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移民再收紧,中产移民黄金时代即将终结!

日媒:新冠来自美国,中国背锅?美国才是病毒“风暴之眼”?

王文锋牧师致著名作家野夫的公开信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吴婷对话凯叔:孩子的教育到底如何是好?| 我有嘉宾

2017-10-31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590篇文章

4369字 | 阅读7分钟


编者按:

 

王凯江湖称之凯叔,是《凯叔讲故事》的创始人。2013年03月14日离开央视的凯叔开始追求“问心而生,随性而活”,他用着一种匠人精神去讲故事,并获得了大批小粉丝。

 

这些小粉丝们的累积最初是在所租两居室的“伪办公室”,最初的种子用户也是大女儿的同班同学。他从微信公众账号开始运营、微博账号也以每两天一个新故事的常年更新,听故事画画的“画剧”等活动为线下儿童们展示想象力的平台。

 

就这样每个故事都有一问题,用故事和问题的方式去跟小粉丝们紧密互动,更重要的是他也努力去获取家长们的信任。除了媒体人的匠心精神去做产品,他还用着商人的嗅觉去推动《凯叔讲故事》品牌化,去拓展更多商业的可能性。

 

今天《我有嘉宾》的主角就是一位曾经靠传统内容养家,现在依然靠内容变现的创业者。不同的是后者比前者的量级扩大了无数倍。

 

这就是王凯,《凯说讲故事》创始人。本期《我有嘉宾》的主角。




国内低龄教育现状


随着2013 年局部开放二胎政策后,中国家长越来越重视孩子的早教问题。未来新生婴儿数将不断提高,甚至有引发下一次婴儿潮的可能,这将为幼教行业的发展提供坚实的基础,但伴随着早教行业的兴起也出现百花齐放和参差不齐现状。

 

最新数据显示,全国共有11400所早教中心,其中北京、上海市、广州市、深圳市,一线城市占全国比例15.1%,而北上广深人口数仅占全国总人口数的5%左右,这意味着一线城市人均早教中心数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

 

智研咨询发布的《2017-2022年中国幼教行业深度评估及投资战略研究报告》(报告)显示,国家财政大力支持学前教育,2015年学前教育财政支出为929.26 亿元,同比2014年增长率高达34.42%,后续持续增长,并预计预计2020年幼教市场规模将达3000 亿。

 

但中国家庭使用分龄早教的比例仍旧很低,甚至不到1%, 34 44633 34 15287 0 0 3241 0 0:00:13 0:00:04 0:00:09 3240›¸è¾ƒå›½å¤–花费少五成。而在日本,使用分龄早教的家庭达到90%,韩国也达到了80%。且《报告》指出相比于日本每年近9000元人民币的早教花费,中国每年平均3000 元的花费不算很高。因此,随着未来二三线城市经济的发展和教育消费的升级,早教也会进一步发展。

 

相比较国内,国外早在几十年前就已经在政策上给予强调。如英国1966年颁布《普洛登报告》,在教育不发达地区设立“教育优先区域”及在2004年颁发《儿童法》缩小处境不利儿童与其他儿童的差距。英国在1998年启动“确保开端”等项目,针对四岁以下婴幼儿提供高质量的环境和儿童教养来促进早期学习。



低龄特色教育


低龄教育其实兴起于上世纪六十年代的欧美国家,低龄教育的理论和实际产品的结合早就迭代多次,也很早就出现了趣味性、功能性、针对性都远高于传统教育方式的互联网、VR、人工智能等等教育。诸如BabyFirst、迪士尼这样的早教节目,已经影响了并陪伴了欧美几代人的成长。

 

像是有十几年历史的BabyFirstTV,它是美国专为婴幼儿设立的频道,据说该频道的所有节目都是美国早教专家针对6个月至3岁的婴幼儿研发的节目,像是语言训练、情绪管理、感统协调、思维想象等内容,有40个多个不同主题来完善3岁前的各项初次教育,并目前已在全球20多个国家播出。

 

还有耳熟能详的迪士尼。用各种卡通IP化的故事去给孩子们讲故事,用近100年历史去证明儿童PGC(专业生产内容)产业可以从动画开始创作,到目节目制作、主题公园、电影、玩具、图书、传媒网络、线下教育等IP化的长尾商业模式进行产业闭合。

 

而且这种寓教于乐的方式不仅获得商业上巨大的成功,也获得孩子们和家长的喜爱和认同。因为它抓住了儿童发展的阶段需求。

 

10月30日晚广东卫视播出的《我有嘉宾——吴婷对话凯叔:儿童内容是一种需要时间的种子》就在探讨孩子的幼年时期到底该如何教育,经过《凯叔讲故事》王凯改编的经典故事到底是更适合孩子教育还是在侵蚀孩子们的主观思想?嘉宾派创始人、《我有嘉宾》首席观察员吴婷带着商业和孩童教育的视角,提出:

 

从内容角度去解读孩子们喜欢听的故事类型?

怎样讲故事才能触及大人和孩子的沟通链接?

从商业战略的角度分析哪些才是内容型自媒体商业变现的有效手段?

内容从业者如何发现商业切口,并0成本获取第一批种子用户,最终又以怎样的裂变式发展快速扩张垂直内容优势?


到底是随着孩子们的天性发展教育还是人为刻意干涉?这一直是家长们要探讨的话题。意大利教育学家蒙台梭利将儿童心理发展分为2个阶段:即无意识地吸收心理阶段(0~3岁)和有意识地吸收心理阶段(3~6岁)。而这种发展阶段都不能人为的意愿发生改变,就像20世纪初,美国心理学家赛格尔进行了双生子爬楼实验,证明了婴幼儿能力发展遵循客观规律。布鲁姆1964年出版的《人类特性的稳定与变化》一书也提出了“5岁前阶段是儿童智力发展最关键的阶段”这一观点。

 

而《凯叔讲故事》所针对的儿童受众是0-10岁。《我有嘉宾》根据各种公开的儿童发展时间规律,可以简单总结出,儿童发展可以分为对内的认知发展及对外的社会发展,并可以分为三个时间点:婴儿期(0-3岁) 、幼儿期(3-6岁)、童年期(7-12岁),针对不同时间着重教育会有事半功倍的作用。


婴儿期(0-3岁):对内需要感知、语言、记忆、思维的训练;对外需要情绪、气质、社会性依赖、自我意识的发展。这一阶段时期,嗅觉、听觉、触觉、想象力等细胞在快速扩张,属于无意识吸收阶段,有很高的模仿性,外界给出什么样的思维便会全盘吸收。

 

幼儿期(3-6岁):对内语言、记忆、思维进一步加强;对外自我意识、道德行为、性别角色社会化、第一反抗期、同伴互动对外界充满好奇。这一时期的儿童已经初步形成自有逻辑系统,开始有意识的知道喜好,并乐于探索外界的世界。

 

童年期(7-12岁):记忆、思维将会升级;对外自我意识、亲子关系、同伴关系、友谊、欺负与被欺负。这一时期,多数已经脱离家长,可以独立自由活动,语言已不是最好的发展时机,会出现外部特异性假设、依恋理论、心理的复杂变化。同样的虽然有可以有意识选择的能力,但过滤外界的信息能力还远远不足。

 

显然《凯叔讲故事》可以低成本的满足孩子的趣味性,但要承担这么多的教育发展规律是完全不够的。凯叔向《我有嘉宾》的吴婷谈到他的商业蓝图:“《凯叔讲故事》不只是做儿童内容,还会做儿童的学习桌、书架、台灯等,我们通过内容和孩子进行心智交流之后,家长有了信任,孩子有了喜欢,我们就试着去影响一个儿童的生活方式”。

 

《凯叔讲故事》的野心不小,他想成为一种国民记忆。尽管他们的想法并没有获得太多的赞同声音,但《凯叔讲故事》的数据的确漂亮,“凯叔讲故事”微信阅读量每月超千万次,总播放量15亿次以上,时长共计1.35亿小时,已播出2000多个故事。

 

漂亮的数据背后是巨大的低龄教育市场,此外还有成功的商业模式。



王凯的创业之路


2013年10年,王凯第一次在微博上尝试讲儿童故事。讲故事的天赋,王凯在童年期就已发现,但给孩子们讲故事的天赋,还是授予他的大女儿所激发。

 

王凯自从有了大女儿,就琢磨着怎样有更多的互动、更好的教育。因为大女儿酷爱听故事,每天都需要两到三个小时的故事量。王凯就开始打磨他的故事MVP,王凯把故事分享在大女儿同学的家长群里,此群有28个家庭,这也就是最初的种子用户。时间长了,凯叔讲故事的素材量便得到了积累,知名度也小范围的打响了。

 

于是王凯便注册了微信公众号,王凯负责生产故事内容,助理便隔天一个故事语音文字发送在公众号上,在没有任何运营的模式下,几周内粉丝用户量就达到八千到一万,此时的王凯意识到这和当初想象儿童教育市场的当量完全不在一个等级,这完全超出了王凯的认知和野心。

 

就这样,王凯从2013年03月14日离开央视,靠讲儿童故事的方式追求“问心而生,随性而活”,每天与600万家庭互动分享儿童故事,做孩子的故事大全,父母的育儿宝典。

 

高转化率、高收听率、高粘性这是所有传统媒体和新兴媒体求之不得数据,90%的媒体没有做到,王凯做到了。

 

离开央视,签约光线传媒,成立自己的工作室,看上去是水到渠成,初次创业就成功变现。其实早在2005年,凯叔在主持《财富故事会》时就已点燃创业火苗。

 

在《财富故事会》中的凯叔讲了2000个企业成功和失败的故事,但凯叔认为这都是旁观者的视角,在这过程并没有任何的参与权和决策权。而这2000个企业案例背后,也一直撩动着凯叔的创业情怀。

 

“我现在状态很好,我很喜欢现在的状态”,凯叔发自内心的笑了出来并向《我有嘉宾》直言。

 

“你觉得你能否扛起教育这面旗?”嘉宾派创始人、《我有嘉宾》的首席观察员吴婷问王凯。

 

王凯笑了笑,摸了下自己的头顶说:“管它能不能扛起来呢,反正正在扛,扛着扛着就扛住了”。


“经典的西游记和被你改编过的西游记,你觉得哪个更为深刻?”吴婷再次追问。

 

王凯说:“从现实意义上的角度来讲,拍出西游记更具有现实意义。西游记它之所以经典,它代表了一种历史的延河,是可能是这个故事已经上了相传了几百年了。在吴承恩那把各个版本的西游记进行了一个汇编总结,变成了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个西游记”,

 

“我们通过西游记可以看到当时明朝的社会状态,这也是这个西游记之所以很经典的一种原因。但是它这个故事是不符合现在的价值观,比如说西游记里边,基本上就说了三句话:我灭你,你灭我,我找人灭了你”,王凯向吴婷吐露。

 

“可是我们现在真的还是这种非此即彼的迎合游戏吗?我活你死,就这两种选择吗,一定不是的”。

 

“那么你凭什么敢于颠覆传统百年的经典?重塑一个经典或者说再造一个经典,或者是做一个你自己的经典,这是你的野心所在。你怎么看呢?”吴婷问了大多数人都会担心的问题。经典之所以是经典,必有其魂,必有其因,如若一改那岂不是在给孩子们灌输“凯叔式”的三观?

 

“《西游记》它是原来就存在的一本著作,它有它的结局,它的价值观。如果全部改变了,我不知道这个时代的人民会不会答应,我不知道原来的作者会不会高兴”,同样是媒体出身的吴婷对内容有着绝对的严谨和尊重,这是吴婷的担心。

 

但其实吴婷作为一位母亲,它更担心的是,“站在一个家长的角度去考虑,因为孩子一定是先入为主,他听到了怎样的《西游记》,他就认为《西游记》是怎样的,这就是价值观导向问题。而《西游记》的原著并不是这样的,我会觉得凯叔阻碍了他的独立思考”。

 

这种质疑声,王凯似乎听到很多。“我并不太尊重原著”,“就比如《三只小猪》有一万种讲法,你在市场上你去可以找《三只小猪》的绘本,买一本故事都不一样,哪一本是对?孩子喜欢就是对的,然后它的价值观正确就是对的”。

 

王凯又举例子:“一个成年人,看一本原著《西游记》是非常容易的,但是一个小孩,直接把一个不加改造、咀嚼、价值观导向的故事直接讲给他听,是有很大问题的”。《凯叔讲故事》不单改编国内经典,也改编国外经典故事。

 

其实,《我有嘉宾》认为,最好的教育不是完全尊重原著,也不是只听凯叔一类的教育工作者的价值观输出,如果只支持单一一方价值体系,是十分危险的。应该在孩子甚至成年期都要尽可能多的拓展自身的认知边界,在博览之后,加之与社会更多的实践后,形成自己独立思考的价值体系,这样才能适合这个随时在变化的时代,毕竟教育有着一定的滞后性。


< The end >


《我有嘉宾》每周一晚23:30,锁定广东卫视,等你来看!为你带来深夜的思考,下周一(11月6号)吴婷对话一下科技创始人韩坤,剧照先来po一张↓↓↓,下周一见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