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武汉封城29日:统计口径又变了

今天,我被台湾彻底激怒了

新冠1870具尸体:他们是导演、医生、院士、前市长、画家、诗人、健美冠军…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赵普:不懂创业的投资团队不算文化人 | 嘉宾观点

2017-07-01 赵普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491篇文章

1362字 | 阅读2分钟

嘉宾派是无边界的移动商学院,致力于标杆企业深度访学。与众多杰出创始人共同深度访学、反思互撕,扫描图中二维码,直接报名嘉宾派。


今天,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受邀主持了普雷资本新闻发布会。在会上,由嘉宾派帮主、东家守艺人联合创始人赵普、77文创创始人王雷、资深投资人汪之雄联合创立的普雷资本正式宣布成立。同时,嘉宾派与普雷资本联合发布了嘉宾派·疯狂演说力课程,助力CEO们进行疯狂演说修炼。


从央视主播到东家联合创始人再到如今的普雷资本联合创始人,赵普如何走出这样一条转型之路?不同身份的变换,背后是什么原因在驱动着他?普雷资本团队是如何走在一起的?这个投资机构将给创业者带来怎样的好处?在这篇文章里,赵普对此作出了回答,嘉宾派独家分享。


不久前我更新了自己的电子名片,在个性标签上我写道:前央视主播,后守艺东家,现投资人生。“投资人生”既是自我期许,亦是我对投资的理解:无论哪一种投资都是某种人生干预。如果干预不可避免,我希望干预的实质是文化。

 

两年前,我还没有离开央视,主要的工作仍是雄踞主播台,报道天下事。业务虽然娴熟,内心却已不安。人到中年,最害怕重复自己!我一遍遍问自己:如果再选择一次,你会做什么?答案是,我想做个“手艺人”。准确地说,我想做一个为手艺人服务的人。

 

早在16年前,我有幸跟随著名作家、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资深主席冯骥才先生一起调查中国传统手工艺。这个过程既艰难,又沮丧。眼看着一种种老手艺在消亡,我们是欲哭无泪,爱莫能助!这是一个压在我心底的痛,因为我坚定地认为:文化传承若没有物质证据,不但不完整,而且很脆弱。

 

从世界范围看,各国传统手工艺在工业文明和现代科技的冲击下,都呈现出衰弱的态势,中国尤其严重。原因当然是多样的,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两条:1.传统手工艺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渐行渐远;2.商业文明没有眷顾传统手工艺和手艺人。

 

我的观点就是我转型的注脚。如果有一种商业可以让传统手艺人在当下展现魅力,获得经济回报,那真是善莫大焉。我很幸运,手艺人更幸运。远在千里之外的电商之都杭州,有一群年轻人,创建了一个叫“东家•守艺人”的文创电商平台,刚开始运营就引发各界关注。令人意外的是,这个只能慢工出细活的平台获得了多个明星资本的青睐。我加入其中成为联合创始人后,底气十足地发布了关于如何保护好传统手工艺的陋见:买卖是最好的保护,使用是最好的传承。

 

第二个故事。“东家•守艺人”壮大过程中亟待落地北京。我们挑选了大半个北京城也没有选中合适的地方,直到认识了“77文创园”的董事长王雷。他是陕西人,清华大学硕士,四年前开始创业,从此北京便多了一个又一个高品质的文创园区。王雷看似憨厚老实,实则风趣幽默,常常以理工男的犀利刺破虚妄的文创梦。他亲眼见证了大量文创项目的起落沉浮。他认为做文化产业,没有脚踏实地做不成,没有 33 33044 33 10925 0 0 6148 0 0:00:05 0:00:01 0:00:04 6148µ„本资源做不长,没有浪漫情怀做不好!而在我看来,他三者皆备。

 

第三个故事的主人公汪之雄,很多年前就鼎鼎有名。他早年一次著名的投资,获得了超过1200倍的回报,于是功成身退,大隐于市,最大的爱好是收藏古籍善本。他以一己之力蓄藏中华瑰宝,并早早放出豪言:只是暂时的保管者,择机将全部捐给国家。颇有“民国四公子”之一的张伯驹先生之风。顺便说一句,他当年投资的那家企业,今天的国人几乎天天离不开,他的名字叫腾讯。

 

我、王雷、汪之雄,三人本无交集,现在却是一台故事的主角,这故事是:投资。故事的缘起正是上文反复提到的“文化”二字。

 

我们都是文化的信仰者,我们都确信文化将会成为未来中国经济增长的新引擎。而投资必然是“新引擎”中不可缺少的要件。拥有资本的推力,文化产业的发展才会真正蓬勃。有越来越多的案例可以证明,无论是“东家•守艺人”的高速增长,还是“77文创园”的开枝散叶,都明确显现出资本的流向和力量。这一判断最终促使我们三人创建了“普雷资本”——一家致力于文化产业的投资管理公司。

 

有记者问我:投资是为什么?我答:获利。记者又问:既然是为了获利,为什么偏偏选择文化产业呢?答:相信文化创富,且已经开始创富。再问:凭什么是你们呢?这问题够挑战,却不难回答。

 

因为,我们是投资团队,亦是创业团队。我们既了解资本,也了解创业;我们是专业团队,亦是乐业团队。我们既熟稔资本与创业的所有需求,也洞察资本与创业的痛点和盲点,并拥有将其转化为过程享受的能力;我们是专注团队,亦是责任团队。我们既关注投资者回报,也关注创业者前程。我们确信,单纯逐利不会带来殷实的财富,善用资本方能求得稳健的未来。

 

龙应台写过一个故事。有一年她到乡下,准备坐下来休息,顺手掏出报纸铺在田埂上,被农民看到后大声劝止。农民用自己的手巾换下报纸说:“有字的纸不能坐。”“普雷资本”是一家致力于文化产业的投资公司,我们当然会投资“字”,我们还要投资“不能坐字”的敬畏。因为我们相信,这敬畏中就包含了文化的要义。


* ç‰ˆæƒå£°æ˜Žï¼šæœ¬æ–‡ç³»æˆ‘有嘉宾原创,转载请务必联系我们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举报。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