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不要以中世纪的思维指挥一场二十一世纪的战争

2018-02-09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中国的很多医改专家,和三甲公立医院有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


这其中,有一些是坏。


中国民营医院数量已经超过公立医院,而莆田系在民营医院中占据压倒性多数。但质优价廉的公立三甲医院,却始终顽强的在医疗市场上保持对莆田系的碾压优势。只要公立医院不倒下,无论媒体如何的诋毁专家如何的忽悠,老百姓依然会用脚投票,看病首选公立三甲医院。


公立三甲医院是莆田系不共戴天的仇敌,莆田系对公立三甲医院,是必欲置其于死地而后快。


还有一些,则是傻。


但在一些人眼中,技术好收费低服务规范的三甲医院,不仅无功反而有过。


很多人声称:公立三甲医院的强大不仅不是好事,而且是大大的坏事,因为公立三甲医院的强大和扩张,压制了基层医疗的发展,导致优质医疗资源过度集中,使老百姓有病只能去大医院,加剧了看病贵和看病难。


于是,一些医改专家的医改计划中,竟然理直气壮的把压制公立三甲医院规模,阻止公立三甲医院扩张作为指导思想。


对这样的改革方案,莆田系一定会暗中窃喜。


实际上,我们的很多医改专家和决策者在这件事情上,颠倒了因果,混淆了功过。


很多医改决策者和专家张口基层闭口基层,然而,他们真的知道什么才叫基层吗?


如果你问医改专家们两个问题,他们十有八九答不上来。


作为基层最基本组成单位,一个村的方圆一般有多大?一个县的方圆一般有多大?


答案是:一个村的半径,基本是一个成年人可以用半天时间步行来回的距离。而一个县的半径,基本是一个成年人骑马一天可以到达的距离。


道理很简单:在以往,农民要去自己田地劳作,只能靠步行。一天时间,用半天时间劳作加半天时间往返,是他能承受的极限。所以,一个村子最远的土地,一般不会超过一个成年人半天时间步行往返的距离。


同样道理,一个县的半径,一般也不会超过骑马一天的距离,因为超过这个距离,在交通不便的年代,县政府就难以进行有效的治理。


所以,作为基层的村和县,其范围不是天然的,而是由交通运输能力所决定的。同样,当交通方式已经出现了革命性的变革以后,再以原来的范围来定义基层,就显得非常荒谬了。


在仅仅几十年前,由于交通方式的制约,农民想去县医院看病非常的困难。县城居民想去市医院看病,也非常不便。在这种情况下,分级诊疗自然而然就形成了。


村里的医疗服务由诊所提供,镇里医疗服务由卫生院提供,县里医疗服务由县医院提供,市里医疗服务由市医院提供。


村里处理不了再转到镇里,镇里处理不了再转到县里,县里处理不了再转到市里。


一言蔽之,村镇县市这样一级一级的分级诊疗体系,并不是人为设计出来的,而是当时的交通条件和医院服务投放能力决定的,是自然形成的,是非这样不可的。


同样,当这种体系形成的前提已经彻底消失以后,这样的所谓分级诊疗体系,也注定已经完成其历史任务。


现在,中国已经实现了村村通公路。私家车也早已经普及。发达的公路铁路网大大拉近了城市和乡村的距离,原来的村和县的区域依然保持着,但界限早已经模糊。


小时候,别说去北京,就算从村子去县城都是了不得的大事。而现在,泰安到北京的高铁只要2个小时。到北大协和看病对于我的乡亲来说,早已经不再遥不可及。


在没有公路的时候,北京延庆县某个村庄的农民到北京要几天时间。在有了公路没有私家车的时候,步行到汽车站搭公交车来回至少要一天时间。而现在,北京延庆的普通农民得了病,一脚油门两三个钟头就能到协和医院。


以前老百姓由于条件所限只能选择村诊所和镇卫生院,而得益于交通方式的革命,现在公立三甲医院已经成为他们的选项。而公立三甲医院的质优价廉,使得老百姓纷纷同脚投票走进公立三甲。


老百姓不肯去莆田系而乐意去公立三甲,这不是行政干预的结果,是市场选择的结果。


那些觉得这种结果不正常的专家,你特么是不是傻?


为什么分级诊疗体系崩溃了?


原有分级诊疗体系的崩溃,不是因为我们政策出现了失误,而是交通的革命彻底打破了原来的就医模式和秩序。


当老百姓能够轻松到公立三甲医院享受更优质服务的时候,我们又如何能强行剥夺其享受优质医疗服务的权利?


当公立三甲医院的医疗服务投射范围大大增加,可直接服务的百姓数量几倍几十倍增加的时候,我们又有什么理由不去努力扩大医院规模和床位,扩张其服务能力,更好的为老百姓服务?


某些敌视公立三甲医院的医改专家称:公立三甲的扩张导致了病人向三甲医院的集中。


事实恰恰相反,是病人向三甲医院的集中导致了三甲医院被迫进行扩张。


先是交通方式的变革导致了病人向优质廉价三甲医院的集中,然后这种集中导致了公立三甲医院服务能力的不足,公立三甲医院为解决服务能力的不足被迫进行扩张。


我们面临的,是一个日新月异前所未有的新时代。中国在很多方面都实现了弯道超车,没有走国外走过的老路。


比如,我们的农村没有经过固定电话普及的阶段,直接进入了无线智能时代。我们没有经过家庭支票普及的阶段,直接进入了无线支付的时代。


时代变了,规则也必须随之改变。医疗行业也是如此。


事实上,大型公立三甲医院,在节约成本,培养人才,充分使用医疗设备,统筹安排医疗资源方面,拥有小规模基层医院无法比拟的优势。而监管一家大型三甲医院的难度,也远远低于监管几十家中小医院。


有人主张:公立三甲医院尤其北大协和这种医院,应该只治疗危重疑难病症,把普通疾病交给基层。


这话很扯,北大协和的专家在牛,也都是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再牛的外科专家,也必须从阑尾炎疝修补开始,一步一步做到胰十二指肠切除。哪有哪个外科专家是从肝移植手术开始主刀的?


没有大量的普通病源提供的实践和锻炼机会,年轻医生怎么成长为专家?


如果我们不顾公立三甲医院已经和基层无限接近,成为事实上的基层医院这一客观现实,如果我们不尊重患者获得优质医疗服务的权利。如果我们冥顽不灵的执迷于恢复和重建几十年前的医疗秩序。那么,我们无异于以中世纪的思维,来指挥一场二十一世纪的战争。


实际上,与其强行打压公立医院为“基层医院”发展腾出空间,不如放手把公立三甲医院做大做强,帮助其整合县镇等各级基层医疗机构,组建大型医疗集团。把优质医疗资源直接投放到基层。


强化基层医疗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公立三甲医院,变成能为基层直接服务的医院。而不是把强行把老百姓和优质医疗资源隔离。



苹果赞赏请长按识别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