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美国为啥不担心日本“核废水”?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评《人民的名义》: “合法腐败”比“非法腐败”更可怕

2017-04-08 余涅 新青年2017 新青年2017

《人民的名义》热播和中央宣布“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似乎构成民间和官方的呼应,标志着反腐取得阶段性胜利。官员“非法腐败”是容易暴露且人人喊打的,而资本兴风作浪,收割全社会这种“合法腐败”却完全被忽视了。


一、公务员的窘迫与尴尬


可能在很多体制外的朋友眼里,公务员还是“铁饭碗”、“工作轻松”、“福利好”的印象。实际上,公务员不仅工作压力大,而且收入非常低,帝都部委公务员尤甚,且看某乎上部委公务员的回答。


工作方面:

工作时间每天早八晚八,午休两个钟头。繁忙程度阶段性,如果有涉及自己所在处有重大事项(如两会、改革、领导人关心事项等),那加班是没日没夜的,几乎没有休息日。本部某副司长,一年之中除了春节基本上只休3-5天,每天晚上都在12点左右下班,彻夜住在单位更是常有的事。有很多企业或者地方公务员来到部里以后,工作强度增加一倍,工资减少一半。除此之外,几乎断绝了所有社交。朋友来北京约吃饭,自己八点下班,赶到就九点了,赶回家还得一个小时,所以往往就在电话里苦笑,互相致意一下就行了。


收入方面:

社会上对公务员抱怨工资低往往嗤之以鼻,觉得工资表以外灰色收入不计其数。事实上在十八大以后,公务员灰色收入已经基本为0。在部委,主任科员月收入6K,副处7K,正处8K,司局长10K左右(部委间有上下浮动)。这个薪资,基本上在北京已经输给90%的人了吧。


即便是部委公务员都尚且如此,基层公务员就等而下之了。赵德汉受贿两亿多,但一分没花,所以他家的陈设跟侯亮平形成明显反差。这的确就是事实,我当初在某部委实习的时候,去一个领导家做客,他住的是单位八十年代的老房子(没有产权),陈设也跟赵德汉家差不多,一家三口60多平米,而且还是刘强东批评的那种带淋浴的蹲式厕所。想想一个税后年薪七八万的公务员,如果没有祖上荫庇,要在一线城市买房、买车,成家立业,他能怎么办?这让我想起了前不久中纪委纪录片《永远在路上》里白恩培的忏悔:他们就住豪华的房子,坐豪华的车,个人还买的私人飞机。(我)也追求像他们一样的生活,这思想就变了。其实我自己一年也有十来万块钱···完全够了。显然,资豪们的奢侈生活无疑让省委书记也相形见绌。



马克思有段话说的好:“一座小房子不管怎样小,在周围的房屋都是这样小的时候,它是能满足社会对住房的一切要求的。但是,一旦在这座小房子近旁耸立起一座宫殿,这座小房子就缩成可怜的茅舍模样了。这时···不管小房子的规模怎样随着文明的进步而扩大起来,但是,只要近旁的宫殿以同样的或更大的程度扩大起来,那末较小房子的居住者就会在那四壁之内越发觉得不舒适,越发不满意,越发被人轻视。”即便换作普通老百姓,看着土豪挥金如土,心理就能平衡吗?不是为腐败分子辩护,而只是想说明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的道理而已。白恩培作为老干部,享受了福利分房,所以十来万块钱可能是够了,但取消福利分房之后的省委书记呢?年薪十来万,在一线城市连个厕所都买不起。


二、极贫出贪官,土豪来接班?


于是有人提出“极贫出贪官”,认为贫寒子弟不宜从政,因为他们腐败的动机太强烈了。这个逻辑极具颠覆性,由此可以得出一系列寒门子弟的“从业负面清单”:


所以,你公司最好不要录用极其贫穷出身的人做采购,他们很容易拿巨额回扣。

所以,你最好不要找极其贫困出身的人做老婆,她会整天逼你发财而且不让你用钱。

所以,你最好不要嫁给极其贫困出身的人,他会对你很抠门。

所以,你最好不要和极其贫穷出身的人交朋友,他们容易见利忘义,出卖朋友。

所以,你最好不要让极其贫穷出身的人管财务,那是凶多吉少的。

——网文:寒门出孝子极贫出贪官


这些人认为,让富二代当官可以有效减少腐败现象,因为他们没有腐败的动机。表面上看这个逻辑是成立的,既然寒门子弟从政的经济压力太大,那就着重提拔家境殷实的二代们,他们不缺钱,没有腐败的动机嘛。


但深究起来,这种说法实际上是对底层的精神屠戮,细思极恐:一群富二代、富N代从上到下掌握国家政治权力,穷人的后代被剥夺从政资格,这不就是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合二为一的财阀政治吗?你能想象一群土豪的后代会制定出有利于普罗大众的政策吗?难道还要再次勾起“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日本是典型的财阀政治,要知道,正是三井、三菱、住友、安田这些财阀与军部的勾结,直接导致了二战的爆发。


如果一方面允许土豪投机倒把,在市场上兴风作浪,收割全社会,一方面又把公务员的收入限制在很低的水平,那就必然导致一种结果:农二代等寒门子弟被“驱逐”出政治圈,富二代把持朝政,那就不仅只是铁三角关系了(王绍光:政治、经济、知识精英已形成铁三角同盟),而是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直接合体,阶级固化进一步加剧。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只领1美元工资,甚至号称当政12年倒贴6.5亿美元,但你要知道,他凭借“纽约市长”这个无形资产让自己的身家暴涨310亿美元,然后功成身退,特朗普本质上也是商人,账算的比谁都清楚。


彭博新闻社创始人、前纽约市长迈克尔·布隆伯格


三、“合法腐败”更可怕


十八大以来的反腐遏制的是官僚的“非法腐败”,但别忘了,土豪们投机倒把,把市场搅得周天寒彻,收割全社会,这也是腐败,而且是更隐蔽的“合法腐败”。实际上,奸商巨贾的危害性已经暴露得非常明显:一是投机倒把,扰乱房地产、金融市场,收割全社会。其中,尤以中产阶级受害最严重(考虑到无产阶级在楼市、股市的参与度很低),橄榄型社会遥遥无期;二是扰乱经济秩序,伤害实体经济。踏踏实实搞实业的企业艰难度日,而炒房、炒股的金融资本家赚的盆满钵满;三是围猎官员,腐蚀领导干部。实际上,绝大多数领导干部还是很珍重自己的气节的,但土豪们就想尽办法腐蚀你:喜欢喝茶,就给你送天价茶叶,喜欢收藏,就给你送古董字画,总之投其所好,无所不用其极。如果腐蚀不了本人,就从你的亲人、朋友下手,总有托你下水的办法。


我一直不理解,为什么政府严惩受贿的领导干部,而对行贿的商人却网开一面。一边让商人赚的盆满钵满,一边拿焦裕禄的标准要求领导干部,是我们这个时代的特殊现象,很值得深思。


中国自古以来就有“重农抑商”、“崇本抑末”的传统,士农工商的顺序是很明确的,为什么今天却让投机商人(而且主要是投机倒把的金融资本家)肆无忌惮地凌驾于全社会之上呢?《共产党宣言》里说“资产阶级的这种发展的每一个阶段,都伴随着相应的政治上进展”,再联系最近监察部部长的敲打,个中深意,大家自己品味。(监察部长杨晓渡:有些企业家希望谋取政治权力很危险


监察部部长杨晓渡


一直以来,上层过度剥夺导致的民怨沸腾是政权更迭的重要原因,所以每个朝代到了后期都会因为社会矛盾加剧而限制土地兼并,打击豪强。十八大以来的反腐实际上是上层进行自我限制的一种改良,但别忘了,在当前社会形势下,这个“上层”除了官员以外,也包括··· ···


欢迎关注新青年↓↓↓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