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民间帝王赖小民和性感女星舒淇与许晴

赖小民情妇之一:知名女星真实身份或浮出水面

赖小民案牵扯数百人,权色交易细节曝光:女性求职附上艳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30位富婆同时包养一个男人,揭开了当代年轻人最后一块遮羞布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1月29日 下午 2:59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22岁姑娘从不穿内衣,去医院俭查,脱掉上衣医生惊了!

人民视野2018 今天

第一章 受尽白眼

“你妈胃肿瘤恶变,再不交出十万动手术,只能活一个月了。”

走廊里医生的声音很平淡,但落在叶飞耳朵里却像针一样扎心。

尽管早有心理准备,但到了这一刻,泪水还是忍不住涌了出来。

叶飞快崩溃了,因为昂贵的费用,自己根本拿不出来!

养父叶无九一年前跑船失踪,养母沈碧琴胃肿瘤晕倒住院,刚毕业的叶飞成了家里顶梁柱。

这一年,为了给养母治病,叶飞不仅用尽了家里积蓄,贷尽了所有网贷,还去唐家冲喜做上门女婿。

他在唐家做牛做马,尊严丧尽,才换来五十万。

但这笔钱,在医院转眼用尽。

叶飞现在全身就剩下一部手机和十块钱了。

“还要十万,还要十万……”

想到医生说的数字,叶飞就感觉到深深绝望,山穷水尽的他,去哪里凑这十万啊。

可他又不可能眼睁睁看着母亲死去。

“不行,我一定要借到十万。”

叶飞擦擦眼泪,咬牙站了起来:“我绝不能让母亲有事。”

他决定豁出尊严去借钱。

叶飞来到第一家,敲响了大伯家。

伯母板着脸开门。

叶飞绝望地乞求伯母恩赐:“伯母,我妈需要钱手术……”

“还来要钱?还来要钱?给了你们两百块还不够啊?”

“滚,滚,滚,别来这里,我们没你们这样贪财的亲戚……”

伯母一边说一边把叶飞推出去,然后砰一声关闭防盗门。

听到这些尖酸刻薄的话,叶飞气的浑身发抖,一拳砸在墙上。

他知道人情冷漠,可没想到,抢走父亲祖屋的大伯他们,却不肯拿出十分之一帮忙。

叶飞没有法子,只能厚着脸皮找其他亲戚借钱,但都吃了闭门羹。

他们还警告叶飞不要再骚扰,不然马上报警抓他。

接着,房东也打来电话,一个星期内再不交房租,他就把沈碧琴的房间清掉。

网贷公司更是进行了夺命狂呼。

叶飞硬着头皮打给了在马尔代夫旅游的唐若雪。

唐若雪听到他张口要钱,就极其厌烦地挂掉电话。

山穷水尽。

在街头吹了半天冷风,叶飞擦干眼泪,来到了零度酒吧。

这是他前女友袁静开的,不,是他曾经的室友黄东强,借了五百万给袁静实现梦想的。

当然,也因为这五百万,袁静离开了叶凡,投入黄东强的怀抱。

有高冷校花的噱头,这里生意非常火爆,成了中海不少富二代的聚集地。

叶飞也就成了笑资。

叶飞来这里虽然感觉耻辱,可想到母亲的手术费,他又只能走进零度酒吧。

他也相信,袁静会看在昔日情分借这十万。

酒吧有人弹着吉它,唱着歌,气氛很热闹,很高贵。

这里的香水味都让叶凡自卑。

叶飞走进大厅,全场瞬间安静了下来。

十几个华衣男女望了过来。

叶飞也望向了黄东强和袁静。

他从黄东强眼里看到了意气风发,看到了浓浓不屑,唯独没有看到一丝愧疚的情绪。

袁静身穿低胸背心,露出一片洁白小腹,下半身则是一件短的不能再短的热裤。

白皙的肌肤和两条修长的大腿,再加上美艳的脸庞,很是吸引眼球。

不过她那冷漠高傲的表情,又让很多人不敢对视。

她毫无感情地看着叶飞,那淡漠感觉,就好像在街边看到一只狗一样。

袁静的闺蜜杨芊芊从高脚椅跳了下来:

“叶飞,你来这里干吗?”

语气嫌弃。

叶飞鼓起勇气:“我是来……”

“我们这里不需要清洁工。”

杨芊芊冷嘲热讽:“你走吧。”

她向来看不起一贫如洗的叶飞,也正是她极力撮合袁静和黄东强。

叶飞忙摆手解释:“我不是来做清洁工的,我是来……”

“柠檬水二十八,鸡尾酒一百八,你消费得起吗?”

杨芊芊冷笑打击:“就算你口袋有唐家施舍的零用钱,我们这里也一样不欢迎你。”

黄东强呸了一声:“妈的,晦气,今天没看黄历,跟上门废物撞一块了。”

叶飞给人做上门女婿冲喜一事,黄东强他们早已经知晓。

十几个男女闻言笑了起来。

“我——”

叶飞硬着头皮上前,看着袁静正要说话,一个漂亮女孩又喊起来:

“拿开你的脏手,真皮沙发。”

她还用手在鼻子前面挥了挥,好像叶凡犹如臭水沟出来一般。

叶飞被蛇咬一样缩回了手,面红耳赤。

他知道会被羞辱,但没想到会这么绝情。

他咬咬牙,脱口而出,“我是来找袁静的。”

“袁静,我们出去说……”

叶飞希望保留最后一点颜面。

袁静修长双腿翘起,白皙脚趾在灯光中闪烁,没有讥讽,也没动作,但这恰恰是最大的嫌弃。

黄东强嘴角勾起一抹戏谑:

“袁静现在是我的女朋友,不是你想找就找的。”

他还示威性地在袁静腿上揉了一把。

叶飞脸颊发烫:“袁静,我真有事找你,咱们出去说。”

袁静看着叶凡没有回应,只是高傲和冷漠,就像看着一个微不足道的蝼蚁。

“滚蛋,看到你就恶心。”

杨芊芊不耐烦喊道:“别坏了我们心情。”

看着一丝遮羞布都不给自己留的袁静,叶飞心里很是失望和难过,但还是挤出一句:

“袁静,我想要跟你借十万。”

叶飞作出保证:

“你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我可以把身份证,毕业证那些押你这……”

“十万?”

杨芊芊夸张的喊叫起来:

“叶飞,你要借十万?你全身上下一百块都不值,还敢借十万?”

叶飞看着袁静解释:“我妈妈手术需要钱……”

“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我真等着救命,求求你了。”

他还拿出母亲病历希望能打动袁静。

黄东强像看白痴一般看着他:

“你爹失踪,祖屋被你大伯抢走,现在房子是租的,你是上门女婿,还没工作,你拿什么借十万?”

毕业这一年来,叶飞不是忙碌母亲的病,就是伺候唐家吃喝拉撒,一直没有找公司上班。

所以现在还是无业游民一个。

“等我妈手术完了,我马上找工作,我一定可以还的。”

叶飞无地自容,他恨不得转头就逃,但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必须坚持。

“袁静,我求求你了,我妈要做手术,真的很需要这笔钱……”

这一刻,叶飞感觉自己卑微地真像一条狗。

杨芊芊嗤之以鼻:“我们又不是你爹,你妈需要钱做手术,关我们屁事?”

“袁静,帮我一把吧。”

叶飞看着袁静哀求:“钱,一定会还你的。”

众人看着袁静。

袁静神色冷淡的看着叶飞,用一种比起她神色更加冷淡的语气,说着让叶飞心寒的话语:

“找我借钱?你不觉得可笑吗?你妈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冷笑一声:“难道你觉得咱们之间还有旧情?”

“别自作多情了。”

“没有哪一只白天鹅,会在意一只癞蛤蟆的。”

叶飞神色愕然的看着袁静,难于置信这话是她说出来的。

“我们的圈子,不是你可以进来的。”

“我袁静的钱,也不是你能借的。”

“我跟你更是没有半点感情。”

“对了,以前我跟你交往时,我生病了,你送了一块太极玉给我,说会保佑我平安无事。”

“现在,这块太极玉还你,拿去保佑你妈平安无事。”

袁静从桌底抽屉摸出一块太极玉,面无表情丢入叶飞的手里:

“走吧,别再来这里了。”

“你出现在零度酒吧很不合适,给我和东强他们添堵了。”

她的声音很平和,没有半点盛气凌人,却把人压到了地底,仿佛从天空看着地面的一只蝼蚁:

“做人,要有自知之明。”

杨芊芊一把推开叶凡:“滚啊,癞蛤蟆。”

叶飞一脸绝望。

黄东强忽然出声:“我可以借你十万。”

叶飞眼睛亮起,全身激动:“真的吗?”

黄东强笑容玩味:“跪下。”

叶飞全身血液一激,眼里有着愤怒,但很快又恢复冷静。

“扑通——”

叶飞直挺挺跪下。

膝盖痛,心更痛。

但为了母亲,叶飞义无反顾。

“哈哈哈——”

杨芊芊她们娇声大笑,想不到号称骨头最硬的叶飞,就这样跪在他们面前了。

有人拿起手机拍这一幕。

袁静扬着雪白的下巴,宛如公主般的骄傲,鄙夷之意更浓:

毫无骨气的男人。

黄东强去了一踏洗手间,拿着一个杯子回来,里面装着黄色的液体,然后啪一声放在叶飞面前。

“跪着喝了它。”

黄东强丢出一张银行卡:“这十万借你。”

看着那杯液体,叶飞先一愣,随后怒了:

这是尿!

“你们混蛋!”

叶飞将杯子摔了过去:“欺人太甚了。”

袁静她们尖叫不已,一身狼藉。

黄东强勃然大怒,一声令下:“干他!”

叶飞转身就跑。

七八个纨绔青年一涌而上。

双拳难敌四手,叶飞很快被打倒。

他靠在墙上双手紧紧护着头。

他手上完全没有知觉了,只是凭着本能抱住脑袋。

脑袋护住了,其他地方却护不住,挨了几下重拳后,叶飞开始流血了。

袁静和杨芊芊她们大呼痛快。

叶飞的反击在她们看来是大逆不道,所以落到这个下场纯粹咎由自取。

“废物一个!”

黄东强一脚踩在叶飞头上。

“砰——”

叶飞抱住头部的双手终于松了开来,整个人无力的沿着墙壁滑到在地。

他昏迷了过去。

一篷鲜血从掌心流出,渗入古朴的太极玉……

“嗖——”

光芒一闪而逝。

“我乃太极医仙,从今日起,你便是我传人,得我太极经和生死玉,当悬壶济世,渡人渡己……”

叶飞感到自己处于一片飘渺虚空中,伴随着传承之音,庞大的信息量充斥进了脑海。

武道医术,玄妙针法,修行法诀,不断冲击……

当一块生死玉涌入掌心时,叶飞按捺不住尖叫一声:

“啊——”

第二章 扬眉吐气

当叶飞醒了过来时,他发现自己在医院,全身伤痕累累。

他努力回想,记起自己被群殴,然后被丢出酒吧门外。

脑袋的疼痛也证实了这一点。

只是他还惊慌发现,梦境依然清晰:

“难道刚才的梦是真的?这也未免太可笑了。”

叶飞嘟囔一句,可是闭上眼睛,他却震惊不已。

他的脑海真有一部《太极经》。

“这梦会不会太真实了?”

叶飞还是不相信,随后打开《太极经》,按照上面法子修炼起来。

只要修炼不出什么,那生死玉和《太极经》就是一个笑话。

但事实让叶飞再度目瞪口呆。

半个小时不到,他就感觉到丹田中,涌现出一小股热流。

接着,热流游走四肢百骸。

所过之处,舒爽异常。

同时,他的左手掌心,隐约有一个太极图呈现……

生死玉。

白色生,黑色死。

每一面都有七片光芒,影子很淡,却层层分明。

叶飞以为是不小心沾染了图案,用手腕在大腿上擦了几下,却发现太极图依然存在。

而且还转动了起来。

下一秒,叶飞脑海忽然浮现一股信息:

状态:擦伤十三处,五脏三级损伤,头颅轻微脑震荡。

病因:被人暴力群殴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飞愣在当场,这是什么玩意?

他下意识发出一个修复指令,只见生死玉转动起来,随后一片白光没入叶飞体内。

“啪——”

接着,身体出现了异常变化。

血管不受控制发热,继而周身滚烫,叶飞感觉全身细胞都在奔跑,它们成群结队地在体内狂奔。

骨骼也噼噼啪啪作响。

没有多久,叶飞身躯猛地一震,全身疼痛彻底消散,手臂和脸上擦伤也都愈合。

同时,太极图上面的白光黯淡了一分。

“这是修复妙手啊。”

叶飞激动了起来,人家修复的都是古玩字画,他的生死玉却能修复身体疾病。

看来梦中一切都是真的。

这实在是上天的恩赐。

叶飞一骨碌从病床上爬起来,然后最快速度冲到住院部。

他推开母亲沈碧琴的房门。

看着枯瘦如柴,双眼紧闭的母亲,叶飞冲了过去,左手放在她的胃部位置。

状态:贫血、心肌劳损、胆结石、胃肿瘤恶变……

病因:多年操劳,饮食不准,风寒侵蚀导致。

修复或毁灭?

叶飞脱口而出:“修复!”

生死玉又是一动,五片白光没入沈碧琴身体。

母亲的身体里瞬间成了一个战场,无数细胞在沸腾,奔流,好像千军万马在厮杀在冲锋陷阵。

“轰——”

没有多久,沈碧琴脑袋晃动了一下。

叶飞下意识喊道:“妈——”

沈碧琴缓缓睁开了眼睛,苍白脸色多了一抹红润:

“叶飞,我饿了……”

叶飞喜极而泣。

他收回了左手,同时发现,生死玉的白芒只剩下一片了。

显然病情和伤势越重,耗费的白光就越多。

叶飞没寻思怎样让白光恢复,他现在只想好好伺候母亲。

十五分钟后,叶飞弄来一碗白粥,小心翼翼给母亲吃下。

这是沈碧琴半年来第一次有胃口吃东西。

吃完之后,叶飞又把美女医生叫了过来。

检查一番,医生大惊失色:“这怎么可能?”

沈碧琴好了。

得知自己身体没有大碍,沈碧琴无论如何都要出院。

除了住院需要花费之外,还有就是住院一年住怕了,想要早点回家感受生活气息。

叶飞拗不过她,只能办理出院手续。

办手续的时候,叶飞以为账户所剩无几,可没想到,退了九万五出来。

他一问,才知道昨天有人往医院账户存了十万。

叶飞一查,打钱的人,正是唐若雪。

他心里一暖,唐若雪心里还是有他的。

叶飞留下五千给母亲备用,其余的钱转回给唐若雪,随后就收拾东西出院。

只是叶飞刚刚搀扶老人刚来到大门时,三辆价值不菲的豪车就擦着他们过去。

又快又猛。

车轮差一点就碾到沈碧琴的脚趾了。

叶飞怒喝一声:“怎么开车的?赶着投胎啊?”

沈碧琴轻声劝告:“叶凡,算了,算了。”

豪车倒退了回来停下,车门打开,一个耳环青年钻出来骂道:

“敢骂黄少,你找死是不是?”

接着,黄东强和袁静一伙人现身。

“哟,是叶飞啊?小子,挺耐打啊?这么快就出来了?”

看到叶飞,黄东强马上靠了过来,皮笑肉不笑走向叶凡:“铜皮铁骨啊。”

“你妈也出院了?”

“借不到钱,准备回家等死?”

“要不要我赞助一副楠木棺材啊?”

一伙同伴哈哈大笑起来,眼中有着不屑和戏弄。

袁静一如既往高冷,看到叶凡更是多了一丝嫌弃。

叶飞昨天借钱的卑微和下跪,让袁静对羞辱叶凡失去了兴趣。

叶飞声音一沉:“黄东强,你咒我妈,找死?”

“找死?你算什么东西?”

黄东强皮鞋敲地,气焰很是嚣张:“谁给你勇气叫板我的?”

耳环青年阴阳怪气附和:“昨天挨打还不够是不是?”

几个漂亮女伴掩嘴轻笑。

“跪下,磕头,道歉。”

黄东强手指点着叶飞:“我当这事没发生过,不然我把你们母子俩送太平间。”

叶飞闻言眼神一寒:“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黄东强冷笑一声:“欺人太甚怎么了?不服?”

几名跟班抽出甩棍,扭着脖子包围住叶飞。

袁静声音淡漠:“叶飞,别逞强了,赶紧跪下道歉吧,东强不是你能招惹的。”

“小伙子,小伙子,万事好商量!”

这时,沈碧琴也死死拉住愤怒的叶飞,挡在前面向黄东强一笑:

“黄公子,我以前去你家做过家政,我跟你妈认识,给我一点面子,不要跟叶飞见识。”

“他年轻不懂事,你大人大量,放他一马。”

沈碧琴陪着笑脸。

“给你面子?”

黄东强冷笑一声,一口唾沫吐沈碧琴身上:

“你算什么东西?我为什么要给你面子?”

“一个老不死的也敢要面子,你要得起吗?”

对任何人而言,这种粗鲁无礼的方式都算侮辱,但沈碧琴不敢反击,逆来顺受。

被羞辱、被嘲笑、被欺凌,也绝不惹是生非,不是因为大度,而是小人物没得选择的悲哀。

“这样对我妈,你找死是不是?”

叶飞拳头攒紧,满脸愤怒要冲上去,只是被母亲死死拉住。

看到叶飞死倔,袁静很是生气:“叶飞,还逞能是不是?东强是你们母子能得罪的吗?”

“快下跪得了,又不是没跪过,大家知根知底,就不要装模作样了。”

她努力调解一是踩叶飞没成就感了,二是在外人面前彰显自己大度。

可没想到,叶飞完全不领情:“你放心,以后我再也不会跪了。”

袁静不耐烦了:

“你再不听我劝,我就不管你了。”

“没有我的面子,你连小命都可能保不住。”

她傲娇的扬起下巴。

叶飞毫不客气喝道:“滚!”

袁静俏脸一冷:“东强,我不管他了,你要怎样就怎样吧。”

“黄少,叶飞不懂事,多多包涵,你放心,叶飞以后再也不会招惹你了。”

看到黄东强凶光毕露,沈碧琴忙把叶飞拖到身后:“今天这事,就算了吧。”

“这点钱,一点心意,请黄少和各位兄弟喝茶。”

沈碧琴从口袋掏出三千块钱,弯着腰卑微塞入黄东强的口袋。

“啪——”

黄东强一个耳光反手甩在沈碧琴的脸上。

沈碧琴下意识惊呼:“黄少……”

“啪!”

又一记清脆声响炸起。

没等沈碧琴反应过来,黄东强接着踹出一脚。

沈碧琴闷哼一声,踉跄着向后跌去。

“蝼蚁一样的人,也敢要我包涵?”

第三章 唐若雪的佛牌

“嗖!”

就在这时,叶飞身影一闪。

黄东强还没看清,就感觉脖子一紧。

叶飞掐住黄东强脖颈,再以快到所有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对着一辆豪车的车窗猛地一磕。

“砰!”

触目惊心的撞击,车窗瞬间爆裂,黄东强的脑袋也溅起血水。

力道骇人。

这还没完,叶飞甩手将晕头转向的黄东强扔地上,对着他的手臂就是毫不留情一脚。

“咔嚓!”

一声脆响,黄东强左手瞬间骨折。

一名同伴先是一愣,随后冲向了叶飞。

叶飞看都不看,反手一巴掌将他扇飞五米。

口鼻溢血。

全场呆若木鸡。

谁都没有想到,叶飞这么厉害,还这么凶狠。

沈碧琴也张大了嘴巴。

叶飞没有停止,向剩余几人勾勾手指:“一起上。”

四人吼叫着冲过去。

叶飞直接用速度和力量碾压。

一拳一个,一脚一个。

“砰砰砰——”冲上去的四人全被叶飞粗暴打倒,鼻青脸肿,断手断脚。

“你——”全场震惊。

几个漂亮女孩难于置信看着叶飞,怎么都没想到这废物这么能打。

“怎么会这样?”

袁静无法接受眼前的结果,叶飞竟然打趴这么多人?

她要看叶飞跪地求饶的,不是看叶飞大杀四方的。

看着周围好事者,一个个满脸惊骇,甚至崇拜看着叶飞,袁静的心就狠狠缩了一下。

一股无名的火焰,骤然升起。

被她甩掉的叶飞,应该一无是处才对,怎会突然变得这么厉害?

难道是在医院嗑了药?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不然不会这么厉害。

接着,袁静又暗咬贝齿:就算真能打又能怎么样,现在是什么社会,你能打,打得过刀,打得过枪,打得过国家?

没有学历,没有背景,没有人脉,你这辈子注定庸庸碌碌过下去。

进行了一次自我安慰的宣泄后,袁静心头才渐渐舒坦了下来。

此时,叶飞正缓缓走到黄东强面前。

“小子,你敢伤我们?”

黄东强也是目瞪口呆,但依然气势汹汹:“你知道,动我有什么后果吗?”

没等后者说完话,叶飞一个耳光扇过去。

黄东强两颗牙齿跌落,满嘴是血。

接着,叶飞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告诉我,什么后果?”

“叶飞,够了!”

袁静愤怒站出来:“你已经闯祸了,再不住手,你会后悔……”“啪——”叶飞又是一巴掌打在黄东强脸上:“闯什么祸了?”

黄东强怒吼一声:“你混蛋!”

“不服?”

叶飞又一大耳光过去。

黄东强捂着脸颊,满脸怨毒,却不敢还嘴。

袁静也气死:“你——”在她眼里,只有黄东强能教训叶飞,叶飞没资格肆虐黄东强。

叶飞轻轻拍着黄东强的脸:“告诉我,什么后果,什么祸?”

黄东强很是憋屈,但最终咬着牙:“今天我认栽了,你究竟想怎样?”

叶飞稳如泰山扣着他的咽喉:“自扇十个耳光,跟我妈道歉,赔偿,不然我废了你。”

沈碧琴拉扯着叶飞衣袖:“叶飞,算了,算了。”

黄东强看着叶飞的眼神,莫名的感到恐惧。

他虽然感觉今天被叶飞欺负实在是羞辱,但他相信叶飞说得出做得到。

因为他感觉叶飞已经变了个人,不再是可以随便欺负的废人了。

黄东强甚至能够感受到叶飞手指的寒气。

再叫板只会被踩的更惨,今天先忍一忍,改天再想法弄死这母子,黄东强脑海转动着念头。

于是他向沈碧琴艰难低头:“阿姨,对不起……”接着他又给自己十个大耳光,还掏出几千块钱赔偿。

沈碧琴虽然满脸担心,但听到道歉还是感到扬眉吐气。

叶飞盯着黄东强,捕捉到他眸子的怨毒,知道黄东强迟早会报复。

他念头一转,生死玉一亮。

与此同时,一行信息涌现叶飞脑海:状态:肝癌初期,梅花病毒,手臂骨折。

病因:酒色过度,吸食禁品,被人殴打……修复或毁灭?

叶飞毫不犹豫闪过毁灭念头,他知道,那是加重病情的意思。

一片黑色光芒注入黄东强体内。

“啊——”黄东强莫名惨叫一声,随后从叶飞手底滑落在地。

肝癌晚期。

叶飞喝出一声:“滚——”黄东强带着袁静他们怨毒离去。

看着黄东强的狼狈背影,叶飞闪过一抹光芒。

这是一个死人了……

她在医院躺了差不多一年,苦难让叶飞改变是很正常的事。

她也没打听叶飞的情况,免得叶飞心里多一道伤。

回到出租屋,叶飞补齐了房东的租金,然后就带着母亲连夜搬走。

除了避免网贷公司骚扰外,还有就是避免黄东强他们报复。

叶飞有自保的实力和信心,但母亲却一阵风都能吹倒。

叶飞在白沙洲城中村租了一个单间给母亲暂时养身。

沈碧琴身体好了,医药费压力少了,但叶飞却不轻松,因为还欠了不少网贷。

而且叶飞还惦记着寻找养父叶无九,是死是活,总是需要一个定论的。

“叮——”出院的第五天上午,沈碧琴身体好了不少,可以自己照顾自己了。

叶飞打开关了五天的手机,手机就涌入几十条短信。

接着,一个电话打入进来。

叶飞戴上耳塞接听,很快,传来一个女人冷冰冰的声音:“终于开机了?

还以为你卷款失踪了呢。”

“这几天,手机不开,信息不回,家里也不见人,你究竟干什么去了?”

“你不想在唐家呆着就赶紧滚蛋。”

唐若雪。

叶飞忙出声解释:“对不起,这几天呆在我妈这里,她刚出院,需要有人照顾。”

“手机关了,是因为追债公司二十四小时狂呼,我担心她老人家担心,就暂时关掉了。”

他轻声反问:“你有什么事情找我?”

虽然这一年在唐家受尽白眼,但叶飞知道自己没资格发飙,毕竟当初是唐家给了五十万救命钱。

听到叶飞照顾沈碧琴,唐若雪声音缓和些许:“把定位发给我,我开车去接你。”

叶飞微微惊讶:“你们旅游回来了?”

一个星期前,唐家五口集体去境外旅游,就留下叶飞一个人在唐家看门。

“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发定位。”

唐若雪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叶飞只能把定位发过去。

“呜——”半个小时后,一辆红色宝马就停在叶飞面前。

车门打开,钻出一个耀眼的美人儿。

女人一身黑装,五官精致,皮肤雪白,气质清冷,却不乏性感。

特别是一双雪白的腿,修长、圆润、走起路来,充满着诱惑。

不少路人顿时瞪大眼睛,连呼吸都无形中急促。

唐若雪。

中海第一美女,也是叶飞的老婆。

“给你妈租这么烂的地方,你还真是一个孝子啊。”

唐若雪对叶飞一如既往冷嘲热讽,不过还是拿出几袋燕窝和人参递过去:“这是给你妈买的补品,让她好好补一补身子。”

“你妈不是要手术吗?

怎么又把钱退回来?”

她把一张银行卡丢了过来:“唐家在你身上已经花了六七十万,不在乎这十万了。”

叶飞忙摆手:“不用了,她身体好多了,不用手术了……”“让你拿着就拿着,有没有事都给她留着。”

唐若雪毫不客气打断叶飞:“免得你四处借钱丢人现眼。”

“别给我摆什么骨气,有骨气你也不会入赘唐家了,还每个月拿我一万块做医药费。”

她语气带着一抹轻蔑,叶飞此时的推却,保持所谓的尊严,不过是装模作样。

唐若雪的话让叶飞很受打击,只是想要把银行卡丢回去时,唐若雪却已经钻入了车里。

叶飞只能抱着补品和银行卡出声:“谢谢,爸妈他们回来没有?”

唐若雪声音一贯的冷淡:“回不回来跟你有什么关系?”

“快把东西拿给你妈吧,我有事跟你说。”

叶飞没有再说话,把东西拿到母亲出租屋,随后打了一声招呼离开。

“呜——”叶飞刚刚钻入副驾驶座,唐若雪就一脚踩下油门离开。

叶飞身子止不住一晃,左手不小心碰了唐若雪大腿。

光滑、细腻。

与此同时,一个信息浮现叶飞脑海。

状态:煞气入体,霉运缠身,祸及亲朋,死亡威胁……病因:境外旅游所获佛牌被人下降了……修复或毁灭?

叶飞很想说修复,只是还没转动念头,唐若雪眼神已经冷冽。

叶飞赶忙挪开吃豆腐的手。

他想要帮唐若雪化解煞气,但修复需要肢体接触,而唐若雪是绝不会让他碰的。

所以他只能善意提醒:“若雪,你印堂发暗,气势薄弱,有血光之灾,要找个大师化解一下……”唐若雪冷笑一声:“几天不见,长能耐了啊,学会给人看相了。”

叶飞尴尬开口:“不是,你真的有煞气缠身,是你旅游时被人下降了……”“你身上是不是有佛牌?”

他一口气说出唐若雪的情况。

“闭嘴!你才煞气缠身,你才血光之灾呢。”

唐若雪羞怒不已:“我身体好着呢,你再咒我就给我滚下去。”

叶飞无奈开口:“我真没有咒你……”“不是你就给我闭嘴。”

唐若雪眼神凌厉:“什么都不懂就胡咧咧,你一个只会煮饭的,还知道给人看相术了?”

叶飞识趣闭嘴。

看到叶飞没有出声,唐若雪更加生气,叶飞不仅无能,还懦弱,能有什么用?

只是,她心里闪过一抹疑惑,叶飞怎么知道自己有佛牌?

要知道,她带在心口啊,难道是这混蛋偷窥,然后用来忽悠自己?

一定是这样的。

唐若雪作出一个判断,随后俏脸更加失望。

叶飞不仅无能,还是一个色狼。

“叶飞,这个月,等我事情忙完,我要跟你离婚。”

唐若雪眼神前所未有坚定:“不管你反不反对,我都要跟你离婚。”

一年前,唐家倒霉连连,唐若雪也身染重病,出于冲喜需要招叶飞入赘。

这一年来,唐家厄运散去,唐如雪身体也好了,唐家就寻思着丢弃叶飞这块狗皮膏药。

唐家上下全都看叶飞不顺眼。

唐若雪对叶飞也从怜悯变成嫌弃,她在这个男人身上看不到一点价值。

听到离婚,叶飞依然没有出声,只是目光变得黯然。

自己还真是过街老鼠。

“你知道为什么爸妈姐夫他们都对你失望吗?”

“不是因为你没钱,也不是因为你上门,而是因为你太懦弱太废物。”

“这一年来,你除了干点家务,就没干过一件正事,你真是太窝囊太无能了。”

“我真的不希望和你这样的男人共度一生,哪怕你只是唐家用来冲喜的工具。”

“放心,离婚时,我会再给你五十万。”

“这样你就不用担心,你妈没有医药费。”

唐若雪声音不带感情:“好聚好散吧,别让我彻底看不起你。”

好聚好散?

叶飞眼里掠过一抹痛楚。

他依稀想起那个大雪黄昏,那个扎着辫子一身红衣的小女孩,那个用一袋叉烧包救了自己的小女孩。

虽然一晃过去十八年,可叶飞依然记得那个女孩的脸,那个女孩的善良。

这也是他愿意上门冲喜的最大原因。

五十万固然重要,可更重要的是,叶飞想要偿还当年的恩。

否则他随便把自己卖了也不止五十万。

叶飞心里一叹:也许是时候放手了……“你听到没有?”

看到叶飞神情恍惚,唐若雪恨铁不成钢开口:“我要跟你离婚……”“嗖!”

话音还没有完全落下,只见原本一声不吭的叶飞,耳朵一动,整个人腾地坐直。

他倾斜靠在唐若雪身上,巨大力量压住唐若雪动作。

下一秒,左手一转方向盘,右手一按她修长的大腿。

将要停在路口等红灯的宝马,油门大作,利箭一样飙了出去。

“叶飞!”

唐若雪尖叫一声:“你疯了?”

“轰!”

车子刚刚冲到对面,一辆泥头车就横扫过来,连撞六车,满路破碎。

尖叫四起。

唐若雪一把推开叶飞,踩下刹车,扭头一看。

一地血腥。


(声明:小说我们会定时删文的哦,大家一定要记得收藏原文链接方便下次阅读)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