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汇聚1480万牛人、320万大BOSS、覆盖80%以上的创业公司,他说赚的钱50%要捐给埃隆·马斯克

2017-02-13 嘉宾派掌门人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一季,我们在寻求善于思考、乐于挑战的创业家,前往国内标杆企业深度访学,抱团实战、强势剖析、激荡灵感、促成反省。点击图片,深入了解嘉宾派。


《我有嘉宾》记者/高原

他曾是招聘市场三国鼎立时期叱咤风云的一方诸侯——前智联招聘CEO;

他曾带领智联招聘与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短兵相接、扭亏为盈;

7年前的一场风波,让他离开招聘行业,在基金行业沉浸了3年;

 

3年后,他第一次以老板的身份创业,先后携看准网、BOSS直聘APP重返招聘市场,仅仅用了2年时间,就让BOSS直聘APP汇聚了1480万求职牛人、320万职场BOSS,平台累计发布职位总数800余万,覆盖了80%以上的创业公司。

 

如今,针对美国市场,他也早已厉兵秣马,将于今年二、三季度挥师北美,力图让苹果、谷歌这样的世界顶级公司也用上美国版的BOSS直聘。

 

他就是BOSS直聘的创始人赵鹏。

 

几只烟,一段回忆;几杯茶,若干反思;几许执着,些许憧憬……赵鹏在烟雾缭绕中,向我有嘉宾娓娓道来他以老板身份重返招聘行业的种种缘由。

往事如烟——三国鼎立:相爱相杀


时光倒回到2010年以前,赵鹏还在智联招聘担任CEO。

 

彼时,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已在招聘行业形成三国鼎立之势。

 

用赵鹏的话说,大将云集、基础深厚的前程无忧相当于魏国,建基地于苏州、厉兵秣马的中华英才网相当于吴国,一度弱小、努力求生的智联招聘就相当于蜀国了。

 

“当时三家在产品和模式上已没有太大分别,竞争的是花钱的效率,即:谁能花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相当于三家都开着桑塔纳,都装着40升油进行赛车,只不过有人先出发,有人后出发,赛车时,速度既要快,但也要考虑油耗。”

 

回忆起当时的“三国之争”,赵鹏说:“在综合管控方面,甄荣辉第一。管销售方面,张建国第一;而做市场方面,我是第一。综合实力来看,甄荣辉第一。各有优势。”

 

即便在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如果赵鹏与甄荣辉、张建国同时参加行业会议,还是会寒暄、交流。

 

“三家当时打归打,但打的过程中我们也能坐的下来,商战归商战,彼此间没有鄙夷,而是英雄惜英雄般的相互敬佩。”

 

有趣的是,正是因为当时的“三国之战”,让中华英才网背后的投资人——今日资本掌门人徐新很早就对赵鹏留下了印象,从而让今天的BOSS直聘APP得到了来自徐新的投资。

基因突变——看准网是一个慢增长模式,公司发生一次突变


也许,上天注定要让赵鹏的创业生涯回归到招聘行业。不信你看,赵鹏的拼音首字缩写和“招聘”拼音首字的缩写是不是都是ZP?

 

玩笑归玩笑,赵鹏以老板身份推出的第一个创业作品是看准网。

 

看准网的前身是2008年起家于南京的“分智网”,赵鹏团队于2014年5月收购了这家网站。2008年,“分智网”与美国招聘企业Glassdoor几乎同时开始运营。两者的模式都类似职场领域的大众点评:一方面收集、展示来自员工的UGC,如员工自发分享的薪酬待遇、公司点评、面试经历;另一方面提供雇主介绍、工作环境、招聘信息等。

 

但由于人性使然,喜欢围观的人超过自主分享的人,使得内容沉淀增长比较慢。

 

赵鹏分析道:“看准网的内容是用户创造的,而用户创造内容,古今中外都有个铁律:一个人说,100人听。这就是人性。所以客户积累速度慢。当一天有100万人时,仅有1万人留下内容。内容产生的速度,比用户积累的速度慢很多。所以资本家不待见,也不受行业待见。甚至于一度不受一流的产品和技术人才待见。”

 

这也是赵鹏继看准网后,迅速推出BOSS直聘的缘由。相比看准网解决信息获取的功能定位,BOSS直聘切入了招聘环节本身。

 

“BOSS直聘就像750马力的招聘引擎,而看准网相当于精密厚重的底盘。”赵鹏比喻道:“所以都很重要。看准网依然要好好做。”

“跟对人”需求——直击人性:解决求职者“痛点”


产品是为人服务的。因此,产品要想获得成功,就要符合人性的需求。

 

如果说看准网的发展慢是基于人性——“看的人多,说的人少”;那么BOSS直聘得以迅速发展是基于人性——希望“跟对人”。

 

“中国有句老话:跟对人。对求职者来说,看看老板是什么样的人十分有必要,而BOSS直聘满足了这种需求。”赵鹏分析道:“只有知道老板是什么范儿,去这个公司心里才有底。所以很多自信、有料的求职者,更喜欢和老板直接沟通,这是人之常情。”

 

那么,到底有多少老板肯亲自花时间在APP上招聘呢?

 

赵鹏用调侃回答道:“别看老板们表面上风风光光的,其实心里都是很苦逼的,最苦逼的地方在于时间特别稀缺。根据企业的性质、业务范畴、成长阶段的不同,老板们就像一个神经病似的来回倒腾自己的时间重点:有一阵子,他要天天在外面找钱,什么都不能想,明知家里起火了,他也不能回去救;有一阵,他要天天外出开拓客户;要不然家里就没米了;有一阵子要天天在家和面,解决公司员工间内部矛盾的问题;有一阵就要天天去找人,因为关键岗位缺人了。老板的时间重点都是一阵一阵的,但总有一阵子是亟需用人的时间段,而他们也更倾向于自己直接挑选人才。”

 

“我们提供了选择权,你可以和HR聊、总监聊、或是和老板本人聊。而其他平台提供的选择权较少,虽然现在他们也开始模仿,但APP有先发优势,我们已领跑30多个月了,已具备了头部效应。目前在BOSS直聘上的老板,30%是人力资源部的老大,70%是小厂的大老板和大公司的中小老板。”

 

其实,从另个角度来讲,“跟对人”对应的是“选对人”,中国职场有个特点,这人是谁招的,谁就会带很久。所以说,BOSS直聘也满足了很多老板想亲自选择培养对象的需求,避免通过层层筛选后,老板再从中选择的弊端,因为这样往往会错过自己真正中意的人。

 

王昭君出塞的典故,不就是因为皇帝没有直接去选而错失美女吗?

 

身体力行,赵鹏自己在BOSS直聘上发过16类职位,包括渠道经理、技术总监、高级算法工程师等,亲自沟通了1647人。目前BOSS直聘的员工中,有80%以上来自BOSS直聘。

工程师年薪百万——算法第一:解决人才与岗位的匹配度


另辟蹊径,在招聘行业的红海中,能找到新的痛点(求职者想和老板单聊的需求),是赵鹏和传统招聘网站竞争的法宝之一。那么,痛点找到了,如何满足呢?

 

“算法第一,算法第一,算法第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赵鹏说了三遍。

 

算法,决定了求职者简历和岗位之间匹配度的准确性,就像今日头条用算法来满足不同新闻口味的读者一样,BOSS直聘也必须用算法满足求职者与用人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所以算法无疑是是BOSS直聘的生命线。

 

因此,对于掌握公司生命线的数学家和工程师们,赵鹏极其慷慨地用巨资留住了这些人才:工资加股票,package超过年薪百万的高级工程师和算法研究员大有人在。“他们一个人的package,往往可以养我们一个团队呢。”赵鹏感慨道:“要知道,我们是个小厂,平均工资不高,月薪5K、8K的人很多。”

 

用重金来雇佣高水平的数学家、工程师成了移动互联网公司人才竞争的最主要方法。赵鹏给出了一组数据:“2015年至2016年,电商行业愿意开出的工资,环比相比,掉了20个点。反之数据类型的人才,比平均工资高四倍,环比涨了5个点。”

 

“如果留意移动互联网公司们对核心大数据人才的任职要求,可以发现,都想要有5年经验以上。请问5年前哪个厂成批量地培养出大数据人才了?答案是百度搜索,雅虎北研,微软研究院、谷歌、IBM,屈指可数。这些公司数据部门的核心工程师,总共不过千数量级。”

 

赵鹏说这话时,略显醋意:“今天所有公司都想要5年经验的工程师,好比你非要喝1000年前的茅台,千年前还没有茅台好不好?所以,你不抢,就没有。Package是前提,不把钱搞明白,光讲情怀,那是耍流氓。”

放下身段——在微信群发广告:再失落也坚持推广


找准了市场痛点,并建立了算法去解决痛点,一个完整的产品就诞生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推广了。

 

在BOSS直聘的推广初期,赵鹏放下身段,不断在各种微信群中发广告,结果犯了群规,被踢出来。甚至他的一个朋友还质问他:“你到底还有没有尊严?”赵鹏说:“被骂后觉得自己挺LOW的,非常失落。”

 

在他过去的职场生涯中,他是被一堆聚光灯围着的人,何时做过这种跑龙套的事?在理性上,他把这事想的很清楚:应该这么做;但在感性上,每当被人训的时候,他还是难受。

 

不过当难受成为习惯,赵鹏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忍不住地在各类微信群去推销BOSS直聘,自己都认为自己神经了。即便现在,他在微信群看到某人求职,都会跟过去追问,别人会说:我已经用啦。

 

赵鹏也知道自己在群里总发小广告不对,所以有时,他会和群主商量再把他加回去,然后在群里发个红包希望得到大家谅解。

 

如今,BOSS直聘的名气已在业内叫响,用他的话说,总算是混出来了,比较受欢迎了。他的微信好友们有时还会拉他到新群,并主动介绍他:这是BOSS直聘的老板。

 

如今回想起这段往事,赵鹏并不觉得自己没有尊严:“记得1998年有位老兄告诉我一句话,永远要把自己当个人,但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

 

不把自己当回事,恰恰是创业者在初期能够破冰的原因。

 

玩游戏产生灵感——卖道具:找准盈利模式

 

当产品在推广上取得了初步成功,开始为用户服务后,如何盈利就成为创业者的下一道关卡。

 

“卖道具,卖道具,卖更多道具。”赵鹏又把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灵感来自于玩游戏”赵鹏说:“有人玩一款射击网游攒了很多积分换了火力强劲的武器,另个人刚开始玩,没有积分买不到好的装备,结果一进游戏就被人爆头,很不爽。因此,后来他买把好枪,才30元,就可以和对方势均力敌了,甚至占据优势了。但你又不能让他永远靠有钱就能打赢,这对其他没钱的玩家显得不公平。所以系统要平衡这个事。”

 

BOSS直聘完全借鉴网游的这种盈利模式,即,发职位、看老板,收简历等基础服务免费,但如果老板想提高招聘的效率,就可以通过花钱买道具的方式实现。

 

“你一小时值50元吗?”如果老板们发现花了50元可以提高1小时的招聘效率,就会持续购买。目前,BOSS直聘上的道具有牛人电话、置顶卡、直聘大礼包、任性关注特权卡等。丰富的道具选择,让老板们感觉招聘也是一种游戏,很可能会招聘上瘾。

 

赵鹏点出了过去招聘网站商业模式的本质:“过去的招聘网站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才能挣钱,所以就是要阻碍信息的对称。BOSS直聘今天把信息都做对称了,要挣的是老板们为了节省更多时间愿意付出的成本。”

 

田忌赛马策略——不涉及大数据衍生行业:避免与BAT竞争

 

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先发优势势如破竹的情况下,被BAT反超,前期的市场宣传“为他人作嫁衣裳”。那么,BOSS直聘今后会不会受到来自BAT的竞争压力呢?

 

“不会。”赵鹏分析道:有四根柱子支撑企业,第一根柱子叫:用户上亿;第二根柱子叫:刚需;第三根叫高频(一天一发)。第四根:产品层有口碑传播的基因。这四跟柱子都占了,就是千亿美元的市场。每缺一根柱子,减个0。”

 

赵鹏认为,一个求职者平均18个月换一次工作,因此BOSS直聘的频率是18个月来一发,虽然也是刚需,但和BAT很多一天一发的频率相比,差一些,因此只是几十亿美元的市场。所以BAT不会做18个月来一发的事,他们更多一天一发的事都没做过来呢。

 

“几十亿市场规模的生意已经很好了,如果以后再把美国市场做了,变成上百亿市场规模的公司,高兴死了,祖坟上冒青烟。至于搞到千亿美元的水平,想都没想过。脱离所服务的用户规模、频次,过度拉高自我的期许,作为企业家,那就是邪念。”赵鹏说。

 

阿里巴巴从电商起家,到如今,掌握了很多用户购买数据,最后基于这些数据,扩展到金融领域。那么,BOSS直聘会不会也有这种趋势呢?

 

赵鹏回应道:“其实我们手上掌握着最好的数据。比如说:A城市的人喜欢应聘B城市的工作,这件事你完全可以发现的。当你的平台有千万数量级用户,什么人想干什么,有什么需求,很容易统计,古代的方法,样本量做到5%就可以统计了;再比如,一个人的简历有4段工作,可以看看他这4段工作的变迁。如果你掌握了1000万人的4段工作变迁经历呢?一个周期18个月,2个周期46个月,几个周期看下来,每个人都在变化,而这些精确的数据,我们都掌握。

 

淘宝之类的平台,其掌握的数据,其实是模糊画像的不断精确,都是猜出来的,而我们这里的数据能清晰看见,然后再猜。虽然用这些数据发掘能干的事太多了,可是划不来,BAT都到那了,还追什么?没有想过让BOSS直聘以后成为超过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公司,觉得这又是邪念,坚决不想。”

 

借热点事件营销——马桶招聘节:占领用户手机时间

 

每年的3月,都是招聘的旺季——春节过后的跳槽高峰。面对这样的旺季,初创的BOSS直聘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来做推广。

 

2015年2月28日晚上6点到7点多,BOSS直聘的会议室里,赵鹏跟其他七位同事一起合计,做一年一度的招聘节,希望把DAU从1000变成5000,且最好不花钱。但一起探讨了40分钟后,大家还没什么好点子。

 

既然是招聘节,要先起个名字,想传达什么呢?老板直聊、手机招聘、移动产品等,可传达的内容很多,但只能传达一个,最终决定传达——这是一个用手机可以完成求职招聘的软件。

 

可怎么说呢?“在手机上招聘好棒啊”?显得傻。没有记忆度。

 

这时他们无意见看到一条新闻:我国人民好LOW,跑到日本买马桶盖。

 

“这不是热点吗?热点是要用来追的呀。”赵鹏灵机一动,打算把本次招聘节命名为“马桶招聘节”,活动期间被发了offer的求职者获赠智能马桶盖。但这一提议受到部分人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样太LOW:招聘要注重礼仪,穿西装,打领带,穿皮鞋,这么正式的事成功了送马桶盖算怎么回事?

 

但最终讨论结果是并不LOW,马桶盖怎么了?马桶时间就是手机时间,中国8亿手机用户,马桶上的时间被我占完了,你说这个软件值多少钱?于是,马桶招聘节的活动策划确定,但是当时由于公司资金有限,送不起太多马桶盖,因此他们决定,用众筹的方式:活动期间,某老板在3天内发OFFER给面试者,由该老板送马桶盖给应聘者。

 

结果这次事件营销效果出奇的好:2015年3月,BOSS直聘的DAU每天都有新高。赵鹏让员工联系新增加的用户,问他们是怎么来的,都说是别人推荐用的。

 

“我靠,就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赵鹏认为,只有自增长,才是真增长。只有你的软件产生价值,发生了口碑传播,才有自增长的可能性。靠花钱,靠刷脸,靠资源,靠朋友帮忙得到的用户增长都不是真增长。

 

最终,那次马桶招聘节,BOSS直聘让DAU从1000到5000,而且没掉下来过。

 

这次的成功让业界对BOSS直聘每年的招聘节都抱有期待。

 

开拓美国市场——箭在弦上:要让苹果、谷歌成为用户

 

赵鹏的下一个目标市场是美国,他希望今后类似苹果、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也能用到BOSS直聘的美国版。

 

之所以有这个自信,是基于中国移动互联网应用已领先世界的大背景,即便是美国、日本也望尘莫及。赵鹏认为原因有三:

 

一:人口红利。美国一共三亿多人。而我国光智能手机用户就不止3亿,移动应用动辄有几百万人用,几百万用户的APP都排不上号。用户量巨大。

 

二:很多热钱砸向移动互联网领域。哪怕1000亿有800亿掉沟里,还有200亿能做出事来。

 

三:在今天,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一样对未来充满着憧憬。

 

赵鹏透露,目前BOSS直聘的国际化软件已经做出,但还没正式运作,在请美国工作人员做内测,并根据他们的反馈来修改UI、对不准确的英文翻译进行纠正等,预计会在今年二、三季度在美国正式推出。

 

“硅谷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软件。放眼美国,目前为止并没有成熟的竞争对手。”赵鹏对美国版BOSS直聘保持乐观。因为目前为止,BOSS直聘在国内互联网上的职位占有量排名第一。

 

但跨国市场往往并不是中国企业所擅长拓展的,除了华为在海外的营收占60%以外,即便是阿里巴巴,在海外的营收也不过4%;即便强大如微信,其在海外的拓展也步履维艰。

 

再者,BOSS直聘在国内火爆的原因,是基于中国人的人性——跟对人;游戏盈利模式——买道具。而这2条适合中国人的人性特点能否适合美国的人性,还未可知。且苹果、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他们招人的体系是否会将移动端招人的方式拒之门外?

 

相信今年下半年,赵鹏会在开拓美国市场的实践中给出答案。

 

创业维艰——难寻自我驱动力人才:不能对人才道德绑架

 

从招聘行业的职业经理人,转型到招聘行业的创业者,赵鹏无疑对用人,对团队有着深刻的理解。

 

他加入智联招聘的时,这个公司已经做了11年,线上服务业做了8年了,团队相对成熟,他从公关总监、市场总监,COO、CEO,一路做过来,外部招聘的总监以上干部不超过5人,绝大部分干部来自内部培养和选拔。经过多年打拼的基本团队,赵鹏给其中的优秀者八个字的评价:训练有素,自我驱动。

 

但当他自己开创一个企业时,团队都是从0开始搭建的,他才发现,在公司初创期,想让团队里能出现有自我驱动力的员工,这种人简直是百里挑一。这让他不适应,也很气愤。

 

“人类如果没有自我驱动力怎么能称之为人类?我从1994年大学毕业,无论是给党国打工,还是给智联招聘打工,还是帮人打理基金,我什么时候不是这么拼命干的?”当赵鹏发现团队中一些人自我驱动力不强时,他甚至这样公开抱怨。

 

还在2014年的时候,赵鹏因此还就此和一个伙伴发生争执:“为什么很多人不能拼成像我这样?”同事反驳道:“拿一份工资,却被要求做很多事,你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气得赵鹏哇哇叫,对他吼道:“现在我们除了拼,还有什么?你这种思想是毒瘤!”

 

当这样的气愤出现在微信公司群里时,整个群就沉默了,连续3天死气沉沉。

 

事后,赵鹏反思,觉得这种行为很LOW,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绑架员工。他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很有自驱力,虽然这是老板希望看到的。认识到这点后,他就向群里发个红包,于是这个群又活了。当然,他自己觉得这一前一后的行为也挺傻逼的。好在是自己人,厚着脸皮也就混过去了。

 

“你得承认现实,自我驱动的特点,本来就是百分之一的人才有。建立这样的组织,是非常难,非常需要时间的。”赵鹏反思说。“而且,你必须承认,一个企业成功了,创始人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你最拼,那是应该的。你要求别人比你拼,这个要求就是太高。与其用道德绑架的方法,你还不如多花功夫去找到、培养、激发自驱力强的人。”

崇拜埃隆·马斯克——盈利捐他一半:让他改变全人类


赵鹏最崇拜的人是埃隆·马斯克:“他能干的事,我只能望洋兴叹。我不觉得他是地球上最会挣钱的人,但我觉得他是全人类最会花钱的人。如果他手上集中着一万亿美金。他会让人类这个种族活得上一个档次。”

 

如果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有多深,看他肯为她花多少钱的话,那么,看一个人崇拜另外一个人有多深,看他肯为这个人捐助多少钱。

 

而赵鹏表示:“在我退休后,自己的钱要捐款50%给埃隆·马斯克。不是投资,是捐赠。”他强调。因为:“马斯克做的事都很酷。虽然我还没和他聊过,还够不着他。但只要我替他挣钱就行了。”


提供白天的幸福——完美的上下级关系:让大家都能乐业

 

赵鹏说:“什么是幸福?就是白天跟对的人混。晚上愿意跟对的人睡。”

 

很明显,赵鹏的BOSS直聘是为人们白天跟谁混服务的。

 

白天,1亿多的白领,3亿多的蓝领,近5亿人都在职场。而赵鹏的终极梦想就是致力于把职场中的求职者和招聘者;技能和岗位需求,进行科学合理的人岗匹配,并让人的职业发展阶段和企业成长阶段相匹配;让一个下级和上级匹配。如果把人力资源配置效率通过BOSS直聘的科研和产品有效地提升10个点,从而降低隐形的失业、降低不开心的工作、降低低效能的用人,那就相当于新增5000万有效劳动人口,大约相当于一个加利福尼亚加一个纽约的人口。

 

“这样我就觉得善莫大焉。”赵鹏说:“总之,我们的终极理想就是让大家都能乐业。”

< The End >

赵鹏先生作为“嘉宾派”的一名帮主,将在2017年为期半年的线下课程中,与35位创始人帮主一起交流,探讨未来行业趋势,畅谈企业发展之道点击此处了解并报名加入嘉宾派,成为帮主


嘉宾派首批录取名单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报名嘉宾派

与最杰出的创业家一起生长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Alex Gruzen | 吴军 杨镭 刘自鸿 | Akon

赵普 |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罗军 | 马东 | 陈玮 李剑威 张华 傅仲宏 郑刚 陈超

刘庆峰谈创业苦乐 张勇 阎焱 李晓东 蔡耘

蔡晓东 毛大庆 | 吴声 王乐 路伟 谢涛 苏溪

松禾厉伟 | 杨伟庆 李斌 陈峰 葛航 李磊 | 刘自鸿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 倔强的周航 | 陈钿隆

王煜全 | 艾瑞杨伟庆 | 李宏玮 周炜 邓元鋆 | 老炮吴声

吴声 | 文艺中年秦朔 | 郑伟鹤 白文涛 高翔 薛蛮子

易定宏 | 曹杰 | 刘自鸿 | 陈开伟 何志涛 李新宇 张恒

胡海泉 | 陈浩 邓锋 倪泽望 肖冰 徐传陞 应文禄 周亚辉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

两年汇聚1480万牛人、320万大BOSS、覆盖80%以上的创业公司,他说赚的钱50%要捐给埃隆·马斯克

两年汇聚1480万牛人、320万大BOSS、覆盖80%以上的创业公司,他说赚的钱50%要捐给埃隆·马斯克

2017-02-13 嘉宾派掌门人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一季,我们在寻求善于思考、乐于挑战的创业家,前往国内标杆企业深度访学,抱团实战、强势剖析、激荡灵感、促成反省。点击图片,深入了解嘉宾派。


《我有嘉宾》记者/高原

他曾是招聘市场三国鼎立时期叱咤风云的一方诸侯——前智联招聘CEO;

他曾带领智联招聘与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短兵相接、扭亏为盈;

7年前的一场风波,让他离开招聘行业,在基金行业沉浸了3年;

 

3年后,他第一次以老板的身份创业,先后携看准网、BOSS直聘APP重返招聘市场,仅仅用了2年时间,就让BOSS直聘APP汇聚了1480万求职牛人、320万职场BOSS,平台累计发布职位总数800余万,覆盖了80%以上的创业公司。

 

如今,针对美国市场,他也早已厉兵秣马,将于今年二、三季度挥师北美,力图让苹果、谷歌这样的世界顶级公司也用上美国版的BOSS直聘。

 

他就是BOSS直聘的创始人赵鹏。

 

几只烟,一段回忆;几杯茶,若干反思;几许执着,些许憧憬……赵鹏在烟雾缭绕中,向我有嘉宾娓娓道来他以老板身份重返招聘行业的种种缘由。

往事如烟——三国鼎立:相爱相杀


时光倒回到2010年以前,赵鹏还在智联招聘担任CEO。

 

彼时,智联招聘、前程无忧、中华英才网已在招聘行业形成三国鼎立之势。

 

用赵鹏的话说,大将云集、基础深厚的前程无忧相当于魏国,建基地于苏州、厉兵秣马的中华英才网相当于吴国,一度弱小、努力求生的智联招聘就相当于蜀国了。

 

“当时三家在产品和模式上已没有太大分别,竞争的是花钱的效率,即:谁能花更少的钱,做更多的事。相当于三家都开着桑塔纳,都装着40升油进行赛车,只不过有人先出发,有人后出发,赛车时,速度既要快,但也要考虑油耗。”

 

回忆起当时的“三国之争”,赵鹏说:“在综合管控方面,甄荣辉第一。管销售方面,张建国第一;而做市场方面,我是第一。综合实力来看,甄荣辉第一。各有优势。”

 

即便在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如果赵鹏与甄荣辉、张建国同时参加行业会议,还是会寒暄、交流。

 

“三家当时打归打,但打的过程中我们也能坐的下来,商战归商战,彼此间没有鄙夷,而是英雄惜英雄般的相互敬佩。”

 

有趣的是,正是因为当时的“三国之战”,让中华英才网背后的投资人——今日资本掌门人徐新很早就对赵鹏留下了印象,从而让今天的BOSS直聘APP得到了来自徐新的投资。

基因突变——看准网是一个慢增长模式,公司发生一次突变


也许,上天注定要让赵鹏的创业生涯回归到招聘行业。不信你看,赵鹏的拼音首字缩写和“招聘”拼音首字的缩写是不是都是ZP?

 

玩笑归玩笑,赵鹏以老板身份推出的第一个创业作品是看准网。

 

看准网的前身是2008年起家于南京的“分智网”,赵鹏团队于2014年5月收购了这家网站。2008年,“分智网”与美国招聘企业Glassdoor几乎同时开始运营。两者的模式都类似职场领域的大众点评:一方面收集、展示来自员工的UGC,如员工自发分享的薪酬待遇、公司点评、面试经历;另一方面提供雇主介绍、工作环境、招聘信息等。

 

但由于人性使然,喜欢围观的人超过自主分享的人,使得内容沉淀增长比较慢。

 

赵鹏分析道:“看准网的内容是用户创造的,而用户创造内容,古今中外都有个铁律:一个人说,100人听。这就是人性。所以客户积累速度慢。当一天有100万人时,仅有1万人留下内容。内容产生的速度,比用户积累的速度慢很多。所以资本家不待见,也不受行业待见。甚至于一度不受一流的产品和技术人才待见。”

 

这也是赵鹏继看准网后,迅速推出BOSS直聘的缘由。相比看准网解决信息获取的功能定位,BOSS直聘切入了招聘环节本身。

 

“BOSS直聘就像750马力的招聘引擎,而看准网相当于精密厚重的底盘。”赵鹏比喻道:“所以都很重要。看准网依然要好好做。”

“跟对人”需求——直击人性:解决求职者“痛点”


产品是为人服务的。因此,产品要想获得成功,就要符合人性的需求。

 

如果说看准网的发展慢是基于人性——“看的人多,说的人少”;那么BOSS直聘得以迅速发展是基于人性——希望“跟对人”。

 

“中国有句老话:跟对人。对求职者来说,看看老板是什么样的人十分有必要,而BOSS直聘满足了这种需求。”赵鹏分析道:“只有知道老板是什么范儿,去这个公司心里才有底。所以很多自信、有料的求职者,更喜欢和老板直接沟通,这是人之常情。”

 

那么,到底有多少老板肯亲自花时间在APP上招聘呢?

 

赵鹏用调侃回答道:“别看老板们表面上风风光光的,其实心里都是很苦逼的,最苦逼的地方在于时间特别稀缺。根据企业的性质、业务范畴、成长阶段的不同,老板们就像一个神经病似的来回倒腾自己的时间重点:有一阵子,他要天天在外面找钱,什么都不能想,明知家里起火了,他也不能回去救;有一阵,他要天天外出开拓客户;要不然家里就没米了;有一阵子要天天在家和面,解决公司员工间内部矛盾的问题;有一阵就要天天去找人,因为关键岗位缺人了。老板的时间重点都是一阵一阵的,但总有一阵子是亟需用人的时间段,而他们也更倾向于自己直接挑选人才。”

 

“我们提供了选择权,你可以和HR聊、总监聊、或是和老板本人聊。而其他平台提供的选择权较少,虽然现在他们也开始模仿,但APP有先发优势,我们已领跑30多个月了,已具备了头部效应。目前在BOSS直聘上的老板,30%是人力资源部的老大,70%是小厂的大老板和大公司的中小老板。”

 

其实,从另个角度来讲,“跟对人”对应的是“选对人”,中国职场有个特点,这人是谁招的,谁就会带很久。所以说,BOSS直聘也满足了很多老板想亲自选择培养对象的需求,避免通过层层筛选后,老板再从中选择的弊端,因为这样往往会错过自己真正中意的人。

 

王昭君出塞的典故,不就是因为皇帝没有直接去选而错失美女吗?

 

身体力行,赵鹏自己在BOSS直聘上发过16类职位,包括渠道经理、技术总监、高级算法工程师等,亲自沟通了1647人。目前BOSS直聘的员工中,有80%以上来自BOSS直聘。

工程师年薪百万——算法第一:解决人才与岗位的匹配度


另辟蹊径,在招聘行业的红海中,能找到新的痛点(求职者想和老板单聊的需求),是赵鹏和传统招聘网站竞争的法宝之一。那么,痛点找到了,如何满足呢?

 

“算法第一,算法第一,算法第一。”重要的事情说三遍。赵鹏说了三遍。

 

算法,决定了求职者简历和岗位之间匹配度的准确性,就像今日头条用算法来满足不同新闻口味的读者一样,BOSS直聘也必须用算法满足求职者与用人企业的个性化需求。所以算法无疑是是BOSS直聘的生命线。

 

因此,对于掌握公司生命线的数学家和工程师们,赵鹏极其慷慨地用巨资留住了这些人才:工资加股票,package超过年薪百万的高级工程师和算法研究员大有人在。“他们一个人的package,往往可以养我们一个团队呢。”赵鹏感慨道:“要知道,我们是个小厂,平均工资不高,月薪5K、8K的人很多。”

 

用重金来雇佣高水平的数学家、工程师成了移动互联网公司人才竞争的最主要方法。赵鹏给出了一组数据:“2015年至2016年,电商行业愿意开出的工资,环比相比,掉了20个点。反之数据类型的人才,比平均工资高四倍,环比涨了5个点。”

 

“如果留意移动互联网公司们对核心大数据人才的任职要求,可以发现,都想要有5年经验以上。请问5年前哪个厂成批量地培养出大数据人才了?答案是百度搜索,雅虎北研,微软研究院、谷歌、IBM,屈指可数。这些公司数据部门的核心工程师,总共不过千数量级。”

 

赵鹏说这话时,略显醋意:“今天所有公司都想要5年经验的工程师,好比你非要喝1000年前的茅台,千年前还没有茅台好不好?所以,你不抢,就没有。Package是前提,不把钱搞明白,光讲情怀,那是耍流氓。”

放下身段——在微信群发广告:再失落也坚持推广


找准了市场痛点,并建立了算法去解决痛点,一个完整的产品就诞生了。接下来的问题就是如何推广了。

 

在BOSS直聘的推广初期,赵鹏放下身段,不断在各种微信群中发广告,结果犯了群规,被踢出来。甚至他的一个朋友还质问他:“你到底还有没有尊严?”赵鹏说:“被骂后觉得自己挺LOW的,非常失落。”

 

在他过去的职场生涯中,他是被一堆聚光灯围着的人,何时做过这种跑龙套的事?在理性上,他把这事想的很清楚:应该这么做;但在感性上,每当被人训的时候,他还是难受。

 

不过当难受成为习惯,赵鹏每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忍不住地在各类微信群去推销BOSS直聘,自己都认为自己神经了。即便现在,他在微信群看到某人求职,都会跟过去追问,别人会说:我已经用啦。

 

赵鹏也知道自己在群里总发小广告不对,所以有时,他会和群主商量再把他加回去,然后在群里发个红包希望得到大家谅解。

 

如今,BOSS直聘的名气已在业内叫响,用他的话说,总算是混出来了,比较受欢迎了。他的微信好友们有时还会拉他到新群,并主动介绍他:这是BOSS直聘的老板。

 

如今回想起这段往事,赵鹏并不觉得自己没有尊严:“记得1998年有位老兄告诉我一句话,永远要把自己当个人,但千万别把自己当回事。”

 

不把自己当回事,恰恰是创业者在初期能够破冰的原因。

 

玩游戏产生灵感——卖道具:找准盈利模式

 

当产品在推广上取得了初步成功,开始为用户服务后,如何盈利就成为创业者的下一道关卡。

 

“卖道具,卖道具,卖更多道具。”赵鹏又把重要的事情说了三遍。

 

“灵感来自于玩游戏”赵鹏说:“有人玩一款射击网游攒了很多积分换了火力强劲的武器,另个人刚开始玩,没有积分买不到好的装备,结果一进游戏就被人爆头,很不爽。因此,后来他买把好枪,才30元,就可以和对方势均力敌了,甚至占据优势了。但你又不能让他永远靠有钱就能打赢,这对其他没钱的玩家显得不公平。所以系统要平衡这个事。”

 

BOSS直聘完全借鉴网游的这种盈利模式,即,发职位、看老板,收简历等基础服务免费,但如果老板想提高招聘的效率,就可以通过花钱买道具的方式实现。

 

“你一小时值50元吗?”如果老板们发现花了50元可以提高1小时的招聘效率,就会持续购买。目前,BOSS直聘上的道具有牛人电话、置顶卡、直聘大礼包、任性关注特权卡等。丰富的道具选择,让老板们感觉招聘也是一种游戏,很可能会招聘上瘾。

 

赵鹏点出了过去招聘网站商业模式的本质:“过去的招聘网站是因为信息不对称才能挣钱,所以就是要阻碍信息的对称。BOSS直聘今天把信息都做对称了,要挣的是老板们为了节省更多时间愿意付出的成本。”

 

田忌赛马策略——不涉及大数据衍生行业:避免与BAT竞争

 

很多移动互联网公司在先发优势势如破竹的情况下,被BAT反超,前期的市场宣传“为他人作嫁衣裳”。那么,BOSS直聘今后会不会受到来自BAT的竞争压力呢?

 

“不会。”赵鹏分析道:有四根柱子支撑企业,第一根柱子叫:用户上亿;第二根柱子叫:刚需;第三根叫高频(一天一发)。第四根:产品层有口碑传播的基因。这四跟柱子都占了,就是千亿美元的市场。每缺一根柱子,减个0。”

 

赵鹏认为,一个求职者平均18个月换一次工作,因此BOSS直聘的频率是18个月来一发,虽然也是刚需,但和BAT很多一天一发的频率相比,差一些,因此只是几十亿美元的市场。所以BAT不会做18个月来一发的事,他们更多一天一发的事都没做过来呢。

 

“几十亿市场规模的生意已经很好了,如果以后再把美国市场做了,变成上百亿市场规模的公司,高兴死了,祖坟上冒青烟。至于搞到千亿美元的水平,想都没想过。脱离所服务的用户规模、频次,过度拉高自我的期许,作为企业家,那就是邪念。”赵鹏说。

 

阿里巴巴从电商起家,到如今,掌握了很多用户购买数据,最后基于这些数据,扩展到金融领域。那么,BOSS直聘会不会也有这种趋势呢?

 

赵鹏回应道:“其实我们手上掌握着最好的数据。比如说:A城市的人喜欢应聘B城市的工作,这件事你完全可以发现的。当你的平台有千万数量级用户,什么人想干什么,有什么需求,很容易统计,古代的方法,样本量做到5%就可以统计了;再比如,一个人的简历有4段工作,可以看看他这4段工作的变迁。如果你掌握了1000万人的4段工作变迁经历呢?一个周期18个月,2个周期46个月,几个周期看下来,每个人都在变化,而这些精确的数据,我们都掌握。

 

淘宝之类的平台,其掌握的数据,其实是模糊画像的不断精确,都是猜出来的,而我们这里的数据能清晰看见,然后再猜。虽然用这些数据发掘能干的事太多了,可是划不来,BAT都到那了,还追什么?没有想过让BOSS直聘以后成为超过阿里巴巴的大数据公司,觉得这又是邪念,坚决不想。”

 

借热点事件营销——马桶招聘节:占领用户手机时间

 

每年的3月,都是招聘的旺季——春节过后的跳槽高峰。面对这样的旺季,初创的BOSS直聘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时机来做推广。

 

2015年2月28日晚上6点到7点多,BOSS直聘的会议室里,赵鹏跟其他七位同事一起合计,做一年一度的招聘节,希望把DAU从1000变成5000,且最好不花钱。但一起探讨了40分钟后,大家还没什么好点子。

 

既然是招聘节,要先起个名字,想传达什么呢?老板直聊、手机招聘、移动产品等,可传达的内容很多,但只能传达一个,最终决定传达——这是一个用手机可以完成求职招聘的软件。

 

可怎么说呢?“在手机上招聘好棒啊”?显得傻。没有记忆度。

 

这时他们无意见看到一条新闻:我国人民好LOW,跑到日本买马桶盖。

 

“这不是热点吗?热点是要用来追的呀。”赵鹏灵机一动,打算把本次招聘节命名为“马桶招聘节”,活动期间被发了offer的求职者获赠智能马桶盖。但这一提议受到部分人的激烈反对,他们认为这样太LOW:招聘要注重礼仪,穿西装,打领带,穿皮鞋,这么正式的事成功了送马桶盖算怎么回事?

 

但最终讨论结果是并不LOW,马桶盖怎么了?马桶时间就是手机时间,中国8亿手机用户,马桶上的时间被我占完了,你说这个软件值多少钱?于是,马桶招聘节的活动策划确定,但是当时由于公司资金有限,送不起太多马桶盖,因此他们决定,用众筹的方式:活动期间,某老板在3天内发OFFER给面试者,由该老板送马桶盖给应聘者。

 

结果这次事件营销效果出奇的好:2015年3月,BOSS直聘的DAU每天都有新高。赵鹏让员工联系新增加的用户,问他们是怎么来的,都说是别人推荐用的。

 

“我靠,就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赵鹏认为,只有自增长,才是真增长。只有你的软件产生价值,发生了口碑传播,才有自增长的可能性。靠花钱,靠刷脸,靠资源,靠朋友帮忙得到的用户增长都不是真增长。

 

最终,那次马桶招聘节,BOSS直聘让DAU从1000到5000,而且没掉下来过。

 

这次的成功让业界对BOSS直聘每年的招聘节都抱有期待。

 

开拓美国市场——箭在弦上:要让苹果、谷歌成为用户

 

赵鹏的下一个目标市场是美国,他希望今后类似苹果、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也能用到BOSS直聘的美国版。

 

之所以有这个自信,是基于中国移动互联网应用已领先世界的大背景,即便是美国、日本也望尘莫及。赵鹏认为原因有三:

 

一:人口红利。美国一共三亿多人。而我国光智能手机用户就不止3亿,移动应用动辄有几百万人用,几百万用户的APP都排不上号。用户量巨大。

 

二:很多热钱砸向移动互联网领域。哪怕1000亿有800亿掉沟里,还有200亿能做出事来。

 

三:在今天,世界上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像中国人一样对未来充满着憧憬。

 

赵鹏透露,目前BOSS直聘的国际化软件已经做出,但还没正式运作,在请美国工作人员做内测,并根据他们的反馈来修改UI、对不准确的英文翻译进行纠正等,预计会在今年二、三季度在美国正式推出。

 

“硅谷目前还没有这样的软件。放眼美国,目前为止并没有成熟的竞争对手。”赵鹏对美国版BOSS直聘保持乐观。因为目前为止,BOSS直聘在国内互联网上的职位占有量排名第一。

 

但跨国市场往往并不是中国企业所擅长拓展的,除了华为在海外的营收占60%以外,即便是阿里巴巴,在海外的营收也不过4%;即便强大如微信,其在海外的拓展也步履维艰。

 

再者,BOSS直聘在国内火爆的原因,是基于中国人的人性——跟对人;游戏盈利模式——买道具。而这2条适合中国人的人性特点能否适合美国的人性,还未可知。且苹果、谷歌这样的巨头公司,他们招人的体系是否会将移动端招人的方式拒之门外?

 

相信今年下半年,赵鹏会在开拓美国市场的实践中给出答案。

 

创业维艰——难寻自我驱动力人才:不能对人才道德绑架

 

从招聘行业的职业经理人,转型到招聘行业的创业者,赵鹏无疑对用人,对团队有着深刻的理解。

 

他加入智联招聘的时,这个公司已经做了11年,线上服务业做了8年了,团队相对成熟,他从公关总监、市场总监,COO、CEO,一路做过来,外部招聘的总监以上干部不超过5人,绝大部分干部来自内部培养和选拔。经过多年打拼的基本团队,赵鹏给其中的优秀者八个字的评价:训练有素,自我驱动。

 

但当他自己开创一个企业时,团队都是从0开始搭建的,他才发现,在公司初创期,想让团队里能出现有自我驱动力的员工,这种人简直是百里挑一。这让他不适应,也很气愤。

 

“人类如果没有自我驱动力怎么能称之为人类?我从1994年大学毕业,无论是给党国打工,还是给智联招聘打工,还是帮人打理基金,我什么时候不是这么拼命干的?”当赵鹏发现团队中一些人自我驱动力不强时,他甚至这样公开抱怨。

 

还在2014年的时候,赵鹏因此还就此和一个伙伴发生争执:“为什么很多人不能拼成像我这样?”同事反驳道:“拿一份工资,却被要求做很多事,你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气得赵鹏哇哇叫,对他吼道:“现在我们除了拼,还有什么?你这种思想是毒瘤!”

 

当这样的气愤出现在微信公司群里时,整个群就沉默了,连续3天死气沉沉。

 

事后,赵鹏反思,觉得这种行为很LOW,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绑架员工。他不可能要求所有人都很有自驱力,虽然这是老板希望看到的。认识到这点后,他就向群里发个红包,于是这个群又活了。当然,他自己觉得这一前一后的行为也挺傻逼的。好在是自己人,厚着脸皮也就混过去了。

 

“你得承认现实,自我驱动的特点,本来就是百分之一的人才有。建立这样的组织,是非常难,非常需要时间的。”赵鹏反思说。“而且,你必须承认,一个企业成功了,创始人是最大的受益者,所以你最拼,那是应该的。你要求别人比你拼,这个要求就是太高。与其用道德绑架的方法,你还不如多花功夫去找到、培养、激发自驱力强的人。”

崇拜埃隆·马斯克——盈利捐他一半:让他改变全人类


赵鹏最崇拜的人是埃隆·马斯克:“他能干的事,我只能望洋兴叹。我不觉得他是地球上最会挣钱的人,但我觉得他是全人类最会花钱的人。如果他手上集中着一万亿美金。他会让人类这个种族活得上一个档次。”

 

如果说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有多深,看他肯为她花多少钱的话,那么,看一个人崇拜另外一个人有多深,看他肯为这个人捐助多少钱。

 

而赵鹏表示:“在我退休后,自己的钱要捐款50%给埃隆·马斯克。不是投资,是捐赠。”他强调。因为:“马斯克做的事都很酷。虽然我还没和他聊过,还够不着他。但只要我替他挣钱就行了。”


提供白天的幸福——完美的上下级关系:让大家都能乐业

 

赵鹏说:“什么是幸福?就是白天跟对的人混。晚上愿意跟对的人睡。”

 

很明显,赵鹏的BOSS直聘是为人们白天跟谁混服务的。

 

白天,1亿多的白领,3亿多的蓝领,近5亿人都在职场。而赵鹏的终极梦想就是致力于把职场中的求职者和招聘者;技能和岗位需求,进行科学合理的人岗匹配,并让人的职业发展阶段和企业成长阶段相匹配;让一个下级和上级匹配。如果把人力资源配置效率通过BOSS直聘的科研和产品有效地提升10个点,从而降低隐形的失业、降低不开心的工作、降低低效能的用人,那就相当于新增5000万有效劳动人口,大约相当于一个加利福尼亚加一个纽约的人口。

 

“这样我就觉得善莫大焉。”赵鹏说:“总之,我们的终极理想就是让大家都能乐业。”

< The End >

赵鹏先生作为“嘉宾派”的一名帮主,将在2017年为期半年的线下课程中,与35位创始人帮主一起交流,探讨未来行业趋势,畅谈企业发展之道点击此处了解并报名加入嘉宾派,成为帮主


嘉宾派首批录取名单


点击文末阅读原文 报名嘉宾派

与最杰出的创业家一起生长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Alex Gruzen | 吴军 杨镭 刘自鸿 | Akon

赵普 |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罗军 | 马东 | 陈玮 李剑威 张华 傅仲宏 郑刚 陈超

刘庆峰谈创业苦乐 张勇 阎焱 李晓东 蔡耘

蔡晓东 毛大庆 | 吴声 王乐 路伟 谢涛 苏溪

松禾厉伟 | 杨伟庆 李斌 陈峰 葛航 李磊 | 刘自鸿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 倔强的周航 | 陈钿隆

王煜全 | 艾瑞杨伟庆 | 李宏玮 周炜 邓元鋆 | 老炮吴声

吴声 | 文艺中年秦朔 | 郑伟鹤 白文涛 高翔 薛蛮子

易定宏 | 曹杰 | 刘自鸿 | 陈开伟 何志涛 李新宇 张恒

胡海泉 | 陈浩 邓锋 倪泽望 肖冰 徐传陞 应文禄 周亚辉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