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形毕露!刘欢去哪儿了?

人民视野2018 Yesterday

请点击上面免费订阅本账号!

问题:怎么才能每天都收到这种文章呢?

答案:点击手指上方的蓝色字体再点击关注即可!

来源/综合网络


这几年来,刘欢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    


于是各种各样关于他的传说不胫而走,有说他健康出了问题,有说他退出歌坛,有说他出国定居……
     

他去哪儿了?他在干什么?    


其实,刘欢哪儿也没去,还在北京,在自己家中。     

   

不过,他对人生大彻大悟,不再沉溺于音乐,整天钻在自己那个小世界中。     

   

他知道,人生还有一些东西,比音乐更重要,更值得珍惜。     

   

刘欢说:“真相是,我停了一阵子,让生活拐了一个弯,拐弯之后,我才发现生命中不应该只有唱歌,还有其他和音乐同样重要的东西……     

   

你知道,到我这个年纪,名利已经不重要了,真正重要的东西,是家人是健康是宁静是幸福。     

   

这么简单的道理,我想很多人都不明白吧,我也是花了一些时间才明白的......”        

   


01                                            

 忙碌半生,多少情怀在忙碌中消失                                 

                               

算起来,自从我1985年参加首届北京高校英语歌曲比赛夺得冠军正式入行开始。    

   

二十多年的时间,我都是在这个音乐的圈子里,创作、歌唱、演出,音乐是我生命中最最重要的压倒一切的东西。    

我妻子卢璐对此有一个很形象的说法:    

   

刘欢是,如果你和他说,上帝只能让你保有一样你生命中最心爱的东西,其他的都得舍掉,他一定是先把老婆给舍掉;  

然后呢,咬咬牙,把酒也舍掉了,再然后,咬咬牙,把女儿也舍掉了,最后,他抱着他的琴,净身出户浪迹天涯去了!    

确实是这样,我一直觉得,什么都可以失去,只要我还能创作还能唱歌,就没什么问题!    

   

当然,我的投入和付出也得到了回报,我的一切都是音乐给我的,财富、名誉、地位。    

   

作为一个男人该有的我都有了,但是失去的也很多。    

   

而且随着年纪越大,外面的世界越来越对我失去吸引力,注意力慢慢转回到了自己的内心,对这种失去也越来越敏感。                                                  

   

首先是对父母,我一直对父母很放心,他们把自己的生活都安排得挺好。    

   

真的要有什么事儿,卢璐也能帮他们解决。    

   

真正意识到这些年其实亏欠父母挺多的是有一次我去看望父母,陪父亲下下棋,陪母亲聊聊天。    

   

到要走的时候,天突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眼看走不成了,我就挺着急的,说还有一堆事要办呢。    

   

这时候我就看见我父亲,站在窗户前看着雨说:这雨下得太大了,耽误孩子的事儿啊!    

   

我就发现他,虽然嘴上说着抱怨的话,但脸上的神情,分明是欣慰的,就是那种心里其实很高兴,但又压抑着不让那种高兴流露出来的很微妙的神情。    

   

     

我就在那一瞬间,突然意识到:父母一定是不想让我走吧?一定是想我能多陪他们一会儿吧。    

   

虽然他们平时总是对我说你忙你的我们好着呢,但是他们心里,一定是希望我能经常陪在他们身边吧!    

   

这个发现让我心酸,那天我对父母说:算了,我今天不走了,陪你们住一个晚上吧!    

   

结果那个晚上,我发现父母是那么开心,特别是我母亲,像个孩子似的跟在我后头,我上厕所她也跟着,站在外头和我说话,让我啼笑皆非。    

   

那时候我就想:以后一定要多抽出一些时间来陪父母。可是一忙起来,就什么都忘了。    

   

对妻子,那就更不用说了,我对她太放心了,知道再怎么忽略她,她也会理解我的。    

   

     

人就是这样,总是忽略最亲近的人。说白了,就是挑最亲近的人欺负。    

   

这么多年来,卢璐的生活重心就是围着这个家围着我转。  

   

而我,也认为这是理所当然。    

   

有一次,电视台的人来我家采访我。    

   

采访结束后,卢璐突然拿起话筒,对那个摄像说:麻烦也给我录一段吧,好多年不碰话筒了,还真的挺想呢。    

   

她就拿着个话筒煞有其事地主持了一段节目,摄像给她录下来,又放给她看,一堆人围在那里看,一边看一边夸她风采不减。   


那时候我就发现卢璐眼圈红了,我突然明白了:这么多年,她给我当老婆给女儿当妈妈,总是很快乐很满足的样子。    

我却忘记了,人家曾经也是湖南台的台柱子哪,主持、采访、导演,样样都是好手。    

   

我从来没有问过她:这么多年,你有过你的梦想吗?你把时间都奉献给了我和孩子,你有你自己想做的事儿吗?   


我是一个多么自私的丈夫!    

   

我记得当时我就对卢璐说:这么多年你都是在为我服务,你放心吧,等我有一天不那么忙了,一定为你服务,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在后面支持你!    

   

2008年的奥运会,我在开幕式上高歌,让全世界都听到了我的歌声。    

   

那一瞬间,我觉得我的人生,已经到了最华彩的部分,再也难以超越了。    

   

这么多年在音乐的道路上行走,我突然有些意兴阑珊了,我想停一停了,停下来,过另外一种生活……     

   

     

02                                            

 异域生活,一场大病让我体验家庭温情                                                  

也就在这时候,我在美国读书的女儿将要面临高考。    

   

中国的孩子在美国参加高考必须考托福和SAT(学术能力评估测试),还要准备报考大学的各种申请材料。    

   

卢璐的英语不好,办这些事儿很头疼,我决定去美国替换她,让她回来休养生息一下,我也好乘机弥补一下这几年来日渐疏离的父女感情。    

   

坦白说,这么多年女儿的学习、生活我基本没管。    

   

卢璐经常说我:你就是高兴起来,和女儿玩一玩,忙起来,根本不管孩子!确实是这样,赴美前夕,我在家里整理行装,翻看女儿小时候的相册。    

   

她第一次理发、第一次吃西餐、第一次在舞台上表演节目……     

   

我觉得很失落,觉得自己这些年来错过了多少女儿成长的一去不返的瞬间,我想,真应该好好补上这一课了。    

   

     

在美国,我的角色只剩下了一个:父亲。    

   

每天,早早起来,按照营养食谱给女儿准备早餐,给她准备中午的盒饭,然后开车送她去学校。    

   

回来的路上,顺便买菜、买水果、买生活用品,回来后收拾屋子,下午午睡,醒来之后,上网,查阅美国各类大学的信息,将有用的分门别类保存好。    

   

然后,再去接女儿放学,回来后做晚饭、吃晚饭,饭后和女儿聊聊天,出去散散步,一天很充实的就过去了。    

   

这可以说是我自从成为一位歌手之后,最平静最安宁的一段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