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经典微小说:《 醒 》

2017-07-16 花开心灵驿站 花开心灵驿站

:提示:点上方↑↑↑花开心灵驿站一键免费关注


来源:禅语心苑

文/ panda潘达(转载联系作者授权)

 

小美带着两个孩子远远地向我走来。


她左手抱着十个月大的二宝,右手牵着五岁的大宝。两个孩子都很乖巧,一个默默吮吸着手指,一个默默无声地走路。应该是来叫我回去吃晚饭的。


我在马路这边一面玩着手机,一面往回家的路上走。麻将斗得正酣,一把四局,已经最后一局了。前三局我已经赢了500多,这一局不是太好,但还不至于落败。再进一张牌就听了,我紧紧盯着屏幕。


一辆载满碎石的汽车挟裹着尘土呼啸而来,我沉迷在麻将世界里浑然不觉。就在汽车碾过我的刹那,我的灵魂呼地一下腾到空中。我看着我被汽车碾过的身体如同纸片,在汽车卷起的尘土里扑腾了一下。


 


目睹这一幕的小美,瞬间中了风一般凌乱了脚步,跌跌撞撞来到纸片跟前。她双膝一软跪了下去,却又跪不住瘫在地上。她似灵魂出窍,又似喝了剧毒“啊!啊!”张大嘴巴痛苦极了,脸庞扭曲却发不出声音。两个孩子吓坏了也跟着哇哇大哭,我心疼至极。


周围迅速围拢一圈人。


村长派人通知了母亲,母亲嚎啕大哭奔了过来。在即将到达案发地,走过村里

有名的泼妇曲二娘门前时,她阴阳怪气地冲母亲喊:“你儿子死了,你们孤儿寡母以后可就难咯。”


 


狂奔的母亲顿下脚步悲愤地说:“他二娘,你怎么能这样说?”


曲二娘晃着脑袋:“我又没有瞎说,这是事实嘛。”


母亲顾不上跟她理论,悲痛失声:“我的娇娇,我的儿啊……”


母亲年轻守寡,独自把我拉扯大。我懂事起就知晓人情冷暖,作为家里唯一的男人,我事事不认输不服输。初中毕业我就结交了很多社会上的朋友,再也没有人敢小瞧我们母子。曲二娘?哼!每次见到我都献媚似地笑脸相迎,故作热情地跟我打招呼。只如今,我刚走,她竟然翻脸如翻书。我一生好强坚强的母亲,既要承受丧子之痛,还要忍受这泼妇夹枪带棍的碎语。


 


一时间我痛彻心扉,怒火中烧,抬起右手照着曲二娘的左脸狠狠扇了下去。可是,没有预想中的脆响,也没有手掌施暴后的快感。挥出去的右臂如中了吸星大法一般化为乌有。啊?我不是人了,我只是魂魄,魂魄是无形的。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最亲最爱的人痛苦无助,只能眼睁睁看着她们被人欺辱,我心疼,悲伤,气愤,我怒不可遏浑身发抖。啊!啊!突然我睁开了眼。


温馨的卧室映入眼帘,原来我做了个梦。可这个梦如此的真实,现在我的胸腔还在剧烈起伏,四肢还在兀自颤抖。我侧头,手机就在枕旁。拿起一看现在是凌晨三点多,微信有2000多条未读信息,基本上都来自红包群麻将群。原来我打着麻将不知不觉睡着了。


 


小美和两个孩子自从我整日整夜玩手机后,就去了隔壁大宝的房间。


想着梦中那一幕,我后怕不已;想起大宝委屈地说:“爸爸爱手机,不爱我们了。”心里顿感愧疚。


梦中的一幕不能成真,我不能丢下她们祖孙三代四个女人任人欺凌,艰难度日。我打开手机桌面,删除所有游戏APP,退出了麻将群红包群。


这一刻,我醒了。

往期美文欣赏

朗诵:我的欢喜,你可听见

朗诵:张爱玲:一别,便是一生

朗诵:一辈子太短,懂得别太晚

散文悦读 微信号swyd996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投稿邮箱2273811825@qq.com  编辑微信:13943266107 

花开心灵驿站:cnhk667788  欢迎长按图中二维码免费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