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局长不雅照曝光,无耻到你无法想象!

2022我在大厂负责裁员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北京大学回应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Love or Sex? 哈佛美女的爱与欲

2017-01-08 性情社


本文由美国名校毕业的男她蜜Max,结合在美的长期生活学习经验及实际调研撰写而成。


今年早些时候的某天夜里11点,哈佛大学法学系的一个大三美女在完成作业后掏出手机,熟练地开展起另外一个占用了自己仅有的那么点空闲时间的学习项目,给她的“小伙伴”  - 那个她睡了很多次却从没约会过的男生 -发了条短信。

“干嘛呢?”

“过来吧。”

她于是过去了。

俩人一起看了会儿电视,干了,睡了。




全美范围内,差不多每10个大四学生中只有3个声称自己在大学期间从没有约炮过。


“我们之间的关系,” 这位哈佛美女说,“并不是两个年轻灵魂之间的邂逅。”


“在现实生活中,清醒状态下,我们都不甚喜欢彼此的性格,就是连坐下来喝杯咖啡都尴尬的那种。”


如果要问她为什么在哈佛的这几年里没有谈过恋爱,她恐怕不会想到去抱怨恋爱文化或者是好男人们的消亡;相反,她会告诉你什么是 “成本效益分析”, 什么是约炮的“低投资成本和投资风险”。


“我自己总是忙得不可开交,而我心仪的男生们也总不见得有任何闲暇。我对大学生活的规划某种程度上注定了我基本不可能拥有一段稳定和有意义的感情。” 另外一个要求匿名接受采访,只同意我们透露她中间名首字母"A"的女孩(暂且叫她A小姐)说道。“我知道人们总会说,‘时间是挤出来的’,但我的生活中重要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一天只有24个小时,我不想,也没有办法,挤出更多的时间了。”


“I positioned myself in college in such a way that I can’t have a meaningful romantic relationship, because I’m always busy and the people that I am interested in are always busy, too"


内涵丰富的“勾搭” (Hook-up)


到现在为止,社会大众开始慢慢意识到,美国大学里早年以电话交流为基础构建起来的恋爱文化已经基本上被hook-up (形象翻译为 勾搭, 一方主动勾,一方自愿搭)文化所取代了。这是一个含义丰富,包括了从接吻,口交到性爱之间各种两性接触的词汇。但是不论具体行为是什么,共同点都是参与的双方之间没有任何感情纠葛。


近年来,那些深入研究 hookup 文化的学者们通常都直接假设这个文化的主要驱动力来自于男性,而女性则是略显抗拒的被动参与方。大家一般都认为,女生把感情看得比男女之欢看得更重。但是最近一段时间的研究逐渐向我们揭示一个情况,那就是年轻女生也为勾搭文化的崛起撑起了半边天。


Hanna Rosin在她近日出版的《男人的末日》中声称,hook-up 是满是干劲野心勃勃的现代女性采取的一种权宜之策,因为她们一方面想将主要精力投入到自己的学术和职业追求中,同时却依然渴望愉悦身心的性生活。


但对于另外一些女性来说,比如已经当了妈妈的普林斯顿大学校友的Susan Patton (她三月份时在普林斯顿大学校报上公开写信劝说女本科生们不要浪费本科阶段找老公的机会),在大学阶段忽视感情需要对女生们毕业后的生活并不有利。


“对你们中的大部分来说,你未来生活的幸福的基石很大程度上就是你的丈夫; 回头看,你会发现日后你在世界上其他地方,都不太可能再遇到现在校园上(普林斯顿大学)如此集中的一批和你一样优秀的男生群体了,” Patton女士说道。她有两个儿子,一个是普林斯顿大学校友,一个则是普林斯顿大学在校本科生。 她的观点遭到了社会中许多人的嘲笑,被讽刺为“试图要回到那个‘拎着文凭找老公’的年代”。 但是也有不少的女性作家从个人经历出发,表示支持她的观点。她们在不同场合都提及到女人进入三十岁以后在社会中寻找伴侣所遇到的种种困难。(Patton女士近日已经与Simon & Schuster公司的一个分部签下了写书合同。)


在过去的整一个学年里,我们对超过60名哈佛女生做了深入的跟踪访谈。我们的研究表明,关于性爱和感情的讨论逐渐开始在整整一代年轻美国女性的生活中占据了不可忽视的地位。比起她们的母亲一代来说,这一代的年轻女性同时面临着更宽广的社会机会和更加沉重的社会压力,而这些都会影响和塑造她们在大学阶段对于感情与性的理解和认知。


哈佛的女孩儿们是今日精英大学女生中最典型的代表:她们努力刻苦充满动力,当中的许多人都立志成为医生,律师,官员,银行家或者是像Facebook的 Sheryl Sandberg 或者是雅虎的 Marissa Mayer 一样的企业领袖。她们很早就开始关注那些能够给她们在一个不明朗的经济与就业前景中带来竞争优势的东西。对她们而言,上大学就像是一场荣誉竞赛:顶尖成绩,社团领袖,名企实习,等等。她们的课外时间全都花在了会议、运动以及社区服务上。其中的一些女孩儿一个学期里唯一能够体会到放松的时段就是她们在校园酒吧或者是校园“生活主干道”上的那些兄弟会里畅饮的时刻。


A generation of women faces broad opportunities and great pressures, both of which help shape their views on sex and relationships.


这些女生们一致认为她们在哈佛的主要任务是不断巩固加强自己的已经相当出众的简历,而不是找男朋友(或者未来老公)。她们对自己20岁到30岁间设想的生活状态是不受干扰地为个人成功奋发努力,比如在香港的某个投行干几年,然后去上商学院,然后再到总部在纽约的大集团做中层。带着一段感情去闯过这么一个过渡时期对她们来说是一种无法想象的累赘。我们采访的这些女孩中,几乎所有人都说,她们最早也要在30岁左右才能结婚。


在这种大环境下,比如像"A小姐"这样的女孩,便抓住仅有的机会和自己的hook-up伙伴享受鱼水之欢,而不去烦恼男朋友的问题。另外的一些姑娘们则可望找到可靠的男朋友和一段稳定的感情;有一些女生则指出,hook-up文化的潜在危险则是酒精作用和低情感投入双重作用下潜在的性侵犯等后果。


我们采访过的女生来自于哈佛的各个角落。她们当中有的人是姐妹会的成员,有的则做梦都没想过加入姐妹会,有的为校报做记者,有的是舞蹈队或者合唱团的一员,或者是运动健将。她们中有些人几乎每个周末晚上都是在酒吧或者兄弟会里度过的。另外的一些则选择了在图书管理奋战不息,或者是自成一个文艺女青年的团伙。


她们来自于美国的各个地区,最远的甚至来自于中国和非洲。有些人以前上的是名牌私立学校,有些人则是靠着全额奖学金入学的。她们来自于不同种族背景,也有一些是第一代赴美移民。她们与调查组的相遇也是经过了五花八门的渠道,有些是咖啡店里的偶遇,还有些则来自于朋友介绍。


出于对自己在哈佛的声誉,家庭名誉以及未来职业生涯的考虑,公开讨论性生活一事对于她们来说还是相当敏感。因此她们的接受访谈的前提就是不透露全名,甚至只允许使用中间名首字母。在过去的整个学年中,我们多次与她们长谈。


权衡利弊的经济计算


对A小姐来说, 大学生涯充满了激烈的竞争:顶尖的学生社团有时需要过关斩将通过几轮面试才能成为一员,特别的研究项目或者最难得的实习机会;最终目的是最精英的工作offer。


A小姐如是说,“只要我是清醒的时候,我就处于工作模式中。(If I'm sober, I'm working.)”


如此高压的大学生活对她和她的朋友们来说是很难找到一段值得用心投入的感情的。因此许多人逃避了承诺和付出,因为她们顽固地相信将来总会有一个更优秀的人会来到自己的生活中。


“我们总是清楚计算出做每件事的成本和效益,并权衡背后所要付出的时间和资源。因此我们都不想将自己的生活依赖在另一个人身上,毕竟几个月过后,那个人都不一定是跟我在一起的人。”


因此,在学校里,与其花时间寻觅感情,A小姐对一夜情的兴趣更大。这通常是在某个深夜几杯酒精下肚之后。不过她有一个自己的规矩,那就是“这些事”从来都发生在别人的寝室中,而不是自己屋里;这样一来,她就不必每次都要事后清洗床单。


从全国范围内看,大学生总人数中女生和男生的比例是4比3,而女生在毕业率和读研方面要超过男生不少。一些学者认为这中间的性别失衡是导致hook-up文化兴起的主要因素之一。在这种情况下,男生作为少数,在性爱市场上供不应求,因此掌握更多的权力,而他们恰恰也将一夜情放在稳定感情之前的位置上。


但密西根大学的社会学家Elizabeth A. Armstrong教授对于年轻女性性生活的研究表明,精英大学的女生们选择 hookup 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她们认为谈恋爱各方面要求都很高,同时还有可能使自己分心。


Armstrong 教授说,她常常在访谈中听到以下几种观点:

"谈一场恋爱就好像上一门四个学分的课。"

“我有两个选择,开始一段感情,或者完成我的电影拍摄计划。”

"我现在需要在自己身上投入更多时间 - 日后很多年里我依然还有大把时间放在丈夫和孩子身上。"

“我要学会独立生活,独自去世界各地旅行。”


Armstrong教授发现,许多自命不凡的年轻精英们越来越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很独特的尴尬人生阶段 - 在这几年中,他们除了个人发展外,对于所有其他人和其他事情毫无责任和义务。


有些姑娘们则是选择留在观望阶段,慢慢观察同龄的男生们是如何在奔三的路上成熟起来。


A小姐就曾说过,她不希望自己很快就安定下来,或许直到有一天当她找到了一个人生价值和目标都已经基本稳定下来的男生时,她才会改变主意。


“人们总说,婚姻是美好的,是两个人共同成长的一段旅程。可是我不这么认为。对我来说,我希望那个未来的他能够先在自己的生活中独立成长起来,然后再和我相遇;那时我们才能幸福稳定地生活在一起。”


另外,A 小姐坚信她是自己性生活的主人。


"我从未为我的各种一夜情后悔过。我是一个真正的女权主义者。


我是一个独立的女强人,因为我很清楚我自己要什么”


但与此同时,她也不想公开她曾经睡过多少男生的数据。她告诉我们,为了维护她在哈佛学生中的领袖形象,她得把自己的性生活和别的事情区分开来。


“十年之后回头看,没有人会记得,甚至我自己都不会记得我到底睡过了哪些男人,” A小姐说。 “但是我会记得我的毕业总成绩,因为成绩单就在那儿摆着。我会记得我曾经参与过的活动,做过的项目,等等。我会记得我的各种成就,因为我的名字将会被悬挂在校园里的某个角落。”



Spring Fling, shown here, is one of the year’s biggest parties.


独立的现代女性


1977年从普林斯顿大学毕业,现在在纽约做人力资源咨询的 Susan Patton 女士认为这些年轻人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当我听到这些姑娘们告诉我她们的真实想法后,我吓了一跳,心想,老天啊,我们这些优秀的年轻姑娘们都怎么了,居然不承认婚姻和孩子是未来人生幸福基石的观点。


那些现代极端女权主义给她们传递了一个满怀恶意的观点,那就是‘走你自己的路吧,过自己的生活,你不需要男人来告诉你做什么。’”


但事实上,许多哈佛的女生们告诉我,这种避免过分投入到一段感情中的观点并非来自女权主义者们,而是来自于她们的父母。“我妈总是给我灌输一个观点,那就你得为你自己做决定,不要随意因为一个男生而改变什么,” 一个大四女生告诉我说。


她有一个朋友,在附近的一个文理学院上学。那个姑娘则谈过一场认真的恋爱。她说当时19岁的她感觉自己想要和那个男孩共度余生。“我貌似打破了大学生活的禁忌,我有一种感觉就是社会不允许19岁的年轻人决定是否和另外一个人共度余生。”


其实还是有一些女生想要开始一段感情的,但是谈恋爱的空间在繁忙的个人生活满受挤压。一些女生告诉我,课外活动,比如说为高中生们组织辩论赛和模联大会,往往能占大一周里的30 到 40个小时,而这些都还是“课外”活动,考虑上作业,以及可能的话打工补贴学费,许多感情尚未开始就已经结束。原因很简单,双方的时间安排对不上号。


然后一转眼,到了大四,毕业临近,找工作的压力逐渐变大,恋爱关系让某些人望而生畏。


Pallavi 曾经和几个男生谈过恋爱,但从未感觉一种想让她结婚的稳定感。在当下不明朗的经济环境中,年轻人毕业以后很难找到一条稳定的职业发展道路。对她自己来说,她打算毕业后留在波士顿为学校工作,然后同时拿下一个硕士学位,之后再到别的大学去攻读一个博士或者是法学学位。这样的规划基本上意味着接下来几年内她都无法拥有一段认真的感情。


“假设我现在和一个男生开始一段感情,然后我告诉他,我们接下来两年就待在波士顿,然后希望奇迹发生,他会和我在另外一个地方待8年。两年后,我离开波士顿,他如果不愿意跟我走的话,那我们只有两种选择了,分手,或者是异地恋。对任何一个人来说,这样的要求都显得有点多。”


适应环境,开心就好


许多女生刚上大学的时候要的是感情,但是当感情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她们逐渐把hook-up 当做一种退而求其次的最好选择。 M小姐是哈佛的一个大一女生,喜爱运动,有着一双长腿和一个翘鼻子。刚进入大学的时候,她是一个处女,心里想着能够在大学中遇到自己人生中第一个男朋友,并且是和他一起经历初夜。但等到秋季学期结束,她发现身边几乎没有任何同学是在谈恋爱的。她于是慢慢开始丧失了寻找男朋友的希望,并且逐渐将自己的处子之身看作是一种屏障。


“我很有可能在这个学校待上4年,却从未和任何人约会过,” 她后来意识到,“有时候你和朋友出去玩,你看见了一个让你动心的帅哥,然后你觉得自己也多少有那么点想法,想要和他回家,但是仔细一想,你又觉得,不,我不能这样,我怎么能够让一个毫不认识的人夺走我的初夜...”


春季的一个party上,M小姐跳了一晚上的舞,正准备回去休息的时候,遇到了秋天一起上过课的一个男生。他们很偶然地聊起了一个话题。最后的结果是两人亲密热舞直到party结束。M小姐跟着他回了他房间,两个人继续聊了聊生活,之后便开始了亲密接触。


那时,她说,“”我当时其实并没有太醉 - 我感觉还是足够清醒的,可以做出理性的决定。”


“我当时就想,好吧,我现在其实可以这么干,我的面前有一个大帅哥,我喜欢他,但是我不应该对今夜之后的可能性抱太大希望。要不是没有遇到他的话,我可能也会喝得烂醉,并且与一些我不喜欢的人发生一些什么。因此...我还是...不如...”


最后,她还是和他上了床。


第二天早上,他步行送她回到了宿舍。


Some Penn women don’t truly feel off the clock unless they’re at a campus bar or fraternity party


“说实话,我的闺蜜们都挺嫉妒我的,因为我回来的时候脸上微笑洋溢,” M小姐说。正如她当时想的一样,她和那个男生最后还是仅仅保持了朋友的关系。但回想起来,她并不后悔当时的决定。一直到春假的时候,她遇到了另外一个男孩,并发生了类似的事情。


她认为通常来说,哈佛的男生们掌控着学校的勾搭文化,但是女生也扮演着一个日益重要的角色。


M 小姐和她的闺蜜们慢慢地改变了她们对于感情生活的目标。她们不再将找男朋友当做首要任务,而是更多地在寻找“勾搭伙伴” - 她对此的定义是, 这个男生的性格我不一定喜欢,但是他得足够帅,并且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技巧。


默认回答:“我愿意”


对于大部分哈佛的学生来说,他们踏入这所学校性文化要走两大步,一是大一开始前为期五天的新生培训营的兄弟会party,二是每年四月的 Spring Fling - 全年最大的集体狂欢节日。


“一般你就跟着一群朋友一起走进那些兄弟会的房子,他们会有人带你去一个黑咕隆咚的宽敞的地下室。女生在当中跳舞,然后男生们则在一旁搜索猎物,选定目标以后就会直接上来和女生跳舞 - 其实就是将他们的那话儿直接隔着衣物顶到女孩儿的臀部上,然后两人一起跟着节奏扭动。” Hayley是这么跟我们描述dance party的,她是一个面带粉红的金发姑娘,学校啦啦队的一员。


这种舞蹈的方式虽然看似很下流,却让男女双方都感觉很过瘾。“不少女生朋友都跟我说,她们只有喝醉了以后才能放松自己纵情跳舞。” Haley说。 我们采访过的女生普遍告诉我们勾搭的前提要素就是酒精,因为姑娘们要是没有喝醉的话,她们自己也无法真的放开了和男生们配对热舞。


有一个女孩告诉我们,她大一和大二两年的“经历”总是以口活结束,因为每次当她从兄弟会出来慢慢走到男生的房间的时候,她已经开始慢慢酒醒了,就开始有点后悔到那个男生的房间里去了。于是她的应对办法就是给男生吹一发,然后收拾东西走人。


Hayley大一那一年的11月,在她初次Difmos (dance party 上男女生的亲密接触) 刚过去两个月的时候,她和一个宿舍同一层楼的男生去了一个party,结果喝多了。 她记得当时她让那个男生把她送回自己房间休息。


她没想到的是,那个男生将她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在她游离于醉醒之间的时候和她上了床。第二天早上她在床上醒来的时候,感觉天旋地转,完全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后来她跟闺蜜们讲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甚为可笑:我当时真是太醉了,跟他做爱的时候我好像都睡着了!


一阵子之后,当Haley仔细回忆起这件事情的细节时,她才意识到,和许多这个年龄段的女大学生都经历过的一样,她被“强奸”了。


根据美国司法部2007年针对两个大型公立学校的调查显示,几乎有接近14%的女生都自认为曾经在大学四年间被性侵过至少一次;这些人当中有一半事发时处在酒精或者药物的影响下。


酒精和勾搭之间的密切联系往往导致了不愉快的勾搭和性侵之间的模糊界定。在2009年,2010年 和 2011年, 宾大校警每年都收到10 到 16 起 强迫性 性侵犯的报告。今年1月,哈佛校方宣布他们已经成立了由教授领导的委员会,专门研究校园酒精和药物使用与性暴力之间的关系。


Haley告诉我们,当酒喝多了,男生们就会认为女生的默认答案是:我愿意。


“不得不说,许多男生都是这么想的:看吧,这个姑娘一身清凉打扮来到我们的party,还一个劲灌酒,想必她今晚肯定就是打好了要和我们中某个人hook-up的主意了。”


Haley said that when drinking is involved, guys think the “default answer is always yes.”


Haley的一个朋友,Kristy,与我们分享她的一次被强迫的经历。有一次她在一个男生家里,两个人慢慢开始了爱抚和接吻。她当时其实并不知道下一步会发什么,但是那个男生突然一下子站了起来对她说,“跪下来。”


听到这句话,她一下子懵了。“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因为从来没有人用这种口吻跟我说话。” 然后那个男生跟我说了类似于,“这不过分吧?”的话,然后趁她还在犹豫,他将她一把压了下去。


“我当时脑子就在想,好吧,好吧,你要我做我就做吧,反正很快就会结束的。”


纽约大学的社会学家 Paula England 教授曾经对来自于21所大学的24000名学生做过一个网上调查,她说研究表明女性在恋爱关系中得到的性体验要比勾搭所得到的的好很多。


“男生在hook-up的时候基本上不太在乎女性的快感,但是在一段恋爱关系中,男生却相当在乎对方的感受。这个和女性明显不同。女生不论是在恋爱关系中还是出于勾搭状态里,都感觉自己需要使对方开心。”


在hook-up中,女生给男生口交的比例要远远高于男生给女生口交的比例。 部分原因是男性在hook-up中不太在乎女性的感受,England教授说。这也和双重性标准有关,有时候男生会反过来因为女生愿意和他们hook-up 而看不起这些女生。


主动退出游戏


Mercedes 是哈佛一个上大三的姑娘,毕业于加州的一个主要面向于拉丁裔学生的公立高中,靠奖学金上了宾大。她说,在她们高中,只有那些四处惹事的后进生才会每天喝酒和随便勾搭。想要上大学的优秀学生都尽量避开那些活动。


因此,当她刚来到宾大的时候,她对身边这些精英同学的酗酒文化和随意勾搭文化感到惊讶。她总是会和一群朋友一起去兄弟会的party,但是拒绝和陌生人跳舞或者接吻。


“对我来说,和陌生人们分享自己最私密的一面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去年9月她告诉我们。“你想,如果仔细将这件事情分析一下,你会发现这是多么荒唐的一件事。”


对于家庭背景一般的学生来说,Mercedes 的顾虑和不安是很常见的。密西根大学的 Armstrong 教授带领的一个研究发现,来自富裕背景的女生比起一般家庭背景的女生来说,hook-up的可能性更高,她们更倾向于将成年人应该承担起的责任推迟几年,并且不太愿意为一段稳定关系长期付出。


而对于那些家境一般的学生来说,她们身边这些富家女孩儿的行为显得相当幼稚。


Mercedes告诉我们,在哈佛,“每个人都有一种想要把生活过到极致的冲动,而对事情的后果可以做到毫不在乎,他们总说,‘You're only young once’。 我不能理解为什么我和她们不太一样,不像她们那般自由奔放,始终做不到不计后果。”


她又说道,“在大学里,没有任何事任何人能够阻止我去叛逆,但我却并没有想过要叛逆。”


一直到她大三开始,Mercedes 还依然保留着初吻。去年秋天,她逐渐和同一栋宿舍楼的一个男生越走越近,两人常常都彻夜长谈。他们聊过学习,聊过家庭,聊过政治。有一个周末,那个男生邀请了她去校外的诗会。第二天晚上,他们俩都略带害羞地向对方坦诚了自己的好感。他们都献给了对方自己的初吻。


当我们今年春天再次采访她的时候,Mercedes告诉我们两人的关系在缓慢和稳定地进展中。他们俩从来没有勾搭过。他们之间就是简单地约会,相互认识和了解,就好像老传统所描述的一样。


身体接触方面,他们俩还没有超过接吻和爱抚。Mercedes告诉我们,现在他觉得自己的初夜可能要留到结婚的时候了。“我这么想并不是因为想要给自己立个牌坊,也不是因为上帝告诉我要这样什么的。我是这么理解的,这是我情感上与另外一个人相结合的方式;那个唯一一个值得我向他展示我自己最隐私的一面的人,必须是那个我能够信赖并将感情托付于他的男生。”


What else do you really have at the end of your life.


问世间情为何物?


Catherine是哈佛大四的学生。对她来说,大学四年中hook-up的体验是持续不断的心碎的过程。她每次都犯了同一个错误,那就是因性而爱,将上床理解成了爱的表现。但每一次,她总是因为那个男生突然的撒手走人而独自流泪。整个四年期间,她对于感情唯一剩下的希望,就是她在爱尔兰交换的时候认识的一个当地男生。两人的偶遇渐渐发芽生长成了一段美好的恋情。但正当相爱的感觉来临的时候,Catherine 却不得不离开爱尔兰回到美国了。最后,由于距离的原因,他们双方都选择了放下这段感情,但她说这次的经历让她始终对爱情抱有一线希望。


Catherine 告诉我们,她感觉她的很多同学们都在很努力地试图将性和爱区分开来,因为她们坚信情感上对一个人的过分依赖会影响自己的工作和学习。大家往往会觉得一个年轻女孩早早结婚是因为她没有梦想,或者认为这是一个将要摧毁她职业生涯的错误决定。


但是 Catherine 也告诉我们,不少的年轻女性正慢慢开始质疑这种观点。 在Slate杂志上发表的叫做 《早结婚》的文章中,23岁结婚的青年作家 Julia Shaw 写到,她们这一代人错过了许多美好的事情,比如说刚刚进入社会的小两口相互支持,共同奋斗打拼共同成长的美好体验。


“婚姻并不是我们成熟以后才做的选择;恰恰相反,这正是我们共同成长的一种方式,” Julia 是这样看待自己和丈夫之间的关系的。


当 Catherine 还是十几岁少女的时候,她自己总觉得她得等到30岁左右才会结婚。但是她的大学生活体验让她逐渐觉得,与其因为大家还太年轻而放弃一段感情,还不如早日结婚一起去培养一段感情。Catherine觉得,虽然早结婚可能会让自己错过一些职业机会,但她认为她的很多同龄伙伴们大大低估了寻找爱情的难度 -- 往往,找到一个合适的人并不比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容易。


“人们往往高估了遇到自己有好感的人的几率,其实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两情相悦发生的几率有多低就不用提了。错过实习和工作事大,但并不见得错过爱情事小。有时候错过爱情可能会在遥远的未来为你带来种种困扰。


我们就这么想吧,当我们慢慢衰老,最后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

除了爱情,我们还拥有什么?”




推荐近期热门阅读:(点击标题直达)

【性情】雨天,你为什么想做爱?

【性趣】86岁,我在手把手教女人高潮…

【情趣】高潮究竟是种什么感受~

【性戏】“史上台词最淫荡”电视剧 《蜗居》

【性趣】姑娘们最无法忍受的啪啪啪细节

欢迎转发朋友圈,我们更注重学习性、观赏性


如果还没有关注,长按下面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关注地球上性情中人都关注的“性情社”。


性情社

与性情中人谈人生。

性情社微信群开通,社员匿名讨论性情话题,名额有限,申请加入,后台留言“职业+星座”,积极参与文章互动,社长酌情考虑定向邀请。



(这么有性情的公众号,怎能错过?长按二维码,一键关注。更多彩蛋,点击“阅读原文”。。。)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