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女大学生“以性换租”:一周两次,600块就把自己卖给了房东......

网红公安局局长伍建利被查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成年人的性与爱:中国人的性生活,到底有多惨?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2018年11月11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坠江公交黑匣子又曝光:那辆车上,不止一个杀人凶手!

免费订阅→ 人民视野2018 今天

请点击上面  免费订阅本账号!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点击手指上方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即可!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1964年12月,我们小分队在滇西北找矿。小分队一共8人,其中4名警战士每人配备一支冲锋枪。一天,出发前,一位纳西族老乡搭我们的车去维西。那天路上积雪很大,雪下的路面坑洼不平,车子行驶一段就会被雪坞住。我们不得不经常下来推车。就在我们又一次下车推车的时候,一群褐黄色的东西慢慢向我们靠近。我们正惊疑、猜测时,纳西族老乡急喊:“快、快赶紧上车,是一群狼。”司机小王赶紧发动车,加大油门……但是很不幸,车轮只是在原地空转,根本无法前进。这时狼群已靠近汽车……大家看得清清楚楚——8只狼,个个都象小牛犊似的,肚子吊得老高。战士小吴抄起冲锋枪,纳西族老乡一手夺下小吴的抢。比较沉着地高声道:“不能开枪,枪一响,它们或钻到车底下或钻进树林,狼群会把车胎咬坏,把我们围起来,然后狼会嚎叫召集来更多的狼和我们拼命。”他接着说:“狼饿疯了,它们是在找吃的,车上可有吃的?”我们几乎同声回答:“有。”“那就扔下去给它们吃。”老乡像是下达命令。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当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除了紧张,大脑似乎已经不会思考问题。听老乡这样说,我们毫不犹豫,七手八脚把从丽江买的腊肉、火腿还有十分珍贵的鹿子干巴往下丢了一部分。狼群眼都红了,兴奋地大吼着扑向食物,大口的撕咬吞咽着,刚丢下去的东西一眨眼就被吃光了。老乡继续命令道:“再丢下去一些!”第二批大约50斤肉品又飞出了后车门,也就一袋烟的工夫,又被8只狼分食的干干净净。吃完后8只狼整齐地坐下,盯着后车门。这时,我们几人各个屏气息声,紧张的手心里都是冷汗,甚至能够清晰的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我们不知道能有什么办法令我们从狼群中突围出去。看到这样的情形,老乡又发话道:“还有吗?一点不留地丢下,想保命就别心疼这些东西了!”此时,除了紧张、害怕还有羞愤……!作为战士,我们是有责任保护好这些物资的,哪怕牺牲自己。但是现实情况是我们的车被坞到雪地里出不来,只能被困在车里。我们的子弹是极有限的,一旦有狼群被召唤来,我们会更加束手无策。我们几人相互看了一眼,迟疑片刻,谁也没有说什么,忍痛将车上所有的肉品,还有十几包饼干全都甩下车去!8只狼又是一顿大嚼。吃完了肉,它们还试探性的嗅了嗅那十几包饼干,但没有吃。这时我清楚地看到狼的肚子已经滚圆,先前暴戾凶恶的目光变得温顺。其中一只狼围着汽车转了两圈,其余7只狼没动。片刻,那只狼带着狼群朝树林钻去......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不一会儿,8只狼钻出松林,嘴里叼着树枝,分别放到汽车两个后轮下面。我们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些狼的意思是想用树枝帮我们垫起轮胎,让我们的车开出雪窝。我激动地大笑起来……哈……哈……刚笑了两声,另外一个战士忙用手捂住了我的嘴,他怕这突兀的笑声惊毛了狼。接着,8只狼一齐钻到车底,但见汽车两侧积雪飞扬。我眼里滚动着泪花,大呼小王:“狼帮我们扒雪呢,赶快发动车,”车启动了,但是没走两步,又打滑了。狼再次重复刚才的动作:“先往车轮下垫树枝,然后扒雪……”。就这样,每重复一次,汽车就前进一段,大约重复了十来次。最后一次,汽车顺利地向前行了一里多地,接近了山顶。再向前就是下坡路了。这时,8只狼在车后一字排开坐着,其中一只比其他7只狼稍稍向前。老乡说:“靠前面的那只是头狼,主意都是他出的。”我们激动极了,一起给狼鼓掌,并用力地向它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神谷、德永与各自的搭档参神谷、德永与各自的搭档参加涩谷全明星祭。节目将通过现场观众投票选出当晚最成功的搞笑艺人。在后台,德永与神谷谈起观众该不该根据演出完成度决定把票投给谁的问题。而德永的搭档山下因为准岳父也在台下观看而非常紧张。演出最后,完成度不甚理想却有观众缘的艺人获得第一名,德永心有不甘。德永染白了头,经纪公司的同事们大加赞许,因为当下观众看重的不是节目的质量,而是艺人的独特风格加涩谷全明星祭。节目将通过现场观众投票选出当晚最成功的搞笑艺人。在后台,德永与神谷谈起神谷、德永与各自的搭档参加涩谷全明星祭。节目将通过现场观众投票选出当晚最成功的搞笑艺人。在后台,德永与神谷谈起观众该不该根据演出完成度决定把票投给谁的问题。而德永的搭档山下因为准岳父也在台下观看而非常紧张。演出最后,完成度不甚理想却有观众缘的艺人获得第一名,德永心有不甘。德永染白了头,经纪公司的同事们大加赞许神谷、德永与各自的搭档参加涩谷全明星祭。节目将通过现场观众投票选出当晚最成功的搞笑艺人。在后台,德永与神谷谈起观众该不该根据演出完成度决定把票投给谁的问题。而德永的搭档山下因为准岳父也在台下观看而非常紧张。演出最后,完成度不甚理想却有观众缘的艺人获得第一名,德永心有不甘。德永染白了头,经纪公司的同事们大加赞许,因为当下观众看重的不是节目的质量,而是艺人的独特风格,因为当下观众看重的不是节目的质量,而是艺人的独特风格观众该不该根据演出完成度决定把票投给谁的问题。而德永的搭档山下因为准岳父也在台下观看而非常紧张。演出最后,完成度不甚理想却有观众缘的艺人获得第一名,德永心有不甘。德永染白了头,经纪公司的同事们大加赞许,因为当下观众看重的不是节目的质量,而是艺人的独特

“我的钱呢?”王员外站在原地大声喊道,但自己有多少钱自己也不清楚,毕竟财不外漏,自己的财产还是不能轻易告诉别人。所以在这玄关之内的密封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尽管自己撕心裂肺,但外面人丝毫听不见里面的动静。看着空荡荡的一切,王员外一脸惨白,但他还是让忍住内心的愤怒,缓缓走出,对着周围的人说道“你们这些人如果不在三天内将我丢失的钱找回来,我就杀了你们”听到员外如此狰狞的表情,众人纷纷一愣,随后连忙点头,但丢失了到底多少钱,这是士兵都不知道的事情,但他们也不敢问,直接低着头然后慢慢退下。看到众人离去,王员外一直在想自己的钱财为何会被别人盯上,而且自己的钱财只有自己知道在哪里,其他人也不知道,难道是内部人干的?可这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刚刚来不久的王大拿,难道他知道内幕?想到这里,王员外急速赶回了房间。房间中王大拿也是在焦急的等待对方的归来,毕竟今晚的事情十分重大,如果对方家中真的丢了东西,那自己这条信息很可能让自己在本地更加如鱼得水,心想事成。这时候,门外王员外正慌慌张张的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便把外面的们给关了上来。虽然一脸紧张的问道“兄弟,你刚刚所说我家是不是少了东西,你怎么知道?”看到对方的表情,王大拿心中也是一喜虽然不知道对方的到底少了多少钱,但看到对方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少。心中也是暗自窃喜,这种事情不正是自己立功之时吗。于是便说道“敢问是不是丢钱了?”王员外此时也不敢在隐瞒于是连连点头。看到这里,王大拿表情异常精彩起来,于是说道“大人现在是不是还不知道小偷是谁?”王员外连连点头,毕竟那些钱可不是俸禄,都是一些见不得光的钱,王大拿也不是官场之人,所以说一下也是可以,只不过稍微一笔带过即可。“没错,我正想知道呢,你有消息?”“没错,我这么晚赶过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王大拿说道。看到对方一脸认真,而且丝毫不像吹牛的样子,员外也是有些感动,于是说道“你说我家把守如此森严而且还有高手坐镇,怎么可能在这个眼皮子底下出现被盗的事情那是不是内部人干的?”王大拿轻轻摇了摇头,这个时候他其实也要摆出一个高人一等的样子,这样对方才会渐渐的重视起自己来,毕竟之前也说过王大拿确实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要不然也会在这兵荒

10月28日,重庆一公交坠江。

事故发生过程,刚好被桥上其他汽车主录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