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ss直聘赵鹏: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 | 嘉宾观点

2017-03-27 赵鹏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407篇文章

3488字 | 阅读5分钟

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人才招聘带来了什么变革?嘉宾派帮主、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在「嘉宾派·智能×未来」大会上做了一场题为《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的分享,系统阐述了科技和大数据在招聘上的应用。分享结束后,《我有嘉宾》、嘉宾派创办人吴婷及嘉宾派两位帮主:蓝聘集团总裁林伟星、易到创始人周航分别向赵鹏进行了互撕提问,赵鹏是如何应对的?都在文章里。

节选自赵鹏在嘉宾派的分享,敏感内容有删减

我分享的主题是《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任何的技术进步,比如有了蒸汽机,如果它没有跟工业狠狠搞在一起,那么它始终会是一个魔术或者是停在实验室里面的一个玩具;比如有了电,如果它不是跟工业密切地搞在一起,它始终会是一个摸半天头发就竖起来的东西。

 

AI是什么?最近有一个人跟我说,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那玩意儿假装是个人。传说中的图灵测试就是这样。

科技发展让求职者直立行走


我们把时间倒退到1997年。1997年美国有一个叫monster.com的域名,澳大利亚有个叫seek.com的域名,香港有一个jobsdb.com的域名,开始提供服务。这是第一波互联网招聘。它毫无疑问带来了非常大的变化,使得由无数的线下招聘会组成的招聘形态,变到了线上,省了路费,提高了信息扩散的广度。

 

但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一个不太幸运的事情,因为一个职业人需要在互联网上表达自己,所以有了网页版的简历。从这一天开始,我们被压缩到了一个二维里面。如果在座有做过文本挖掘,拿这种语料作过训练的人,你会感到有一个不幸的事情,在人力资源相关领域,很多职位的简历是差不多的;更加不幸的是,很多不一样的厂同样一个岗位招聘启事的文本相似度极高,因为大部分是从百度搜来的。

 

这是从1997年到现在20年发展,因为需要在1.0年代的网络招聘表达自己,所以我们被二维化了,我们从此便不再直立行走。大量有效的信息被丢失。

 

然后我厂做了一件事情。刚才吴总介绍过,这是一个原创。从2014年7月13日,Boss直聘使得网络招聘发生了一个变化。此时此刻,咱们一边聊着天,一边有一批的manager,他们也是recruiter,还有很多Job Seeker,在软件上拼命地用自己的行为标注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其实喜欢什么,我不要什么……所以从2014年开始,我们把一份二维描述的简历变得立体。网络招聘进入我们的生活20年之后,求职找工作这件事情上,人开始直立行走。

 

除了你描述的自己、你行为中表达的自己之外,还有被改变的你自己,就是由于跟不同的人发生供求之间的碰撞,你会得到新的Information,你的希望和失望不断交错 ,然后因为信息,因为性格,因为紧急度,因为宽容度,等等,你不断地调整自己。

 

小而言之,你给自己工资开高了,在市场里跑一圈后会自己降一降,这是一种变化;大而言之,一边有100个B,一边有100个C,如果100个B里面有20个B相对集中地用某一种主张去轰炸100个C,那么这100个C,就会倾向于向这20个人的要求去靠拢,导致另外80个看到的人也越来越接近。这是我们自己发现的。

从海量数据中洞悉行业发展的秘密


当我们的机器认识了非常非常多这样的人,我们的数据库会非常大,我们发现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事情。

 

我厂的科学家借用一个Gravity的引力模型表达以下发现。如果两个厂之间有人才的交互,我们就把它看做是有一条细线;线比较粗的,我们就认为它之间的引力比较强。本来可以用一个三维的空间表达更好一些,但是在PPT上这样直观,所以你们看到这里是一圈一圈的分布。这算三维在二维的投影。



现在,我们够观察到一些有趣的地方。内圈这个黄色的是大星球是百度。处于内圈中部,跟所有厂之间的互动都比较频繁、相对均匀、偏左侧绿色的,是腾讯。上面紫红色的、处在内圈相对外侧,跟外圈引力互动频繁的是阿里;处于更加中间的位置、白色很亮的那个,跟别厂在技术和产品上的互动均匀,而且存在时间比较长、影响力比较大,它就是网易。

 

我们不仅能看到它的大小、互动,它们之间的引力关系,公司人才跟这个领域当中其他公司之间人才的组合,还可以看到一些历史。比如有一个小小的圆点。在分析之前,我们没有意识到它跟整个科技公司演变、进步之间的关系。它应该是被我们用图谱先读出来的,它就是新华网。

 

从数据库里我们还可以读到生态的变化。当抢某类人的人大于某个值,表示抢这帮求职者的强度太大,超出了我们的耐受力模型,就会导致那些求职者的满意度下降。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想办法来调剂。调剂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在闹市区提高停车费。当你把停车费提上去,车流量就下来了,我们并没有伤害谁,这只是在保护一个系统。对于保护个体感受来说,保护系统的价值更大。系统挂了,谁都不受益。


这使得我们发现在一些非常精准的个性化环境下,大家愿意为秩序买单。这不是广告。广告的年代正在离开我们这个行业。这甚至不是所谓个性化广告。这是维护生态的维持所必要的幸福度管理工具。顺便带来了一点钱,可以养家糊口。

 

在过去这几年关于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增长曲线,在我们在看准网、Boss直聘从2014年开始提取到的共同数据看到,对于人工智能相关领域技术人才的需求曲线是爆发式的。


工业的性感在于向科学家提出需求


这件事情其实有一个反面,就是有些工种会被淘汰。

 

从我们平台上观察到3种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是银行柜员,它自然是跟ATM的增长是反相关的。另外是录入和速记人员、翻译人员和仓储类人员,他们的下降趋势都非常明显。仓储机器人已经在很多大雇主那里泡沫化了。随着语音识别等技术的提升,一些语言文字类的基础工种不被大规模雇佣是非常正常的。

 

失去价值的工种有何共性呢?它的领域相对比较单一,它的数据可以海量取得,而且是可标注的数据。

 

作为一个创业者,看到的工业是刚才讲的那样。那如果今天站在AI的角度去看工业,你可能更多看到的是它为你取得数据,让你有机会去处理数据,你的数据可以在不同场景上应用,以及你可以通过这些东西来实现商业化的变现。



其实从AI的角度去看一个工业,尤其是一个相对垂直的窄域工业,真正性感的是提出需求,是谁跟谁提出需求。是工业这颗硕大的健壮的卵子,向科学家不断释放强烈的荷尔蒙。工业不断提出需求,同时,科学家能做的事情可以非常迅速地传达给工业,让这个伙伴知道,又有了新的玩具,又可以做某种新的游戏了。所以提出需求才是工业上最重要的事情。这些需求就像对科学的热烈回帖。发帖无回贴,你懂的。


第一撕:人工智能会让数据类人才越来越贵吗?

图为《我有嘉宾》、嘉宾派创办人吴婷向赵鹏提问


吴婷:偏执的创业者,我先撕一下你。我觉得这个时代很奇怪,Snapchat不说自己是社交,说是相机,Boss直聘不说自己是做HR生意的,成了工业。我想问,在Boss直聘平台上,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工作现在谁更难找谁更好找,谁会受人工智能的影响更大?

 

赵鹏:跟数据有关的一切工作都好找。文科生的工作就是不好找,大概是这样。

 

吴婷:你有总结思考过为什么吗?现在急需数据类人才?

 

赵鹏:我觉得有无数的钱扔进了这个领域。据我知道的,国内外很多非常顶级的人做的大数据的AI的创业公司其实都不挣钱,但是他们又花最贵的钱去请人。这件事情我觉得应该感谢各种VCVC的注意力到哪,哪些人就会变得特别贵。这件事情我觉得今天还好,因为数据类人才会始终贵下去的,而且越来越贵。


吴婷:我其实刚刚这个问题的意思是,我们放眼未来,人工智能非常发达的时候,文科生和理科生,你认为谁会先被人工智能淘汰?

 

赵鹏:我比较矛盾。我相信很多工种就真的是会失去价值的,因为已经在变成这样了。但是我自己更愿意是人类这一坨血肉的捍卫者,所以我不愿意想那么远的事情,我就做好手里的事情就行。有的人说文科生可能日子会更好过,因为你们可以写诗、创作,这个我觉得大体是一种意淫,因为真正会写诗的文科生,大概200年也就出一个吧。

第二撕:如何应对抄袭者?

图为嘉宾派帮主、蓝聘集团总裁林伟星向赵鹏提问


林伟星:我跟赵鹏兄是多年相识了。Boss直聘是一个创新的颠覆者,后来我们就发现有很多模仿者,也是大厂出的,我就想我们的北大才子(赵鹏)会怎么去撕他们呢?

 

赵鹏:首先,当有人抄袭你或者撕你的时候,你在PR上要有反应,但是你千万千万不要真的动怒。你要是真的动怒了,你就输了。认真了你就输了,就这句话。

 

还有,我们做人才服务,知道一个特点和趋势,一流的技术人才和顶尖的产品经理,是不甘于在一个copy cat里面做事的。对于真的仅仅做copy cat的创业者,我觉得其实没有什么前途。


第三:未来10年的招聘市场什么样?

图为嘉宾派帮主、易到创始人周航向赵鹏提问


周航:我很关心的是,假设再过10年,你觉得HR technology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进一步变化?那时不管是招聘的人,还是想求职的人,他们的行为模式会发生什么样进一步的变化?描述一下未来美好的画面。

 

赵鹏:再过10年,当你心中默默觉得3个月以后自己可能需要一个什么人,或者你现在已经需要一个什么人,当你脑子里面这些叠加的想法突然变成一个你想去看看的行动,你打开这个软件,相当于打开一扇,就发现门口川流不息,永远有很多合适你的求职者。把信息抛出去然后坐在家里等简历?那个时代现在已经过去了。

 

反过来,一个上班的人,当你自己心里有想法,觉得要看看机会的时候,你打开一扇门,你发现很多决策者,很多机会,都在眼前晃来晃去,而且聪明的机器人,由于认识你是谁,所以也推给你值得看的机会。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像是在一条运河边上,打开门,门前就是一条大河。可能没有the 鱼、the 虾、the 菱角、the 莲藕,但是一定有你想要的鱼、虾、菱角和莲藕。10年以后一定这样,我们干的。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赵普 | 罗军 | 马东 | 松禾厉伟

 倔强的周航 |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刘庆峰 | 蔡晓东 | 老炮吴声 | 艾瑞杨伟庆 | 毛大庆

吴婷 | 贾巍 | 宋浩 | 分享住宿 | 国企转型 路伟 | 俞铁成

吴军 | 徐景明 超级IP2.0 | 李淼 | 人工智能创业 | 陈超

美女与野兽 | 杨镭 | 王思明 | 优客工场 | 刘自鸿 | 快手

智能汽车 | 无线充电 | 柔性显示 | Akon | 王煜全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 科大讯飞的秘密

 投资人蒙面激辩 |  要么IP要么死 | 相爱相杀

人工智能下一种可能 | 文艺中年秦朔 | 创业女司机

曹杰 | 上市公司股权投资 资本大时代

 投资遇上全球化 | 应对资本寒冬 薛蛮子

丁磊 | 罗永浩 买房靠贡献 | 微信指数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

Boss直聘赵鹏: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 | 嘉宾观点

Boss直聘赵鹏: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 | 嘉宾观点

2017-03-27 赵鹏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407篇文章

3488字 | 阅读5分钟

人工智能的发展给人才招聘带来了什么变革?嘉宾派帮主、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在「嘉宾派·智能×未来」大会上做了一场题为《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的分享,系统阐述了科技和大数据在招聘上的应用。分享结束后,《我有嘉宾》、嘉宾派创办人吴婷及嘉宾派两位帮主:蓝聘集团总裁林伟星、易到创始人周航分别向赵鹏进行了互撕提问,赵鹏是如何应对的?都在文章里。

节选自赵鹏在嘉宾派的分享,敏感内容有删减

我分享的主题是《AI是精子,工业是卵子》。任何的技术进步,比如有了蒸汽机,如果它没有跟工业狠狠搞在一起,那么它始终会是一个魔术或者是停在实验室里面的一个玩具;比如有了电,如果它不是跟工业密切地搞在一起,它始终会是一个摸半天头发就竖起来的东西。

 

AI是什么?最近有一个人跟我说,可以简单地理解为:那玩意儿假装是个人。传说中的图灵测试就是这样。

科技发展让求职者直立行走


我们把时间倒退到1997年。1997年美国有一个叫monster.com的域名,澳大利亚有个叫seek.com的域名,香港有一个jobsdb.com的域名,开始提供服务。这是第一波互联网招聘。它毫无疑问带来了非常大的变化,使得由无数的线下招聘会组成的招聘形态,变到了线上,省了路费,提高了信息扩散的广度。

 

但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有一个不太幸运的事情,因为一个职业人需要在互联网上表达自己,所以有了网页版的简历。从这一天开始,我们被压缩到了一个二维里面。如果在座有做过文本挖掘,拿这种语料作过训练的人,你会感到有一个不幸的事情,在人力资源相关领域,很多职位的简历是差不多的;更加不幸的是,很多不一样的厂同样一个岗位招聘启事的文本相似度极高,因为大部分是从百度搜来的。

 

这是从1997年到现在20年发展,因为需要在1.0年代的网络招聘表达自己,所以我们被二维化了,我们从此便不再直立行走。大量有效的信息被丢失。

 

然后我厂做了一件事情。刚才吴总介绍过,这是一个原创。从2014年7月13日,Boss直聘使得网络招聘发生了一个变化。此时此刻,咱们一边聊着天,一边有一批的manager,他们也是recruiter,还有很多Job Seeker,在软件上拼命地用自己的行为标注我是谁,我要干什么,我其实喜欢什么,我不要什么……所以从2014年开始,我们把一份二维描述的简历变得立体。网络招聘进入我们的生活20年之后,求职找工作这件事情上,人开始直立行走。

 

除了你描述的自己、你行为中表达的自己之外,还有被改变的你自己,就是由于跟不同的人发生供求之间的碰撞,你会得到新的Information,你的希望和失望不断交错 ,然后因为信息,因为性格,因为紧急度,因为宽容度,等等,你不断地调整自己。

 

小而言之,你给自己工资开高了,在市场里跑一圈后会自己降一降,这是一种变化;大而言之,一边有100个B,一边有100个C,如果100个B里面有20个B相对集中地用某一种主张去轰炸100个C,那么这100个C,就会倾向于向这20个人的要求去靠拢,导致另外80个看到的人也越来越接近。这是我们自己发现的。

从海量数据中洞悉行业发展的秘密


当我们的机器认识了非常非常多这样的人,我们的数据库会非常大,我们发现了一些以前从来没有去想过的事情。

 

我厂的科学家借用一个Gravity的引力模型表达以下发现。如果两个厂之间有人才的交互,我们就把它看做是有一条细线;线比较粗的,我们就认为它之间的引力比较强。本来可以用一个三维的空间表达更好一些,但是在PPT上这样直观,所以你们看到这里是一圈一圈的分布。这算三维在二维的投影。



现在,我们够观察到一些有趣的地方。内圈这个黄色的是大星球是百度。处于内圈中部,跟所有厂之间的互动都比较频繁、相对均匀、偏左侧绿色的,是腾讯。上面紫红色的、处在内圈相对外侧,跟外圈引力互动频繁的是阿里;处于更加中间的位置、白色很亮的那个,跟别厂在技术和产品上的互动均匀,而且存在时间比较长、影响力比较大,它就是网易。

 

我们不仅能看到它的大小、互动,它们之间的引力关系,公司人才跟这个领域当中其他公司之间人才的组合,还可以看到一些历史。比如有一个小小的圆点。在分析之前,我们没有意识到它跟整个科技公司演变、进步之间的关系。它应该是被我们用图谱先读出来的,它就是新华网。

 

从数据库里我们还可以读到生态的变化。当抢某类人的人大于某个值,表示抢这帮求职者的强度太大,超出了我们的耐受力模型,就会导致那些求职者的满意度下降。这个时候我们就要想办法来调剂。调剂方法非常简单,就是在闹市区提高停车费。当你把停车费提上去,车流量就下来了,我们并没有伤害谁,这只是在保护一个系统。对于保护个体感受来说,保护系统的价值更大。系统挂了,谁都不受益。


这使得我们发现在一些非常精准的个性化环境下,大家愿意为秩序买单。这不是广告。广告的年代正在离开我们这个行业。这甚至不是所谓个性化广告。这是维护生态的维持所必要的幸福度管理工具。顺便带来了一点钱,可以养家糊口。

 

在过去这几年关于人工智能人才的需求增长曲线,在我们在看准网、Boss直聘从2014年开始提取到的共同数据看到,对于人工智能相关领域技术人才的需求曲线是爆发式的。


工业的性感在于向科学家提出需求


这件事情其实有一个反面,就是有些工种会被淘汰。

 

从我们平台上观察到3种是比较明显的。一个是银行柜员,它自然是跟ATM的增长是反相关的。另外是录入和速记人员、翻译人员和仓储类人员,他们的下降趋势都非常明显。仓储机器人已经在很多大雇主那里泡沫化了。随着语音识别等技术的提升,一些语言文字类的基础工种不被大规模雇佣是非常正常的。

 

失去价值的工种有何共性呢?它的领域相对比较单一,它的数据可以海量取得,而且是可标注的数据。

 

作为一个创业者,看到的工业是刚才讲的那样。那如果今天站在AI的角度去看工业,你可能更多看到的是它为你取得数据,让你有机会去处理数据,你的数据可以在不同场景上应用,以及你可以通过这些东西来实现商业化的变现。



其实从AI的角度去看一个工业,尤其是一个相对垂直的窄域工业,真正性感的是提出需求,是谁跟谁提出需求。是工业这颗硕大的健壮的卵子,向科学家不断释放强烈的荷尔蒙。工业不断提出需求,同时,科学家能做的事情可以非常迅速地传达给工业,让这个伙伴知道,又有了新的玩具,又可以做某种新的游戏了。所以提出需求才是工业上最重要的事情。这些需求就像对科学的热烈回帖。发帖无回贴,你懂的。


第一撕:人工智能会让数据类人才越来越贵吗?

图为《我有嘉宾》、嘉宾派创办人吴婷向赵鹏提问


吴婷:偏执的创业者,我先撕一下你。我觉得这个时代很奇怪,Snapchat不说自己是社交,说是相机,Boss直聘不说自己是做HR生意的,成了工业。我想问,在Boss直聘平台上,文科生和理科生的工作现在谁更难找谁更好找,谁会受人工智能的影响更大?

 

赵鹏:跟数据有关的一切工作都好找。文科生的工作就是不好找,大概是这样。

 

吴婷:你有总结思考过为什么吗?现在急需数据类人才?

 

赵鹏:我觉得有无数的钱扔进了这个领域。据我知道的,国内外很多非常顶级的人做的大数据的AI的创业公司其实都不挣钱,但是他们又花最贵的钱去请人。这件事情我觉得应该感谢各种VCVC的注意力到哪,哪些人就会变得特别贵。这件事情我觉得今天还好,因为数据类人才会始终贵下去的,而且越来越贵。


吴婷:我其实刚刚这个问题的意思是,我们放眼未来,人工智能非常发达的时候,文科生和理科生,你认为谁会先被人工智能淘汰?

 

赵鹏:我比较矛盾。我相信很多工种就真的是会失去价值的,因为已经在变成这样了。但是我自己更愿意是人类这一坨血肉的捍卫者,所以我不愿意想那么远的事情,我就做好手里的事情就行。有的人说文科生可能日子会更好过,因为你们可以写诗、创作,这个我觉得大体是一种意淫,因为真正会写诗的文科生,大概200年也就出一个吧。

第二撕:如何应对抄袭者?

图为嘉宾派帮主、蓝聘集团总裁林伟星向赵鹏提问


林伟星:我跟赵鹏兄是多年相识了。Boss直聘是一个创新的颠覆者,后来我们就发现有很多模仿者,也是大厂出的,我就想我们的北大才子(赵鹏)会怎么去撕他们呢?

 

赵鹏:首先,当有人抄袭你或者撕你的时候,你在PR上要有反应,但是你千万千万不要真的动怒。你要是真的动怒了,你就输了。认真了你就输了,就这句话。

 

还有,我们做人才服务,知道一个特点和趋势,一流的技术人才和顶尖的产品经理,是不甘于在一个copy cat里面做事的。对于真的仅仅做copy cat的创业者,我觉得其实没有什么前途。


第三:未来10年的招聘市场什么样?

图为嘉宾派帮主、易到创始人周航向赵鹏提问


周航:我很关心的是,假设再过10年,你觉得HR technology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样的进一步变化?那时不管是招聘的人,还是想求职的人,他们的行为模式会发生什么样进一步的变化?描述一下未来美好的画面。

 

赵鹏:再过10年,当你心中默默觉得3个月以后自己可能需要一个什么人,或者你现在已经需要一个什么人,当你脑子里面这些叠加的想法突然变成一个你想去看看的行动,你打开这个软件,相当于打开一扇,就发现门口川流不息,永远有很多合适你的求职者。把信息抛出去然后坐在家里等简历?那个时代现在已经过去了。

 

反过来,一个上班的人,当你自己心里有想法,觉得要看看机会的时候,你打开一扇门,你发现很多决策者,很多机会,都在眼前晃来晃去,而且聪明的机器人,由于认识你是谁,所以也推给你值得看的机会。

 

换句话说,每个人都像是在一条运河边上,打开门,门前就是一条大河。可能没有the 鱼、the 虾、the 菱角、the 莲藕,但是一定有你想要的鱼、虾、菱角和莲藕。10年以后一定这样,我们干的。


▌点击关键词 看往期文章视频 ▌


我有嘉宾


赵普 | 罗军 | 马东 | 松禾厉伟

 倔强的周航 | 投资人胡海泉 | 读库张立宪

刘庆峰 | 蔡晓东 | 老炮吴声 | 艾瑞杨伟庆 | 毛大庆

吴婷 | 贾巍 | 宋浩 | 分享住宿 | 国企转型 路伟 | 俞铁成

吴军 | 徐景明 超级IP2.0 | 李淼 | 人工智能创业 | 陈超

美女与野兽 | 杨镭 | 王思明 | 优客工场 | 刘自鸿 | 快手

智能汽车 | 无线充电 | 柔性显示 | Akon | 王煜全

阎焱 | 倪泽望 | 倪正东 | 易定宏 | 李丰 | 科大讯飞的秘密

 投资人蒙面激辩 |  要么IP要么死 | 相爱相杀

人工智能下一种可能 | 文艺中年秦朔 | 创业女司机

曹杰 | 上市公司股权投资 资本大时代

 投资遇上全球化 | 应对资本寒冬 薛蛮子

丁磊 | 罗永浩 买房靠贡献 | 微信指数


点击阅读原文,加入嘉宾派,全球标杆企业深度访学第一门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