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带大家了解一下91porn里耳熟能详的一些名人吧[top排行榜]

这才是当下中国,最惨不忍睹的内幕

倪妮的裸照,露胸照,抽烟照全部流出,跌破眼镜!

八十年代大尺度漫画,现在没人敢画了!

“提前退休”到来!公务员迎来大变革!事业单位和囯企也受影响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12月4日 下午 9:54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突破伦理底线的胚胎基因编辑,恶之花何以绽放?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今天

这几天,朋友圈被贺建奎的胚胎基因编辑实验刷了屏。从已经知道的信息看,这完全就是一次疯狂的魔鬼实验,这个实验,技术上不先进,操作上高风险,医学上不必要,伦理上无法接受。而从最后的实验数据来看,实验也完全没有达到预期效果,是一次失败的实验。这个实验对无辜孩子可能造成的影响,难以预期。


这个突破了人类伦理底线的实验,注定对中国的国际声誉造成极其恶劣的影响。


在强烈的抵制和批评之余,我们似乎需要认真思考一个问题:这朵完全违反伦理的恶之花,为何得以在中国的国土上绽放?


其实,这朵恶之花的绽放,虽然令无数人震惊和意外,然而仔细想一想就会发现,这朵花早晚会绽放,因为,我们已经为它准备好了种子、土壤、和适宜的天气。


这朵花的种子,是中国基因产业的疯狂。


这些年,基因研究方兴未艾,无论是肿瘤靶向药物的研发,还是直接将目标基因转到正常人体内治疗基因缺陷疾病的转基因药物,都不断成为医疗行业的热点话题。


在中国,也出现了大量的打着基因旗号的企业和研发机构。我不否认这其中有些人在扎扎实实的做事情,然而实话实说,这个行业也不乏大量靠讲故事吹牛皮圈钱的骗子。


在中国,有一种发财模式叫做:挣投资人的钱。


具体操作模式就是:先弄一个皮包公司,编出一个神奇的故事忽悠投资人,拿到A轮风投,然后大把的砸钱去造势,编更神奇的故事,骗更多的投资人,继续完成BCDEF轮融资。到最后实在骗不了人玩不下去了,就宣布企业破产。反正在这期间他一直给自己发着高薪,赚的盆满钵满。


这个投资人,很多时候是地方政府。


在基因这个领域,由于技术门槛的存在以及你懂的的原因,我们的很多干部实在太容易被忽悠了。


当然,忽悠一定要把握好分寸,一旦不小心忽悠大了,搞成了爆炸性新闻,就容易被打脸。


大忽悠的一个典型例子,是去年某著名基因企业的CEO在某次会议上吹嘘:利用基因技术,中国第一个被治愈的绝症狂犬病人即将康复。


消息一出,立刻成为网上热点。


实际情况如何呢?我后来联系了这个狂犬病患者的主管医生,真实情况如下:


患者是个美国人,发病前几个月曾被野狗抓伤,入院时候有典型的狂犬病症状,被诊断为狂犬病。为了拿到病毒学证据,医院将样本送到包括这家企业在内的几个检测机构进行狂犬病毒基因检测(很普通的技术),这家企业给报了阳性结果,验证了医院的诊断。但这个患者还是死亡了。


自己不过给病人做了一个狂犬病基因检测,就能面不改色的吹嘘成自己攻克世界难题治愈狂犬病。中国的很多基因企业,就是这样的操性。


不客气的说,中国的很多基因企业,根本就没有任何真正有价值的原创技术,也没有任何真正的市场前景,他们完全就是靠骗钱活着。而要想不断的骗钱,就要不断的去讲新的故事。要在同行竞争中胜出,就要去讲比别人更震撼更刺激的故事。


而编辑胚胎基因使孩子对艾滋病免疫,无疑是在各种基因故事被讲到近乎穷尽以后,一个足以吸引眼球的震撼性故事。


这个技术上完全没有创新,医学上毫无必要,对孩子风险巨大,伦理上完全不能被接受的疯狂行为,其唯一的价值,就是成为一个吸引投资人的神奇故事。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意外是:因为他们自己完全没有伦理和底线,所以他们对伦理和底线毫无概念,所以他们忘记了别人是有伦理有底线的。他们没有预计到自己疯狂的行为,换来的是铺天盖地的声讨。


有点像那个治愈狂犬病的故事。本来只是想忽悠一下大家,没想到闹大了。


仅仅有种子是不够的,种子要播种下去,需要合适的土壤。


而中国恰恰为这朵恶之花的种子准备了最好的土壤:莆田系。


我敢说,如果没有莆田系,这两个胚胎根本不可能被植入母体发育成胎儿。


中国的公立医院和医疗机构,并不是白莲花。但是,这些公立医疗机构无论如何的堕落,都绝不会去触碰这样的底线。


公立医院不会,任何一家有底线的规范民营医院也不会。


能够和疯子合作做这种没底线的事情的,只有莆田系这样的医院。


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一直坚决反对医疗机构的私有化改革。他们说:欧美的私立医院发展的很好啊。


欧美民营医院发展的好,不等于中国民营医院也会发展的好。


我们不要忘记,欧美几百年来一直是搞私立医院的。有几百年的积累,他们早就建立了非常完善的监管体系。这个体系,既包括法律法规,也包括专业人员的培养和储备。


在这方面,由于历史的原因,我们欠缺的实在太厉害。


中国的公立医院,有政府直接的行政管理,这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法律监管的不足。而民营医院,政府无法直接管理,法律监管短期内又难以到位,其结果就是莆田系的泛滥和猖獗。现在,中国八成的民营医院,是莆田系。


和很多人不同,我从来不相信莆田系能够改邪归正。这是基于对他们的基因分析。


一个协和的医生出去开一家医院,无论在何种情况下,她身上的协和基因都会阻止他突破底线。


而莆田系,从诞生那天起,其血脉里就充斥着卑鄙无耻贪婪恶毒的肮脏基因。


更重要的是,他们从来没有真正为此付出应有的代价。在生存竞争中,越是卑鄙无耻贪婪的基因越有生存优势,结果是这种肮脏基因越来越强势,任何善良的变异基因都会被很快淘汰。


无耻,是莆田系的血统。


而莆田系,也因此成为这朵恶之花当仁不让的土壤。


仅仅有种子和土壤还不够,还要有合适的气候。


这个话题,不展开说了,附上恶之花绽放地最近的一个新闻,聊做参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