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武汉封城29日:统计口径又变了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新冠1870具尸体:他们是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当投资人遇见全球化:吴婷对话GGV李宏玮、KPCB周炜、诺基亚成长基金邓元鋆

2016-05-04 吴婷 李宏玮等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引   子 

吴婷:“地球上每个人来一次GMIC。“霸气的slogan。全球移动互联网大会,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世界的共振”,霸气的跨界和顶尖的资源共享。我荣幸受邀来到领袖峰会主持,和20位市值在100亿美金以上的公司创始人或者CEO同台,和GGV李宏伟、KPCB周炜、诺基亚成长基金邓元鋆三位共同探讨了“投资人如何在全球环境中发挥最大价值”这一议题。开放的议题交给了我,我把问题抛向了他们。


吴婷

OK很完美地对号入座了。大家下午好,今天最精彩的一个环节现在开始。


我们今天要聊的话题是“投资人如何在全球化的环境当中发挥最大的价值”。李宏玮Jenny是纪源资本(GGV)的合伙人,2015福布斯全球最佳投资人前十名当中唯一的一名女性,在台下她一直叮嘱我千万不要讲,但我认为还是有必要讲一讲的,Jenny是一个做得多说得少的人。(掌声)周炜,凯鹏华盈(KPCB)的主管合伙人,KPCB在美国成立已经有四十多年的时间了,到中国十多年时间,这期间KPCB投出了很多精彩的项目。还有诺基亚成长基金的合伙人兼董事总经理的邓元鋆先生。


今天到场的三位嘉宾都是非常适合聊“全球化”的,那么接下来我们就请他们一个一个地来说说自己所属企业在全球化中的布局吧。   
李宏玮
那我先开始吧。我先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纪源资本GGV Capital。我们从2000年成立的第一天起就是一个跨中美的基金,投资中国和美国围绕技术和互联网创新发展的企业。16年下来,我们现在掌管38亿美元,在这16年中,我们很荣幸可以和如阿里巴巴、去哪儿这样的中国互联网巨头一起成长。

关于全球化,2000年时,美国硅谷的投资公司一般都对附近3公里半径内的企业进行投资,而我们一开始就打破了这个距离,跨3000公里找项目,当时很多人都质疑我们,认为太早全球化了。

其实如果从技术的衍生来说,只在3公里半径内找项目,那很可能找到的只是B+的项目,很少就有A+的。现在很多的国外企业像Uber也进入中国来打开市场,中国也有像小米、猎豹一样的企业在走出去。不论中方还是美方的公司都在考虑着如何能更进一步的打开市场。因此大家可以看到全球化这个趋势现在已经非常明显了,不需要过多的讨论了,我们现在可以探讨的问题是谁有更好的基因去做行业的第一。
周炜
我也先简单介绍一下自己的公司。就像刚才主持人说的,凯鹏华盈在中国已经有十多年的历史。我们投的数量不多,但都追求质量,所以投的都是例如京东、360、秒拍这样平台级的大公司。

在2011年前,我们经常遇到中国公司复制美国硅谷的模式,2011年之后,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公司开始发展自己的创新的模式。因此现在像小米这样的公司,在发展壮大后开始考虑国际扩张。在这样的国际扩张中,还是有文化障碍存在。其实现在,如我们在座的三位都有这个能力,帮助中国的公司找到资源,链接相关的合作伙伴以及帮助他们跨越这文化的障碍。

所以现阶段,在中国把自己推向世界过程中,我们这些在中国投过模仿硅谷模式的基金可能会有更大的发挥空间,去帮助中国创造变得全球化。
邓元鋆
大家好,诺基亚成长基金有“诺基亚”这个名字,是因为诺基亚是我们唯一的LP。我们是一个全球性的、独立的风险投资基金,在美国、欧洲、中国、印度我们都有投资。作为一家全球的VC,我们看重有潜力全球化的公司,同时我们的能力是能看到行业的一些趋势,从而帮助我们投的企业更好的看清把握发展的方向。

我们认为,未来中国,在物联网方面有优势变为全球的领导者。你看现在有很多国外的公司都要在深圳开设他们的基地,做技术的研发,做产品。为什么会这样?因为中国有最好的技术制造的能力,有最好的产业供应链,以及所有零配件和产品的设计都是最一流的。那么有了这样的优势,假如又有我们这样的具有国际视野的VC的帮助的话,那么我认为中国的公司绝对有很大的能力成为全球领先的独角兽,这是我绝对有信心看到的。

吴婷
谢谢。刚才周总提到华为,邓总提到有全球视野的VC的帮助可能能够更有利于帮助中国公司全球化的发展。我就想到了华为和复星。

全球化有两个方向。复星全球化的方式更多是把全球资源嫁接中国的动力,进行全球化的投资并购,引进来;那么华为可能是技术上的走出去,50%以上的收入都来自海外。他们在进入美国市场时受到一些挫折,就是因为没有你们这样全球视野的顶级VC指点。

前段时间我们(《我有嘉宾》)做了两会的访谈特辑,习大大在两会期间对民营经济有一个讲话,加快产权市场的发展对于推进全球化的一些动作。所以你们看来,有没有什么建议,或者期待怎样的政策出台,会更有利于中国市场的全球化?

李宏玮
我觉得从政策的角度来说中国政府已经做的很好了。从去年开始提倡互联网+,包括把专注力放在如何能更好地改造中国的投资市场,能够让我们在海外伟大的互联网公司能够回归到国内上市。

我觉得这一切的政策首先让我们认识到消费者的成长会是中国经济成长的一个比较大的推动力。

其次,从政策上来说,国家其实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和申请的增长是有一定推动的。2011年,中国占有的知识产权大概是百分之十五左右,到2014年全球有二百七十万的知识产权的申请,这其中三分之一的申请是来自于中国的创业者,所以中国排名第一。排名第二和第三的是美国和日本,他们两国的份额加起来不到三分之一。所以从知识产权的支持力度来说,我国对知识产权的申请和保护都已经提高了,在中国申请知识产权与在国外申请有五到十倍的成本的差异,我认为这是和中国的相关政策有关。所以你看在四年内,从15%上升到大约30%是让人很兴奋的一件事情。
周炜
从政府来说有几个呼吁。去年中国VC、PE资金募集量是全球之冠,如果没记错是2.5万亿人民币,其中一大半是政府引导基金。我的呼吁就是,目前看来使用资金效率最高的应该是专业的VC、PE投资机构,而不是政府引导资金自己投资。

第二,这部分钱应该主要用在什么地方呢?其实从几年前开始我们曾经努力试图带公司并购海外垂直领域的拥有大量知识产权和技术的小公司,价钱是相当便宜的,在金融危机的时候。但是,在那个时候国内不管是公司自己的魄力,还是国内资金的支持力度都没有今天那么大,所以效果就很明显。

对比下华为现在在全球的成功,因为大量知识产权是自己的,也通过并购实现了一些知识产权的获得。知识产权会变成中国企业出境面临的最大最大挑战,任何一个中国企业现在都必须把并购国外知识产权和技术作为进入海外的重要的第一步看待。

第二从实施过程中找专业机构合作,在座各位有历史的国际基金都有这方面的能力。

 第三国内政府引导基金应该在这方面有所作为,比如曾经给某个地方政府建议过,专门协助片区内企业并购海外的技术,我们甄选这些技术哪些值得你们并购。我们看到很多中国并购海外技术和知识产权过程中有点上当受骗,最终并没有获得他们想要的东西,这是我们能期待和呼吁,并且能参与的。
邓元鋆

首先,我自己本身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努力,在十年前已经在推动。那时候诺基亚有很多山寨机,我和一位当时的政府高层说,诺基亚山寨手机在正品没出来前一个半月就已经上市了,但是价格还是正品的十分之一。但是我也和他说,我提出这个问题不是为了保护诺基亚知识产权,在未来中国的手机的企业假如没有知识产权的保护是很难成为一个全球性的领导者,所以在那个时候我的理解是假如有人花几百块钱卖到在外观完全一样的、诺基亚是五六千块的手机,他为什么又会花1000多块买国产手机,这样还有什么品牌可言,国产品就不会成功。


所以这么多年确实看到政府做了很多工作,目前很多中国公司要走出去,尤其是干智能硬件的公司,这位高层说现在这个市场只能先在中国做,因为还有很多技术没有解决知识产权的问题,这个问题是需要关注并且有待解决的。


其次,现在在中国国内有大量的美元基金VC跟投资,但是现在由于政策、外汇管制等种种的原因,很多很有经验的,能够帮助中国初创公司成功的投资人,基金人,都没办法帮助这些公司做投资,做基金。所以我们可以利用这帮人帮助中国更多企业走出世界,得到国外雄厚的经验跟基金的帮助。

第三在国内上市的环境,怎么能够让它更有持续,更有价值让创业者真的有出路。这些都是政府可以继续帮助我们整个创业环境的。

吴婷
谢谢三位,都是非常切身的体会。知识产权、上市和资金打通等,都更有利于全球化的发展和推进。在你们现在所投的企业中,全球化时你们认为有没有行业的优先次序、区域的优先次序?
李宏玮
说到我们在看哪个板块和投资的方向。我可以提几个点,第一我们看到市场全球化,所谓市场或者电商的全球化,不论中国网民还是美国网民都是最好的体现,线上电商增长很快,比如全年中国电商零售收入占14%,美国是7-8%。从电商角度来看,国内网民不止买国产,他也会有海淘买国外的。在美国,二三线城市网民如果在线下找不到要买的物品,也是线上买,这其中牵扯到物品90%产品是中国制造,全球70%的手机都是中国制造,全球75%的太阳能片也是中国制造。从这角度看,国际市场上的网民,只要上网购物,70%以上物品是依赖着中国供应链。这是从一个电商角度看到的全球化,这也是一个现在投资比较大的板块,我们投资国内的小红书等都能够体现国际化电商的趋势。

第二个趋势,技术的全球化。技术的全球化体现更多就是软硬件的结合,智能硬件也好,智能车也好,或者机器人。我来这个会场之前在楼下机器人会场呆了两个小时,听了创业者的演说。技术的全球化更多是今天能够做出一个产品是机器人也好,是可穿戴也好,或者后面的自动驾驶车,很多时候能够引用的技术,跟生产跟硬件是结合的,有可能是美国的算法技术结合中国制造,再卖到美国的市场,这也是我们一直看的领域。

第三块,全球化从技术角度,知识产权全球化是很重要的,我也鼓励我们在座创业者,除了在中国申请你们的知识产权,你们也花点钱到美国申请知识产权,申请知识产权的机构是不一样的。在知识产权以上是品牌,如果我们中国自主品牌不是很强大的时候,其实我们也可以买海外的品牌,海外有很多传统品牌,大家可能认知度都很高。可是海外的传统品牌也面临更新换代的挑战,怎么进行“互联网+”,他们不一定知道。我们中国公司到一定地位的时候也可以反过来到海外买老品牌,改造老品牌,全球老品牌能够改造的话,也对世界有一定的贡献。这三个领域是我们比较关注的。
周炜
我这边目前最容易对中国创业者实现的是不太涉及到太复杂的用户行为和国家文化的APP,工具类得意技游戏类的。因为中国过去历史上从来没出现过一个行业里中国能掌握这么多的关键点,这是第一次无线上面出现了。从原器件、硬件、手机品牌,全球APP开发群体,最大的用户群体,最惨烈的竞争市场。这种情况下锻造出来的无线APP创业者是有能力在全世界经的,面临最大的障碍是文化的不同,怎么适应这个领域的文化,把产品做得适合他们用户行为,这个调整是相对容易的。

所以大家看到在PC互联网时代,中国的高科技创业基本集中在北京,杭州和深圳勉强算。但是无线互联网,成都创业者群体已经相当大了,很多服务卖到全世界去,尤其游戏类。无线互联网生态圈,包括支付各方面都已经非常完善了,在成都卖APP和在美国和在墨西哥没有区别。


为什么成都会有这样的生态圈?
周炜
一是高校很多,另外生活成本比较低,创业者在那里比较容易,尤其游戏类创业者在成都发展相当好。
李宏玮
04、05年成都政府对发展成都成为游戏基地、开发的基地是下了重注的,所以在成都有很多游戏的开发者,发展从PC游戏到网页游戏到手游,如果你是游戏开发者,如果玩愤怒的小鸟,在中国也玩,虽然开发商是芬兰的一家公司,也有政策的支持,我们也希望也可以看到每个城市都有他们自己的特点,因为政府政策各方面的支持能够让一个城市有他们自己新的创新的点和人才。


吴婷
可能也和文化相关。我们说飞机没降落就能听到成都人搓麻将的声音,现在是没降落就听到打游戏的声音了。
周炜
从长远来说,知识产权,硬件产业升级是更重要的,但目前这是最容易赚钱的领域。我觉得这个领域,尤其可能工具类开始,说实话我一直有点疑惑为什么微信在海外不算很成功,我觉得它的产品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产品。
吴婷
邓总怎么看行业的优先和区域的优先?
邓元鋆
刚刚提到了物联网、智能硬件这些点,最近我们在看智能硬件的公司,绝大部分都是硬件上面下工夫,服务跟软件这方面相对来说比较缺,或者是还没有太成熟。我们看重的一定是软硬综合的方案才行。我们其实在某一些领域看到在国外是有一些技术,它是非常超前的,包括VR、AR这些技术,软件这方面的技术,但它作为硬件,在生态链,制造方面做得还不够,我们如果把国外的技术,软件的服务的技术,跟国内的生产的技术合起来的话,这样子走出国外,我觉得这样子的公司成功的机会非常大。

 现在我看到好多欧美的公司在深圳设立基地,就是希望利用这样子的优势帮助他在国外上市。我们看到很多智能硬件公司第一个市场不是中国,第一个市场是欧美,因为他觉得在欧美硬件各方面成本比较高,在那边可以卖,毛利可以做到40%或者50%,国内可能10%到20%。对整个市场的教育上面国外比较成熟,但是国内竞争一片红海,价格战打得很惨。所以我们觉得两方面的合作作为全球性的公司,这样子的话可能会有不错的成果。

吴婷
虽然还有很多问题想跟大家交流,但是我们时间有限,如果大家还希望了解更多的话,请关注GMIC的平台吧。再次感谢三位投资人的分享,谢谢!


点击视频观看GMIC领袖峰会本场对话


问行业第一,美而犀利


微信号: wetalkTV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