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28年前的南医大杀人案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新商业文明】秦朔:创业后忘却“江湖地位”的文艺中年

2016-05-08 秦朔 吴婷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引   子 

吴婷:《我有嘉宾》和长江商学院、《哈佛商业评论》近期联合推出《新商业文明》系列专访。作为中国商业文明研究中心联席主任、曾经的《南风窗》总编和《第一财经》创办人之一,朋友圈强大的秦朔先生受邀成为访谈嘉宾。二位财经媒体人的半小时,交锋流畅,时有开怀。我们聊到“江湖地位”、魏则西事件、媒体的独立思考与站队、秦朔朋友圈的盈利模式、包括他新成立的1亿元新媒体基金等话题。择选部分图文发布先。




吴婷
你曾经说“如果做小,对不起‘江湖地位’,做大,前狼后虎压力很大。”创业有一段时间了,现在怎么看“江湖地位”和“压力”这两件事情?

秦朔
现 “地位”现在对我来讲都烟消云散了,创业对于我来讲,最重要的就是有一个更好的发现自己的机会,而且是找到了自己最喜欢、也相对来讲是最擅长的一种生活方式。至于说这个东西有多大的名声,有多大的规模,有多大的产值,我觉得这都不重要,关键是找到了自己。我们这个社会如果少讲点江湖、少讲点地位、少点大哥、少加点这些符号,去多讲点这种文明、多讲点初心、多讲点普世的价值观,都尽量给用户创造真正的价值,那可能中国的商业不会像今天这么畸形。所谓商业文明的因素,跟创新、跟批判性的思维、跟天下意识、跟社会责任都应该有所关联。

吴婷
说到批判性思维、天下意识、社会责任,我想到魏则西事件,和与之相关联的大家热议的百度。在2016年初百度贴吧事件时,你就写过《李彦宏不重生,百度就无法重生》, 问“2016是不是能够成为互联网公司不作恶的元年?”我很想知道,当时,百度对你的这篇文章是怎么回应的?

秦朔
当时其实有很多人都写了类似文章。包括我记得有一篇最为激烈的是说,你今天的几百亿的市值都是什么的血给换来,大概这种意思。对很多文章可能百度不是很重视,但对我的文章他们还是比较接受(重视)的,因为李彦宏本人也找了中间人过来。

我们见过一次面一起去讨论。我这里面的一些观点他也是不认可的,比如说“谷歌离开中国是因为百度的原因”。我没有完全这样写,但是可能就是有这种意思。他就觉得谷歌的离开其实跟百度没有关系,因为当时就是国家有这样的政策嘛,对你的服务器还放在哪里,有政策。其实谷歌最早上面很多的搜索结果是“因为违反什么法律不能呈现”,这个模式最早是谷歌创造。它的含义是什么?就是说,在中国的一些搜索结果表明了,我们对信息还是有筛选和管制的。特别是在精英阶层里面,大家提到百度,总觉得他用了一种不太文明的方法,把对手给赶走了。但是对除此之外的大部分的观点,我觉得他还是能够接受的。

吴婷
除了“接受”之外,有其它动作吗?
秦朔
这一点上来讲,我觉得就是一个问题了。前一段大家在纪念五四,其实我有一个感觉,中国这一代的企业家,特别是理工科背景出身的企业家,可能是“没有德先生的赛先生”,缺乏跟德先生相关的意识、气质、跟一些自我约束精神,这样他们成了这样的一批超级的技术上的赛先生;在他们看来,我没有违反你国家的法律,就等于不作恶。但是事实上,“推广”毕竟还是利用了消费者很大的一种信息不对称,很多消费者的直觉还是我搜索的结果就是我可以信赖的一个在信息对称情况下的结果,所以今天就出现了很多的极其怪异事情。

比如说吴婷成立了一个叫吴婷基金,但是也许吴婷基金,你去搜索的时候,可能前面出现的是秦朔基金之类好几个,跟你都不搭界的。因为他觉得这个吴婷基金搜索量大,我就买这个关键字,那我就排在你前面了。这样的话最后可能就有很多李鬼冲在了李逵的前面,那就是因为李鬼付了费。那这个东西,从中国现行的法律上来看,似乎确实是你没有去禁止它,对吧?但是那国家不禁止的东西是不是就是等于符合道义的? 

吴婷
魏则西事件,公众对百度的情绪更加恶化了,这次你要不要再发声?或者会再和他聊聊?
秦朔
这个时候跟他聊肯定不好。其实见是可以见,也可以聊,但是这个时候我是希望要用一种特别独立的一个角度去思考,我还是会写文章。

吴婷
说到“独立”,你怎么看待媒体在立场的独立公允和接受投资、从而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喉舌”这两者之间的权衡?

秦朔
Bloomberg收购了《商业周刊》,改名叫《彭博商业周刊》。然后,请了一个在业内非常资深的总编辑,那总编辑跟他讲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下期的封面就是Bloomberg先生的婚外情。”

吴婷
因为那是美国,因为那是彭博。

秦朔
你说的很对。在一个国际的范畴里面,很多的投资人,当你把你的财产捐出来到非营利组织,他就不再是你的权力范畴了,而是依靠一种基金会的特有的制度来管理。

吴婷
所以你会接受什么样的人投资?

秦朔
我不接受投资。

吴婷
所以你投别人咯,最近发起了一亿人民币的新媒体基金,我们关注到基金专注的是投内容,然后投后管理上,你们GP来做变现和商业价值方面的东西?

秦朔
对,这件事有一定的偶然性。有一些资本,他们希望在我比较熟悉的这些领域投入,然后作为他们整个的生态或者产业链的一个组成部分。他希望借助我的专业经验,但是我自己的主要的精力不会去做投资,我主要的精力还是在做研究和内容生产。我自己还是个比较轻的模式,基本上都是跟别人合作,让他们具体来做很多琐碎的事。我自己的模式是非常简单的,不存在通过基金来变现。我自己有一个比较好的小的一个循环。

吴婷
所以“秦朔朋友圈”的循环和盈利模式是什么?

秦朔
我整个的公司人非常少,现在才只有10个人出头;我的办公室是因为我跟别人在合作一些版权给他们来使用,所以我办公室也是免费的。所以维持这样一个运转其实不是需要很多的钱。我可以集中精力去用于内容生产,不用去操经营的心思。盈利模式就是广告。

吴婷
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

秦朔

是文艺中年!(笑)



吴婷
所以现在有秦朔朋友圈,有这么多频道,你又有了基金,接下来怎么取舍和聚焦?

秦朔

我绝大部分的时间、精力都是在内容生产和阅读,以及采访,就是都是跟内容高度相关的。比如说我到现在为止,半年多时间没有签过一个合同。现在你问我公司的广告价目表多少,真不知道。不见客户,不写软文,不搞这些东西,就是研究和写作。


比如说下礼拜一要出的文章,我这个礼拜都在思考百度的事。我资料也很多,那么真正动笔可能要花10个小时,所以其实你整个周末都放进去了,所以我不可能再去搞别的那些事情。


吴婷
准备干到多少岁?

秦朔
可能四、五年的时间写个三、四本书,就差不多了。但是持续的研究是到生命的最后一息吧。

吴婷
你认为中国企业和企业家应该在新商业文明进程当中在全世界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秦朔
我当然希望是一个领导性的角色。我认为5到7年的时间中国的GDP就已经超过美国,现在购买力已经很接近了。当你已经是全球最大的经济体了,你已经在全球500强公司里面,你已经有150家,你已经在全世界的富豪榜已经超过美国了,可最后你发现不知道什么叫中国的商业精神,不知道什么叫中国的管理智慧,不知道什么叫中国的企业家,这不是一件很吊诡很荒唐的事吗?不仅有待于中国的公司和中国企业家的努力,也有待于我们关注软实力,能够有所贡献。中国很需要有一批跟这个相关联的内容生产者和商业教育者,我们大家一起去努力。



问行业第一,美而犀利


微信号: wetalkTV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