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28年前的南医大杀人案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我有嘉宾吴婷对话洛可可贾伟:温和的人才会有力量,但做平台让我焦虑 | 嘉宾特写

2017-06-23 吴婷 贾伟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485篇文章

4862字 | 阅读8分钟

吴婷,嘉宾传媒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资深媒体人、主持人,跨国纪录片制作人,毕业于长江商学院。


2015年1月,一个名叫“55度杯”的神奇产品乍现网络,这只杯子能让100摄氏度的开水在1分钟内快速降温至人体可饮用的55摄氏度左右温水。这一独特的创意吸引了很多消费者的目光,在其售卖官网甚至出现了“10分钟售罄”的火爆场面,但网络上却也同时出现了关于该产品“不保温、降温升温效果不好”、“忽悠人”的差评,消费者的褒贬不一让极具争议的“55度杯”迅速蹿红网络、销量大增,这一网红产品在当年的销量是50亿元。

 

自“55度杯”杯爆红网络开始,这家名为洛可可的设计公司走入了大众的视野。十三年的创业路上,创始人贾伟带领公司从2004年仅有一个租来的办公位,到目前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设计公司,拥有1000名专职设计师,带领团队获得20座红点设计大奖、7座IF奖、9座IDEA奖、55座红星奖,成为了中国唯一7大顶级国际设计金奖大满贯企业。

 

近日,我有嘉宾团队走进洛可可公司总部,倾听设计行业标杆企业的故事与回忆。

 

转过小桥流水的院落,走进一楼大厅,这里摆满了各类极具设计感的产品,可以边听音乐边按摩的床、萌萌的故宫猫系列、唱吧订制麦克风、充满意境的高山流水香台等等,科技与美的结合,让每一个设计都带有温度和力量。

 

来到二楼办公室,这里的每一张桌子、每面墙都不是冷冰冰的存在,玻璃材质的设计,为随手涂鸦提供便利,让设计师们随时随地的记录灵感。

 

在洛可可采访时,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公司的后花园,花园里养着四只孔雀与几只肥硕的大白鹅,每天与设计师们为伴,好不惬意。采访中隐约还能听到楼下传来白鹅们“曲项向天歌”的美妙伴奏,让人自在又欣喜。

 

贾伟说,洛可可离公园特别近,每一次他想事情或者想找人聊聊的时候,都会“出去走走”,一般大事走三圈,小事走两圈,顺利的话基本一圈下来就能搞定一件事。

 

采访中侃侃而谈、妙语连珠的贾伟,奇葩大会上面对镜头句句戳心、极具逻辑的贾伟,完全颠覆了大众对设计师的印象,他好像少了些艺术家的不羁与疏离,有的只是温和与纯粹,就像他自己的形容:半生归来,仍是少年。

 

就在去年,40岁的贾伟开始了他的“第二次”创业,2016年2月2日,贾伟和4位联合创始人打造了一个设计师的世界——洛客平台正式上线。

 

贾伟说,洛客创立是他的归零,从这里出发,为未来1000万设计师们打造一个没有时间和空间的束缚的世界,因为自由是设计师们一直所追求的梦想,他想帮助每一个设计师无限接近这个梦想。

 

就在本月30日,2017洛客大会暨全球创新设计大会将在宁波召开,洛客是如何带着“共享设计”这一全新理念掀起想象力经济的巨浪?建立一个千万人的设计师团队,是不是痴人说梦?贾伟又是如何解释想象力经济是未来的“CBD”?洛可可与洛客又有什么样的连接与差异?

 

带着对洛可可与洛客的好奇与疑惑,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来到洛可可总部,对话贾伟,以下为对话实录。


吴婷:你说过“共享经济的前半段是劳动力的共享和闲置资源的共享,后半段是智力和创意的共享,创造力的共享价值远远比共享汽车大得多。”其实汽车它是一个物件,是可量化的,所以共享在技术上的可实现度很大,那么在创造力的共享过程当中,有没有一些难以量化、难以评估的不可控的因素存在?

 

贾伟:其实这种劳动力共享和闲置资源共享有点像一个加法效应,有点像一个齿轮的物理推动作用;而设计共享、创意共享和想象力共享,它更像一个乘法效应,像一个化学作用,它产生的能量、威力和动力远比齿轮效应和加法效应大得多,甚至可能产生像核裂变那样。这就是我们所说的想象力经济,一种新的共享经济模式。

 

我觉得未来的共享经济会演变成智力共享和创意共享的层面。我认为人人都是设计师,每个人都是有创造性的,那么,把有创造性idea的人、具体能把idea变成一张图纸的人,以及能把一张图纸变成产品的人,结合到一起,是不是会出现一个无穷大的创意的化学作用?

 

我个人认为,未来是一个以个人为核心的时代,就是个人的创造力最大化的产生,而个人的创造力一般会需要一个共享的平台,所以个人+平台的模式将是未来的模式。工业时代,大家全坐在一个公司里这种更像齿轮的模式,所以我认为劳动力共享和资源共享是物理推动的共享,而脑力共享、想象力共享、设计共享是化学推动,它能产生的可能性不可预知。

 

吴婷:对于这样一种爆发力,其实我们还是很期待的。现在Slash也越来越多了,大家不仅共享自己的智慧,还有一些闲置时间等等也都共享起来了,所以洛客科技这个平台的创立是基于你这样一个想法。但是创立过程当中,一直到现在,在这个平台流程设计,包括人的智力的管控、时间的管控这些环节当中,会不会有哪些困难是需要去克服的?

 

贾伟:产品还没有出来的时候,我见了很多投资人,他们都说这项目太复杂了,然后我又说给互联网人,他们说这个好辛苦,需要夯实那么多基础,他们也不愿意做。我又问一些很好的设计公司,他们说,好复杂,用户也在里面,供应链生产者也在里边,设计师也在里面,怎么交流呢?

 

其实互联网的上半场强调的是连接,但是连接之后一定要强调创造性。连接本身是创造性,但是是潜创造。比如你介绍我们俩认识,其实这是个潜创造,我们俩认识之后能做什么事情,才是真创造。比如我们俩开了一家公司,我们俩结婚了,我们俩生了孩子,这些是深层次创造。

 

当互联网把大家连接到一起,我们今天做的是把几个要素连接到一起做深层次创造,所以最大的困难就是怎么把这些要素连到一起,产生一个巨大的创造性价值。这是直到今天我都在思考的。就是用户的参与、设计师的创造性和供应链生产的可实现性,这三者在一起有没有可能打破企业的围墙,产生社会化创作的新的可能。

 

吴婷:那你在这个克服困难的过程中做了哪些事情,是你觉得有阶段性效果的?

 

贾伟:当时有一个投资人点醒了我。我们的这个平台叫CBD模式,C是用户,B是企业,D是设计师。以前CBD叫中央商务区,我给起了新名,叫中央创造区。有个经纬合伙人说,你这个CBD非常好,但是你得考虑,先有C,先有B,还是先有D?不可能CBD一起来。

 

我以前是想一起来,后来发现一定是先有设计师,然后由设计师带动企业,然后再由企业和设计师产生价值之后带动用户进来,用户的参与使其变成了一个全新的商业模式。我们现在就是以设计师为核心,就是CBD的外圈是C,中圈是B,最后核心圈是D。我明白这件事花了有整整半年时间。

 

我们现在越来越强调这个模式的社会化玩法。我们现在在策划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概念:一千个设计师,能不能帮中国的厕所做得特别有创意?我们现在在跟鸟巢谈,跟五星级景区谈,如何改造厕所。然后我又想,厕所能改掉,菜市场是不是能改?中国传统菜市场,设计师做完之后肯定变得巨好。

 

吴婷:谁来买单呢?

 

贾伟:其实这个不是最难的。我讲一个案例,美国有一个特别有名的理发师,白天给非常有名的明星理发,到了周六周日的下午晚上,去街头给流浪汉理发,每次理发之前先拍一张照片,他就在微博上简单发了一下,全世界人都只认识这个人,这就是社会化玩法。又不收钱,是个公益。

 

吴婷:刚刚您说到CBD的三端,现在这三端在平台上的数据都是怎样的?

 

贾伟:我们今年设计师是要有三万个设计师,用户有三百万,供应链企业一共一万个。

 

吴婷:洛客的客户是4种,一种是小创业公司,还有企业设计中心、行业设计中心、城市设计中心。这四个板块哪个变现最快?哪个是你的野心所在?

 

贾伟:我觉得这四个模式起到的作用是不一样的。创作中心就符合国家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模式,企业设计中心符合消费升级,行业设计中心的特别符合政府提出的工业4.0、中国制造2025,城市设计中心,我们现在选的城市一般都是一带一路上的城市,其实整个大概念基于消费升级的供给侧。

 

这四个中心是相辅相成的,我们希望未来能真正建构一个国家级设计中心。让洛客成为整个国家拥有设计师最多的平台。洛客1000万设计师,一定是全球的1000万设计师。

 

吴婷:计划什么时候到一千万?

 

贾伟:十年。今年3万,明年10万设计师,后年我先不定了。

 

吴婷:这四块的变现模式不太一样吧?

 

贾伟:创客中心,我们更多的是孵化,就是我们投资里面的企业。这几年已经陆续投了30家公司,把投资模式跑通了。企业设计中心模式,我更多的是把设计和营销连到一起,帮助企业不止做设计,还做品牌营销。比如科大讯飞的晓译翻译机,我们给它做设计,给它做供应链生产,给它做销售。所以变现最快的现在是企业设计中心,需求大。

 

吴婷:那它的核心是供应链,还是设计师的数量?

 

贾伟:核心是CBD。这三个加在一起就是它的竞争力了,但是核心中的核心能力一定是设计师。

 

吴婷:有竞争对手或者对标者吗?

 

贾伟:没有看到。所以这件事谁听完之后都觉得不好做。但是它未来很有可能是一个创造性电商平台。

 

吴婷:洛可可和它控股的洛客,两者之间会不会有竞争关系?

 

贾伟:它们俩的价值网不一样,洛可可的价值网更偏世界500强和中国500强这种大公司,洛客更偏中小型公司。

 

吴婷:所以洛可可的竞争对手的设计师也都会入驻洛客平台。

 

贾伟:我们都欢迎。这里既有索尼的设计师,也有空客飞机的设计师,还有小米的设计师。它很像滴滴,你有私家车,就可以入驻滴滴平台。我们的设计师有三种人,一种是自由职业者,一种是设计公司的,一种是企业里的。我最终的愿望是让企业没有设计中心。

 

设计师有四大需求,第一,赚钱;第二,成名;第三,成长;第四,自由。我们满足他们的诉求就好。

 

吴婷:你是宁夏人,也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宁夏企业家。你觉得自己今天的成功,身上有哪些宁夏人的特点?

 

贾伟:我觉得宁夏人的特点,就是给客户的感觉挺朴实,挺可信,半生归来仍是少年。再就是挺愿意去行动。可能跟我家庭环境有关,我爷爷打了一辈子仗,我的父亲改革开放之前是做小生意,我觉得我身上有我爷爷的革命精神,有我父亲的改革精神。我的父亲,我的母亲,我的弟弟,甚至我老婆,都是不安于上班的人,都是自己做自己的事。

 

吴婷:你和夫人,两位设计师在家里会聊些什么?

 

贾伟:我老婆做服装设计,现在有自己的服装品牌,叫一无二,独一无二的意思。我一般都会穿她做的衬衣,我会跟她说哪里设计得好,我喜欢哪件不喜欢哪件。她也会给我讲她的一些观点。

 

吴婷:一句话评价一下你的夫人和她的作品。

 

贾伟:我老婆她是一个非常大气,有深层次智慧的人。是那种是与非的智慧,对黑和白看的比较清楚,作品也蛮有艺术性。

 

吴婷:你在员工心目中是什么老板形象?或者说你想塑造一个什么形象。

 

贾伟:我特别想塑造一个很温和的形象,因为洛可可的企业文化里有四个词,第一个词叫温和,第二个词叫简单,第三个词叫勤奋,第四个词叫分享。

 

我特别崇尚这四个词。我认为温和的人才会有力量,简单的人才会有智慧,勤奋了才会优雅,分享才会有创新。我在洛可可,很希望大家认为我是这四个字的代表。但是这两年,我越来越不温和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吴婷:是这个平台让你焦虑吗?

 

贾伟:对,去年我经常批评我的总裁。我觉得这事情(平台)太难做了,突破了一个设计师的认知界限,是认知上一种完全的革命。所以今年我又在往回拉。但是勤奋、简单、分享还一直保持着。

 

吴婷:你最近有上《奇葩大会》,然后又在花椒斗鱼的平台去直播,也会去各种各样的会议场景去布道,这样频频现身是期望传达什么理念?是什么样的初心?还是很享受这种乐趣?

 

贾伟:做洛客其实有几个关键词,第一个关键词叫想象力。因为互联网时代,所有人都在传达一个关键词叫连接的价值,连接就是人与人的连接,人与商品的连接,商品与商品的连接。大家都说,腾讯做了人与人的连接,阿里巴巴做了人与商品的连接,百度做了人与信息的连接。

 

我觉得在整个互联网后半段,连接时代应该基本已经过去了,应该是想象力的创造时代。所以我的所有演讲大主题都是想象力,我要告诉大家,在连接之后,想象力才是最重要的,想象力才能创造不可能。所以,我在传播,有想象力的人聚集在一起将会产生什么。

 

第二个概念叫措施,想象力经济下用什么措施能产生价值,叫共享设计,我希望给别人传达一种信息:在共享经济体系下还有一个体系,共享设计。再往下我想给大家传达,想象力体系下共享设计的措施,最后的结果是创造好产品。

 

我们像一个公园或者丛林,有一棵棵大树。它(猪八戒网)的价值在于草的一望无际,我的价值在于树的根扎得多深。如果比喻成在地上的模式,它更像草原模式,我更像丛林模式。

嘉宾派是无边界的移动商学院,致力于标杆企业深度访学。与众多杰出创始人共同深度访学、反思互撕,请扫描图中二维码,直接报名嘉宾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