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芯片战,轻舟已过万重山(上)

纯科学 纯科学 2023-09-19 07:03


目录:

序言

一、中美芯片战已经接近结束

二、什么是高端产品?

三、我最担心的事情还是要出现了——上千年来十船九空格局将重现

四、刨析一篇博士水平的专业文章错在哪里?

五、科学传统与工匠传统——中国科技体制缺什么?

六、系统介绍一下清华的光源和光刻机——SSMB-EUV需要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

七、华为Mate 60 Pro真正令人震撼的是准6G功能


序言


一般媒体上的新文章发表后,主要的阅读量就出现在前三天,随后就迅速下降。一周后阅读数量一般就很少,并且是越来越少。无论我自己的纯科学公众号文章还是一般媒体上文章规律基本都是如此。但是,2023年6月18号和21号,我在纯科学公众号上发表了“中美关系,轻舟已过万重山”一文(分[上][下]分别发表)。已经快三个月了,这篇文章居然每天还是保持了很高的阅读量,时常还会突然间增多,甚至经常出现日阅读量从前几天三、五千无任何征兆地突然增多变成破万。这是我写自媒体文章十多年以来第一次出现这种极为特别的情况。有可能是我发表这篇文章后不到一个月碰巧遇上票房很不错的《长安三万里》电影上映,并且中美关系不断出现重大事件的缘故。“轻舟已过万重山”当然不是我的首创,这是中国几乎尽人皆知的最著名唐代诗人李白的诗句。

早发白帝城 / 白帝下江陵

唐·李白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但把这个诗句用于表达现在的中美关系却是我首开先河。受我影响,现在媒体上用“轻舟已过万重山”来形容中美芯片战的也有很多了。尤其是华为的Mate 60 Pro引爆市场、中国EUV光刻机的信息也铺天盖地出现在媒体上以后,这个说法更是越来越多。不少粉丝不断在后台留言要我写一下华为的Mate 60 Pro和EUV光刻机,并且说只相信我说的。但这段时间其他事情和工作特别多,更重要的是我觉得这些事情对我来说绝大多数情况一点也不意外,看过我之前写的众多讨论中美芯片战文章的读者都会很清楚。所以直到其他事情忙完,我就来专门讨论下这个问题。


一、中美芯片战已经接近结束


无论是华为的Mate 60 Pro还是光刻机,对于普通人来说,如果没有专业基础的话,无论怎么科普都是难以说清楚的。媒体上谈这些问题的人几乎都是外行,因此存在的错误看法非常多就是很自然的事情。本文也并不试图通过科普让人们明白Mate 60 Pro的技术内容以及EUV光刻机的原理,我只想以此为契机从有可能让普通人都看懂的技术哲学角度澄清很多流行的错误看法。如果人们连技术哲学角度的东西也可能看不明白,那我就首先说一些结论性的东西吧:

(1)  高端产品的本质不是因为技术上更难,而只是因为市场空间很小,一般人没机会去做。请记住一点,对于搞技术的人来说,难者不会,会者不难。也就是说,凡是认为EUV光刻机和芯片很难的,唯一能证明的结论是说这个话的人不懂这个技术。与人们普遍的认知完全相反,很多所谓高端的东西从纯技术上说反而更简单。

(2)  一切技术都是一层窗户纸,一捅就破。所谓更难的技术,最多只不过需要多捅几层窗户纸而已。中国早就具备芯片业所有领域所需要的技术,唯一缺的只是一个市场应用的机会而已。

(3)  中国芯片业能够获得全面突破的第一大功臣是特朗普。因为他给了中国芯片业全产业链系统应用的机会。

(4)  中国的公知群体对中国科技发展做出了非常巨大的贡献,并且是作用太过于巨大,大到出现其他严重问题的程度。

(5)  中国芯片发展目前最需要的是技术工艺的突破,是工匠精神,而不是能写论文的博士、博导、院士。

(6)  凡是能写出论文的都不值钱,但凡值钱的技术都不值一提。

(7)  难的不是技术,而是科技发展的工匠精神理念和思维、政策导向。

(8)  中美芯片战已经接近结束。

(9)  SSMB-EUV真正带来的不是中国可以做出EUV光刻机,不是光刻厂,而是在IDM和Fabless之外可以创造出全新的“EUV产业园”的商业模式。商业模式的创新才是最重大的创新。这可以带来对全球芯片产业链双重降维打击的效果。

(10)  快则2027年左右,最迟2030年前,整个美国、欧洲、日韩包括中国台湾的芯片业将全军覆没!你没看错,再重复一遍,是他们全产业链的“全军覆没”!

(11)  华为Mate 60 Pro真正令人震撼的不是麒麟9000S芯片,不是中国已经具备7纳米或5纳米全国产的生产工艺,而是卫星通话功能。什么意思?马斯克的星链彻底完了!


二、什么是高端产品?


这个可能是被误解最深的概念。

准确的说法是:所谓高端产品,是市场空间小,技术上做起来却很可能更简单的另一类低端产品。也就是说,是否高端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而主要是一个市场空间大小的问题。

市场上的低端产品技术上却很可能更复杂,做起来更麻烦。举例来说,通信里的接入层设备或边缘设备一般价格都相对较低,被看作是低端产品,但事实上它们做起来更复杂。因为需要兼容的接口和协议更多,需要满足的需求更多,应用环境更复杂,变化情况更多。而核心网设备往往远比边缘设备技术上简单得多。但边缘设备应用量更大,做的人多。绝大多数厂家之所以做不了核心网设备,不是他没那个技术能力,而是没那个市场机会。核心网设备市场空间极小,能有机会去做的人太少。核心网设备卖的价格比边缘设备高得多,当然不能说因为它技术更简单所以要卖得更贵,也不好说因为市场空间太小所以要卖得更贵、客户您就多分担点成本吧。所以,就是这个专业领域的人,也一定会说因为它技术更高端、更难。否则怎么能卖高价啊?说它技术更难也不是没道理啊,你看它们技术指标都是最高的,不是高端技术还能是什么?你是这个行业的人都不一定搞得明白这些潜规则,不是这个行业的人就更搞不明白了,更别提普通人和媒体上的大V们。但是,从机械技术上说,造大型机床比造小型机床更容易,造船比造汽车容易,造汽车比造机械手表更容易。不要认为技术指标更大就以为它们是更高端,技术更难。

技术当然有难易之分,但我个人认为在整个IT业的经历中遇到的技术最复杂、最难的电子设备是模拟彩电。我谈的关于IT业里的看法当然不一定100%都对,但是能够挑战我在IT业观点的人,谦虚点说是这样的吧:全世界加起来一只手伸出来可以数完。因为一方面我创立的第三代科学就是全科型的,可以用它来很容易理解人类当代科学文明的一切领域。顺便说一下我主笔撰写的分子生物学领域的《免疫磁珠法富集技术规范》团标于2023年4月6日由中国出入境检疫检验协会正式颁布执行了。另一方面,IT业就是我的本行,我在这个领域基本差不多干了一辈子,可以称为IT行业黄埔军校的高校、设计院、企业等都在我个人职业经历中。这个行业里顶尖高校企业运营商里的技术骨干见了我都得叫一声大师兄。我不仅做过硬件、软件研发,也做过各类最顶尖的机电设备维修。我对这个行业的技术理解是达到什么程度?是它们如果有毛病我可以把它们修好。看完本文的一些具体案例后人们将有更深的体会。

为什么说模拟彩电是最难的?全世界工程师们花了30多年时间才攻克相关的技术问题。其他一切技术在我看来基本都可以用比较简单或简单之极来形容,包括EUV光刻机,与模拟彩电的难度根本不在一个量级。EUV光刻机才花了几年时间就做成了?ASML也就花了十年而已。如果是中国来做,从头开始最多五年也就应该可以开始整机联调了。这个可能与大多数人的直觉相反,我们感觉做彩电很容易,那是因为太多中国企业已经会做了。我们会了,你就觉得不难了。所以,什么是高科技,高端技术?其实在很多中国人的潜意识中是这样:中国人会做的,就不算高端技术;中国人还不会做的,哪怕是很简单的东西,那也是高端技术。

有些人不断吹嘘德国用于EUV光刻机的镜片精度,如果放大到整个德国的面积,平整度只有1毫米的起伏。但你这么说没用,你得比较一下中国技术水平是什么。代表性的中科院长春光机所的技术水平是什么样的?造的镜片如果放大到整个德国的面积,平整度是多少?其实与德国技术水平差不多。一旦你了解了这些情况,你还认为它算高端技术吗?

美国的锁眼卫星Kh-12分辨率小于0.1米。中国长光所具备生产4米直径的碳化硅镜片。其官网上介绍这是目前世界上口径最大的碳化硅镜片,其实已经可以生产出世界上同等条件下分辨率最高的遥感卫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