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1.19南大碎尸案(终结)

中医专家神奇预测了疫情的发生时间,西医专家蒙逼了

28年前的南医大杀人案

李兰娟院士:疫情结束后,这种现象应改变……

现在开始,疫情结束倒计时!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漂亮女人创业记丨转载

2018-03-07 李阳林 我有嘉宾 我有嘉宾

这是我有嘉宾发布的第662篇文章

12874字 | 阅读30分钟

摘要


经过多年的偶像剧和琼瑶剧洗脑,这一代女性自然而然的把自己想象成玛丽苏:爱我,给我钱花,关注我,男人必须是又帅又有钱眼里只有我,在日常理解中,女性是一个等待中,需要被关爱的弱势形象。这么一个弱势群体,果然跟“创业者”身份关联不大,多家投资机构公开宣称不投女性做老大的企业,当然也会有跃跃欲试的女性,但是最后数据显示,相对成功的女性创业者确实不多,总结女性创业者的三大问题:1、方向感不清晰;2、容易自我感动;3、不是一个合格的赌徒。

 

有部分创业成果还不错的女性,也会被归结为:1、董明珠式的人物,已经完全男性化了;2、业务本身就是个生意,不需要太多思考;3、她看着还挺漂亮。在执行层面女性确实更有优势,女性也确实更偏保守不是好赌徒,但就价值创造本身,性别和颜值本身没有优势。


春节前夕,嘉宾传媒创始人吴婷接受了舵舟创始人李阳林的采访,探讨有关女性创业,尤其是带着“颜值”标签的女性创业者有着怎样的成长故事。感谢舵舟,让我们在这篇文章里,看到一个不一样的“漂亮女人创业记”。


普雷资本创始合伙人 赵普 评价吴婷


一、假如你身边体制内的朋友要出来创业


舵舟:漂亮女孩创业是反常规的,你们天然就有很多资源簇拥,只需要去选择就行了,而创业是一个主动苦苦求索的过程。


吴婷:我就是个天生的创业者吧,相对成功的人都有一些共性:


第一,快速的学习能力,因为你得从零到一去创造、去驾驭一家公司。公司在不断变化,你不断的需要去快速适应,并且能把应对和引领变化的策略执行到位,这些都是我有的。第二,创业的人主意都大,为了把这件事做好,这辈子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我拿出所有积蓄,卖掉合肥的一套房子出来创业,我比很多的高管拿的工资还要少,只为实现我的想法——做出像样的东西,好看的节目。很简单的想法。   


舵舟:你是从安徽电视台这样一个体制内平台出来的,纠缠的时间长吗?


吴婷:当我想到要离开就离开了,没有任何纠结。有些同事说“你很有勇气”,怎么会有“勇气”这个词的出现?不存在,离开是一个必然。作为一个80后创业者,我没赶上股票好的时候,没赶上楼市好的时候,也没赶上微信流量红利期,但我很感激过去这么多年在体制内,我学会了一门好的手艺,会做片子,知道什么是好东西,能给社会带来什么。但省级平台有平台的局限,它是一个足够庞大的组织,有独有的话语体系和管理方式,可能不适合我这种主意特大的人。

你是不是一个主意特别大的人


舵舟:你这个“主意特大”,是怎么来的,怎么会成长为一个“主意特别大”的人?


吴婷:我觉得跟基因,跟成长里的点点滴滴都有关系。2009年微博刚起来,我第一年就有7万粉丝,那时候真是很大的大V了,我的很多朋友,像陈晓卿,王丫米,都是在微博早期认识的。互联网打平了这个世界,让不在一个地方的人有了思想交流,我有很多有趣的,独立的想法,都在微博上呈现出来了,也吸引了很多有趣的人跟我互动。这话还真没对媒体说过,当初因为有了微博这样的产品,打通了我走向外面世界的一扇门,让我看到了外面的世界。


当时我在台里有三档日播节目,其中还有一档直播。一般主持人都期望自己能够多上镜、多曝光,受到领导和观众的重视,也能自己体现价值。而我,更希望能多一些时间去思考,能写一些东西。我想申请减点工作量,老减不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感觉自己过着像坐牢一样的生活,面前有一台摄像机,全世界能看到我,但是我看不到全世界,我只是对着一个摄像机在说话而已。那种感觉很难受。


“你一眼能看到十年后是什么样子。”肯定很多人都这样埋怨过自己的生活,但就是不愿意改变。我习惯于“走出舒适区”的生活,到了某一个阶段,我就不想干了。不存在什么“离开的勇气”,就是觉得这里不属于我。


舵舟:为什么说你习惯于走出舒适区,有几次这样的经历吗?


吴婷:我不是学广电或播音主持的,我是学英语的,最早拿到的offer都是外企的,但是我很想做媒体,了解这个世界。我选择不拿工资,在安徽台实习了半年,我爸妈都疑惑,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啊?后来赶上电视台招考,台里需要一个国际新闻编导,因为我是英语专业8级,有优势,以第三名的成绩考上了电视台的编导。


做编导一年多,觉得手艺够了,其它挺枯燥的,都是后期、编译、导播,很多自己的想法和才华得不到实现。刚好台里要新开一档大型民生新闻节目,我就跟领导申请做记者。领导说,做记者很苦,干嘛要去?我说我就是要一个吃苦的机会。在电视台想改变一个岗位很难,后来各种求爷爷告奶奶,各级领导一层层去说服,甚至敲开台长办公室的门。台长的门就在那里,但是一般人不会做这样的举动,最后偶然也好,或者说用诚意打动了领导,我被调到了新的栏目组,终于走出了那一次舒适区。


今天我有嘉宾的VP,也是当时我在这个新闻栏目的搭档。那时我俩天天PK,每个月的统计是按稿件的质和量打分,不是他第一,就是我第一。我们一起出生入死,经常跑农村乡下,还被法院关过,被检察院关过,被抢过摄像机,采访过“被出轨”的李老太跪在地上痛哭,被妈妈抛弃的孩子小家富苦苦依赖养母,励志戒烟却一波三折的的盛大姐……反正各种各样的惊险、惊吓、惊喜都一起经历了。我们节目一直到我离开的那天,五年多,收视率没有一天掉到第二名。这是一支很有战斗力的队伍,到现在我还很感谢那个天天骂我们的制片人,他带出了一支铁军,当年的小伙伴现在都成为了主编、制片人。那段时间吃了很多的苦,但是特别开心。


舵舟:有多苦,能讲一个故事么?


吴婷:桐城一个派出所的枪被犯罪嫌疑人拿走了。枪丢了这件事很可怕,是个巨大隐患,可能会出人命的。得到线索,我立马跟领导申请,去寻枪,随即和另外一位同事赶去安庆桐城。当地公安局忙着办案,媒体在中间不好打扰搀和。为了不扰他们办案,我们把采访车停在公安局楼下的停车场,我们前后一共睡在车里三天,以便随时上去看看他们有什么进展,过程中还拿着画像帮着公安局到处去贴。我们的敬业打动了他们,他们宣传处开始随时跟我们同步消息。他们开会我们跟着去开会,他们要出发去找枪,我们也去找枪,找了好几天完全没线索。我那几天头没法洗,就戴了一个假发套。


最后终于拿到了一个线索,枪可能被犯罪嫌疑人埋到了一个山里,我们就跟着一起深夜搜山,当枪找到的那个时刻,我们在办案人员簇拥的地带,把摄像机举过头顶伸过去,记录下枪找到的过程。这是日播节目,几天里,每天一拍完,我们就当时在车里把稿子写出来,用摄像机把同期声听出来,把词扒出来,把素材传回去,台里会有一个编辑在编,直到上直播线。就像打仗。


还有一天半夜,一个市地震了,造成一些损失。我赶紧跟制片人申请,我去吧。制片人说:我已经派了别人去了。但当时他也很为我的职业精神所感动。我们那时干活,目标很简单,完全不会计较有没有耽误我休息,或者跟别人比做多做少,从来没有那些杂念,不浮躁。我觉得初心很重要、时代的氛围也很重要。


当然,没事别瞎出来,不是每个人都适合出来创业的。人生就一辈子,不能一辈子都待在一个地方,可以做各种尝试。出来打工可以,但轻易别创业,除非是适合创业的人。


舵舟:什么样的人出来创业?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讲。


吴婷:刚刚说了,得是主意大的人,在体制内呆着不舒服,够坚定,够相信自己,你能影响到别人,那你就是一个适合创业的人。第二,快速学习的能力。体制内也需要你创造价值,但更需要你有对纪律、规则很重视;第三,有一颗粗糙的内心,柳传志说成大事者不委屈,我今天又看到秦朔发了一个朋友圈,说创始人得“不要脸”,是很极端的表达方式,但其实就是要有一颗粗糙的心,不要在意过多的脸面这样的东西。我还蛮赞同的。


吴婷担任安徽卫视主持人时期

你是不是一个学习能力很强的人


舵舟:你刚刚说学习非常重要,你从体制内主持人到外面人,你的学习能力怎么体现?


吴婷:中间我读了长江商学院,对我的改变蛮大。在台里挺郁闷的,那时候孩子也生过了,就想获得一些改变,包括视野的,知识结构的。经过长江安徽校友推荐,我就去上了长江商学院,我的其中一个推荐人是刘春,现在是我们的战略顾问。上长江之前,我连总经理和董事长的区别都不知道,更没有预想到自己会成为一个商人,以前都是电视台的技术人员和文艺青年打交道。商人最讲契约精神,文艺青年会讲独立思考。上学期间,我慢慢被改变了,跟时代也有关系,铺天盖地的双创消息,大家多多少少会受影响。


2013年,我裸辞了,离职后我休息了一段时间,那时孩子还小。我辞职的时候,有几个上市公司谈过,希望我去做高级副总裁。我对那些行业没有特别感兴趣,我老公就说,你先在家里休息,反正我养你。那段时间我做了一个制作公司,拍了一些微电影、广告、纪录片,也没有想清楚做什么样的模式,从商业模式上算是一次失败的创业,但是当时做的作品成功地获得了行业奖项。

你是不是一个内心够粗糙的人


舵舟:你刚刚说创业者心要糙,就是脸皮要厚,按理说美女很难皮厚。


吴婷:我比过去脸皮厚多了。所谓脸皮厚,就是内心不被很多事情干扰。比如说,公司人员的来来去去,任何一个人来了,合作顺利还好,不顺利的话会因为自己的原因,或者对工作不满意,或者跟公司发生矛盾了要走,全天下的公司都会遇到这些状况,太正常了。如果我是一个还在电视台工作的人或者是一个普通人,那我自然愿意跟所有的人交朋友,与人为善;但公司不是一个家庭,是一个球队文化,为了要把这场比赛踢赢,球队里每个人要各司其职,紧密配合,不行你就先坐冷板凳,行你就上,再不行你就淘汰出去。这样的节奏用人,老大才对得起公司,才能保证公司能够往前走。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反人性的东西。一方面是反我自己的人性,人来来走走我会难受,我会有各种各样的情绪。前段时间走了一个员工,我当天晚上做梦还梦见他了,当他跟公司的管理制度发生争执的时候,我必须做出选择,相信并支持我的高管。我如果难受好多天,再大病一场,这一个礼拜全公司很多事情没法推进,那不行。你就得有粗糙的内心,只要我的出发点是好的,带来的结果是好的,我问心无愧了。


二、创办我有嘉宾

我的融资过程


舵舟:从无到有讲一下《我有嘉宾》怎么来的?


吴婷:第一次创业之后,我还有一段小的职业经历,我跟一个长江同学一边做PE,一边做家族办公室,帮一些高净值人群做家族财富的管理。在段时间,我开始有了再一次创业的想法:我觉得还是应该回归到我最擅长和热爱的传媒事业。尽管第一次创业并不顺利,但是我们的好作品是受人尊重的。


后来就跟我老公讨论,他帮我给品牌取名字,选了《诗经·小雅》当中的“我有嘉宾,德音孔昭;我有嘉宾,鼓瑟鼓琴”。意思就是说我的嘉宾都是德高望重的,并且他们来为我鼓瑟鼓琴。我不期望把它做成一个很自恋的品牌,叫吴婷什么什么,它迟早会去中心化,所以一开始我就没想把我自己套在里头。就叫《我有嘉宾》。


第一次录制节目是2016年初,那年的小年,公司都还没有注册。在科大讯飞公司年会后第二天,我把刘庆峰拉出来,找了一个全白的演播室,做了三个小时的采访。那天气温是零下3度,我们俩鼻涕都流到嘴边了,他很支持。客观上说,反正也是被我扣在那儿了,问题不问完不让他走,俩人脸都冻得通红通红的,演播室里暖气不行。录完之后他就很惊讶:“你变化很大啊,你现在对这个行业这么了解。”其实现在回看节目,有一些问题也挺幼稚的,但对于他来说我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也是有这么一个契机,第一个帮我的就是科大讯飞的刘庆峰,我们是十几年的朋友了,他相信我,愿意帮助我。天使轮投资都是看个人的。我说我要创业了,他们第一个投了我们。当时他们有个投委会,庆峰发话说,如果你们不投,我就个人投。后来投委会一致投票通过了,我们有了第一笔钱,一百万。之后我们开始有作品了。


科大讯飞刘庆峰参加「我有嘉宾」年度峰会


舵舟:刘庆峰为什么这么相信你,你做了什么让他觉得你这个人靠谱的事?


吴婷:我们认识十来年了,我在安徽台也是一个很优秀的记者和主持人,我这么多年做事做人的态度,还是非常靠谱的。我告诉她我为什么要做这件事,以及怎么做这件事,就是纪录新商业文明时代的新玩法新价值。我其实是一个很内向的人,我不太喜欢跟人去打交道,我从来不出去应酬,偶尔有很熟悉的同学熟人聚会去一下。我也不组织饭局,那天刘春听了都很吃惊,说,你不喝酒怎么行?的确,我是一个事务型研究型的人,我喜欢去做作品,做产品,我自己做剪辑出身的,现在我是精力有限,让我上手操刀剪一期,我也是OK的,我可以剪得很好。今天《我有嘉宾》吸引过来的所有嘉宾,肯定都不是靠刷脸或者宣传来的,我们甚至没有组织大家吃过饭。他认可你的作品,你的作品能给他带来价值,他就来了。


舵舟:我听人描述过这个事情,说小女孩长得又很漂亮,想做一件事,也没有多少钱,5万10万的支持一下,但长得漂亮女孩多了去了,为什么大佬不支持别人就支持你呢?想听听你自己的版本。


吴婷:首先,我漂亮没什么不好承认的。另外说一下天使轮,第一、里面有一些人的确是出于信任来支持我,第二、当时我拿到了讯飞的钱,深创投的钱,也是很好的背书,第三、我做的事情是有价值的,他们对我有很深的了解,比如说赛富阎焱、清科倪正东,大家知根知底。那个持股池子每个人份额很少,我跟大家说清楚我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事情,没有一个人拒绝我,而且他们的款到的特别快,25个人,一礼拜之内所有的款都到了。

吴婷剧照

我的产品打磨


舵舟:从一个媒体人,到后来去做产品赚钱这一步怎么跨过去的?


吴婷:第一,我们的内容本身到现在没有定过价,我们没有跟被采访方要过钱。后面我们会开拓一些服务,比如帮客户做一些纪录片、人力与资本服务等等。有些业务可能不是围绕我们最核心的业务在做,但你一个公司要生存下来,有钱干嘛不赚?有价值干嘛不体现?就像优必选创始人周剑说,我就是COO养CTO。讯飞今天也有一些集成的生意在做,跟智能没有太大关系,但它能带来收入,让公司活下来,支持主业的发展就行。


我们现在节目的收入就是冠名,这个冠名不会影响我们内容本身。我们核心竞争力还是我们的视频,这让我们区别于同行。我们的基因是优质长视频基因,我们的团队都是做纪录片、做新闻出来的,这些优势我们不会丢掉,而且会融入到我们每一个产品里去,包括后面要做的案例课,都会把视频融入进去。


第二,就是教育付费,任何一个线下产品,包括黑马学、长江商学院,之所以有这么高的溢价,我们必须承认是有一定社交属性的。这就是为什么同样的内容,线上就值199,到线下就值19万9,当然我们不是奔着社交来做产品的,而是奔着内容,教育产品的内容。我们的访学是一个很垂直的品类,还没有一个品牌在专注做访学。


舵舟:去大公司看一看、走一走、聊一聊,谁都可以做到,为什么你就能收19万8?


吴婷:你可能不了解我们的课程。首先,这个品类很垂直,是有机会的,我们之所以做它,源自于一个偶然。有一次我采访吴声,发出预告后,很多人表示想见他,我就组了一个团去。最后大家都很满意,吴声也很开心,我们节目录出来也很好看,有很多的关键交锋,这给了我灵感。我开始看市场上的商学院产品,还没有专门把访学做到一定程度,其实任何一个品类,只要铆足了劲想去做它,就会发现它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做好。


传统访学的问题在于,你对企业有多少了解就去了?不见得有多少了解;你去了之后,企业知道你是谁吗?可能不知道,就照常规说一说就走;你想你能给企业带去什么?可能没有,就是企业给你做了一些展示;通常每个人对企业的了解参差不齐,去了以后每个人七嘴八舌问自己的关心,但是别人不一定会关心的话题,这很浪费时间。这些我们都解决了。


首先,我们提前做研习,指定帮主做研习报告,把每一个企业的SWOT分析全部做出来,像一个招股说明书一样详细,然后带着大家去学习,让大家基于非常深的了解再去企业访学,一进到这个企业心里很清楚,现在实际状况是什么样的,有哪些潜在的风险,哪里的确是做得很好。在深度学习的背景下,结果就就完全不一样了。


其次,去到企业之后,企业要知道我们都是谁,我们给每个人机会去介绍自己;以及告诉企业我要的是什么,能给你带来什么,这是一个很简单的议程设置。我们会提前跟企业做充分的沟通,怎么讲,多长时间,而不是简单跟企业的一个PR打个招呼,就随便去了,不是的,我们会给企业提很多要求。


第三,我们会给企业提供深度价值,我们去科大讯飞,帮讯飞开了一个讯飞晓译翻译机的私董会;我们去柔宇的时候,帮他开了一个柔记的产品私董会;我们去吴声的场景实验室的时候,帮他开了一个场景课堂的私董会;我们去映客的时候,帮他开了一个生态圈产品私董会。我们做媒体也是不停的问问题,提问是最有力量的,私董会的本质也是这样,我们把媒体和教育的一些理念打通,去给很多大企业、好企业、快企业、热门企业开私董会,帮他们解决了问题,企业对我们很感激。

我的从零到一


舵舟:嘉宾派的第一个班难招吗?


吴婷:我记得长江商学院前三期,李嘉诚亲自招生并在楼下握手迎接,上了好久的课大家才开始陆续交钱。这个事情给了我莫大的鼓舞,创立大业,都有这样一个过程。做教育跟做媒体是两个逻辑,媒体要找爆点,吸引眼球就好。教育需要一个更大的信任,客户才愿意来做你的学生,才愿意把自己的时间和思想交付给你,而建立信赖是一个特别长久的过程。为什么我们小孩要送到名校,普通的学校不考虑呢?这是把自己的人生、时间都交付给你了。


寻找和建立这个信赖感,我们也花了很长时间。我现在最大的精力是在嘉宾派,教育我们是新手,虽然我们有很强的快速学习能力,还是要找出一些自己独特的路径。


当时第一季最后招募了36个学员,有一半是我自己招来的,大部分是我们采访过的人,罗军、赵普、周航等等。当时我充当了最大的销售,把信息推送到客户的面前,也有费了很多口舌讲解理念和价值的。有的同学,也会高傲地说,我不要当学员,给取个别的title吧。后来就有了“帮主”一称。大家的确都是行业佼佼者,每个人有自己的独特生存招式。


舵舟:他的这种高傲对你来说有刺痛吗?姑奶奶以前也是挺牛逼的一个人?


吴婷:没有,我不会这样跟自己说话,这很正常。我有一个观点,我经常跟同事说:你们每次去采访、服务一个客户的时候,你有没有真的去爱他?设身处地在想他面临着什么困难?我跟我们总导演也说,媒体的核心理念要有批判精神,但是我们批判是为了什么?不是为了站在道德制高点去打倒你,而是说我走近了你,我比别人更了解你,我基于对你的这种爱,我期望帮你解决问题,最终要把这个人物立住。尽管他眼前困难很多,但是他很坚强,很执着,要让观众看完节目相信他,即便知道他当前遇到很大的挫折,以及诸多非议。


我觉得这些帮主们、学员们,应该知道我是特别特别爱他们的,我期望他们每个人好,我会竭尽全力,想尽办法让他们好,不管是在品牌公关、还是融资方面。有一个帮主我帮他融了一轮资,牵线达晨投了他,他这一轮又来找我,说,我发现只有你能帮到我们,我也觉得很感动很开心。我觉得我特别爱他们,说起来很虚,但真的是这样,这应该是我能够赢得他们信任,以及让他们去口碑传播嘉宾派很重要的原因。


我也这样要求我的同事,自检你是不是真的爱他们?帮主企业有什么好消息、坏消息,你是不是第一时间知道?当你真的像关心自己一样关心校友,校友能感受到。


舵舟:团队能做到吗?


吴婷:可以吧,这是我们的价值观,第一条,爱我们的嘉宾。你可以去向他提问,当你爱他的时候,你就问心无愧,节目里面我经常问的问题还蛮狠的,他们好像不是很介意;第二条价值观,作品如人品,誓死捍卫每一个作品的品质,有一些客户是通过采访建立链接的,他们看到了作品是OK的,能感受到我期望他们好,所以后面的很多事情的信任就建立了。最后嘉宾派做下来发现很有价值,每一次都有很多合作现场达成,我们上次去比亚迪,现场有四个合作意向达成,我们非常开心,我觉得做教育要有很大的胸怀,把你们连接到一起,期望你们去合作。


今年整个盘点下来首季嘉宾派项目是亏损的,一些传统业务的利润率最大。一个新的品牌要在市场上立足,需要付出很多,要不计代价去做,如果嘉宾派第一期你就去赚钱的话,只能说明你投入的研发和运营还不够。最近,我们在深圳开嘉宾派第一季毕业典礼,有投资人说,在深圳能把深创投、同创伟业、东方富海、基石资本这么多家的老大聚集在一起的平台,全国没有几个。我觉得大家认可我们做的事情。


三、创业感悟

关于上市


舵舟:这次跟你第一次创业的状态不一样吧?


吴婷:那肯定不一样。第一次我没自己去当主持人,没带这么大的团队,也没想着要IPO,一旦开始了融资,你就要面对上市或者类似的结局。我跟投资人说,我可以向你保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的估值一直往前走,但是我没有办法保证在哪个规定时间,规定地点上市。这个承诺肯定不行的,因为我无法看到大势会怎么样,万一国家把IPO停了,万一文创行业突然受到打压,这都很难说。我肯定要维护好公司的利益,保证动作不变形,我们的初心是做好东西,若为了五年内匆匆忙忙上市做利润,什么东西都往外扔,那就违背了我创业的初衷。得有自己的节奏感。


第一次创业的时候,还不知道创业是怎么回事,还比较懵懂。现在起码知道了吧,天天跟最优秀的创业者在一起。上市当然不是坏事,一方面你融资了,你要加倍把钱还给人家;当员工成为了股东,就会变成他们的期待,可能是别人一生非常重要的财富;对于公司来说,是资本市场对你价值的认定,挺好。


舵舟:会觉得压力很大吗?


吴婷:总体还好。我的优势是,看大势、看问题、看人,都很准。对于公司前进的大方向和速度我都没什么可焦虑的。反倒是如果作品做不好,老出现错别字,员工的来去和情绪,是最让我焦虑的。其实老板不应该被这些事情左右。我是一个容错率比较低的老板,有一次跟吴晓波聊天,他是那种随便路过,1000个字里有一个错别字都能马上发现,我也是这样,不容忍错别字,心特别细。


我不记得不好的事,我就大脑过滤这些特别快,很少回头看后面。回忆过去我想起来的都是好事。这是真的,不高兴的事我不记得,就是那种好了伤疤忘了痛的。没事找苦吃,每次跑马拉松跑的时候,在路上都骂娘,特别累,身上很痛,但是跑完了,过一会儿就觉得下次还跑,还期待下次什么时候跑。


吴婷在柏林完赛全程马拉松

关于管理


舵舟:你刚刚说导演、记者,情绪化严重,对于你来说管理压力是不是特别大?


吴婷:不同的人用不同的方式对待,所有人来我们公司面试的时候,都会问他接不接受公司的管理,接不接受加班?虽然说我们加班并不严重,有时到下班时间还轰大家走,除了嘉宾派的访学和紧急拍摄任务,其他没什么需要加班的。但是我们一定会问到这个问题,你对自己的野心是什么。没有野心的人不适合在创业公司,创业公司真养不起闲人,如果他接受不了,可能就不会迈进我们公司。


第一个总结,就是不要直接管人。我觉得很多问题出在我太善良了,他们经常会为要不要打卡这些事情讨论起来,我觉得有什么好讨论的?全天下的公司都是如此,来了就得接受管理,其实也没有什么,都是小事,后面我应该不会介入太多管理的细节。


我非常羡慕吴晓波有厉剑,罗振宇有脱不花,王凯有朱一帆。当时朱一帆跟我说,王凯对作品很用心很细心,所以他在管理上容易抠细节;吴晓波也跟我说,他绝不容忍错别字,训员工特别严厉,有时候客户看到了会问他们,就这样天天挨训吗?员工说,我刚刚有挨训吗?这就是日常啊。吴晓波说他现在根本就不管员工谁跟谁好,谁跟谁不好,每个部门的KPI执行到位多少,他现在管内容,公司的例会他只参加半年会,其他大小会都不参加了,精力有限,每个管理者都要扬长避短。


牛文文、吴晓波、王凯,我觉得我们都是一类人,我们都是大到战略,小到内容没问题,中间的事可以由职业的经理人去打理。一个老大要扬自己的长,避自己的短,我需要一个CEO,COO也行,几个有力的中层能把事情管起来,我才能在战略上和内容上发力。我,应该每个礼拜带内容团队产品团队开十场策划会,就讨论一个作品怎么做好。


第二个管理总结,就是制度管人。小公司一定是人治,一眼能看到所有同事在干嘛,所有人都跑来汇报工作,现在我要脱离这个状态。管理是制度在管理,是部门在管理,我们这个阶段的公司可能都面临这个问题,都需要离创始人远一点,离规则近一点。我很感性。一个员工跑来跟我说他很累要休息,我可能会心软,我作为一个人,跟你相处了这么久的同事,我很容易动侧隐之心,如果是根据制度来,就OK了,避免人治。


第三个管理总结,企业文化很重要。中午还在跟一个创始人交流企业文化的事,他们公司的文化是游击战文化,有一个项目了,所有人都为这个项目努力。平时996,一有项目就997,早上9点,晚上9点,一直7天。比如华为是狼性文化,你不遵守公司规章,你不签署奋斗者宣言,在我们公司可能会不受待见,或者干脆进不了我们公司大门。


每个公司文化都不一样,比如VIPKID,我有他们公司很多同事的微信,每到月底他们冲刺成绩的时候就非常紧张,冲刺阶段都是半夜下班,他们有一句话叫做:你见过崇文门凌晨4点钟的太阳吗?他们要使命必达,任务定这么多,差一块钱没到也属于没有完成业绩,其实蛮狼性的,他们公司的每一个人为了目标都非常努力,达成之后大家非常开心,不管在当中付出了多少辛苦。


我记得去年有个小酒馆老板发了一个朋友圈,当时被刷屏了一下,他说:“老有一批穿着橘黄色衣服的人,半夜过来吃饭,从来不吐槽公司,都在说我怎么完成目标,其他的顾客们大都会吐槽公司,就他们不。”VIPKID的企业文化确实做得很好,企业文化很重要。


舵舟:你所建立的企业文化是什么?


吴婷:我们,作品如人品,爱每个嘉宾。我对人和事情都很苛刻,只有我服的人,我认为某一方面超过我很多的人,才会被委以重任,我有嘉宾总监级以上的,都符合这个情况。如果做事不能给我服气的理由,我会让他离开。


吴婷在肯尼亚


一些花絮和八卦


舵舟:如果《我有嘉宾》这个东西失败了,你能接受吗?


吴婷:我们曾经问每个嘉宾同一个问题,如果你的公司倒了是因为什么,每个人的答案不一样。有一天我们副总也来问我这个问题,我想来想去说,“可能是因为我累了吧。”他说你好厉害,人家都是客观原因,只有你说“我不玩了。”我说:“真的,只要我想干这个事,没有理由失败。”


可能跟毛大庆给我的答复一样,毛大庆说:“干这个事只许成功,不许失败,不给自己失败的理由。”


舵舟:那你最后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你想给这个市场留下是一个什么样的吴婷?


吴婷:我们公司现在的一句愿景,叫做“遍访天下公司,纪录时代商业。”我期望我是一个商业观察者,能跟这个时代所有激动人心的、活的、死的、快的、慢的、好的、坏的公司对话,和他们创始人一起见证这个时代的成长或进退,而且把他们都记录下来。


舵舟:你有感受到其实漂亮是一把双刃剑,让人无法真正认知你的价值?


吴婷:没有。漂亮有什么好逃避的,反正再过几年就没这么漂亮了。如果我在漂亮之外没别的,那可能会介意别人放大我的漂亮,但我不介意,都可以,漂亮也是一个优点。总不能得了便宜还卖乖。


舵舟:再问一个八卦的问题,大家以前会对女强人有一些判断,你必定家庭不幸福,你必定靠很多很多男人走到今天。你怎么回应这个?


吴婷:对,有很多人帮我,这里面有男有女,我觉得创业到这个份上,没有那么多男女差别,我觉得在这个事情上,你想多了。我的家庭很幸福,我的很多嘉宾跟我先生都是 55 56670 55 31372 0 0 4573 0 0:00:12 0:00:06 0:00:06 6979好朋友,大家真的是认可我们做的事情。我觉得帮助是相互的,没有谁说要来帮吴婷的,说不过去的。我们节目的赞助商,我们给到的点击量和影响力,是远远高于他们付出的价值,我们不给承诺、给惊喜。我们整个播放加长尾超过2亿,单集在PPTV播放量超过400万,在财经节目里非常棒了,我们的品相也很棒。我也很开心帮了很多创业者,这是实话。


吴婷生活照


舵舟:你觉得在孩子上面有亏欠吗?


吴婷:有,很亏欠。她3岁以前我的陪伴足够多,并且有一个完整的哺乳期。到她上幼儿园一直到上小学,的确带的很少。我跟我先生最近都明确了分工,老师布置的作业他来负责,额外的补课我来负责。还是要多分一些精力在孩子身上。


舵舟:你老公在你的事业中承担一个什么样的角色,有一种女人像董明珠是没有老公,她挺成功的;有一种女人,是因为她老公是非常强大的后盾,以及智库。


吴婷:我老公于我,是一个强大的后盾。他对我创业有很大帮助。我们俩是一类人,都是文艺青年,能写又能拍,他是一个非常杰出的导演,他做的片子获过无数奖,国内国外的,包括“五个一”工程奖,这是政府最高奖项,他现在在给《舌尖》的陈晓卿团队做执行总导演。中央电视台纪录频道成立以后,第一部大型纪录片就是他拍的。


我上大学的时候,他是央视的导演,做节目做到我们学校认识的,认识了很久后才谈恋爱。在我做主持人的阶段,在业务上我们是经常交流的;在我创业之后,他对我的支持是巨大的,从给公司取名自,到最早的拍摄制作,从帮我们节目开策划会、把握内容方向,到面试招人,几乎是个全职顾问;在我没有时间的时候,他补充我的时间,家里的事儿,还有公司的事儿。前段时间我们要买办公桌,我们行政是个女孩子,家里也有孩子,他心疼同事,就他自己在这儿盯到半夜,一直到家具公司送家具来安装。当时我们内容中心缺一个总负责人的时候,他就顶上、帮我承担了这份职责。但是他就是纯帮忙,支持我。


舵舟:他有一天能接受你是一个A股上市公司的老板,他是一个背后的男人吗?


吴婷:为什么不?当然能接受,如果不能接受只能说明这个人不能自信,他没问题的。我越成功越开心,他也越高兴,我们是完全目标一致的。


家人

采访/编辑  李阳林 

不是所有的访学都叫嘉宾派。标杆企业深度访学课程嘉宾派提供的是商学院“理论框架”之后的“实战研习”,是“知识“之后的“见识”,是高手过招,是思想角力。如果你已经读完了商学院,那么,请带着你的独立思考来到嘉宾派。第三季报名已启动,详情请戳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