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习大大,一起来坐船吗?

一个毫无底线的“疯狂”之举,砸了多少人的饭碗!

中国离全面复工还有多远|大象公会

了不起的谭德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聊城假药事件当事人王女士是位假牙医?

烧伤超人阿宝 烧伤超人阿宝

聊城假药事件,最近沸沸扬扬,事情的前因后果,不再赘述。


不过,阿宝这几天有个很有意思的发现:这位在山东卫视记者面前控诉陈宗祥医生给她父亲开“假药”的王玉青女士,很可能是一位假牙医。


在刚刚介入此事的时候,当地人告诉我们:王玉青是个牙医,开着一个牙科诊所。下面这张照片,就是王玉青女士工作的地方:



我们从网上找到了这个“王青镶牙”的相关信息,“一个有点理想的记者”张洋根据商户信息中提供的电话拨打过去,确认对方确实是王玉青本人。



请大家注意:


网上的宣传信息明明白白写着:商户名称是“王青镶牙”,是“专医院、齿科”。


而现实中,这个医疗机构牌匾也是大大的“王青镶牙”,下面写着业务项目如烤瓷正畸补牙等,也全部是专业牙科的诊疗范围。


那么,这是一家正规注册的牙科诊所吗?王玉青是一个正规的牙医吗?


答案是否定的。


出于好奇心,阿宝检索了一下“王青镶牙”这个医疗机构。


检索结果是:不存在!



好奇怪,难道这个在当地工商部门、执法部门、卫生管理部门眼皮子底下营业的牙科诊所竟然是非法机构?


阿宝又认真看了一下诊所照片,注意到上面有一行不起眼的小字:东昌府区医疗机构三中菜市场卫生室。


用这个名字一检索,有了。



进一步了解得知:该卫生室所有制性质为集体所有,经营性质为非营利性(非政府办),注册资金3万元。法人代表和主要负责人均为王玉青。


这个一直打着牙科诊所招牌进行宣传的“王青镶牙”,真实身份竟然是一个诊疗项目为全科医疗的卫生室?而且是柳园办事处集体所有的非政府办非营利性机构?


这是不是典型的挂羊头卖狗肉啊?这是不是典型的虚假宣传啊?


那么,这个注册诊疗项目为“全科医疗”的卫生室是不是允许开展牙科业务呢?


来看看卫计委政策法规司的权威说法:



说的很清楚了:医疗机构核准登记的诊疗项目为全科医疗,却设置口腔科等诊疗科目的,属于超范围执业,应当按照《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的规定进行行政处罚。


给当地管理部门把《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第四十七条贴出来吧:


违反本条例第二十七条规定,诊疗活动超出登记范围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卫生行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其改正,并可以根据情节处以3000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吊销其《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


ok,虚假宣传加超范围执业,似乎实锤了?


但是,问题只有这么多吗?


闹闹闹,这只是开始。


阿宝发现,这个卫生室的合法性,同样极其可疑。


手欠的阿宝在卫健委网站查询了王玉青的执业信息,结果是这样的:




原来,王玉青别说没有牙科专科医师资格,她根本就连执业医师资格都没有!


那么王玉青到底是不是医生呢?


经过了解,王玉青现在持有的,是不同于普通医师执业证书的“乡村医生执业证书”,也就是这种:



村医问题,是中国的历史遗留问题,由于种种原因,很多村医没有能力取得执业医师证书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证书。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2004年实施的《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开了个口子,给那些未取得执业医师资格或者执业助理医师资格,但符合一定条件的乡村医生颁发了这种《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允许这些经注册的村医在村医疗卫生机构从事预防、保健和一般医疗服务。


这种证书颁发门槛很低,县级人民政府卫生行政主管部门即可颁发。王玉青不知通过什么方式,拿到了这样一《乡村医生执业证书》,取得了村医资格。她证书发证机关是东昌府区卫生和计划生育局,执业地点是东昌府区健康路三中菜市场卫生室。


既然王玉青身份是村医,那么问题来了:《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明确规定:村医只能在村医疗卫生机构从事预防、保健和一般医疗服务。


划重点:是村医疗卫生机构,不是村级医疗机构,也不是村投资办的民营医疗机构。


再划重点:是预防、保健和一般医疗服务,不是“烤瓷、铸造、全瓷、金沉积、正畸、补牙”等专业性极强的牙科专科服务。


王玉青既然是村医,那就只能在村医疗机构从事医疗服务。可是,这个“柳园办事处健康路三中菜市场卫生室”是哪个村的?如果这个卫生室属于柳园办事处,那明显不是“村医疗机构”啊?


如果这个“柳园办事处健康路三中菜市场卫生室”是确凿无疑的村卫生室的话。那么,根据百度百科介绍:村卫生室一律不得租赁,转让,承包他人。村卫生室必须设立在本村辖区内,每个行政村只设一个定点医疗机构。


而现实中,这个卫生室一直在以“王青镶牙”的名义由王玉青经营,开在闹市区,其注册信息也显示其属于非政府办医疗机构。


这样的机构,符合《乡村医生从业管理条例》中的“村医疗机构”定义吗?


按照国家规定:开设诊所,至少需要有一名执业五年以上的执业医师。王玉青显然不符合这种条件,于是就曲线救国,以要求不高的”村医“身份,注册了一个提供全科服务的卫生室,然后挂羊头卖狗肉,行非法开设牙科诊所之实。


一个根本没有执业医师资格(更没有牙科专科医生资格)的村医,长期在我们工商部门、执法部门、卫生管理部门的眼皮子底下公然非法宣传并超范围执业。甚至其诊所合法性都极其可疑,这是不是有点匪夷所思?!


据当地一位卫生系统人士透露:王玉青的村医手续和卫生室手续,都是托一位东昌府区卫计局的科领导给办理的。而且,在聊城,这样“挂羊头卖狗肉”的诊所,不止一家。


对这样的假牙医假诊所,有关部门是不是该管管了?

文章已于修改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