕的尸体在一个排水沟内被发现,尸体浑身赤裸,其状惨不忍睹。白晓燕死前,遭受了歹徒惨无人道的虐待与性侵。


害死白晓燕的,不仅仅是绑匪,还有台湾的媒体。如果台湾的媒体能守住最基本的伦理底线,如果台湾某些媒体人不是为了抢新闻而丧心病狂道德沦丧的话,白晓燕很可能不会死。


在女儿被绑架后,白冰冰选择了报警。她万万没想到的是,警局中竟然有警方的内线,本该严格保密的绑架案件,一下成了媒体争相报道的新闻热点。


为了女儿的安全,白冰冰苦苦哀求媒体不要写不要报道,但却没有什么作用。大量媒体蹲守在她家门口,对她和警方的一举一动进行巨细无遗的报道,导致绑匪对警方和白家人的动向和意图了如指掌。甚至,在她根据警方安排携带赎金去和绑匪见面的时候,后面都跟着大量的媒体,警察赶都赶不走。


面对这种局面,失去了耐心的绑匪最终选择了撕票,将白晓燕残忍杀害。


然而事情并没有到这里结束。


白晓燕惨死的照片,再一次落到了媒体手中。已经将白晓燕活活害死的台湾媒体,在白晓燕死后并没有放过她。他们继续疯狂嚼食白晓燕惨不忍睹的尸体。


白晓燕惨死的裸照,被无良媒体大肆传播。而某些媒体更是请所谓的专家眉飞色舞的对着她惨死的照片,大肆的分析探讨歹徒如何虐待性侵白晓燕。


面对这群疯狂嗜血完全泯灭人性的媒体,白冰冰流着泪说:我们孤儿寡母,你们不能这样欺负我。


白晓燕事件,已经成为台湾新闻伦理标准的负面教材。那些以无辜者尸骨换取流量和眼球的无耻媒体,被永远钉在了耻辱柱上。


我本来以为,这是媒体无耻的极限。


我从来没有对中国媒体有过高的期望,但是,哪怕经历过缝肛门八毛们丢肾门纱布门等一系列的事件,我也一直认为,这些媒体虽然坏,但终究不至于突破白晓燕事件。


我没想到的,在白晓燕事件过去20年后,会有比白晓燕事件参与者更无耻更卑鄙更丧心病狂更道德沦丧更毫无底线的媒体出现。


可它偏偏就出现了,出现在了我们中国大陆。


2018年1月30日,一则《寻找汤兰兰:少女称遭亲友性侵,11人入狱多年其人“失联”》的报道出现在网络。瞬间引爆了舆论。


2008年,时年14岁的少女汤兰兰,向警方举报称自己被家人和亲友村民多次性侵。经过当地警方先后4年的审理,于2012年对案件做了终审判决,包括汤兰兰父母在内的11人被判处5-15年有期徒刑。


鉴于汤兰兰父母是对汤兰兰实行侵害的当事人,当地警方和政府部门为了保护这个可怜的孩子,帮她改了名字,迁出了户口,进行了妥善安置。帮她抹去了不堪回首的人生经历,给了她新的身份,让她开始了全新的生活。


2017年,汤兰兰母亲万秀玲出狱,出狱后的万秀玲试图翻案,并一直试图寻找汤兰兰,未能成功。然后,我们的某些律师和媒体记者上场了。这篇惊世骇俗的文章一发出就立即被大量网站和媒体转发,形成了巨大影响。


这篇文章,几乎完全就是万秀玲的传声筒。文章几乎完全按照万秀玲的单方面说辞对案件进行了质疑,而汤兰兰的的“失踪”“人间蒸发”,也成了案件的疑点。


在文章最后,记者公然放上了已经更换名字迁出户口的汤兰兰新的户籍信息,呼吁“寻找汤兰兰”。



看完这份报道,我简直被中国媒体的丧心病狂震惊了!


在评论这件事情之前,我先说一个真实发生过的故事。


1993年,青海,一个叫苏丽的5岁小姑娘,被母亲燕志云活活虐待致死。


苏丽曾经被亲生母亲用针线缝住嘴,仅仅因为她饥饿难忍偷吃鸡食。在她死之前,因为吃了一点残留的油渣,被母亲把一勺沸油灌进嘴里。她死的时候,尸体惨不忍睹。5岁的孩子身高不足95厘米,瘦的皮包骨头,黄稀的头发被扯的长短不一,全身除了脚底板没有一处没有伤痕,就连外阴也伤痕累累。


将她虐待致死的母亲燕志云,被判刑七年。


七年后,燕志云出狱后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扒了女儿的坟墓,将女儿的骨灰撒在地上狠狠踩了几脚,指着骨灰骂自己女儿是恶魔。然后,远走他乡,不知所踪。


燕志云虐待女儿致死,万秀玲强迫未成年女儿被他人性侵并以此牟利。


燕志云入狱,是女儿被虐爱致死被警方发现。而万秀玲入狱,是因为女儿汤兰兰报警举报她。


苏丽案,入狱的只有燕志云自己。而汤兰兰案,入狱的有11人,其中包括万秀玲及其丈夫,其丈夫至今尚在服刑。


当年的燕志云,出狱后为了泄愤扒了自己女儿的坟。


现在的万秀玲,出狱后四处寻找汤兰兰,她要做什么?难道是要和汤兰兰叙母子亲情享天伦之乐吗?


如果汤兰兰现在的信息被泄露,因为性侵她而被判入狱的11名罪犯家人会对她做什么?已经出狱的包括万秀玲在内的多名案犯又会对她做什么?她会被置于何等险恶的境地?


当媒体记者公然将汤兰兰现在的户籍资料放到网上,公然动用舆论力量“寻找汤兰兰”,公然叫嚷“以还原真相的名义,别让汤兰兰失联了”的时候,当媒体公然协助罪犯人肉和追杀受害者的时候---


中国媒体,你们的良知在哪里?你们的道德在哪里?你们的底线在哪里?你们的人性在哪里?


记者在几乎完全单方面采用刑满释放的万秀玲的说辞,以倾向性极其明显的表述,暗示此案是一起冤案。


汤兰兰案件,当事人是一个14岁的未成年少女,没有任何背景没有任何后台没有任何财产。她唯一能依仗的,只有法律。


汤兰兰案件,被判刑的11人都是汤兰兰家人及村民,似乎没有一个人值得公检法动用巨大的力量去构陷。


汤兰兰案,先后经过四年审理,才终审定案。


这样的案件,是冤案的可能性有多大?


当然,事情无绝对,我们保留多种可能性。


如果觉得案件有问题,万秀玲可以通过正当合法的手段去申诉,记者也可以进行报道监督,甚至可以有个人的立场和倾向。


但是,至少到目前为止,此案并未被推翻。


至少到目前为止,从法律层面,隐藏身份开始新生活的汤兰兰经过法院终审判决认定的受害人,而寻找她的万秀玲,则是曾对汤兰兰犯下严重罪行的刑满释放罪犯。


谁允许你擅自公开受害者的户籍信息?谁授权你协助刑满释放罪犯人肉搜索当年的受害人?


即使此案是冤案,伸冤也应该去找法院。即使汤兰兰需要协助调查,寻找和传唤也是法院的职责。


谁允许你绕开法院去人肉当事人?谁允许你将本该严格保密的未成年人性侵案件案情和当事人信息公之于众?谁允许你强迫好不容易摆脱不堪往事的当事人去和对方“对质”,去一遍遍回忆和讲述那些痛苦而不堪的往事?


即使从平反冤案角度,寻找汤兰兰和万秀玲对质也毫无意义。这种私下的对质,不会有任何的法律效力。其唯一的作用,就是让那些丧尽天良的记者和媒体通过营销仇恨,去换取他们自己的流量和名声。他们会将当事人置于罗马斗兽场中,让无数观众围观二者的厮杀,满足万千看客嗜血的欲望。而作为斗兽场经营者的媒体,则会赚的盆满钵满。


事实上,哪怕他们找不到汤兰兰,这样一篇报道也足以让看到报道的汤兰兰惶恐不安,并一次次在噩梦中惊醒,一次次回忆起那些不想回忆的痛苦往事。


在此,我强烈呼吁我们的公安部门、妇联组织和媒体主管部门,立即行动起来,阻止这一期严重违反新闻伦理乃至涉嫌严重违反国家法律的恶性人肉事件。阻止这些丧尽天良的媒体人成为罪犯追杀报复受害者的帮凶!


最后,无论你是谁,如果你知道汤兰兰现在的信息。请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请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请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我泱泱中华,五千年文明传承,十三亿良善国民,有古圣先贤,有道德文章。


中国之大,容得下一个可怜的受害者,不受惊扰的开始全新的生活!



苹果赞赏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